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据说和女老板有点沾亲带故,还管着会所的生意。黑狗也说不清她是小姐还是歌星,是老板还是打工地,不过人长得不赖,在锦绣是挺受欢迎的,经常以称呼黑狗为老公,自称黑狗的老婆,不过这个关系只是表现在口头上,实质性的一点都没有发生过。

    第二个就是一个哥们,叫管军,黑狗刚认识他时,着小子也还是个混混,他也是促使黑狗进歌城当保安队长的策划者之一,后来不知道靠那层关系进了城建局当了临时工,人五人六在穿上了城管的服装,现在俨然是国家执法机关的人了,不过身份改了,本性是改不了了,直到现在还和歌城里几个小姐的关系不清不白,黑狗估计当时他唆导自己进歌城说不定就是为了给他自己行方便。

    第三个就是自己的老板了,是这个火车站广场上的锦绣歌城老板,她除了抓钱就数抓保安抓得紧,名义上是保安,其实和老板的私养打手一个性质,方方面面见不得光的事都得保安去处理,抓得不紧都说不过去。

    第一个电话不出意料,就是娇娇打来的,娇娇是最熟悉他生活规律的人,黑狗摁了发送键,回了过去。

    “唉哟,哥哥你这脸大了,怎么连我的电话也不接!”,听筒里传来了既娇且嗲的声音,这是娇娇的招牌声音,据说倾倒过无数男人,可这声音黑狗听了半年了还像是头一次听到,浑身像起了麻疹。

    “没听见,晚上刚回来歇歇,在洗澡呢!”黑狗随口说到,在黑狗眼里,娇娇只是年纪小了点而已,他也仅仅是帮忙扇了几个欺负娇娇的小混混几个耳光而已,就给自己惹来了个比小混混更难缠的麻烦。

    “缺不缺搓背的,要不我去你那儿!呵……”,娇娇还是和往常一样,见缝就插针,逮着机会就调侃黑狗。

    “拉倒,少扯蛋,有什么事,说!”。

    “讨厌,怎么跟人家说话呢!”,娇娇又发嗲了。、

    “少肉麻啊,没事我挂了啊。”黑狗给她没什么好话。

    “别!有事!”

    “那你不早说!”

    “请你出来夜宵!可以了吧!”

    “不去,你那是请吃饭呀,整个就是吃辣椒!”,黑狗毫不考虑就拒绝了娇娇的提议,一想起娇娇吃饭那一层红得油亮的辣椒他心里就发怵。

    “那你明天下午陪我去逛街!”

    “拉倒,你不是有老公嘛!”

    “我老公……不是你吗,呵………”,娇娇说着,吃吃地笑着。

    “我说娇儿,哥连找媳妇都没呢,别瞎说!”,黑狗最怕这小姑娘口没遮拦地开玩笑,急了什么话都能干出来。

    “哼,我不管,反正明天下午你陪我去,敢不来后果自负!”

    “吓唬谁呢!就不去!”

    “我告诉萍姐,你那天偷摸那个什么………你等着!”娇娇就使出了最后的手段,对黑狗进行威胁了。

    “别………我去,一定去,谁说不去了!”黑狗一听娇娇一下子拿出了杀手锏,口气马上软了下来。

    “明天三点半,银都门口,等你五分钟啊!可以早来,不许迟到!”,娇娇得意的挂了电话。

    黑狗叹着气啊,翻到了第二个电话,按键就回给了管军,他们两人除了互相抵毁、互相人身攻击几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话,关系太熟了,黑狗是个很念旧的人,要不是管军以前帮过他的忙,他和管军还是走不到一块。

    第三个电话回给老板,确切地说是他的女老板,黑狗虽然不知道锦绣歌城的后台老板是谁,可明面上的就是这位名字叫薛萍的女老板,一年前歌城改扩建,这个女老板也不知道什么来头,凭空出现在广场这歌城的舞台上,而且据猜测,锦绣歌城的后台肯定是一座大山,因为从黑狗进锦绣歌城开始,就没见到过公安查人、消防封门等等之类的烂事,而这种烂事恰恰是歌城,酒楼这种场所的常事,如果经常发展倒不奇怪,如果三五个月不发生一次,那就希罕了。如果一年都没有,那就是天方夜谭了,而这位薛萍女老板,正这这个天方夜谭的缔造者。

    “萍姐,您找我!”电话接通了,黑狗说道,和老板正面交往快半年了,黑狗还是感到有点拘谨。

    “小黑,打电话怎么打不通!”,话筒里传来女老板温和的声音,带着磁性的女声。

    “下午喝了点酒,睡了会,刚起来洗澡呢,没听见!”

    “毛病,现在洗什么澡!一会过来值班没什么问题吧!”,女老板的声音里,黑狗明显听得到对自己的关心。

    “萍姐,没问题,我正准备过去!”

    “那就好,有什么直接打我电话啊!”,薛萍说道。

    “知道!”,黑狗说道。

    “对了,明天你到我办公室,把这个月的钱给送一下!”,薛萍给黑狗安排了工作,挂了电话。

    黑狗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来到了锦绣歌城,当上了保安队的队长,自己当初也是随便来试试的,反正一年四季都是在这火车站广场晃荡的人,能到锦绣歌城上班也不错,即可以赚点稳定的钱,又可以继续在火车站广场耍横,比起过去来说,现在黑狗对广场这块地盘的控制更有力度了,派出所有老板勾兑着,没人找自己的麻烦,下面一伙小弟兄,更是对自己敬若神明,不然自己带上保安,名正言顺的收拾他们。

    也或许这女老板就是看上他对广场这片的控制不错,才毫不犹豫的让他当了歌城的保安队长。

    挂了电话足足有两分钟,黑狗还看着手机呆呆地出神,提起这个女老板来,可真是欲说还休,不但人漂亮,而且脾气也好,歌城里男男女女都对她尊敬的很,这搁过去,她这身份应该是个超级老鸨,八面玲珑,可在她身上却看不到一丝烟火气,整个一清丽脱俗的样子,黑狗有时候坏坏地想,这老板要是亲自坐台的话,歌城收入估计要翻一番都不止。

    对于黑狗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派出所都头疼的人物,偏偏看见女老板就会脸红,估计是心虚的问题,很早以前,这个气质卓而不凡的女老板就成了黑狗梦里的女主角,只不过黑狗从来都不敢说罢了。

    有一次,黑狗在办公室等老板的期间,正好碰上老板那条红色的风衣挂在衣架上,黑狗鬼使神差地摸住女老板的风衣是爱不释手,甚至还凑上鼻子去闻一闻,感受一下美女的体香。激动得黑狗上面下面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谁知道这羞事恰被娇娇撞了个正着,笑得娇娇花枝乱颤,连宰了黑狗一个星期才答应帮他保密,直到现在,这件事还是娇娇要挟黑狗的杀手锏。

    “唉,人穷志短啊!”黑狗心里叹了口气,他做过无数次梦里娶媳妇的好事,可就是连梦里都没敢把薛萍娶回来。

    对于这个美女娇娇,黑狗是敬而远之,虽然两人经常缠杂不清,但黑狗知道自己不过是这个上海的美女空虚、无聊时候的笑料,虽然被笑称为老公,但黑狗从来不敢有非份之想。

    就他黑狗来说说,这他娘敢想吗?自己一个半流氓,半地痞的,好意思去跟人家谈对象啊!况且,就娇娇那样,也不像个能守家过日子的主。

    稍微的他收拾一下,黑狗就到了歌城,进去自己换上了保安服,走进停车场,严格地说锦绣歌城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歌城了,一年前,横空出世的女老板薛萍连歌城带周围的几块地皮都买下来,现在这里已经建起了一个足道馆,一个天圣华洗浴中心、一个高级会所外带有差不多十亩地大小的停车场,加上原来的歌城,整个合成一体,成为柳林市一个娱乐中心。

    当然,娱乐单从字面上看,没有女字旁写不出“娱”字,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没有女人的地方当然不会有什么娱乐可言,在这里,出名的不是有多大、装修有多豪华,而是这里的小姐是首屈一指的。

    一个是锦绣歌城小姐多,连歌城带洗浴中心光固定的小姐就有二,三百号人,还不带临时来客窜的,跑龙套的,而且这小姐一个个质量很高,什么川妹子、米脂婆姨、东北姑娘、三湘妹、大同婆姨,甚至新疆来的妹妹,冒充俄罗斯美女的在这里都不稀罕。

    锦绣歌城更为叫绝的是这里的管理,黑狗听几个妈咪说,进锦绣都要经过管理层的业务培训,而业务培训就是教妈咪们怎么看人下菜、怎么打扮自己的小姐,当然,最终目的是让客人心甘情愿的掏腰包。

    比如:在锦绣城里妈咪们都会把自己手下的小姐分成几类,大致有清纯靓丽型的,专门对付二十郎当的小年青人,这种客人只看表面,不重内涵有小鸟依人型的,专门对付公款一族或者一些不大不小的款爷,和这种女人在一起,比较会有成就感还有善解人意型的,专门对付中老年客户,这类客户不在乎漂亮与否,他们需要的理解和关爱,当然这种类型难度较大,一般都是些个久经沙场学会察言观色,已经从小姐成为老姐的方能胜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