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身边的女孩就握住了萧博翰的手,萧博翰为了营造一个宽松额氛围,也故做老练地揽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地问道:“你们刚才在笑什么?”

    女孩含羞地看着萧博翰,眼里还有刚才兴奋的余光,说:“我们习惯了客人们的颐指气使,他们总是用手指点着我们说就这个吧,或是干脆拿指头向我们勾一下就行了,我们从来没见过你这种这样客气的,这种……”。

    “这种老土!”萧博翰替她补充了一句。

    “不是的,你这样做我很感动。”女孩小声说。

    他们的脸挨得很近,萧博翰直视她的双眸,也看不出她的话是不是假的。

    李少虎就打开了一**红酒,给萧博翰和周队长倒上,很谦鄙的陪着笑脸和他们两人都碰了一杯之后,才说:“萧总,周队,你们玩,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我就过来。”

    萧博翰说:“你就在这坐一样的,是不是有事情。”

    李少虎说:“没事情,但我在这影响你们,我还是在外面候着。”

    萧博翰想想,也就没有再勉强了,点点头。

    那周队长现在心思已经到了身边妹妹的身上,就只是敷衍的客气了一句,估计他对这妹妹胸前肿起的地方很有兴趣,老想看看,为什么她那地方每天不锻炼,也比自己发达呢?为什么呢?袁芳?

    李少虎就客气的退了出去,服务生上齐了果盘酒水,便挨个向姑娘们要牌号。萧博翰发现自己旁边的妹妹是037号,那是一个红底白字的小圆牌,别在她的左胸前,便主动帮她取下来,萧博翰尽量小心,生怕碰疼了她的稣胸。

    她温柔地望着萧博翰,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将那小牌取下来,原来里面还别着一张小纸片,萧博翰小心翼翼地取下,她一只手握住萧博翰拿纸片的手,另一只手将萧博翰手中的纸片翻转过来,只见上面写着“雅倩”两个字。

    “名字不错,那我就叫你小倩吧”。说这句话时,萧博翰想起了倩女离魂里的王祖贤。

    “可以呀。来支烟吧?”女孩递过了一支烟。

    萧博翰今天抽的太多了,就摆摆头,示意自己不要,她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哥哥你真好,烟都不抽,没一点坏毛病。”耳边这席悄悄话暧如春风,在让萧博翰倍感爱用,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她穿一件紫色的低领恤、一件半黑的短裙、高腰长靴,看上去很乖巧,尤其是那双善解人意的眼睛。

    她也正望着萧博翰,也许她一直在观察他吧,反正她望萧博翰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亲近,此时萧博翰再一次确认她是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尤其是她雪白的肌肤和那美丽又略带忧伤的大眼睛,让我觉得她好美。

    可正在这时,周队长的手伸了过来,捏住了她,她如一只可怜的羔羊在他怀里挣扎了几次方才摆脱了那廆爪。

    周队长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萧博翰也勉强的陪着笑了笑。

    不过萧博翰还是感觉有点尴尬,就转过头问:“小妹妹,你今年多大了”

    “哈哈,你怎么不问我芳龄几何呀”她学萧博翰刚开始时的酸样。

    萧博翰就好笑的说:“怕你说我老土”

    她说:“21岁”

    萧博翰心里重复这个数字,想着我21岁在干什么,想着世上有多少21岁的人幸福地被父母照料着:“那你出来几年了”

    她说:“三年”

    他问:“十九岁就出来了?”

    她点头,萧博翰看着她:“家是那里的?”

    她说:“湖南长沙”

    萧博翰挺喜欢长沙的,过去到哪里转过一次,特别是在橘子洲头缅怀了一下当年毛爷爷在那站立做诗的情景,感触颇多,萧博翰说:“是个好地方,怪不得你这么漂亮”

    “你去过吗?”小倩有点兴奋。

    萧博翰点头,问她:“经常回去吗”

    她脸色就黯淡了下来:“每年春节的时候回去看看父母。”、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对不起,我接电话”。萧博翰点头表示不介意。

    她对着电话唧哩咕嘟的说了好一会,看她打电话的样子,很是温柔。

    之后萧博翰问她“男朋友?”

    “我从不谈恋爱”她快速地说:“是我弟弟”。

    “弟弟?”萧博翰有些疑问。

    她很认真的点点头:“亲弟弟。”

    她把玩着她小巧的手机,她没有衣兜,手机是从高腰皮靴紧裹小腿的缝隙间取出来的,萧博翰接过她的手机,真的很精致小巧,萧博翰想帮她放回去。

    “哥,你手机上有什么好笑的信息,给我发一条吧”她意味深长的望着萧博翰。

    萧博翰笑了笑,知道她什么意思,但未知可否的说:“你一个月能收入多少”。

    她有点失望,萧博翰并没有给他发消息,留电话:“基本上够用”。

    “不会吧。你一晚上陪几个客人”

    “我们从下午就来上班,每天平均有两三个客人吧。”

    萧博翰默默的算了算,按每人100元给她估算了一下,说:“那每个月最少也是五六千吧”

    “那里有那么多,不要忘了我们每个月是要休息几天的,”小妹妹很狡诈的看着萧博翰说。

    萧博翰一愣,呵呵,自己倒是把这点给疏忽了。

    她又说:“再者说,隔行如隔山,象我们这样的挣得多,花得也多。”

    萧博翰一时间想不出有什么事情要让她花那么多钱,但听到那句隔行如隔山,萧博翰有些悲哀地想她还挺敬业的。

    她抚摸着萧博翰的手,可萧博翰还是有个问题想问她,但又不知如何说起,生怕再次伤害了她,但憋着心里萧博翰也不舒服,最后还是问了:“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她笑着说“你都问了好几次了”。

    “你从事这种工作,以后会不会会不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男友或爱人”萧博翰费了好大的劲才吞吞吐吐的将话说完。

    她凝住了脸上的笑容,萧博翰有些不知所措,慌慌地补充道:“你完全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就当我什么也没问过”

    这时周队长和他那女孩正在跳舞,还故意将包间里所有的灯都熄了,周队长的两只手也放在了女孩的屁股上,不断的摸索着,女孩本来就不长的皮裙,早就让他提起,一个黑色的小裤裤就包裹着泛着白光的臀肉,在周队长的大手中晃悠。

    萧博翰借着电视屏的荧光,看见自己身边女孩的眼光闪烁,她好象怕萧博翰听不清,贴着萧博翰的胸,将唇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如果以后我谈恋爱决对不会让他知道我干过这一行,而且我也不想嫁人,一个人过不是挻好的吗。”

    虽然一脸的无所谓,萧博翰还是听出了心底的那几多无奈,萧博翰忧伤地看着她,她温柔地倒在了萧博翰怀里。

    “我们玩一会儿吧”萧博翰想让她高兴起来。

    “好呀,我们也跳舞去”

    萧博翰摇头。她犹豫了一下,便从茶几上取了两个笔筒样的东西摇骰子,还玩了一种猜拳的游戏叫什么小蜜蜂。看到她一脸的高兴,萧博翰也玩得很开心。

    这期间她们也喝了不少酒,女孩双颊飞红,增了几分娇媚,她激动的望着萧博翰,无限娇羞地说:“哥,亲我一下好吗?”尽管她的声音细若蚊虫,但萧博翰却听得清清明明。

    一时间萧博翰茫然不知所措,看着她那渴望的眼神,想到她三年来孤身在外的漂泊生活,萧博翰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那怕这短暂幸福的一刻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愁怅,萧博翰还是要满足她此时这一小小的愿望。

    萧博翰微笑着,郑重地对她点了点头。她便闭了眼,心胸起伏地昂起了头。

    萧博翰看着她,听到了刀郞的那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是你的柔情融化冰雪……”,萧博翰知道她的唇可能被好多人强行地吻过,但萧博翰还是觉得她是无比的圣洁。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她,轻轻地在她的唇上印了一吻,虽然只是轻轻地触碰,但萧博翰还是感到了她全身的颤动。

    她意优未尽的睁开眼,一脸的欢笑幸福,轻轻地对萧博翰说:“谢谢哥哥”。

    两人不觉相视婉尔。

    “哥,到底我身上的什么地方吸引了你呢?”现在轮到她对萧博翰好奇了。

    萧博翰说:“在我眼里你很漂亮!”

    她问:“为什么?”

    萧博翰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在那个关爱的眼神。”

    她软软地枕在萧博翰怀里:“在楼梯口见到你后,我就感到你很好,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那就让我们记住这一夜的缘分吧!”萧博翰忘情的自语道。就在这个时候,萧博翰的手机顽强的响了起来,包间里的音乐声也没能压住它的呼喊,萧博翰就拿起了手机,这女孩也很乖巧的吧音乐声降到了最低。

    电话是蒋局长打来了:“博翰,我蒋啊,你们还在喝茶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