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部长也搞不清楚季子强知道不知道市委吕书记是向梅的姨夫,他也不好多问,这个事情有点敏感,他看了一眼季子强,也就说了声:“好的,那我下午就按书记的意思提王安强。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马部长离开以后,季子强才算轻松了一下,刚才向梅还真的让他有点小紧张,不过也就是那会不舒服,现在事情一过,季子强也就不在把这事放在心上了,他也不是小肚鸡肠的那种人。

    吃完了午饭,季子强在里间小眯了一会,也就20来分钟的样子,起来以后人精神了许多,擦把脸,坐下来看了几个文件,也就到了上班的时间。

    昨天已经是通知过的,今天要开会,季子强就在办公室坐着,继续的看文件,他要等时间差不多了,那面的人都到齐了,自己才好过去。

    要说这常委会议,季子强坐上书记后还没怎么开过,他也是个不喜欢开会的人,有什么事,一个电话,说清楚就是了,开会人都集中起来,也没那必要,太麻烦,和人家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事,把人家叫来有什么意义,不是糊弄洋鬼子吗。

    但今天的会不开说不过去,一个是过两天市里要来检查全年的县党务公开工作,据说是要评分,在柳林市挨个排名的,这是不能忽视的一个大事情,在一个就是王安强提升副局长的事情,虽然是涉及的就他一个人,只能算是微调,但毕竟是县上的一个干部调整,这个样子还是要装一下,设了常委就要人家适当的时候闪烁几下,免得以后有人说自己是眯眼子看太阳一手遮天。

    开会的时间还差几分钟,秘书小张就来请季子强过去了,季子强到了县委的小会议室,大家都到了。见他来了,都一起招呼他,常委会不同于其他的场所,大家是不用站起来招呼,一般就随意的点点头,嘴里随便说句什么。

    季子强也很随意的和他们打个招呼,办公桌里面顶头那个座位没人敢坐,给他留下的,这也不是去吃饭,没必要推让下座位,他径直就到了里面,县委的通讯员就给他把水倒好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季子强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看来看身边的冷县长,低声说:“现在就开始吧,你们那面估计事情也多,早开早结束。”

    冷县长点点头,附和的说;一句:“最近就是忙,书记你也不轻松啊。”

    季子强笑笑,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伸出手,掌心向下,做了个让大家安静下来的动作,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脸也转向了他,笔记本和钢笔也都打开,会场有了点严肃的气氛,这种会议应该是县上比较重要的会议,许多重大决策和人事调整都要在这个会上出现,全县也就只要他们几个可以定,所以说,只要能参加会议,那怕就是来睡了一觉瞌睡,也是很牛的,严肃点就在所难免了。

    季子强见开会的氛围已经形成,就清了下嗓子说:“同志们,今天有两个议题,先说第一个,过两天市委和纪检委要来我县检查党务公开的工作,我们要早做准备,这次检查意义重大,希望大家重视起来。”

    说到这,季子强就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相关的几个常委,他们也都点头表示已经听清了,也做好了准备。

    季子强就转入了第二个话题说:“这个问题就先不说了,一会相关的同志在详细给大家汇报一下准备工作,我们说第二个事情,目前县委和政府的主要领导,现在已经都调整好,也就位了,最近组织部门对公安局这一块有个提议,那就先请马部长说说看法,大家有什么建议都可以畅所欲言,也欢迎有不同的意见啊。”

    这样说的时候,他是真心的,但他也相信大家不会对他的决定有太大的抵触,因为基本上这都提前吹过风,亮过耳朵的,谁会来节外生枝啊。

    看到大家都在点头表示理解,季子强就准备踏踏实实的走走这个过场。

    下面的人也知道这就是个形式,要是自己也可以决定谁提谁降,那你说下,还要个书记做什么,我们一贯就是民主集中制,来这就老实的待着,带个耳朵听,要想说,那就等会开完了在下面说,没听人家讲,要会上不说会下说吗。

    季子强点头示意组织部长马德森,让他把个提议给大家说一下,马德森就讲了:“同志们,这次没有大范围的变动,我们考虑着春节将到,县上的公安系统要在春节担负很繁重的治安执勤任务,而郭副县长这一块的工作也很重,现在公安局的老副局长又刚刚离开,所以我们建议尽快的把公安局副职配上,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们组织部感觉公安局刑警队的王安强同志比较适合这个岗位,不知道大家是什么看法,我就先说到这里。”

    马部长说完,大家都暂时的没有表态,其实这也就是个小事情,谁都知道公安局副职一般外面的人进不去,在说刑警队也是出局长的地方,一般人去了也拿不下那工作。

    更不用说这个提议的严肃性了,明面上是组织部提的,要没有季书记的首肯,给他马德森三五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提。

    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大家就准备发言支持这一提议了,也算是给季书记的一个面子,但就在这时候,冷县长却说话了:“老马啊,你们这提议还是想的周到,也很及时,公安局确实需要赶快搭好班子,也给郭副局长减轻一点压力,不过我看啊,那个法制科的向梅同志也很不错的,你们也可以做下考察,有比较才能鉴别,呵呵,我就说到这里,其他同志也可以说说看法吗。”

    一下子会议室就都愣住了,显然的,冷县长有不同的看法了,难道季书记没和冷县长沟通好,不应该啊,一般这种事情他们是要提前碰头的,那要是说过了冷县长还这样来一下子,问题就复杂了。

    所有的人都不好开口了,因为搞不清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季子强心里怎么想的。

    季子强怎么想的,他也有点蒙了,这事情早就给冷县长打过招呼,他今天这样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是他忘了,还是当时自己没给他说王安强的名字,好像是说过的啊。

    季子强就心里起了疑惑,但他没有马上制止,也没说什么,他的表情若无其事,他不露声色的扫了冷县长一眼。

    再一看大家都不说话,都在等他表态,他想想就说:“刚才冷县长也提了一个同志,这个向科长我也是认识的,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同志,不过呢,我还是感觉组织部的人选更有利一点,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副局长一般要负责刑事案件等具体的工作,业务能力要求高一点,从这一点看,王安强同志已经更为合适。”

    这一下大家都看出了季子强的意思了,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就说:“我也支持组织部的提议,王安强同志一直以“能吃苦、善作战、肯奉献、敢碰硬”而被同行和一方百姓所称道。按惯例来说,刑警队的队长早就应该是副科级了,由于我们县上的一些原因,已经耽误人家两年了,现在应该让人家名正言顺,要不基层的同志会寒心的。”

    他这一带头,其他常委也陆陆续续的表示了赞同,但副书记齐阳良没有明确的意思,他很模棱两可的说了些虚话,因为他也知道向梅的底细。

    而冷县长在大家一片的赞同王安强的声音中,一点都没有感到失望和不爽,相反的,他心里高兴的很,他也知道自己提出那个向梅是肯定的通不过,在常委会要说自己真真能够放心的,其实也没有几个人,而季子强就不一样的,就不算副书记齐阳良,常务副县长冯建,也不算方菲,他依然有绝对的优势在。

    所以今天的结果他早就知道,在昨天向梅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但他就是要让季子强反对,反对的越激烈越好,这样自己就悄无声息的给季子强树立了一个对头,还不是一个小对头,那是市委的副书记啊。

    季子强见大部分人都表示了赞同,他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生分,希望下来再和冷县长好好说说,于是,季子强就说:“行了,这个问题看来大家的意思还是比较统一的,冷县长也是为工作考虑,所以提出了这个人选,不过没关系的,今天就先不定,等过几天我们在研究一下。”

    季子强的话,多少还是让冷县长有了点失望,他是很想让季子强就在今天这个会上把事情拍板定下来的,那样对向梅的刺激应该更强一点,但他不能自己给季子强转变态度,让季子强感到毫无阻力的现在定这事情,因为就这样大的一个洋河县,自己今天在会上说的每一句话,到了下午就一定会传到向梅的耳朵里,自己才不能让她感觉到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