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雯就有点傻了,自己不过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萧博翰还真的那样认为啊,她就问:“不知道啊,萧总说说为什么啊?”

    萧博翰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很沉重的说:“因为过去我们没有过亲密接触啊,没接触过,当然是不知道你的好处和美丽了,你说是不是?”

    小雯一下脸就泛起了桃红,她真想站起来捶萧博翰两下,但这到底是办公室,她不好意思的看着萧博翰说:“萧总,你乱开玩笑。”

    萧博翰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对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事情,说:“我没有通知远处的一些单位,像唐可可他们在洋河的,还有郊外我哥哥他们那里也没通知,我想你定的时间比较紧,他们估计也赶不回来。”

    萧博翰很开心的说:“不错,你进步很大,是不用通知他们回来,刚才我忘了说,其实对于正常公司,我们都不需要通知他们,主要我是想和容易起冲突的那些部门沟通一下。”

    “呀,那我要不要给有的部门打个招呼让他们不要来了?”

    萧博翰摇下头,说:“既然通知了就算了,来就来吧,不要让下面感觉到我们经常朝令夕改的,那样不利于以后的管理。”

    “哦,我知道了。”

    萧博翰端起了茶杯,就准备喝一口,但茶杯已经没水了,他站起来,想要自己倒点水,小雯也赶忙站起来,自己有点疏忽了,怎么来就不知道看看萧总的水杯呢,过去蒙铃姐在的时候,经常给自己教导的就是随时注意萧总的茶杯,他是一个很爱喝水的人。

    萧博翰见小雯站起来了,忙说:“你坐你的,我自己来就成了。”

    小雯一面走过来,一面说:“那不成,这事情是我份内的,怎么好意思让萧总自己动手。”

    萧博翰还要说点什么,不过小雯已经夺过了他手中的杯子,说:“各司其责,萧总不要夺我的权利。”

    萧博翰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任由小雯拿上杯子给自己接水,最近的天气很热,小雯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蕾丝短衫,她一弯腰接水,萧博翰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她里边黑色的胸罩,看着小雯凹凸有致的身材,萧博翰的心中也不由得暗暗的赞叹一句,心中有了一点痒痒起来。

    他的视线一时就根本就无法移动。

    小雯接满了水,抬头就看到了萧博翰的眼神,她也是心里一荡,自己的脚向前伸了下,距离萧博翰的距离更加的近了一点了,说:“我这丝袜怎么样,好看吗?”

    萧博翰就清醒了过来,讪讪的笑笑说:“好看,好看。”

    “我平时也很少穿的。”小雯用手不断的摸着自己的丝袜。

    “嗯,挺好看。”萧博翰干巴巴的说。

    “嗯。”小雯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抹红韵,自己的眼神偷偷的撇了萧博翰的那里几眼,小雯的心中碰碰的跳了起来。

    “好家伙,真是强悍。”小雯的心中暗暗的说道,现在恨不得就想骑在萧博翰的身上。

    但这毕竟都只能是想想而已,现在就算萧博翰和小雯有这个愿望和需要,时间,地点都不合适,所以两人还是都压抑住了自己的渴望,回归到正常的理智上来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萧博翰就带着小雯一起出现在了会议室,今天来参加会议的人很多,从全叔,到鬼手,雷刚,还有历可豪等人,下面在赌场放贷,在街边收钱的一些头目也都来了,哗啦啦的坐了一大片人。

    萧博翰进来之后,鬼手等人客气的站起来相迎,萧博翰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自己也坐过去,坐在了全叔的旁边,秘书小雯远远的坐在靠墙的椅子上,她本来是可以不来的,这里的开会,比不得政府那些职能部门的会议,也不用做记录,萧博翰讲话一般也不要草稿,但小雯还是想来看看,她想要吧自己锻炼成一个适应于恒道集团,适合于萧博翰的合格秘书,所以她什么都想学,什么都好奇,过去还有一个蒙铃在前面顶着,小雯感觉自己不懂也问题不大,可以问,可以让蒙铃去做,现在蒙铃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剩下来的就全靠自己独立应对。

    萧博翰坐下之后,没等别人发烟,就掏出自己的烟来,这也是他最近一年养成的习惯了,每次开会都会带上好几包烟来,给所有的人都发上。

    萧博翰当然第一个要发的是全叔了,他一直很尊重全叔,而全叔也很深明大义,知道那些该自己管,那些要放手让萧博翰去试探,他绝不会倚老卖老,在萧博翰面前他即像是一个长辈,又像是一个奴仆,很得体的遵循着帮派的规矩,从来都不会越雷池半步。

    而萧博翰每次的决定,全叔不管是否参与,都会大力的支持,这一点最让萧博翰感动,全叔的支持是一种真心实意的支持,他会动用自己所有的能力和权利,来给予萧博翰以协助。

    萧博翰又准备亲自帮全叔点上烟,当然了,全叔是不会接受的,他慈爱的对萧博翰说:“萧总,我自己来吧。”

    萧博翰也笑笑,他知道全叔很看重这场面上的规矩,自己再怎么说他也不会接受的。

    萧博翰又给大家一一的散了一圈的香烟,这两包香烟转眼之间就完了,大家一起点上,霎时间,会议室里就烟雾缭绕起来,关键是外面太热,这两台空调开着,所有的门窗都是紧闭,烟雾无法及时散去,这就苦了小雯了,没到两分钟,她就咳嗽了。

    萧博翰也吸了几口烟,说话了:“今天把大家请来,是想和大家说点事情,大家也知道,我们公司过去的秘书蒙铃前些天从医院逃跑了,当然,对这种行为我们也感到很遗憾,但我们没有办法去制止她,毕竟我们见不到她啊。”

    下面的所有骨干们心里是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的,但大家都只是笑笑,并不说什么,固然,参与的人只是很少的那么几个,而且这些人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不管是为人谨慎的程度,还是对恒道集团的忠诚度都是很高的,他们也接受了各自相对部们领导的严格告诫,所以他们是不会透露出什么来。

    但这不表明其他没有参与行动的人就真的会认为这件事情和恒道集团无关,他们已经身在这个集团中了,他们就像集团的一个细胞,一个神经,恒道集团最近的异动,他们都可以感受到,他们也为自己不能参加这样的行动感到可惜过,这对一个黑道中人来说,绝对算的上一次壮举,一次功绩,一次在若干年后可以对那些后生晚辈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所以大家对萧博翰的讲话都微笑着,萧博翰又说:“蒙铃这个人啊,我们认为还是不错的,虽然这次她可能做错了,她应该老老实实的接受国家的教育改造啊,但她的问题就算和我们恒道集团没有一点关系,现在我们也已经成了警方的关注重点了,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主题。”

    下面这些人也有一定的感觉,现在一听萧博翰这样说,都肯定了事实的存在。

    萧博翰扫了大家一眼,见没有人脸上露出胆怯来,微微一笑又说:“这样也好,身正不怕影子斜吗,我们心里很坦然,不过我们的很多业务需要考虑一下了,特别是收保护费和放高利贷,帮助人家收账的这些部门,你们一定要在最近细心,耐心,不要大意,有的生意做起来有风险和麻烦的,我们就暂时停一停,不要自己往警方的枪口上撞。”

    说话中,萧博翰的眼神就在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脸上来回扫描,这些人也都一一点头,有的人就表了态度,说:“放心吧萧总,从今天起我们会小心翼翼的,绝不给集团到来麻烦。”

    “嗯,好,这就对了,我想警方也不可能永远的对付我们一家吧,只要大家扛过这一两个月,相信他们就会撤离,柳林市的事情多的很,对了,要是有人和蒙铃还有接触,那你们自己小心一点,说不上你们的电话最近已经被监听了,所以最好不要随便的联系。”

    萧博翰本来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说这话,但最后想想,还是说了出来,他怕万一下面的人不知道,在电话中谈起这件事情,给警方留下了线索。

    萧博翰的话一说,连历可豪等人都是心头微微一震,看来这次警方是准备下点力气对付恒道了,萧博翰绝不会无中生有的吓唬大家,他能这样说,估计是有点预兆的,大家都一起点头,暗自告诫自己。

    在萧博翰讲完之后,全叔就站了起来,他的话很简洁,干脆:“萧总讲了这么多,我就不多说了,一句话,今天之后蒙铃的事情不管在什么场合,大家都不要再提及了,除非他不想在柳林市混,那他就随便的说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