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是矛盾的,她想要亲眼看着萧博翰的恒道公司在老爹的进攻中溃败,她也渴望着有一天萧博翰来到老爹,或者自己的面前来,给自己祈求谅解和哀求停止攻击。

    但同时,苏曼倩又深刻的认识到,这并不完全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自己更希望看到萧博翰的顽强,萧博翰的坚韧,以及萧博翰最终战胜宝座老爹在内的所有对手,否则,就算萧博翰来哀求自己的宽恕和庇护,自己难道会看得起他吗?

    不会,绝对不会,自己还是更欣赏一个强悍,睿智的萧博翰。

    半年了,萧博翰没有再和自己联系,苏曼倩却依然抱着一个微妙的希望,她盼望着有一天一个奇迹再次出现,自己和萧博翰又能相聚在一起,两人摒弃前嫌,就像当初刚刚接触时候一样,相互缠绵,相互爱慕。

    但这个希望是多多么的飘渺啊,想到它,苏曼倩就没有了信心。

    后来发生的蒙铃枪击耿容事件,让苏曼倩欣喜了一小会,她和萧博翰最初的矛盾其实也和这个蒙铃有关,苏曼倩对萧博翰的花心到今天依然是生气的,蒙铃的入狱,似乎让苏曼倩轻松了一点,好像是老天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顿时,苏曼倩对萧博翰的怨气就少了许多。

    但刚才的消息又破坏了苏曼倩的心情,她闷闷不乐了好长时间。

    苏老大吸了一口雪茄,说:“老沈啊,你觉得这次的蒙铃越狱是不是恒道集团所为呢?”

    沈宇已经泡好了茶,用茶盏装上两杯,把它们分别放入两个茶托中,一手端着一个,站起来走到苏老大的办公桌前,给他们父女两人一人放上一杯之后说:“毫无疑问的,肯定是恒道所为,这个萧博翰也够疯狂的了,他的举动一定会给他带来难以回避的麻烦。”

    苏老大端起了热气腾腾的茶盏,对苏曼倩说:“尝尝老沈的手艺,曼倩啊,你以后也可以和老沈学学茶道,这对于培心养气很有好处。”

    苏曼倩也端起了茶杯,对沈宇客气了笑笑说:“谢谢沈叔。”

    两人端起来闻一闻,一口饮尽,苏老大连声的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不错,这香味,水温,茶量和时间都恰到好处,老沈啊,看来茶道一行,我是比不过你了,哈哈哈。”

    沈宇满脸高兴的说:“苏总你是谬赞啊,我和你比,还有一大截距离。”

    苏老大笑笑,却又一次跳转了话题说:“这个萧博翰啊,确实让人难以猜测,他总能干出点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一个下属,抓了就抓了,怎么犯得着兴师动众这样搭救,表面看是简简单单的一件小事,你我都是过来人,最清楚这其中的复杂严密,万一出一个纰漏,他萧博翰的麻烦就大了去了。”

    沈宇也凝重的点点头:“是啊,真是有点疯狂了,这种事情他也干。”

    苏曼倩冷冷的说:“哼,要是别人你看他会不会这样做,所有男人都一个德性。”

    苏老大和沈宇对对望了一眼,他们理解苏曼倩这话的意思,看来她对萧博翰的气一直就聚集在这些地方,苏老大和沈宇两人忍住笑,苏老大说:“哎曼倩,你也不能一棒子打倒一大片啊,至少你面前的这两个男人一直就很光明磊落,没受别人的诱惑吧。”

    苏曼倩这才感觉自己刚才的话有点偏激了,她脸一红,扭捏的说:“我说的是他,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乱往自己身上揽什么啊。”

    苏老大哈哈哈的朗笑起来,说:“好,说他可以,我支持。”

    苏曼倩瞪了老爹一眼说:“和你什么关系,你支持?”

    这话一说,连沈宇也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

    很快的,沈宇又说:“不过这或者会给我们一个机会,萧博翰肯定会偃旗息鼓一段时间了,他和恒道也会成为警方重点监视的对象,这样我们是不是。”

    苏老大却快速的摇了摇头说:“不行啊,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什么事情都是有它的两面性,警方对萧博翰监视的紧了,给他的自由少了,但同时也算是对他加强了一种保护,我们在这个时期也只能离他远远的,靠近他,不管是做什么,都会引火烧身。”

    沈宇和苏曼倩都一起点点头,苏曼倩说:“听这口气,下一步老爹还是要对付他?是吗?”

    苏老大脸上的微笑就渐渐的消失了,他看着苏曼倩,冷冷的说:“为你,为我,为永鼎公司的未来,这个人必须消失。”

    苏曼倩的脸一下就有点泛白了,她呆呆的看着老爹,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她从老爹那冷酷的眼神中,已经感受到了老爹的杀气。

    但是,就算柳林市所有的人想要收拾萧博翰,现在都没有了办法,萧博翰和他的恒道集团在最近一个阶段就成了警方重点关注的对象,在警方的内部,早就下达了一个指令,那就是全力以赴,24小时对萧博翰以及他手下的重要骨干形成监视。

    从蒙铃逃脱的一些细节看,好像是这件事情是一个偶然的突发事件,因为从看守所详细的了解后,大家一致认定,蒙铃的受伤是偶然的,让她住院也是正常的,而最近一个阶段也没有人和蒙铃见过面,有过串通或者密谋,所以这件事情只能定性为偶然。

    当然了很多事情他们是问不出来了,包括萧博翰到看守所去见蒙铃,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你就是打死王所长,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萧博翰和蒙铃有过会面。

    同样的,医务室的余主任,现在彻底的明白了萧博翰他们为什么下大力气要让自己送蒙铃住院了,这其中有萧博翰他们早就设计好的一系列动作在后面等待,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余主任也只能闭口不提,坚持的认为蒙铃的住院是合情合理的一种安排。

    但是,这都是明面上的理论,所有人在心里都是明白怎么一回事情,一个重伤的女孩,怎么可能在医院逃跑呢?没人给她传递工具,她怎么打得开钥匙,而现场的勘察也表明,她是从窗户出去的,没人接应,她难道会飞。

    只是这所有的问题都在人们的脑海中,不能说出来,无凭无据的话,说出来也是白搭,唯一吧这件事情说的轻描淡写一点,说的意外偶然一点,才能让大家都少受到一点责难。

    不过当方鸿雁对刑警队发出了24小时监视恒道集团的这个指令之时,没有人感到是多此一举,大家的希望也就在恒道集团的身上,相信,最后可以顺藤摸瓜,通过恒道集团的蜘丝马迹。抓住蒙铃的。

    萧博翰对这样的状况本来是提前有点预计的,但他没有估算到会如此严重,当他在几天后拿出电话,给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拨过去的时候,他就知道麻烦大了:“蒋局长吗,我。”

    蒋局长没有等他说出名字就哈哈哈的笑着说:“你老王啊,嗯,最近忙,我恐怕不能见你啊,等等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哈哈哈,挂了。”

    说话中,蒋局长就挂断了电话,萧博翰就一阵的心凉,自己已经被公安局盯上了,自己的电话,自己的行动,说不定都会有人在监听和监视,那么其他人你呢,也一定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吧,想到这,萧博翰就不敢大意,马上拿起了座机电话,对旁边房间的小雯说:“通知哥部门领导,一会都到会议室开会。”

    小雯答应着,就很快发出了通知。

    小雯现在已经完全的接替了过去蒙铃的那些工作,这工作对他来说也是不太难,因为萧博翰本来也不是个太过挑剔的主,只要每天能帮他把办公室卫生打扫一下,帮他传达个指令,其他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做了。

    萧博翰对小雯也是很感激的,他和秦寒水都并不能确定小雯和余主任的儿子到底有没有发生真实的关系,但这一点都没有减少大家对她的敬佩,一个女孩,能够为恒道集团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的。

    小雯给相关的单位打过电话后,敲门走进了萧博翰的办公室,她看着萧博翰正在埋头思索问题,也不敢打扰,就准备退出去。

    萧博翰抬头了,看着小雯说:“进来吧,有事情吗?”

    小雯吐下舌头说:“没打扰你吧?”

    萧博翰摇下头:“没有,我在想一会开会的事情,来吧,坐下来。”

    萧博翰就看着小雯又走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今天的小雯更为妖娆美丽,微微一笑媚态横生艳丽无匹,萧博翰心中就是一荡,想到了那个晚上自己和小雯的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激情,萧博翰就脱口说:“你今天很漂亮。”

    小雯眨眨眼睛,装着有点生气的样子说:“萧总的意思是我平常很难看了。”

    萧博翰一愣,吆喝,小丫头还学会挑字眼了,她就很严肃的说:“嗯,不错,这样了解也成,你过去和现在比起来是有天壤之别啊,知道是为什么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