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刚没有转头,他把后视镜往车顶推了一下,他就看不到后面蒙铃的情况了:“这是萧总的一个安排,让你到山区先待一段时间,我和那里的村长认识,而且关系不错,我们对他说介绍了一个义工教师到他们村上去,他们本来也很缺教师,所以很欢迎你。”

    “教师?”蒙铃心中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自己可以去教孩子们了。

    雷刚说:“怎么,你不会不喜欢吧,萧总说你过去说过,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当老师,所以萧总对我们说,有必要让蒙铃去园一次自己的梦想,这应该就是对蒙铃受苦后最大的补偿。”

    蒙铃心中的温暖就一下子升起,萧博翰多么理解自己啊,自己不过是有一次随便的说了说,没想到他就一直记住了,蒙铃有点激动和哽噎的说:“刚哥,谢谢你们,你们让我找到了幸福的感觉。”

    雷刚听了蒙铃的话脸色微微发红,忙摆手道“你可别这么说!你也是为了恒道才陷进去的,我们大家都很尊敬,也很佩服你。”

    “佩服什么啊,我做的这点算什么?”蒙铃不由自主地说道。

    雷刚忙说:“嘿,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现在都成了柳林市的英雄人物了,所有的人都说你打死了一个柳林市醉凶狠的杀手,你现在的名气可是早就盖过了我们几个人了,所有道口上的人,一提起你的名字,那都只能是树个大拇指,连我们那些对头们,也不得不叹服你的勇猛和勇气。”

    “怎么会这样?我感觉我自己还是过去的我。”蒙铃摇着头说。

    雷刚说:“对了,你把衣服换上吧,我们一会就要换车了。”雷刚提醒了一句。

    “换车?为什么?”蒙铃一面开始从抱负里拿出一套衣服来,一面奇怪的问。

    雷刚说:“过一会前面就不通车了,我们要换摩托,摩托过后还要步行几个小时呢。”

    蒙铃惊讶的说:“哦,这地方很偏僻啊。”

    点下头,雷刚说:“那是当然了,由于它地理位置偏僻,所以消息闭塞,没有电视等信息的传入,对你更为安全。”

    “嗯,谢谢你们想的这样周到。”蒙铃很快就换好了一套衣服,她看了一眼那套囚服说:“这看守所的衣服怎么处理。”

    “你不用管,就放车上,有人会把它处理掉的,不会留下任何线索。”雷刚一面扭动方向盘躲闪着地下的坑坑洼洼,一面说。

    这时,前面突然的有了一束灯光,一辆摩托车在前面启动了,突突突响着,蒙铃吃了一惊,雷刚说:“自己人。”

    车手看到他们的车,招了招手,一扭车把开在前面引路。

    他们的车跟在摩托车后面,继续往前跑,

    雷刚把车开的飞快,路况极差,颠得人如坐在鱼船上。七拐八拐,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摩托车在一处山脚下停下。

    车手停住住了摩托,走到车跟前,雷刚就对蒙铃说:“下车吧,我们上摩托,还要走一会。”

    蒙铃就提着那个包裹,走了下来,雷刚有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背包,自己背上,对蒙铃说:“走吧。”

    他转头对刚才那个摩托车手说:“你把车开回去,记住那套衣服在路上烧掉。”

    那摩托车手就点下头,上了汽车。

    这面雷刚就带着蒙铃,继续的骑着摩托往山里走了。

    第二天一早,柳林市电视台的早间新闻上就播出的一则消息,对于一般的普通人来说,这个消息没有什么值得注意和惊心动魄的感受,但对于柳林市的警方,对于柳林市那所有在地下王国讨饭吃的黑道帮派们,这无疑的就是一个人他们嫉妒震惊和关注的消息了。

    新闻说:一个在押的女嫌疑犯蒙铃,在昨天夜里的外出治疗中,神秘消失,她是怎么逃跑的,有没有同伙,现在警方正在调查,同时警方已经封锁了通往省城和其他县城的道路,在设岗的检查中,请市民配合一下,由此带给大家的不便,请大家谅解。

    萧博翰在和蒙铃的车分开后,就回到了恒道总部,这个夜晚他没有睡意,他的心一直牵挂着正在逃亡的蒙铃,现在他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到这条新闻,萧博翰脸上浮出一丝笑容。

    而鬼手和全叔,还有历可豪,还有秦寒水都坐在他的身边,大家也是心情一样,有紧张,也有一种得意,从目前来看,行动应该算是成功了,虽然雷刚还没有传来消息,但从种种迹象上来说,雷刚那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因为剧留守现场附近的弟兄们汇报,警方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才展开了封锁和行动,那个时候的雷刚和蒙铃,应该已经跑出了封锁范围。

    萧博翰,听完了新闻,笑了笑说:“可豪,寒水,鬼手,你们这趟事办得漂亮!解除了我的心病啊。”

    鬼手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历可豪只说了一句,“这全是萧总的计划精妙!”

    秦寒水也笑着说:“萧总你是运筹于帷幄之中。”

    “嗯,不能这样说,这样会让我忘乎所以的。”萧博翰站起来,从办公桌上拿过了香烟,给他们没人发上一根,自己也让历可豪帮着点着,说:“计划那只是纸上谈兵,具体的工作还是要你们来做啊,感谢你们的努力,我代表蒙铃,代表恒道集团,感谢你们。”

    历可豪帮全叔也点上烟之后又说:“萧总,还有一个事情我们要注意一下,蒙铃的成功逃离,自然会让警方对我们加大怀疑的,这一点不要我多说,虽然他们找不到线索,但我们也要有相应的防御措施。”

    萧博翰吐出了一口烟雾,说:“你们几个下去给弟兄们都交待一下,最近一段时期都老实一点,不许惹任何是非,以前犯过事的,给他们些钱,都躲到外地去,没我的同意不许回来!大家都要小心些,政府肯定会有所动作。”

    “好的。”历可豪,秦寒水和鬼手都点点头。

    萧博翰这才伸了个懒腰,说:“你们也都休息一下吧,这几天大家都累坏了,寒水,鬼手也好几天没休息了吧,都歇歇,都歇歇。”

    大家也都知道萧博翰困了,他其实心中的压力比在坐的所有人都重,这几天他人都瘦了一圈,全叔就带头站起来说:“对,对,今天你们都好好的休息一下,我来值班,没什么特殊情况我就不找你们了,大家去睡一会。”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起向萧博翰告辞离开了。

    萧博翰走进了里间,往床上一靠,整个一个“太”字型就舒舒服服酣睡着了。

    这几天来的紧张,焦虑,恐惧,把萧博翰的神经撕扯的几近崩溃,这会躺在松软的床上,一挨着枕头就沉沉睡去。

    在永鼎公司办公大楼苏老大的办公室里,苏曼倩坐在苏老大的对面,沈宇坐的远一点,他在沙发上泡着功夫茶,刚刚他才给苏老大和苏曼倩带来了一个蒙铃脱狱的消息,让苏老大父女两人一下子都陷入了沉思中。

    苏老大对恒道集团的萧博翰早就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境地,萧博翰让苏老大丢了一个几十年都没有丢过的人,萧博翰用奇谋和勇气,让苏老大第一次无功而返的收回了兵力,偃旗息鼓的放弃了已经到手的很多恒道集团的地盘,他心里的委屈和愤慨是可想而知了。

    所有的同行在见到了苏老大的时候,依然是恭恭敬敬的,但苏老大总是可以从他们脸上看到一种嘲笑的神色,他们狗语恭敬了,苏老大会觉得那是敷衍自己,他们稍微大意一点,苏老大认为那是轻视自己,总之,他看谁都像是在笑话自己。

    但苏老大能忍,他也可以等,机会总是会在无意间出现,苏老大相信再精明的猴子也会有打盹的时候,萧博翰强加给自己的这个羞辱只是暂时的,终有一天,自己会让他加倍偿还。

    所以对恒道集团的任何消息,苏老大都一直是关注的,蒙铃当初枪杀了耿容,让苏老大有点意外,过去他一直以为萧博翰和耿容多多少少会有一点联系,蒙铃那两声的枪响也说明了这个问题,据说耿容当时是要行刺萧博翰的,他为什么要刺杀萧博翰,当然是因为他们之间发生了纠葛,所以耿容的死,对苏老大和其他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消息。

    更为可喜的是,耿容还牵连了萧博翰一个得力的属下蒙铃进了看守所,这让苏老大多多少少的心理上得到了一点补偿,当初就是这个蒙铃,让颜永住进了医院,真是报应啊。

    苏曼倩也一直在思考,从很久之前自己和萧博翰的误会开始,两人就再也没有见面了,就连偶然的通话,也在两家开战之后停止了,他们由最初的情人,转变成了敌对的两个首脑,苏曼倩也应该算吧,至少在名誉上她也是永鼎公司的老总,后来萧博翰在一夜之间的突然发力,一句荡平了吕剑强和史正杰两人,让本来一边倒的局势发生了决对的变化,这不得不让苏曼倩佩服,同时她也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