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向梅很有点惊喜的说:“呀,季书记还记得我名字啊,真是想不到。 ”

    季子强继续着刚才的笑说:“开玩笑呢,公安局的大美女我怎么能不记得。”

    向梅嘻嘻的笑了笑说:“我真是有点意外,我这小小的一个科长,那能入季书记的法眼。”

    季子强听到这心里一动,自己说她是大美女,她都没有谦虚一下,怎么一句话就说到了自己是小科长上面去了,是不是她也听到了什么,想来趟一脚公安局人事变动的事情。

    季子强就有了警惕,但常人自然是看不出来他的想法,他就说:“怎么不能入我法眼,你的酒量也很不错的,那次我就是让你灌醉的,这个仇我一直记得。”

    向梅做出了害怕的样子说:“领导啊,你不会和我秋后算账吧”

    季子强笑笑也就不再开玩笑了,问向梅:“向科长今天是来县委办事,还只专程来找我有事情。”

    向梅连忙的县把自己带的包打开,拿出一个红色的小锦盒来,走到了季子强的办公桌旁边说:“这是一个朋友从外地给我代的一个装饰品。”

    她看看季子强的脸色,见季子强有点疑惑的样子,向梅就继续说:“季书记上任我一直也没机会表示一下,这个就算我的一点心意。”说着话就把那锦盒放在了季子强的办公桌上。

    季子强低头看看,没有说什么话,把这个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大拇指粗细的两根金条。

    季子强看着那反射出耀眼色泽的金条,他的眼中就有了一点冷淡了,他知道这个向科长真的就是冲那副局长位置来了,季子强眯起了眼睛,沉思片刻说:“向科长,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习惯,上次市里来调查我,闹得动静够大了,我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这个东西我绝不敢留,感谢你的好意,真的心领了。”

    向梅一愣,她也听说过季子强是不收重礼的,但她就感觉那纯粹是扯淡的事情,过去不收,不代表他现在不收,那时候他是华书记的眼中钉,还有哈县长和吴书记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自然是要小心谨慎的,现在叶眉做了书记,他也成了洋河说一不二的老大了,你想下,他难道能真的那么廉洁

    但现在季子强这话一出口,向梅就有点担忧起来,因为她从季子强的脸上看出的不是客气和虚假,对看人脸色,猜人心意,向梅自认是不会差的,那么今天事情看来就有麻烦了,自己要好好的解释一下这个问题,而且,关于提升的话是一点都不能说了。

    向梅就嗫嚅着说:“季书记,真的就是我的一点心意,我对季书记也很敬仰的,你来洋河这段时间,大家有目共睹,都在交口称赞,还是请季书记给个面子吧。”

    季子强没有让她的奉承拍晕过去,他依然一脸庄重的说:“向科长,我都说了,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个东西你还是拿回去,不然我会睡不好觉的,来装回去吧。”

    季子强就站了起来,把锦盒伸长了手臂给向梅递过去,向梅迟疑着并不用手去接,但季子强很固执的没有把手收回来,就这样一直平伸着,眼中也满是淡漠。

    向梅知道不收回来是不行了,她就讪讪的笑了一下说:“没想到季书记真的如此高风亮节,佩服。”

    她接过了锦盒,把它装在了自己的包里,季子强就很快的有变得随和起来说:“坐吧,坐吧,等什么以后有机会了,我还想再领教一下向科长的酒量,呵呵呵。”

    他不希望让对方过于难堪,毕竟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也很难怪那一个人了。

    向梅有点沮丧的说:“季书记不会怪我吧,我也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没有其他的意思。”

    季子强就笑笑坐了下来,一面看着桌上的东西,一面应付着她,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着话。

    向梅就很灵巧的拿起了季子强办公桌上的水杯,帮他把水添上,季子强点点头,继续看起手中的文件,他不想让向梅提出人事变动的机会,因为她提出了自己也不会答应,倒不如大家都装着昧着一回事情,免得伤面子。

    向梅放下了水杯,就说:“书记看什么呢,看的这样认真。”

    这样说着她就走到了季子强坐的椅子后面来了。

    季子强没想到她在自己办公室如此的随便,不要说她,就是冷县长也不会随便过来看自己在做什么,他就有了点不舒服的感觉。

    但向梅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昨晚上她搭上了自己的身体才把冷县长搞掂,要是季子强这一关过不去,那自己是白献身了,想想,也就这一买卖,牙一咬,不相信你不爱钱,连色也不爱,那你还是个人吗,她就决定豁出来了。

    现在季子强只能是坐着,因为身后就是向梅,季子强已经可以清醒的感觉到她那哈出来的气息就在自己的后颈窝,所以他转不了身,那样会碰上她的脸,他就只能是呆呆的坐着,任何一个人被别人强迫成这样一个姿势都不好受,何况是天生就具有很强防范意识的季子强。

    他的不快继续蔓延,但这样的情绪被他习惯性的伪装掩盖了,他就笑着说:“最近忙啊,我看看材料,明天还有几个会呢。”

    向梅没有感觉到他的情绪,反而以为自己的亲近获得了他的好感,她就又转到了侧面来,用自己的丰乳靠在了季子强的肩头,季子强冷不订的一阵反应,有了异样的感受,向梅那明显的超过常人大小的乳防给季子强带来了强大的冲击。

    也许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换个环境,季子强说不上就动情,来劲了,可现在他已经对向梅提前有了反感,现在的温柔就不会再对他形成诱惑了,除了本能的那一点点反应外,他还多了份厌倦。

    向梅的错误就在于他不了解男人,特别是不了解那些美女环绕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其实很贱的,你不理他,让他追的越辛苦,追的越艰难,他就越是朝思暮想,而对于送上门来的美餐,他反而不想吃,这就叫牵着不走,拉着倒退,奥,这句话不太好,有点像是在说驴,读者可以不看这句话。

    所以季子强对她已经没有了胃口,至少是现在没有了胃口,他邹了下眉头,把自己的肩头挪开了一点说:“你先坐吧,我把这一点看完了我们再说好吗”

    向梅有点失望,这人怎么这样啊,自己的胸部难道不诱人吗,她讪讪的坐到了沙发上,季子强就再也没有抬头,一直在看起了他的材料。

    向梅几次想打断他,但看看他是那样的认真,也就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心里在不断的鼓励自己,再等等,再等等,他是男人,不会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女人。季子强的办公室里,这样的局面又僵持了一会,总算是来了一个救命的恩人,组织部长马德森敲门走了进来,他进来一看,怎么向梅在这里,他就准备缩回脚退出去,因为他感觉下午开会自己就要提出公安局的人事变动问题,这个向梅在如此敏感的时候坐在季子强的办公室,只怕也是冲这事情来的,自己进去不大好,要回避一下。

    但季子强那能让他跑掉,就喊了声:“马部长,我还正要找你呢,材料都准备好了”

    马部长就只能走过去说:“已经准备好了,我就是想请你先看看。”

    季子强接过了他的材料,很认真的细细的看了起来,他这东一下,西一下的问起了很多问题,把个马部长紧张的,是不是自己这材料不对季子强的胃口,他过去可不是这样细致啊,他就冒着虚汗,一个个问题的解答。

    这里向梅看看今天是没有机会说话了,只好站起来说:“季书记,马部长,那你们谈工作,我先回去了。”

    季子强就客气的招呼她:“好,好,向科长你慢走啊,有时间了再聊。”

    看着她离开,季子强就把材料给马部长一放说:“嗯,不错,就按你的这个意思办。”

    马部长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季子强变化怎么这样快啊,这才叫着君心难测啊。

    马部长就问了一句:“季书记其他没有什么问题吧”

    季子强摇摇头说:“没有啊,你组织部的很充分,很不错,一个字都不用修改。”

    马部长苦笑了一下,看看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马部长就准备离开,但他又想到了这个向梅,他小心的问季子强:“公安局那事情你看还需要做什么补充。”

    对这个向梅的底细,马部长是心里知道的,他担心季子强顾忌到市委吕书记的关系,会不会在这次调整上变化,所以就问了一句。

    季子强心不在焉的说:“没什么了吧,就按原来说好的人选提,先让大家讨论一下,能过就过,过不了找找原因,下次再上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