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但这不过是匆匆一瞥,蒙铃就进了病房,鬼手也轻松的嘘了一口气,运气真好,蒙铃的病房在北面一排,她窗下正对着那片工地,真是天助我也!

    但更让鬼手兴奋的还不至这些,当这一切忙完,天已经黑了,而余淑凤给蒙铃和那个派来看守蒙铃的狱警买来了盒饭之后,就自己离开了,她没有在这吃饭,显然的,她并不会晚上在这里留守,那么看守蒙铃的就是一个狱警,这大大的超出了鬼手他们在恒道集团设想的困难。

    一个人看守,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也太小看恒道的力量了,不要说一个人容易疏忽,就算她今天不疏忽,鬼手也一定要想出办法让她疏忽的。

    这里基本情况已经清楚了,鬼手就留下一个兄弟,自己回恒道给萧博翰汇报去了。

    萧博翰也在恒道总部焦急的等待,刚刚接到了鬼手的一个电话,说人已经来了。

    萧博翰从那一刻开始就有点心神恍惚起来了,他渴望知道医院的一切情况,也真的想自己亲自过去看看,但一想到有可能会遇余淑凤,萧博翰就打住了自己的迫切愿望了,现在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一点带你的疏忽都可能让计划前功尽弃,自己要耐下心来,稳住,稳住。

    他让自己逐渐的平定了下来,帮自己泡上了一杯茶,静静的看着窗外炎热的夜色,院子里今天很安静,一丝风都没有,酷热的让人难受,树叶都没有发出一点的响动,柳林市的夏天真是太热了。

    萧博翰又把空调调低了两度,他要让自己完全的静下来。

    鬼手的到来让萧博翰还是有点意外:“哎,你怎么回来了,那面安排的怎么样?”

    鬼手关上门,说:“萧总放心好了,那面一切尽在掌握中,我回来是要给你汇报一些那面的情况,在一个还想提出一点个人的建议。”

    萧博翰点下头,自己过去亲自为鬼手到了一杯水,说:“你先喝一口,大家都辛苦了,你还没吃饭吧?”

    鬼手说:“谢谢萧总,我不饿,不用管我。”

    “这怎么行。”萧博翰说完就拿起电话,给厨房挂了过去,让他们送点吃的上来,放下了电话,萧博翰才说:“医院的情况怎么样,和我们预想的有什么出入。”

    鬼手带点激动的说:“有,有,出人挺大的。”

    萧博翰也来了精神:“奥,说来听听”

    鬼手忙说:“萧总,你知道他们派了几个人看守蒙铃吗,就一个啊,一个女警。”

    萧博翰也露出了一丝微笑,说:“看来我们高估他们的警惕了。”

    鬼手也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是啊,谁说不是呢,她们才派一个人看守,这样就等于我们的机会又多了一倍。”

    “嗯,不错,这个情况更利于我们行动。”萧博翰点头附和着这个推断。

    鬼手又说:“我回来就是想要征求一下萧总的意见,我想临时再准备一套方案。”

    萧博翰抬头很认真的看看鬼手,他知道鬼手向来都是一个很稳重严谨的人,他要是有什么想法,一定是成熟的,萧博翰点下头,没说话,他等着鬼手来说。

    “萧总,我是这样想的,万一今天蒙铃那面没有机会,我们下面的人一直等不到蒙铃的信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这个狱警一直不睡觉,不给蒙铃一点空档。”

    萧博翰适时的点了一下头。

    鬼手又说:“但我们的机会就在今晚,明天回事一个什么情况也不好说,所以我建议,要是晚上蒙铃没有机会,我们就给他创造机会,不管怎么说,今天一定要救出蒙铃。”

    萧博翰皱起了眉头,认真的说:“你怎么打算的,我们怎么帮蒙铃制造机会。”

    鬼手说:“我们可以强攻,在住院部引发一点事端,吸引出那个狱警,再不行就来硬的,控制住狱警,强行解救蒙铃。”

    萧博翰眼睛就眯了起来,这方法太强势的,不是说不能用,但带来的后果只怕很严重,它和简单的逃脱不同,会不会刺激警方的愤怒呢。

    但如果真如鬼手说的,蒙铃没有机会出来,错过了这次,恐怕后面就没时间了,一旦蒙铃被判,转到了正式的监狱,再想让她出来,恐怕就不是小打小闹能完成的了。

    萧博翰开始矛盾起来,他既怕错过了这次机会,有不希望太过激怒警方,他站起来在办公室走动一会,厨房也把鬼手的饭菜送了过来,萧博翰示意鬼手不要客气,自己吃,一面继续的思考着。

    等鬼手三刨两咽的吃完了饭,萧博翰才郑重其事的说:“凌晨5点要是还没有蒙铃的信号,就按你说的办,但最好不要去控制警察,能不和她接触最好。”

    鬼手也就是等着萧博翰的这句话,见萧博翰说完,鬼手就站了起来,说:“我记住了,现在我要回去立即着手安排这一套方案。”

    萧博翰颔首一下,目送着鬼手离开了办公室。

    最后的这段时间对萧博翰就是一种耐力的考验,他心中焦急,但人却一直显得很安静,一个人也不开灯,枯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路灯像得到了号令,纷纷亮起,像电影中缓缓绽放的花朵一样,由黯淡倏忽转成明亮。

    马路上的喧闹声并没有因为夜晚的来临而消逝,反而在渐浓的夜色里更加清晰起来。一辆辆的汽车倏忽而至,又倏忽驶过。车灯的光芒与路灯的光芒互相重叠而又分离,道路便显得忽明忽暗,与远远近近的汽车引擎声交相呼应。

    远远望去,在夜色和路灯构成的巨大背景下,大小车辆汇聚成两条湍流不息的璀璨车河,忽而迅疾忽而舒缓地各自向前流动着,两股逆向而行的车流拖出五彩光影,在每个转弯处都划出漂亮的弧线,像在夜色中的美丽彩虹。

    这繁华的夜色远不是萧博翰记忆中美丽的夜晚,记忆中的夜晚是静谧的,心情是快乐的,不像眼前的夜晚那么拥挤繁华,让人不免心浮气躁。

    萧博翰回想起童年的夜晚,单单夜空就是那么美,热闹而不喧闹。没有月亮的晚上,星星一颗挨着一颗,明亮而又硕大,闪呀闪得像在和人们打招呼;有月亮的晚上,感觉那时的月光也比现在的明亮,清澈如水,茫茫的旷野因为星月的光辉而显得格外幽静。

    恍惚间,短促的汽车喇叭声和沙沙的车轮声响将记忆从童年拉回。

    萧博翰看看表,已经是12点了,那么留给蒙铃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不知道她在那面怎么样,她是不是也一样的看着这璀璨的夜色呢?

    蒙铃没有看夜色,她一直在看着旁边床上斜靠着的那个女看守,这是一个20多岁的黄毛丫头,从她的长相和气质来看,应该是个城市时髦,新潮的女孩,但她为什么要来找这份工作,恐怕连她自己都会厌倦这份工作的,但很多时候,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并不由她自己来设定,想当演员的人,可能最后成了卖电影票的,想做领导的人,后来只怕反而成了阶下囚。

    而自己在童年最大的理想是做一个教师,那样可以让自己很幸福,那是久存于心的高尚的快乐,自己要做一个幸福的教师,在心的领域有一种高尚的品味。

    自己可以和自己的学生们度过了一个快乐、充实的生活,当自己站在讲台上,看着一张张可爱又渴求知识的脸,自己一定会为自己的职业感到自豪,为自己的学生感到骄傲。

    每当课间时候,自己和同学们在一起,探讨问题,包括人生、理想,当然也包括她们的一些困惑和烦恼,自己会鼓励她们相信自己,做自己的最好就是成功。自己也会赏识他们的每一个优点和进步,教导他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好人。

    然而现在呢,自己却不得不以一个黑道中人的形象出现了,自己还是一个囚徒,一个将要越狱逃跑的囚徒,这对自己过去的理想是一个多大的讽刺啊。

    而对面床上那个女警也应该一样有她的烦恼吧,看着她厌倦的目光,看着她不耐烦的解开严严实实的衣扣,可想而知,她或者并不属于这样单调和寂寞的生活,她应该站在舞台上,应该坐在咖啡厅,而不是面对一个危险的囚犯,默默无言,相互沉默。

    她靠在那里,可能是怕床铺不干净,所以连腿都没有放在床上,无聊中她站了起来,对蒙铃说:“我到护士办公室去找份报子,你老老实实呆着,不要给我添麻烦。”

    蒙铃点下头说:“报告管教,我一定老老实实。”

    那狱警就“切”了一声说:“跟真的一样。”说完,就走过来,把腰间的一副手铐取出来,看了一眼蒙铃,说:“左手放床头。”

    蒙铃知道是要拷自己了,她就抬起了左臂,让自己的左手贴近了床头床架上的铁栏杆,这女看守一抖手铐,“咔”的一声,就把蒙铃的左手和床架拷在了一起,然后调整了一下松紧度,说:“你睡觉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