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王所长这样子,也配和张祢搞,送给自己,自己也不想要,恶心死了。手机端

    余淑凤眼有点不屑,但也不敢过于表露,说:“所长,一个在押犯刚才从楼梯摔下来了,好行是骨折,要到市心医院去检查一下,你签个字吧。”

    说着递过来了申请,王所长皱了一下眉头,妈的,这谁啊,不知道小心一点,骨折不是小病,一下子又要花掉看守所好多的钱了,她们多花一分,大家少发一分钱的奖金,一点都不知道自爱,搓气。

    他很不爽的说:“余主任,你们医疗室能治疗吗?凑合的看看得了。”

    余淑凤摇下头说:“我们这的设备简陋,不要说治疗,是检查都做不成,这个伤挺严重的,我感觉还是检查一下稳当,不然恐怕要落下残疾了。”

    王所长极不情愿的低头看了一下单子,突然的眼前是一亮,耶!是这个人啊,呵呵呵,不错,不错,是个大户,那看吧,明天老子再一趟恒道集团去,找那个小白脸老总要些医疗费,那家伙老总和这女人肯定是一腿很深的,吓唬吓唬他,说的严重一点,敲他三五万靠得住事情。

    王所长装着认真的看了一会,说:“怎么严重啊,那是要去治疗一下了,犯人也是人啊,我们不能疏忽。”

    说完大笔一挥,签了意见,有抬头对余淑凤说:“你陪着去,我在安排一个狱警配合你,对了,这人我有点影响,感觉身体太差了,可不要在我们这里搞出个人命来,你安排她住两天吧,唉,我们不仅要教育他们,还要救死扶伤,真是不容易啊。”王所长很感慨的摇头叹息着说。

    余淑凤心里还怪呢,过去让犯人在外治疗,王所长总要挑来挑去的墨迹半天,这今天怎么有点变了,不仅让外出治疗,还关心起病人的体质,还让住几天,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不过这看不看的懂现在也顾不过来的,余淑凤拿单子,说:“所长,那你安排管教,我先准备一下送人过去了。”

    王所长点点头,很威严的说:“嗯,辛苦你了。”

    余淑凤转身离去,这王所长马的收回了刚才的威严,雨点猥琐的看着余淑凤那扭动的屁股,心想,这屁股大的,要是让老子从后来一下,估计挺爽。

    但很快的,王所长不在想余淑凤的屁股了,屁股虽好,终究还是不过钱实在啊,自己明天到底该到恒道集团去要多少合适呢,三万?有点少?五万,会不会过分了?难啊,现在做什么都要智慧。

    不说王所长在办公室的慢慢的计算,这么余淑凤收拾一下,带着一个女管教,坐看守所的囚车,很拉风的响着警笛,一路到了医院里。

    在医院的大厅,鬼手带着几个兄弟也坐在等候的条椅耐心的观察这每一个进来的病人,他们已经来了好几个小时了,这里也不能抽烟,几个弟兄换着到外面去抽。

    鬼手白无聊奈的看着进进出出呲牙咧嘴的病人,自己猜着他们的身份,病症,他还看到每一个窗口围着许多人,还有离开窗口在稍微远处站着等候的。鬼手边等变想,为什么大家不坐下来等候呢?明明椅子又干净又舒服,他忽然发现,椅子与药房发药的柜台成“t”形排列,背对背大约有4到5行,患者坐在那里都得左右张望才能看到窗口的发药情况,所以有些人不愿歪着头,觉得不方便,索性站在窗口边了。

    鬼手旁边没坐几个人,这时候见一个在外面观察的弟兄走了进来,定定的看了鬼手一眼,点了一下头,鬼手知道,有情况了,他也站起来,看似漫不经心的走到了离门口不远的地方,装着看墙的指示牌。

    透过宽大的玻璃门,鬼手看到了看守所的车在门厅的走廊停下,打开后车门,从面跳下了两个女人来,蒙铃还没有苏醒过来,她让余淑凤整的那一下够呛,整个人疼的晕晕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这车的女人拉动着躺在蒙铃的一个担架,但拉到一半,停住了,可能是怕抬不起来,下了了车,她对着医院门口的保安招了一下手,让他们过来帮个忙。

    保安也是认识警车的,他们感觉自己和警察应该是一伙的,大家都穿警服吗。

    既然是一个团队的伙伴,自己有责任协助,所以跑来两个年轻保安,一起把担架抬下车,打开担架下面的滑轮,蒙铃让他们推着进了大厅。

    鬼手看到了蒙铃那苍白的脸了,鬼手心一阵的悸动,蒙铃憔悴了许多,她在里面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啊。

    鬼手装着若无其事的走到了担架的旁边,他见蒙铃一直没有睁眼,本来是想给蒙铃暗示一下自己这里都准备好了,但蒙铃还在昏迷着,鬼手也只好从旁边走过去,到一个取药的窗口站住了,一面假装等药,一面观察着蒙铃他们。

    这后来鬼手远远的跟着她们,一直观察着。

    余淑凤带着蒙铃到了骨外科,大夫是个老男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没几分钟检查完毕,说:“应该是脱臼,我给她复原一下,打个石膏,问题不大。”

    余淑凤说:“大夫,我怕会出现骨折状况啊,这人一直在晕迷,我们那的条件也没办法详细检查,要不显住院,拍个片子看看。”

    老大夫深有同感的说:“我也正要做这个建议,看样子她是病情有点复杂,住下来检查一下最好。”

    医院是什么,那是新时代最快的吸钱机构,不要说你人都昏迷着,是你一个健健康康的人,他都能让你得出癌症来。

    这心医院过去发生了一次这样的事情,一个大夫给人家一个女人看病,把一个简单的阴刀发炎,说成是性病,最后硬是在医院里化了几千万元钱,这还不算,人家这病人两口子为这病差点离婚了,女人怪男人啊,自己又没再外面瞎搞,怎么得的病,那肯定是老公在外面胡整染的,回来又给自己传染了,这样的男人绝不能姑息。

    那老公更是怒火烧了,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外遇,老婆怎么得了性病,毫无疑问的,那是她在外面有问题了,怪不得最近她老说加班,加班的,和谁加班你,肯定和他们科里那个刚来的大学生加班,我一看那小子不是个好鸟,为什么坐在老婆的对面,嗯,是领导安排的还是他们自己调的,还有了,他们坐在一起,桌子下面会不会用脚互动,这都是值得怀疑的。

    不然老婆怎么今年特别喜欢穿裙子,过去她可不喜欢,会不是是那个男同时经常趴下去在桌子地下捡铅笔,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经常的在课桌下假装捡东西,实则是偷看女同学裙子下面有没有穿裤头。

    两人闹了起来,后来还是在调解的法官劝告下,他们从新检查一下病情,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这换个地方一检查,麻烦出来了,女人没有性~病,但男人有。

    他们刚要大吵,仔细想想,不对啊,怎么会反了呢,后来又到省城的医院去检查了一下,两人都没有病,这一下他们才知道当了。

    两人化解了误会,团结一致,共同对外,找到了心医院,投诉,举报,找领导,忙了个不亦乐乎,不过也是瞎忙,听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呢。

    现在这医生听说人家主动要求检查,那当然是不动声色的接受了,你拍个片子算什么,你是让给她做个脚指甲化验,我们都会满足你的要求。

    大夫说:“行,我马给他先把脱臼接,安排住院检查。”

    余淑凤同意了,见这大夫去提着蒙铃的手,三摇两晃,一使劲“咯吧”一声轻响,蒙铃的胳膊复位了,大夫又煞有其事的给她打了石膏,其实这根本都不需要的,不过做了也没什么反作用。

    蒙铃也悠悠的醒来了,睁眼看看四周,知道是来到了医院,不过她还是恨恨的瞪了余淑凤两眼,蒙铃也懂行的,余淑凤当时那不是检查,根本的是在收拾自己。

    余淑凤冷冷的看了一眼蒙铃,说:“看什么,老老实实的。”

    蒙铃也不说话,慢慢的坐了起来,想站起来,站了一半,头晕,有坐了下去。

    余淑凤又和这老大夫说了几句话,拿着单子,带蒙铃到了四楼的骨科住院部了,这一路进来,蒙铃一下清醒了,她敢不清醒,这整个住院部四楼,都是缺胳膊少腿的人,一路耳边传来的都是惨叫和""。

    而在这个时候,蒙铃眼有了一丝的亮光,她看到了鬼手,鬼手已经提前到了四楼的过道凳子坐着,他看着蒙铃,蒙铃也看着他,两人没有点头示意,但他们的眼都有了一种温柔————祖国在惦记着自己,同志们在关注着自己,蒙铃一下振奋起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