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种情况有明显的局部肿胀、疼痛、功能障碍,肩峰下凹陷,出现弹性固定,现在蒙铃最担心的是余主任自己帮着把胳膊还原定位,这样用不着出一看到医院,所以算蒙铃已经是很疼很痛,但她还是心里更为担忧着,期盼着余淑凤主任不懂骨科。

    但这样的期待明显是违心的,作为一个看守所里的大夫,对外伤,对这些断胳膊断腿的,早见怪不怪了,怎么可能分辨不清呢?蒙铃只有咬着牙硬撑着,管她懂不懂,走一步算一步。

    余主任今天的情绪一直不大好,她们医务室的两个小年轻大夫都在今天触过她的霉头,一个是因为有个犯人需要打针,这个大夫到了牢房,给病人打了针,但回来听余淑凤说:“你乱跑什么啊,好多病人都是装病号的,我们要检查清楚,不要让他们蒙了,你以为看守所里的药不要钱啊。”

    这年轻的大夫也不敢和她争辩,委屈的眼泪巴巴的坐那不说话了。

    还有一个实习生也看到了余淑凤今天情绪很不好,不敢乱跑,坐在医务室一会整理下桌的东西,一会看地下有点脏,忙扫扫地。

    没想到这也让余淑凤主任生气了,说:“你不能安静的坐那好好看点书,来回乱晃什么,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这实习生也满面通红的退到了一边,呆呆的坐了下来。

    余淑凤坐卧不宁的着办,她心里很矛盾的,她不想这样放弃自己的原则去配合恒道集团,他们算什么,这明显的是一个圈套,自己的儿子是年轻不懂事,了他们的陷阱了,但自己能看的出来。

    可是很快的,她这种想法发生了动摇,自己坚持了原则那不错啊,揭发了这件事情,说不看守所还能对自己表彰奖励一下,但儿子怎么办,这会给他带来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啊,且不说判刑,算自己证明了这完全是一个圈套,但儿子的名声呢?还有对方男朋友以后会不会继续用这件事情去敲诈自己的儿子,他一个人在省城,还是个毫无社会经验的孩子,他能不能对付那些人呢,他受到伤害怎么办?

    所有的问题和思考纠结在了一起,让余淑凤心神不安。

    早儿子那面已经来电话了,说对方吧自己放了,但他们让自己写了一个书面的东西,说他们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告不告自己等小雯在想想。

    余淑凤反复的安抚着儿子余青峰,告诉她自己已经处理了这件事情,以后对方是不会再去找他的麻烦,更不会起诉他,让他好好的学习,以后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在发生类似的错误。

    余青峰也很后悔,他没有想到小雯会反应那样激烈,晚不是在做的时候她也很享受吗?为什么第二天她发生了变化?唉,女人啊女人,她们的情绪很不固定,他们的心情也最难把握,在下一刻里,你根本不会设想到她们会做什么。

    余淑凤安抚孩子是安抚的问题,她的心憋得难受,随着到一看来班的时间延长,她的怒火不断的升腾起来,她没有地方去发泄,只有对自己仅有的两个部下发泄了。

    现在她看到了苦不堪言的蒙铃,余淑凤知道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她冷冷的看着蒙铃说:“你怎么了,那个地方疼。”

    蒙铃早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她身边的管教替她说:“余大夫,这个女犯刚从楼梯摔下来,好像是胳膊摔着了,你看吧,严重吗?”

    余淑凤带了口罩和手套,走到蒙铃的身边,用一支手握着蒙铃的手,还有一只手顺着胳膊捏了去,她的表情是看不到的,因为有口罩,但那眼闪出了一种仇恨的火焰来,她手的力度在不断的加大,蒙铃一直想忍住,但最后终究是忍受不住了,这个手推开了余淑凤,人也疼得发着抖,叫了起来。

    余淑凤无动于衷的转头,对身后的两个年轻一声说:“摁住她,不要让她乱动,我好好给她检查一下。”

    这两个年轻的大夫今天陪着余淑凤萎靡了一天,早心里慌慌的,现在一看有事情,主任又吩咐下来了,都想挣个表现,加那个管教一起,三个人控制住了蒙铃,蒙铃本来也一个胳膊使的力气,现在三个人摁住她,让她动都不能动一下了。

    余淑凤眼的寒光更盛了,你萧博翰不是很关心这个人吗?你萧博翰不是用我的儿子在威胁我吗?你萧博翰真的以为你可以无所顾忌吗?行!也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余淑凤抓住蒙铃的胳膊,另一只手用了最大的力气,一抓,一扭,听蒙铃一声大叫,人晕了过去。

    余淑凤没有在意蒙铃的反应,她开始仔细的检查起来了,其实也用不太认真,她轻易的明白着不过是一次普通的脱臼而已,只是她有点怪,这样一个单薄的女孩他是怎么能够做到让自己脱臼的,这第一需要很熟练的手法,练成这样的手法唯一的方式是多实践,多练习,但肯定不会经常用自己的胳膊来练习吧。

    在一个是让自己胳膊脱臼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这种疼不是一点两点的疼,它是整个从身体肌肤,到神经末梢的疼痛,没有勇气的人算会这个方式,也下不了手的。

    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一个常人了,真要让恒道集团经过几天的时间活动,买通了下下的关系,把这女人放了出去,只怕以后也会是个罪大恶极的魔头呢。

    余淑凤看着已经晕迷的蒙铃,冷哼一声,抬头对管教和两个年轻大夫说:“现在可以松手了,她是习惯性脱臼。”那管教和两个大夫听了这话,也都松了一口气,特别是管教更是轻松了不少,这脱臼不是太严重的事情,这是小问题,随便在号子里治疗一下也成了,最多让她每天不出操,不干活,要是还要送到外面医院去资料,那不仅费事,费时,说不定还要影响到这个班的奖金呢。

    管教点点头说:“嗯,那问题不大了是吧?余大夫帮着她接胳膊,吊个绷带吧。”

    余淑凤点了点头,说:“脱臼本来不是个大问题,但好像她胳膊的骨头也断裂了,不然不会这样疼,我摸着有一种骨头断裂的迹象,但我也不敢保证,最好到医院去看看。”

    这管教听说是骨头断了,心里是一沉,这事情有点严重,犯人在一看要是出现了严重的残废,最后都不好说,她对余淑凤说:“这样啊,那现在怎么办?”

    余淑凤有点为难的说:“恐怕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才行啊。”

    “那你给所长申请一下吧,送医院看看。”

    余淑凤点下头,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一张病例卡片,在面填写了一点东西,又拿出一看医务室专用的申请外出治疗的单子,填了起来,填好之后,才站起来说:“你们等下,我去所长那里让他签个字。”

    几个人都一起点头,目送着她离开了医务室。

    余淑凤到王所长的办公室,王所长正在和别人通着电话,余淑凤一听他那假装出来的温柔,知道肯定又在诱拐哪个小女孩哩,余淑凤咳嗽了一声,王所长才看到她,慌张的点点头,又对电话里说:“嗯,我要开会你,一会会议结束了和你联系啊,摆摆。”

    放下电话,王所长有点尴尬的笑笑说:“余主任有什么事情啊?”

    说着话,王所长很认真的打量了一下余淑凤,这女人要说长得真还不错,很有点成~熟女人的味道,你看看这胸脯,还有那胯,标准的美人形象,只是这余主任平时对人太冷了一点,不过话说回来了,这才更显的气质好,让人想入非非呢,要是都像伙食张祢那样见人发骚,恨不得连男犯人都搂在怀里的女人,自己倒还不稀罕她。

    唉,也不知道这余淑凤在床是一种什么样子,不会做~爱也是很严肃的样子吧,这也难说的很,她离婚这么多年了,据说从来都没有和男人有过密切的关系,恐怕现在连她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滋味了,你别说,长时间不做的女人,那下面会不会又长在一起了呢,嗯,很有这个可能的。

    要真的长在了一起,谁要帮她捅捅,也算是学雷锋吧。

    余淑凤看着王所长那色迷迷的眼睛,有点做呕,这家伙每次看自己都是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整天想什么呢?据说啊,他和大灶的张祢有一腿的,好几个人都说看到过他们两人在宿舍里倒腾,还有一些传言说王所长喜欢爆~菊~花,走后门,有女警见过张祢往自己后面抹药,好像是裂开了口子,问她,她说有痔疮,但每次见了王所长那个嗲样,看起来下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