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蒙铃就嘻嘻的笑着说:“他打不打是他的事情,我买不买是我的事情,过去我经常吃你们的东西,今天就算我还你们一个人情吧。”

    男人婆摇摇头,拿起了一根火腿肠说:“行啊,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来大家都吃一点吧。”

    七八个女人就围拢过来,虽然他们都很饿,也都很想吃那些东西,但每一个人还是客气的相互看看,才捡一点便于下口的东西,吃了起来。

    蒙铃没有吃,她看着她们吃,心里也很高兴,这一别之后,恐怕永远都再也见不着她们了,以后这里的每个人都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命运呢?

    蒙铃无法为她们设想,因为就连自己今天晚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蒙铃也很难猜测。

    今天下午是洗澡的时间,为了安全起见,蒙铃每次总是有意无意的排在最后再冲凉,不想和她们抢,更不想看到异样的**裸的注视的眼光。

    等蒙铃冲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快点吧,要来检查浴室关闸了”

    蒙铃转身抬起头,看到一张写满关切的脸,是男人婆在给自己说。

    “谢谢,难怪她们那么快散了,我就结束了。”蒙铃连忙说。

    两人迅速擦干身子走出了浴室,路过卫生间,蒙铃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量不响,蒙铃习惯性的望过去,并没有见到虚实,男人婆一把拉起蒙铃就快速往外走,不容多想,她们就来到了一个教室间集合,好险啊!还好正赶上点名。

    “为什么少了两个???”王警是个大嗓门,三十几岁的模样,貌似脾气还很火爆。

    男人婆不紧不慢的说:“我已经不断催过几次了,不知道为什么还不出来。”

    哪有听到她催呀!蒙铃用疑问的眼光看向男人婆,她对蒙铃无奈的摇摇头。

    “1246,你和我一起去看看!!!”管教的语气中显然有点不耐烦加怒气了。

    另一个较年轻的张警看着她们,接着,所有人来到操场下静静等待,此时并不强烈的太阳却照的人有点刺眼。

    没多久,两个半**的身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拖出来了,耀眼的白色皮肤突然在阳光下呈现出来看着有点眼晕。

    据说两人是在卫生间里找到的,还有所谓的道具是塑料牙刷。

    排着整齐队伍等待的女人们立刻齐刷刷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静!难耐的安静!

    蒙铃忍不住打量了下这两个人一个身材娇小,要不是脸上较多雀斑,五官长的还算清秀,听旁边的人说她叫灵灵。

    另一个个子很高,穿上衣服更象男的,有点酷酷的感觉,都称她为“酷哥”,年纪大约二十三,二十四。

    王警此时反而不生气了,冷冷的表情却更让人生畏,命她们穿好衣服,准备集体培训。整个过程在严肃认真的气氛中顺利完成,学习的内容是狱规戒条,要求新犯人要在三天之内背熟,至于这两人嘛,直接就进了号子,好像要关一个星期。

    学习之后每个牢房都要安排打扫卫生了,这也是每周的常例工作,大家就开始忙活起来,扫地,拖地的,擦门擦栏杆的,反正也没有什么大活,自己看着做。

    蒙铃他们牢房里男人婆是不用动手的,她是号头,只需要看看就成,蒙铃就拿着一个烂毛巾在门口擦着,这个时候也快吃午饭了,蒙铃计算了一下时间,应该到五点多了,她就开始紧张起来,因为按计划,自己在这个时候应该行动了。

    但一想到要马上行动,蒙铃就对身边的几个姐妹有点不舍,特别是那个空姐马小玲,对自己百依百顺,不管是吃饭,还是吃零食,她总会想到叫一下自己,还有那个男人婆,不要看他每天凶巴巴的样子,可是她从心里还是有善良和关怀,对自己也很不错,看着她们,蒙铃真的心里也有一点伤心。

    但伤心也不能阻止自己的行动,为了这个行动,外面恒道的人一定费尽心机,自己绝不能辜负了他们的希望。

    蒙铃对身边的马小玲说:“我床下有一张卡,上面还有点钱,你帮我记一下密码吧,我怕我现在丢三落四的,万一忘了麻烦。”

    马小玲很奇怪的看了一眼蒙铃说:“密码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啊。”

    蒙铃说:“我们两姐妹的,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帮我记住不是挺好的吗,要不你把你的卡也告诉我,我帮你也记住。”

    马小玲停住了手中的活,摇着头说:“哎,铃姐啊,我记性好的很,不用麻烦你记,但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密码,万一那天你钱不对了,我会成嫌疑人。”说完马小玲就嘻嘻的笑了起来。

    蒙铃装着生气的样子,瞪着她说:“让你给我帮个小忙都推三阻四的,我们还是不是姐妹啊。”

    马小玲吐下舌头:“当然是啊。”

    “那不就结了吗,听好了”蒙铃就把自己的卡上密码告诉了马小玲,最后还问了一句:“记好了吗?”

    “这么简单的密码,还用记啊,不就是你进一看的年月日吗。”

    “这你也算出来了。”

    “嘿,不是算出来,是一般人的密码都会这样找个重大事项的时间设定的,你这一听就是年月日的时间了。”

    蒙铃赞叹的说:“真有你的,我一直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这时候,卫生打扫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听在楼道口的一个监督她们劳动的管教喊了一句:“过来两个人,把楼梯也清扫一下。”

    蒙铃一听到这,心里“突噜”的一动,赶忙就到了那位管教的旁边说:“报告管教,我来扫吧。”

    管教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又瞪着另外一个犯人,招招手,说:“你过来,你过来。”

    那个30来岁的女犯极不情愿的走了过来,声音含糊的给管教报告了一声。

    管教就指着楼梯说:“今天既然是打扫,就连这一起收拾一下,快吃饭了,你们动作利索一点。”

    蒙铃忙低着头,拿起了铁门外面的一把扫帚,低头认真的干了起来。

    但蒙铃的心也开始狂跳着,这是自己一个最好的时机了,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行动显的真实可信,蒙铃一咬牙,脚下一晃,随着蒙铃的一声惊叫“啊”。

    蒙铃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但这也就是个很缓的楼梯,并不能让蒙铃受到太大的伤害,不过在身形停止后,蒙铃却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她用左手使劲的按在了右面的臂膀上,看似疼痛难忍,实在手中略一使力,右臂的关节就错位了。

    这一下不用蒙铃装了,她头上唰的汗珠就冒了出来,疼的她眼冒金星,一身虚脱,真的也就起不来了,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呲着牙,只吸凉气,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站在上面的年轻女管教就急了,赶忙过来和另外那个女犯一起把蒙铃扶起,刚一使劲,蒙铃就疼得叫了起来,管教一看,蒙铃那右胳膊已经错位了,整个就成了吊钟的摆针,来回晃悠着一点劲都不担了。

    管教一看,得,不用说,胳膊是断了,她就吹起了哨子,其实不等她吹,其他房里的女犯都在门口张望着,还有几个管教也跑了过来,马小玲和男人婆几个想要过来看看情况,王管教大喝一声:“都回去,不要过来,回去,回去。”

    男人婆和马小玲就眼瞅着蒙铃疼的在哪发抖,两人也是不干过来帮忙。

    几个管教就先锁住了每个号子,然后稍微说了几句,其中一个就搀扶着蒙铃离开了大仓楼,到前面医务室去了。

    这一路虽然没多远,但蒙铃还是疼得头晕眼花的,那掉在肩膀上的手臂来回的晃悠,碰也不敢碰,摸也不敢摸,蒙铃是鼻涕眼泪都出来了,这是真疼啊。

    到了办公楼的一楼医务室,蒙铃就看到了医务室的主任余淑凤,其实蒙铃并不知道外面的萧博翰等人具体的行动细节,因为就那么大的一个小纸卷,萧博翰不可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写的清清楚楚的,只是告诉了蒙铃,在今天这个时间段里让自己胳膊脱臼,以及后面在医院的一些步骤。

    所以她看到医务室余淑凤主任的时候,蒙铃心里还是有点虚的,她其实也一直有过这样的担心,光是胳膊脱臼,未必能出的了一看的大门,作为一个老派的医务人员,对脱臼她完全能够判断的出来。

    胳膊脱臼分习惯性肩关节脱臼,这没有明显创伤的病史,而且身上多处关节也可能有过度伸展及松弛的现象,譬如说,大拇指可以轻易后折并触及前臂肘关节或膝关节过度挺伸,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先天性身体的组织较松弛而造成的关节不稳定,而且是多方向性的。

    还有一类,其因受伤后造成的脱位,多是因为明显的创伤,如运动伤害,像投掷动作太过用力,或投掷过程忽遇阻力,柔道、角力等身体接触的技击运动,又如摔倒时以手撑地,或是肩膀著地等意外的动作,造成肩关节脱位,几乎都是前方向的脱臼,在保守治疗关节复位后,又再发生脱位或半脱位的情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