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余淑凤就看到了一丝曙光:“你说,你说吧,萧总,要我帮什么事情?”

    萧博翰停顿了几秒,才缓缓的说:“恒道集团的一个人在你们一看关着,我正在为她疏通关系。”

    余淑凤警惕起来了,这涉及到了自己的工作和原则,她不敢大意,小心谨慎的说:“我在一看并没有太大的权利,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医生。”

    萧博翰点点头,说:“我当然知道了。”

    “知道了还来找我。”

    “正因为知道,所以刚才我接到电话之后,第一个就想起了这件事情。”

    “那你想做什么?想让我怎么帮你?”

    “事情很简单,我正在为那个关在你们一看的女孩疏通各种关系,你也知道,公检法部门太多,做起关系很费时间,但看看时间有点来不及了,这两天就要做判决,我必须拖延一下时间,只需要几天,或者一周,也许情况就会改观,我的工作就能做通。”

    萧博翰撒了一个慌,他要给余淑凤一个虚幻的理由,不能让她对此事过于担心和内疚。

    余淑凤慢慢的思考着萧博翰的话,看来这个关在一看的人对恒道很重要,他们要打通关节,给这人少判一点,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疑惑的看着萧博翰,没有说话,萧博翰看出了她的不解,就说:“我们在想啊,要是让她住几天院的话,这时间就可以缓一缓,那么她就能够获救,减刑,当然了,你儿子也可以获救,这应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余淑凤眼中突然就放射出了一种凛然的光芒,这眼光连萧博翰都有点吃惊,就听她冷冷的说:“萧总,省城的事情也是你们一手策划的吧?是不是?”

    她的眼中喷发出了炙热的火焰来。

    这种情况萧博翰其实也早就预料,所以没有让她的威势压住,他好整以暇的说:“我如果一定要说这都是偶然发生的,只怕你不会相信的,可是事实上这就是两个孤立的事件,但我们何必在意它的发生是不是偶然呢,现在的问题是已经发生了,我们的人也正赶往省城,如果你这里谈不好,那么肯定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萧总,你这是在玩火**,这样你圈套在法律上并不成立,所以你威胁不到我。”

    萧博翰慢条斯理的说:“唉,我一直也是这样担心的,怕来找你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那么如果你坚持你的想法,我就不能勉强你什么了,但你的代价会很大,不要过于自信,也不要太过相信法律,你应该比我更知道这其中的阴暗,最最重要的是,你儿子的确是对我们的人实施了行为,这一点到哪都说不过去。”

    余淑凤的怒火还没有消退,但无疑,萧博翰的话她还是听进去了,她没有办法摆脱那个实情,两败俱伤就算不成立,但至少儿子的名誉肯定是毁了,最为关键的是儿子确实和对方发生了关系,就凭这一点,想要儿子不受到惩罚恐怕是做不到啊。

    余淑凤和萧博翰都沉默了,萧博翰不能逼的过急,他的既定方针就是循序渐进,让一个一辈子都很讲原则的人去放弃自己的底线,这本来就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

    这时候,萧博翰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萧博翰看了看号码,是秦寒水的,他就接通了电话,那面秦寒水说:“萧总,你那面情况怎么样,我这里都妥了,他说她妈会过来处理这件事情,让我们给他几个小时的时间。”

    “嗯,好,知道了,我这正在和余主任商谈,你们不要对孩子太粗暴了,这件事情都是偶然,更不能打骂孩子,控制好她的男朋友,我知道她男朋友那个脾气,这件事情交给你了,绝不能让他像过去那样莽撞。”

    挂上电弧,萧博翰淡淡的说:“我这秘书的男朋友是个外面混的人,过去也在你们一看待过,无法无天的很,动不动就想动刀子伤人,哼,他以为现在是什么时代,不过你放心,我派人盯住他的,不会让他乱来。”

    余淑凤在萧博翰打电话的时候都有点紧张,现在一听萧博翰这话,心里更是火急火燎的,她真怕儿子会受到他们的伤害,虽然她感觉这完全是萧博翰的一个圈套,那些所谓的男朋友什么的可能都是萧博翰自己杜撰出来的,但这一点也没有减少她对事态的心理压力。

    她又沉默了许久,萧博翰一直都没有催她,最后她说话了:“你们在一看的人叫什么名字,住院不一定成,但在医院观察几天我还能做到。”

    萧博翰嘴角流露出一丝丝的喜悦,轻声说:“她叫蒙铃,在医院观察三天应该就行了,她胳膊可能会有点问题。”

    余淑凤脸色黯淡的低着头说:“什么时候?”

    “今天傍晚,到时候她会制造一个机会。”

    “省城的事情呢?”

    “马上你儿子就可以离开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而且以后绝不会旧事重提。”

    余淑凤:“说话算数?”

    “算数。”

    萧博翰站了起来,客气的告辞了,他走的很轻快,他似乎已经看到蒙铃正笑盈盈的向自己走过来。

    这一天注定会成为一个难熬的日子,不仅恒道集团那么一些相关的人员在紧张的忙绿和等待,就连蒙铃也是心情焦虑的等待,她不知道外面到底准备的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自己今夜能不能成功的逃脱,她完完全全是抱着一种对萧博翰的信任在期待着。

    或许最后的结果是自己罪上加罪,或者最后自己有可能在逃亡中受伤送命,但这一切都不是蒙铃所担忧的,她相信萧博翰,她对萧博翰充满了无可名状的敬仰,既然他指示自己在下午行动,那么不管是什么结果出现,自己都要坚决的执行,这一点是不容更改的。

    囡囡是在小号里度过了她今年的生日,蒙铃不知道她们几个怎么想的,但是这次蒙铃不觉得冤,这算是给了大家一个警告,管教也得给号里所有人一个态度。

    在囡囡她们几个蹲小号的这几天,蒙铃也想了很多,现在每个屋都有监控器,不像以前了,号里发生什么事,应该是瞒不过管教的。

    可是为什么号里还是总有人打架呢?不是因为她们不怕被管教知道,也不是她们就不能忍这一时之气,而是她们都有侥幸心理。她们在外面时也一样,**,让她们走在道德和法律的边缘,侥幸心理又给她们打了把气,加了把油。

    进来以后,她们依然抱着这样的心理,背后捅咕个坏话,自己弄根烟在厕所里偷着抽,看谁不顺眼了打上一架,她们争她们抢她们想要为所欲为,总觉得不会被管教知道。

    其实侥幸心理,人人都有,有大灾难来临时,那些慌不择路的人觉得自己一定会死么?如果是他们就不用落荒而逃了。

    生活中所有人都有压力,大家也都会出于自我保护,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每个人都需要一种不确定的乐观情绪来支撑起人的精神层面,而这种乐观不是基于现实的,甚至和现实相反,但是它可以暂时稳定人的精神。

    侥幸心理就如同心理上的吗啡,如果过度依赖,就是一种自我催眠,会使人无视事物本身的性质,违背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律,妄图通过偶然的原因去取得成功或避免灾害,成了许许多多失败、丑陋、悲惨生活的罪魁祸首。现在号子里的这些人也都一样,即使看上去男人婆是主动出击,而囡囡他们是被动还击,但是她们也都有侥幸心理,他们知道男人婆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她还是在背后捅咕了,囡囡就是再傻,她也应该想到把蛋糕冲进下水道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她还是冲了,男人婆当然也知道,打架是她在看守所里不该做的事,她还是打了。

    关小号对于她们来说,可能只有威慑力却没有说服力,她们只会认错,不会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关小号会让她们老实一阵,因为可能她们一想起关小号的滋味不好受,就会忍一忍,她们不会觉得,我在哪,我该说什么,我该做什么。实际上现在自己也是一样,明明知道晚上的越狱也许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但自己还是想去侥幸的试一试,这应该就是人的劣根性吧。

    越是接近下午,蒙铃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对这个牢房,对这些罪恶累累的同室囚犯都有了一种奇异的留恋,她开始热心的和她们说话,把碗里多余下来的饭菜给他们拨过去,甚至她还用自己卡里的钱,为大家都买了一下零食。

    男人婆和空姐马小玲就有点奇怪,男人婆说:“蒙铃,你不想继续过生活了,今天买这么多的东西。”

    马小玲也说:“是啊,你要省着点化,外面的钱时间一长就给的少了,要记得人情比纸薄,不要指望你那个老总相好经常给你打钱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