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走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东南西北,小雯伸手扶他,他回头看了小雯一眼,眼神带着迷蒙的水气,然后淡淡挥开,又摇晃着走了几步,小雯从背后握住他的胳膊,余青峰鼻中扑来她不淡的酒气。

    他在小雯的搀扶下勉强的出了酒吧,外面的冷空气一下子窜入神经,他定定地站了一会儿,突然蹲了下去——他吐了,小雯仍然从背后扶着他的胳膊,他背上的肩胛骨不断起伏着,有些微微发颤,小雯抚摩着他的背,轻轻摩挲。

    余青峰吐得很厉害,平息下来的时候仍然呼吸浓重,她抬头看他,灯光太暗,她看不到他的眼神,于是倾身向他,一字一顿地说;“看来你的…酒量,呵呵。”

    他听着那些话,手指抚上她光洁的皮肤,搂紧她,然后抱紧。

    小雯就招手叫来了一辆出租,搀扶他坐了上去,其实这里离酒店并不太远,很快的他们就到了小雯的房间,这个时候,余青峰还是不很清醒,残存的一点理智在小雯柔软的贴近中已经消失殆尽。

    在她们两人离开酒吧的时候,余青峰已经找不到东南西北,小雯伸手扶他,他回头看了小雯一眼,眼神带着迷蒙的水气,然后淡淡挥开,又摇晃着走了几步,小雯从背后握住他的胳膊,余青峰鼻中扑来她不淡的酒气。

    小雯就招手叫来了一辆出租,搀扶他坐了上去,其实这里离酒店并不太远,很快的他们就到了小雯的房间,这个时候,余青峰还是不很清醒,残存的一点理智在小雯柔软的贴近中已经消失殆尽。

    模糊中,余青峰感觉有人替他换衣服、擦脸,鼻间袅袅的香气袭入神经,暖人心脾,他动手了,他一把就搂住了她,他认为她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所爱,但结果小雯却挣扎起来,不过这样的挣扎往往是无效的,对这点小雯很有经验,一个酒后的男人,他会把女孩的挣扎当成一种征服的动力,他在种情况下,会比你不挣扎还要用力和激动。

    看来不管做什么,这经验确实很重要,不管做什么事情,余青峰和小雯想象的一样,他眼红了,他的力气也出奇的大了起来,小雯很快就被他按到在床上。

    小雯闭上了眼,本来她是不用如此吧自己也搭进去的,但不知道为了什么,她在看到这个男孩的时候,心里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她感到自己是在利用他,感到自己有欺骗的惭愧,所以她就准备默许他的侵扰,至少,在利用他的同时,也给他真正的一次享受,这样或者自己的心理好受点。

    余青峰在酒性下,他狂乱的,大著胆子吻了她,小雯闭住双唇不肯开口回应他

    后来他像所有男人那样,感到了疲惫,何况他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所以他很快就睡着了,他很满足,也很舒适的睡着了。

    小雯躺在床上,很长时间都没有动,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身边这个男孩应该是第一次,他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冲动,带给自己的如此的震撼,这不同于过去所有做过的爱。

    但小雯还是放弃了对这个男孩的怜惜,她伸手从床下拿起了一个小**,把秦寒水早就准备好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血,滴了一点在床上和自己的身下,然后她拿起了电话,只是给旁边的房间拨通,却并没有说什么,就挂断了,这也是他们提前约定的暗号,在旁边的房间里,秦寒水一直都守在电话旁的,他没有去接电话,但眼中已经有了淡淡的笑意。

    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一个电话就拨到了柳林市萧博翰办公室办公室的电话上:“萧总,这面的事情已经妥了。”

    萧博翰沉吟着说:“嗯,谢谢你们,也谢谢小雯,那么你就把摊牌的时间按原计划安排在明天七点吧,那个时候余主任应该还没有上班,在家堵她应该刚刚好。”

    秦寒水说:“好的,七点整吧,我已经和小雯商量过的,那个时候,小雯会让他给家里打电话的。”

    “要是小雯控制不住局势呢?”

    “放心,萧总,我们还有第二套方案,那我就会出面的,但应该问题不大,小雯看起来很老练。”

    “好,结果一出来就随时给我来电话。”

    萧博翰挂断了电话,不过这个时候他绝没有得意洋洋或者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和小雯一样,对感到了一种内疚,萧博翰叹了一口气,说:“那面已经就绪了,我们也商议的差不多了,明天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希望大家能有好运。”

    历可豪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什么话。

    萧博翰注意到了他这个动作,就问:“可豪还有什么要说的事情吗?”

    “萧总,我还是觉得你亲自去余主任那里不大合适,万一她不受威吓,最后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要不还是我去吧。”

    萧博翰摇了一下头,说:“我去,正因为对这个人大家很难把握,所以更应该我去,我一直都在想为蒙铃做点什么,否则我会寝食难安的。”

    历可豪也能理解萧博翰的心情,他就闭上嘴,不在说什么了。

    萧博翰再征求了大家一下意见,见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了,才宣布到此结束,送走了鬼手等人。

    这个夜晚对萧博翰来说是漫长的,他把闹钟上到了六点,但时间过的很慢,他一直迷迷糊糊没有睡着,直到后半夜的时候,他才慢慢的睡去,夜里,他还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拉着蒙铃的手在狂野中奔跑,后面好像还有很多人在追逐自己和蒙铃,自己跑着跑着,就抱起了蒙铃,再后来好像自己跑到了一个悬崖的边沿,后面追赶的人越来越近,期间还夹杂着好几声警犬的吼声,最后自己就抱住蒙铃纵身跳下了悬崖。

    就在那一刻,后面的枪响了,呼啸的子弹好像全部的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还低头看了看蒙铃,她没有受伤,脸上带着微笑在注视自己。

    在后来,自己身上的子弹就中的更多更多,自己好像喊了一句什么很英雄的话,然后就坠入了悬崖。

    萧博翰不知道再后来自己到底死没死,因为闹钟响了,他不得不坐起来,假如不是今天一早要去见一看的余主任,萧博翰是宁愿在睡一会,就看看最后自己中弹了是个什么结果,可是他不敢耽误。

    他快速的洗漱了一下,喝了几口昨夜的凉茶,就来到了楼下,小车早在他还没起来的时候已经开到了办公楼的门口了,司机位置上坐着山神,他见萧博翰下来,刚忙帮他打开车门说:“我还准备上去叫一下萧总呢。”

    萧博翰淡然一笑说:“今天你开车啊?”

    “是啊,后面那辆车是鬼手带的人。”

    “不用去怎么多吧。”萧博翰就对后面招了招手,鬼手和聂风远都跑过来,萧博翰说:“你们坐我车上吧,后面车就不要去了,人多车多不大好,那是公安局的家属院。”

    鬼手犹豫了一下,就对后面的车摆摆手,自己和聂风远也坐上了萧博翰的车,四个人就一起往一看余主任家里去了。

    ——在省城酒店中的余青峰睡得很安稳,一夜连身都没有翻一下,后来天要亮的时候,他是被哭声惊醒的,醒来的时候,余青峰头仍然很重,他艰难地睁开眼,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浅色调房间,他有些懊恼地顺势靠在床头。

    这个时候,他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哭啼的小雯了,同时,他还看到床上和小雯身上的血迹,他脑袋就嗡的一下,比刚才还晕了,他知道自己闯祸了,自己在酒醉后一定做了什么。

    他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点,慢慢的就回忆起了昨天夜里的情景,不错,当时小雯好像在反抗,当时自己好像很激动,而小雯那雪白的身体好像又开始在眼前晃动了。

    他一下有看到小雯背上又很多伤痕,地下也扔着小雯和自己的衣裤,更让他触目惊心的是,小雯的裤头和衬衣已经碎成了几片完了,完蛋了。

    他颤栗着声音说:“对,对不起啊,我。”

    小雯哭的更痛苦,她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你是个禽兽,我要告你,告你。”

    这话听在余青峰的耳朵里,那就不亚于一个炸雷,他比谁都清楚,他一下被击垮了,他难以想象自己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他开始语无伦次的哀求起来,但显然的,那是毫无作用的。

    是的,大错已做,悔之晚矣,他在小雯的引导下,在惊慌失措中,还是给远在柳林市的母亲挂了个电话,他迫切的希望母亲能够救救自己,他也知道,唯有母亲能够救自己,要是连母亲都没有办法,那自己就算是彻底的完了。

    几乎在同时,萧博翰已经在离一看余主任居住的小区不远的一个地方停住车了,萧博翰还要等一个确切的电话,没有秦寒水的这个电话,萧博翰还不能盲目的进去,所有的计划都需要环环相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