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雷刚很郑重其事的说:“萧总这点尽管放心,真出现了那种情况,我们就直接步行过岗,沿途我撒下好几拨弟兄的,路上有任何情况我都知道。”

    萧博翰点起了一支香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行,你那面我到担心不大,主要担心鬼手在医院这一块,他这情况最为凶险啊,我最没把握的就是那个地方。”

    历可豪和雷刚也深有同感的点头,这医院确实是整个行动的关键点,突破了医院的防线,其他至少大家还能自己掌握点情况,唯独医院的行动需要很好的配合,还要很好的运气。

    萧博翰就和鬼手又医院的行动细节讨论了好长时间,雷刚和历可豪也帮衬着想了一些问题考验喝为难着鬼手,但鬼手都很淡定的一一提出了自己的应对方案,最后让萧博翰也无话可说了,他感觉鬼手对这个行动针是下了大力气,他设定和考虑的细节,比自己都要完善。

    在萧博翰他们商议的过程中,省城的小雯也接到了一看医务室主任余淑凤儿子余青峰的约会电话了,他说今天自己想请小雯喝咖啡,小雯自然是不会拒绝客气的,两人就约好了地点,到酒吧碰面了。

    这个酒吧离小雯住的宾馆并不远,这也是余青峰特意照顾小雯的,他希望她可以少跑一点路,而自己对省城已经更熟悉一些。今天小雯特意的把自己收拾的更妖艳,更美丽,成功与否就看今天这一下子了,她知道责任的重大。

    他们跟着酒保找座位时,余青峰建议找个离中央舞台不太远的,这也正合小雯心意,跟着酒保在牛魔王的烟雾洞加蜘蛛精的盘丝洞般的酒吧里七弯八绕了很大一会儿,终于找到了靠柱子边的一个座位。其实这个座位他们也不是很满意,但问题是,再没了。

    这就相当于剩女相亲,当相过无数个后终于出现了一个各方面相对还不错的,“嗯,就这个了!”

    余青峰和小雯坐了下来,此时酒吧内放着《scatman》,昏暗的灯光下,一股催人堕落的糜烂气息溃散在空气中,扑得酒客飘飘然。,空气中弥漫的烟、酒精、汗水的味道和那些浑浊的空气静静交织,那些遗留在沙发上的烟洞做出吞噬的摸样。

    灯影婆娑,昏暗的光线下弥散着颓废的空气,一股催人堕落的暧昧气息笼罩在飘飘然的半醉男女之间,人们神色迷离,表情陶醉,用轻佻放纵的语言试探着对方**的底线。

    这是都市生活的一个缩影,也是人性晦暗的缩影,是病态的,又是情理之中的。那些白昼里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以及玉洁冰清的矜持淑女们,说不定此刻正蜷缩在“夜色”的角落里放浪形骸呢,而“夜色”也最大限度地包容着他们。

    余青峰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小雯,她很瘦,进深的上衣,领开得很大,露出右边的肩膀,黑色的低腰裤子,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头发披在肩上,隐隐闪光。他也坐了下来,坐在了她的身旁,问能不能请她喝酒,“你好,今天我们可以喝点酒吗?”

    余青峰笑了笑,看着小雯说。

    他发现她抹了润粉色的唇彩,唇形很好看。

    小雯挂上惯有的笑容:“可以啊,我也挺喜欢喝酒的。”

    酒保问余青峰要喝什么什么,余青峰回头随便点了一个,又补充说要两杯。

    小雯看着余青峰,挑起右边的眉,说:“谢谢。”

    “我以为,你是那种只会泡图书馆的女孩子。”余青峰看着她的侧脸,略施粉黛,却可以风~情起来。

    小雯转过头:“我也以为,你还是个孩子呢。”

    她微微抬起头,胸前的锁骨一览无余,小雯今天很镇定,她神情自若,时而若有所思,不经意间欲言又止,她像是在回忆着往事,神色间不禁闪过一丝黯然,或者她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也有点遗憾吧,说到底,他还只能算个孩子,她不时地将过肩的黑发向后拨弄着,一对精致的水晶耳环若隐若现,淡淡的流光游走在耳畔白皙的肌肤上,似有似无地辉映着泉水般明澈的眸子。

    但余青峰是不会把自己当成孩子的,他很老成的说:“嗜酒的女人,要么沧桑过,要么颓废,我这么认为,不过你还没到沧桑的年龄,不会是想要颓废了吧?”

    “你可以认为我是故作沧桑和假装颓废。”小雯回应道:“我可没有嗜酒,那是两码事。”

    余青峰举起杯子自己呷了一口:“我还听人说,一般的女人不喝酒,喝酒的女人不一般。”

    小雯笑了起来:“哈哈……哈,就一杯红酒,又不会喝醉,至于你这么说吗……”

    小雯笑得很放肆,想起余青峰不抽烟,便玩笑道:“我也听人说过,不抽烟的男人就像抽烟的女人一样讨厌……”

    接着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矜持。

    余青峰也哑然失笑,小雯将酒杯举起在眼前微微晃动,那美妙的宝石红液体便攀援着水晶般的杯壁,泛起层层醉人的波澜,赏心悦目。

    “透过酒杯,看这个扭曲的世界,谁能分辨出它和现实之间哪一个更可信呢?”小雯意味深长地说,眼神透出一丝淡淡的感伤。

    渐渐地,小雯和酒在余青峰眼中融为一体,酸涩里蕴含着香醇,那感觉直透心底,耐人寻味。

    余青峰就想:一个表面看似单纯的年轻女子,心智却如此成熟,究竟怎样的人生阅历,才让今日的她,心头似乎充满着无尽的沧桑。

    余青峰看着小雯那些凌冽的锁骨,说:“我们谈论的话题有点深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而且,我们并不需要对世界理解的太多。”

    小雯突然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然后趴在酒桌上,酒杯放在面前,轻轻转动。余青峰看着她,没有再说话,他手中的酒杯传来凉意,那些渐渐融化的冰块在橙黄的液体中升起小小的气泡,四散开来,碰到杯壁,又迅速破裂。

    他们就默默的喝起酒来,其实余青峰不大喜欢喝酒,他爱上火,一喝酒后就口腔溃疡vs满脸痘痘,并且很多时候那痘痘还呈左右对称分布,颇有中国建筑之美。但今天是肯定要好好的喝了,再说酒吧酒吧,那就是喝酒的吧,来酒吧不喝酒就相当于怪别人去厕所放屁,不通情达理啊。

    酒吧的舞台上劲歌隆隆,眼前美女如云,酒吧里灯光迷幻,此时曲子已换成了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谁在呼唤,情深意长,把我的渴望像自由在飞翔……”余青峰喜欢音乐,不禁随着拍子点起脚尖晃起脑袋来。其实酒吧里好多人都这样,看上去像有些抽筋的大猩猩。

    “来来来,干一杯”余青峰提议道。

    于是小雯和他端起酒杯,“当”得一碰,一饮而尽。

    钢管舞开场了,吸引了一些两人的注意力,这酒吧每晚有三场脱衣舞,此为第二场。

    “脱~衣舞,脱~衣舞”,顾名思义,对顾客们来说,就是脱去虚伪的外衣,裸~露人性的舞台,因此这艳舞就是这酒吧的焦点。其实很多顾客就是冲着这“**”来的。

    舞台灯光已然亮起,耳边炸响《冰河时代》,上方的激光灯闪出一束束光,炫得人头晕目眩。玻璃台晶莹剔透,中间一根高高的不锈钢管子直插屋顶。其实从严格的舞蹈学意义来说,脱~衣舞是脱~衣舞,艳舞是艳舞,钢管舞是钢管舞,但在这酒吧,合三为一,这很有点咱中国人的“大一统”风格,比如吃米饭,喝红酒;喝咖啡,蘸大蒜,诸如此类等等。

    音乐已经轰了好一会儿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于中央玻璃台,有些男的喉头咕咕,更有些小青年跑到舞台附近去,不过他们并不失“绅士风度”——绝对不会挡住人——其实说白了他们也是“被绅士风度”,因为他们一旦挡住人,说不定头顶上方就会飞过来一把椅子。

    这个时候,连余青峰也心砰砰跳,搞得他看个脱衣舞好像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似的。他一扫了一眼小雯那边,小雯也漫不经心的看着台上,他们也暂时停止了说话,把目光转向舞台。

    终于随着主持人的一声:“欢迎各位来到我们回忆酒吧,现在有请我们的佳丽闪亮登场!”

    一位摩登女郎跃上舞台,摇头摆尾,搔首弄姿,她猛摇**,两条修长的腿搅拌着所有人的目光。一段音乐后,她开始脱件数本来就很“保守”的衣服,每脱一件都能让场上气氛高两三度……突然,音乐戛然而止,舞台黑暗,人们梦想照进现实。

    余青峰看的热血沸腾,其实说他兽血沸腾他也无所谓,应该说他很少来这种地方,比起小雯过去经常的出入于这种场合来说,他显得有点激动了,这中激动带来的后果就是不断的喝酒,而喝到最后,又会出现一个结果,那就是头晕,眼花,于是,他就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