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冷县长就笑了,他感觉自己的这个网已经撒开了,就等季子强一头钻走进来。

    吃完了饭,冷县长对老婆说自己要去县政府,有几个事情还没处理完,老婆当然不能耽误他的工作了,自己家的老冷当上了县长,忙是忙了一些,但好处却更多,自己也俨然是了洋河县的第一夫人,走到那里都市一片的羡慕和嫉妒的眼光,奉承的话也是每天可以收集一箩筐,家里的礼品和红包也是翻了倍的涨,真是辛苦他一个,幸福全家人。

    冷县长到了县政府,政府大楼,冷冷清清。他径直到了办公室,他有点魂不守舍的,也有点兴奋和激动,他一时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他在办公椅上坐下来,把头靠在后背上,想让自己沉静下来,却不能。

    他抱着手机默想,觉得自己心慌慌的,说不出个滋味,这样的情绪延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手里的电话想起,传来了向梅娇柔的声音:“领导,在忙吗我已经定好了一个包间了,我们唱唱歌,跳跳舞,放松一下。”

    向梅把放松这两个字咬的重了一点,让冷县长的心怦怦直跳,他忙说:“我不忙,那你稍等啊,我一会就到。”

    放下了电话的冷县长就变了个样,他的精神也焕发了,心情也愉悦了,刚才那猫抓一样的情绪都消失殆尽。

    他们两人在包间里见面了,现在的向梅没有穿警服,他身材保持的就像风华正茂的芭蕾舞演员,加上丰富的成熟阅历韵味,举手投足透出的淡定自如,风韵犹存,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冷县长的眼球。

    在音乐响起的时候,向梅拉起了冷县长,说:“我们跳舞。”

    冷县长已经有点魂不守舍了,他机械的靠近向梅,用有点战抖的手握住了向梅的小手,用另一支手揽住了向梅那肉感很强的腰身,而向梅在不长的时间后,就全身贴了上来,用自己硕大的胸,紧紧的挤压住了冷县长,让冷县长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舞曲终了时俩人仍然在舞池里轻轻的摇悠着,直到音乐全无,冷县长才意识到舞曲终了,他讪讪的笑笑,放开手回到各自的座位上,一面说:“小向跳跳得实在不错。”

    她抬眼看看他,冷县长正冲她献媚般地笑着,向梅就揉揉脚说:“鞋子有点紧,把脚夹的很疼。”

    冷县长就低头去抓住了向梅的脚说:“那里疼,我看看。”

    向梅娇呼了一声说:“领导,你慢点啊。你们男人都是这样鲁莽,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她一边摁了摁脚一边昂起头带着幽怨的眼神望着冷县长,就那一眼,冷县长倒有一种被刺穿的感觉

    他延着脸说:“向美女,我刚才是不小心,要不我再用怜香惜玉来补偿补偿你”

    接着他用充满了冲动的眼神看着她。她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意思,矜持的站起来说:“我走了”,但她的动作明显的表现出了一种欲走还休,她紧张的转身,去没有离开,这个动作让冷县长略加紧张却又忐忑不安的心仿佛吃了一粒定心丸。

    冷县长再也没有给她机会,猛地站起身抓住了她的双臂,她往后退试图挣开他,他也并没有抓紧她,她却一下跌坐在包间里的沙发上,待她迟疑时,冷县长便逼过去,俯身看着她,双手按在沙发扶手上,控制她无法逃离,她半仰着对视着冷县长,眼神里透出一种渴望的神态,一丝欲拒还迎的意念一闪而过说:“你要干什么不要这样。”

    冷县长没有说话,只是用充满爱欲的目光看着她,头一点一点的靠近她,她看着他靠近,她推着他的手其实是软弱无力的,双手纤细的手指因黑色衣服的映衬显得更加白皙,女人有时真是有意思,明明不想抵抗,还要说出那样的告白。

    她将头背了过去,只绐了冷县长一个肩膀。“请不要这样,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冷县长没有继续下去,她缓缓的转过头来,见他目光所在,又慌乱且羞涩的垂下了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皮。

    冷县长乘势的吻了下去,她扭动着反抗,但一点都不激烈,更像是一个老道的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挑逗。

    冷县长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脸庞、发际、耳垂。

    她抵抗的力量越来越弱,她变得全身瘫软,她紧闭着眼,呼吸急促,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儿,丰腴柔嫩的肌肤混合着淡淡的女人香,不住的冲击着冷县长的视觉和嗅觉。

    一会冷县长停了下来,她感到有些意外,睁开了因含羞而紧闭着的双眼,冷县长就势慢慢靠近她不断喘息的嘴辱,她猛然抱住他的脖子,将娇小的嘴凑了上来,吻住冷县长的嘴,冷县长迎了上去,两只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冷县长知道她己彻底放弃了抵抗

    冷县长也克制不住了,他没有在乎这个地方是不是适合自己的身份,也不去担心自己会不会让人发现,他整个人已经完全疯狂起来。

    终于,长江呼啸着奔腾入海。也许是那些天空虚、压抑得太久了吧,他们疯狂了起来,她几乎把冷县长谷仓里储存己久的谷粒掏空吃尽。

    过后,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很温顺的趴在冷县长的怀里,用红肿的双眼委屈、哀怨的望着冷县长,冷县长将她搂住,用右手轻轻的梳缕着她刚才因疯狂而零乱的秀发良久,她轻轻的触了他一下,用无助的语气喃喃:“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冷县长更紧紧的抱住她说:“也许这是上天绐予我们的缘纷,天予不取,反受咎之,不要太过于自责了,像你这样即端庄贤淑而又风情万钟,即苗条柔嫩而又阿娜多姿的女人,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女人对于这些糖衣炮弹总是乐于接受的。”

    她默不做声了,躺在冷县长怀里很久很久后来,她又问:“你们什么时候开会。”

    冷县长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会,就嘿嘿的一笑说:“明天下午开,放心,我会提你的。”

    看着她有点兴奋的眼神,冷县长更加紧紧的抱住了她,他对自己这次一箭双雕的计划感到很满意。

    第二天季子强一早就跑了一个单位,也是参加人家的座谈会,开完会季子强就赶快的回来了,他还有自己的很多事情要做,他先给给公安局的王队长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今天就要讨论他的问题了,让他最近注意点,不要有什么事情。

    王队长那欢喜的样子虽然季子强是看不到,不过是可以想象的出来,王队长在那面说:“谢谢,谢谢季书记,你放心好了,最近我一不喝酒,二不乱跑,一定不会让你为难。”

    季子强很严肃的说:“不喝酒是对的,但不跑就有点问题了,你还没当上局长,怎么就准备天天窝办公室享受了,恩,这有点要不得吧。”

    那面王队长急的是话都说不展了:“任华书记,不是啊,我意思是说说我不乱出去,出去。”

    季子强就截断了他的话,说道:“看吗,说了半天你还是不想出去干工作。”

    那面王队长急的都快哭了,季子强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就这胆量还想当公安局的副局长,我看你啊,算了,不开玩笑,反正最近注意点,挂了。”

    挂上电话,季子强想想的就有点好笑,这人啊,一到了利益面前,都会六神无主,患得患失,自己会不会呢,难说,估计真遇到这种情况也差不多和这王队长是一个样子了。

    他正在好笑,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喊了声进来,见公安局的向梅科长手里提着一个包,走了进来,今天的她是收拾的很特别,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妖娆的笑意。

    季子强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他好像也成熟了起来,不再像过去那样见了美女就去想象,季子强一下子也收不住刚才好笑的表情,他微笑着招呼她:“向科长,你好啊,坐吧,坐吧。”

    他的口气也很随意,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没有色色迷迷的意思,向梅是有备而来的,冷县长已经让自己摆平了,剩下的这个年轻的书记,自己也一定可以拿下,她的心里有很高很高的希望,她想凭借自己的长相,自己的气质,自己的性感和开放,那是一定可以让他拜倒在自己的裙下,那么自己的目的也就一定可以达到。

    她没有去感受下季子强的情绪,也没有去想象下应该怎么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她有点盲目的自我陶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