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男人婆气坏了,冲囡囡说:“这个骚b,说几句话你信,我哪块对不起你,啊?你这么对我,你没吃的我给你吃的,你没穿的我给你穿的!你过生日我给你订蛋糕,我给你订出罪来了?”

    屋里没人敢出声,看着男人婆这样谁也没敢报告管教,男人婆这样的状态蒙铃也没去拉她,蒙铃如果去了,她会觉得这样收场丢了身份。品書網()

    不管男人婆什么样,蒙铃都觉得囡囡过分了,男人婆几句话说得不无道理,即使人家利用你,可是也没有白用你,你说还,你用什么还?可能囡囡还是太年轻了,谁的话她都能够信,谁的理她都认为真。

    男人婆的气出得差不多了,管教也听到吵闹声过来了,男人婆还气得在那呼哧呼哧喘着大气,囡囡被人扶起来站在老姐边,老姐也梳理了一下头发用无辜地眼神看着管教。

    男人婆知道什么叫先入为主,她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马和管教说:“管教,我们错了,我想单独和你解释一下。”

    管教看看她,说:“出来!”,男人婆跟着管教去了办公室。男人婆出去以后,蒙铃把大家都轰到了炕板,屋里静得出,谁都不说话。

    过一会男人婆回来了,管教把囡囡和老姐都提出去了,蒙铃告诉屋里人,该干嘛干嘛,别坐着了。

    又过了一会,老姐先回来了,囡囡在之后的10多分钟后回来了,管教又叫蒙铃和她去办公室。

    蒙铃跟着管教到了办公室,管教说:“坐吧!”

    蒙铃说了:“谢谢管教”后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在管教对面。

    管教半天没说话,看着蒙铃,蒙铃知道,管教一定特别生气,自己得先说几句:“管教,你别生气了。”

    “没别的话了?”,管教堵住了蒙铃的话:“你在这里这么长时间,知不知道有什么事要报告管教?”

    蒙铃低下头,说:“知道”

    “打成这样,是这么知道的么?要是我没看监控,我没听见你们屋的吵闹声,你们屋准备把这事压下了?”

    蒙铃马抬起头和管教解释:“不会,管教,我错了。”

    蒙铃知道,别多解释,越解释越难解释,这个时候要的是态度。

    管教接下来又说了很多,蒙铃边听着边点头,时不时的说一声:“是,是,我不对,我错了”。

    和蒙铃谈完以后,管教去领导那说明了情况,然后又把男人婆、老姐、囡囡姑都提出来了,把她们三个分别关了小号,为期一周。

    这样一来,蒙铃她们牢房清静了不少,几个人都在顿号,床铺也宽展了许多,蒙铃舒适的躺在床,看着窗外,一直的想萧博翰,现在蒙铃唯一的愿望是赶快的给自己判了,那样的话,以后自己每月可以见到一两次萧博翰。

    但这样想的多了,蒙铃有开始犹豫起来,萧博翰是一个大集团的老总,他每天的工作很忙,他会不会每月来看两次自己呢?万一别人看到他会不会笑话他?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假如自己送到外地的监狱,萧博翰可能每月都去外地看自己吗?

    算他愿意,但萧博翰繁忙工作和身份能让他看多少次呢。

    这样一想,蒙铃又沮丧起来了,她现在每天都生活在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出一个最好的判断了。

    后来蒙铃不想这个问题了,她开始想萧博翰现在在做什么,他一定是在抽烟,在办公室窗前站着,这样好的一个月夜,他最喜欢看月色了。

    但蒙铃是决对没有办法想到,萧博翰此刻正在看荒野那一对野合男女肥肥的白屁股,更不知道萧博翰已经为她制定了严密的计划,要不了多久,那个计划会全部展开执行了。

    第二天一早,萧博翰在矿吃过早餐,又和两个矿长会谈了一个来小时,这才叮嘱一番,让他们抓紧的把坑道恢复起来,尽快的投入生产。

    两个矿长也都表态,一定会争分夺秒,早日完成修复,开工。

    萧博翰要回去了,他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到第一看守所去,他要去见蒙铃,几个月了都没有再看到蒙铃了,一想到这,萧博翰有点激动起来。

    下山的路更不好走,坑坑洼洼的不说了,关键是有的地方坡度很陡,司机也是开的小心翼翼的,坐在车的人也是紧紧张张的。

    本来天也很热的,空没有一丝云,头顶一轮烈日,没有一点风,一切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太阳刚一出头,地像已着了火,天气是那样炎热,仿佛一点星火会引起爆炸似的,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今天因为要走山路,所以也不是开的她平常做的车,空调也不好使,这一路下来,萧博翰也是满头的热汗。

    总算是下山了,萧博翰拿起了电话,对鬼手等人做了安排,让他们准备一些探监的零食,女人用品等等。

    打完了电话,萧博翰又给保安公司的褚永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到总部等自己,一会有事情问他。

    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萧博翰才稳稳的安下心来,坐在后排眯着了。

    回到了恒道集团的时候,已经是吃午饭了,萧博翰随便吃了一点,在办公室见了鬼手等人,鬼手早把一些零食,女性用品,卫生巾,香皂,洗头膏等等准备妥当,萧博翰让他安排一下,自己下午要到一看去。

    褚永平常是一副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样子,很少有人真真的明白他其实是一个工作很认真的人,他具有高超的盗窃技术,不,在他这里应该称之为艺术,他不仅熟练的掌握传统的技艺,对现代化高科技的防盗系统他也很熟悉,他每天还会用很多的时间,在去学习了解各种新式的防盗手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活到老,学到老”。

    不过在萧博翰的办公室里,褚永还是很规矩很本分的,萧博翰在打发了鬼手几人离开后,对他说:“你来总部的次数很少,我们也很少见面啊。”

    褚永憨憨的一笑说:“还是来少一点的好。”

    “奥,为什么,你要知道,我本人来说,我还是很敬佩你的,你为恒道集团立下过很多次大功,嗯,如果不是要顾忌到你的秘密,我真想给你开场隆重的庆功会。”萧博翰开着玩笑说。

    褚永也轻松的说:“那到不用了,我怕以后大家都认识我了,走在街别人骂我,呵呵呵。”

    萧博翰很好笑的看看他,又问:“为什么不喜欢到总部多来坐坐。”

    “嗯,其实我也想啊,但总部这里好东西太多了,我怕我一不留神,手一痒,会犯错误的。”

    “哈哈哈哈”萧博翰放声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萧博翰慢慢的散去了笑意,凝重的说:“叫你来我有件事情要让你帮个忙。”

    褚永忙收敛起嬉皮笑脸的神态,很恭敬的说:“萧总客气了,你是我的大哥,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成。”

    萧博翰也没客气:“是这样的,下午我要到一看去见蒙铃,我想质询一下,也想让你考虑一下,用什么工具,可以轻易的自己打开手铐,当然了,是我方便带进去交给蒙铃的小工具。”

    褚永笑了,说:“萧总对手铐不大了解吧,其实大部分手铐都是通用的一种钥匙模式,这一点蒙铃自己都很清楚,她也很懂行的,过去我们训练的时候她也学过。”

    萧博翰难以置信的问:“我也隐隐约约听她说过,但我还是有点怀疑她一个女孩也学的好这些?”

    “嘿嘿,做我们这行道的,那是很基本的知识,所以用不什么太特殊的工具,你给她带一个小小的回心针吧,她过去老用哪东西练习。”

    萧博翰说:“一个回心针?”

    “是啊,那可以了,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褚永很肯定的说。

    “这样啊。”萧博翰这才恍然大悟起来,仔细的想想,好几次蒙铃到自己办公室来,都没见她带钥匙,最后怎么都进了自己的房间,原来自己以为很难的一件事情,在她们来说是如此的简单。

    这应该是人们常说的隔行如隔山吧。

    送走了褚永,萧博翰在自己办公桌很仔细的拿出了两个回心针来,自己划了一会,接着萧博翰有开始拿出了纸和笔,他思考着写了起来,他用最简介的语言,把自己的打算和计划罗列清楚,然后把这半拉子信纸,很小心的折叠起来,搓成一个细细的纸卷,小心的用刚才自己拿出的那两个回心针把它夹住,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萧博翰又想了想,感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才拿起电话,给第一看守所的王所长挂了过去:“王所啊,你好,我恒道集团的萧博翰啊,呵呵,好好,我想下午过去看看蒙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