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余青峰并不认识这个女孩,他有点窘迫的站了起来,声音带着不知是意外还是激动:“你好,你好……”

    “看见你在这坐很久了,你痴痴地欣赏这美丽的景色,一时不忍心打扰你!”她伸出了热情而纤细的手:“来我们认识一下!我叫小雯。!”

    她的五官却深邃富有吸引力,一双染着飒飒英气的眉、一双总带着挑战及不屈光芒的黑瞳,高挺的鼻梁盘旋着属于她的倔傲之气,微抿的唇瓣有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柔软甜腻。

    余青峰笨拙的把手伸过去,并介绍了自己:“我叫余青峰。”

    小雯惊讶的说:“嗨,听你口音好像你是柳林的人?”

    余青峰略微的一愣,他没有说普通话,但这女孩能一下子听出自己是柳林市的,难道她也是:“是啊,我是柳林市的,你能听的出来?”。

    她吟吟一笑:“怎么有那么巧,我也是柳林市的。不过我来进点货,我是做服装生意的,过几天还要回柳林市。”

    说完,小雯看着远处的美景,自言自语的说:“这里太美了,特别是月光下银丝般的江水,静悠悠的小舟,两岸的呆角楼……象梦幻的神话。”

    余青峰很高兴,也有点兴奋,难道这是传说的艳遇吗,还是自己的小老乡呢,而且一个人在这里来看景色,那也应该是个寂寞,孤独的人吧。

    她突然说:“我早认识你了!”

    余青峰很诧异:“你认识我?”

    小雯悠悠的说:“是的,你今天在一棵树下写生,我在旁观看了很久。”

    “哦,我一直都没看到呢”余青峰不自然带一丝腼腆点着头。

    “那是你太过专心的,所以我也没有去打扰你。”小雯很认真的说。

    “嗯,谢谢你的关注,看样子你也喜欢画画。”

    “我从小喜欢画画,可惜最后没有这个专业,因为我家里穷,供不起我大学。”小雯的眼竟然针的有了一种悲伤。

    这让余青峰感到了一种心痛,他赶忙跳开了这个话题说:“那你给我的画提点意见怎么样?”

    小雯果然收起了悲伤说:“提意见啊,那我没资格吧,不过我可以说说我的感觉。”

    “好啊,好啊,说说你的感觉。”

    你那张画给我印象很深,整个画面用蓝色基调,景物造型抽象简化,用笔是那么拙美,将古城画得如此之美,真是别具一格!你怎么会想到用蓝色来表现?”小雯说的很动情,但这不过是她来了之后听秦寒水交她说的话,人家男孩画画的时候,她还在出租狂奔呢。

    余青峰告诉她:“古城之美在于她的宁静而古朴,我想表现的是一种宁静而古朴之美。”

    小雯也告诉余青峰,自己很喜欢古城,每次来进货,都要住几晚的,舍不得离开,她们两人的谈话从古城的美学,延伸到人性之美,从她的谈吐,余青峰深深被她银铃般的声音所吸引,并被她的气质和魅力所打动。

    时光在她们身边流逝,余青峰提议去随便走走,小雯当然同意了,她们踏着江边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路,风将她身特有的清香输进了余青峰的鼻孔,余青峰忍不住贪婪地吸取。

    在这个傍晚,古城墙、古城门、古钟楼、古码头留下了她们的足迹、声音和开心的笑声。

    “去我那喝点咖啡好吗?”对她真诚的邀请余青峰当然受之。

    余青峰随她来到了她住的酒店,酒店外的红灯笼在微风摇曳,红光印在了她们的脸,笼勾发出幽幽的声音。

    他们轻轻踏走去,来到了她的房间,一股浓浓的清香如蝶扑鼻而来,女人的气息像锤一样敲动了余青峰的心,一束莫名的血流直冲向余青峰的头部,为了掩饰一时的谎乱,她来到窗前站立,窗外的美景尽收眼底,夜雾如透明的黑纱,被风吹得飘来飘去……。

    她娴熟地煮好咖啡,端了过来,余青峰品尝弥漫着香味的咖啡,顿感惬意而温馨,今夜的咖啡,仿佛是余青峰一生从未喝过的最美最甜的咖啡,她们边喝边聊,聊咖啡与人生、聊情感,聊彼此的初恋……聊着聊着,有时双目相视,此时又变得那么无语,不知不觉,时光悄悄地送走了月亮,又慢慢把太阳托起。

    天亮了,她们也该分手了,这时,她大方地对余青峰说:“为我们美丽邂逅拥抱一次吧!”

    此时的余青峰,顿感在驿动的热血直往冲,他伸出颤抖的双手与其拥抱,一种美丽的邪念和幻觉在心悄然而起,可窗外的阳光又把他刚萌发的邪念驱散了。

    “我真不想离开这美丽的地方,但人有时都是无奈。我们来一个约定好吗?”她深情的对余青峰说:“明天你还能陪我一起喝咖啡吗?”

    “好,我一定来,为我们美丽的邂逅延续!”余青峰柔情的说,他想……这应该是爱吧!

    “我会一直等你的,你记一下我这房间的电话。”

    “好的。”他掏出了画笔,在自己的画夹很认真的记住了酒店的电话号码。

    她望着他又展开的笑容,她那忽变的表情,轻易地牵动余青峰的情绪,余青峰的心思,已经无法从小雯身移开,随着她表情变动,忽喜忽惊。

    “我送你回去吧!”小雯含情脉脉的说。

    她才要移动,余青峰立即按住她的手,见自己冲动的举止,不免酡红着脸,低语:“对不起……”

    小雯:“你看来很不自在。”

    “我自己走吧,你休息一会,实在没想到,耽误你休息了。”他真有点内疚,自己怎么会和这个女孩说这么多的话呢。

    小雯突然握住他的小手,余青峰身子一颤,心头顿时掠过暖流,小雯没松手,牵着悸动不已的他,莞尔道:“记得一定要来看我。”

    “好。”他轻快地回答。此时此刻,余青峰感受着让小雯紧握的感觉,他不想认为这是轻浮的表现,那会破坏她认定的美好,他想一直这样下去。

    他们无声,彼此凝视,余青峰贪楚地在她瞳孔翻寻,翻寻她黑瞳里的自己,一股电击让他瞬间屏息,那揪心的深邃,仿佛自己此刻是赤~裸的,宛如含羞草,泛红的羞意,泄露了爱。

    她笑着,有很明亮的笑容,像自己在曾经去过的一所寺庙里看到的一只玉镯,没有瑕疵,余青峰那样看着她,心里有疼痛不舍的感觉。

    他们还是分手了,两人的眼都有了恋恋不舍的情怀,两人的一见钟情甚至是两情相悦的情景跃然纸。

    当然,小雯很有可能是装出来的,但也不可否认,她还是有点喜欢这个年轻人的,这也是秦寒水早既定的步骤,不要急,慢慢来,相信在明天晚,这个叫余青峰的小伙一定会落入自己为他设定的圈套。萧博翰在接到秦寒水的电话的时候,脑袋里还在回旋着刚才野地里那女人肥硕的白屁股呢,但这个消息立马让萧博翰忘记了一切:“你是说这个年轻人已经跟小雯坐在房间了。”

    “是啊,看起来小雯的魅力很大,呵呵。”秦寒水在电话那头说。

    “那么接下来你怎么安排的。”萧博翰对这个细节没有过多参与。

    秦寒水在电话里说:“下一步的行动在明天晚,按计划是让小雯灌醉他,然后。”“嗯,我想知道时间的安排,其他不用说了,注意,恰到好处行了,毕竟那年轻人是无辜的。”萧博翰叮嘱着,他怕秦寒水等人会像对待仇人那样对待人家。

    “请萧总放心好了,我会有分寸的。”秦寒水很郑重其事的说。

    “好,那么我们随时保持联系,时间的配合也很重要,对一个人的心理打击是需要掌握时机的。”萧博翰若有所思的说,他要一鼓作气的击溃一看医务室主任余淑凤的心理防线,只有那样,蒙铃才可能安全逃脱。

    秦寒水当然也知道此事的重大,说:“没问题,从明天晚,我会及时的和你通报情况的。”“嗯,好,那预祝你们成功。”

    萧博翰挂断了电话,心思也飞到了柳林市第一看守所去了,他现在所想的每一个画面都是蒙铃的笑容,快了,快了,你快脱离苦海了。

    蒙铃此刻呆呆的看着铁窗外的夜色,她也在想着萧博翰,自从她们屋向管教反映了那个新来的女人李彤彤经常又疯又闹以后,每天晚临睡觉前医生都会来给李彤彤发药,她也以前安分了不少,没再影响大家睡觉,白天不吃药的时候,也只是呆呆的坐着。

    而最近的李霞,话越来越少了,可能她知道她等着的那一天快来了,有时候蒙铃抬头看她的时候,偶尔会看见她正在和李彤彤说话,李彤彤呆呆的笑着,不看李霞,可是蒙铃觉得她在听。

    有时候蒙铃会好究竟李霞会和李彤彤说些什么呢?是说她自己的苦闷么?还是说些叮嘱李彤彤的话?或者只是碎碎的念,碎碎的念,无关什么话题。而李彤彤,究竟又能听懂多少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