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正想招呼萧博翰等人进来,忽听一位小伙子惊咋咋地大喊了一声:“嗨,见鬼,这是哪儿来的水呀?”

    话音还没落地,十几盏矿灯“刷”一下应声照在靠着支柱的工人身上。只见一根亮闪闪的水线从斜上方的矿层中射出来,正射在那根柱子上,飞溅的水珠散落在他的矿帽上、脸上和身上。

    “哈,谁尿得这么高哇?”一位不知死活的还在开玩笑。

    “谁有这么长的尿,水枪还差不多,射多远!”另一位还挺认真的样子,赞叹着。

    看到这种情况,辛副矿长的头皮猛然一炸,他马上跑了过去,其他人也紧跟着围了上来。顺着水线射出来的方向,在矿壁上看不到裂隙,但见一条亮晶晶的细细的水迹顺着矿壁流下来,在矿灯的照射下发出一闪一闪的曲折的亮光,像一条迅速游动的银蛇。

    “不好!”辛副矿长的脑子里立即闪过“有地下积水”的恐怖念头,并出现了大水汹涌井淹人亡的可怕场面。

    他马上转过身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平时木讷无言显得猥猥琐琐的样子,瞬间变得枝干挺拔、英气勃发、威严无比,大声果断地下达着命令,他显示大声对外面喊了句:“熊矿长,你赶快让萧总退出去,在马上去通知调度室,发现地下积水,临近工作面立即停止放炮并准备向外撤人。我们马上采取预防措施,防止穿水!”

    “是!”熊矿长答应一声,也顾不得多说什么,拉住萧博翰转身就跑,其他的人一看这情况,也不敢耽误了,都飞奔而去。

    一群毫无经验的年轻工人正在看着水线寻开心,被辛副矿长一声断喝给吓懵了,一听说是要穿水,立时惊慌失措撒腿就跑,乱作一团。

    “站住!”辛副矿长两手一举大吼一声:“谁也不许乱跑,听我指挥!”

    像是突然念了定身咒,一个个都立在了原地,眼中依然透出了恐惧无助和紧张不安的神情。

    “跟我来!”辛副矿长把所有的人都带到安全地带,转身把大家向一堆拢了拢。他用左手向上推了推矿帽,在一片矿灯的聚光中,辛副矿长满是灰尘的瘦削的脸像黑色大理石雕像,坚毅冷峻,目光如炬。

    “都听着,不要慌,更不要乱,越慌越乱越危险,都听我指挥。”他指着那条水线手指颤抖着:“积水肯定是有,而且压力很大,但是看现在这个样子,一下子还透不过来。大巷和其它工作面都有人,咱们不能先走,要千方百计地挡一挡,拖时间,让其他工作面的人先撤出去。撤退的时候要集体行动,谁也不许一个人走。万一穿水不能往大巷跑,要往上走,沿老巷从风井出去。我在你们都跟着我,我不在你们大家要一齐走,千万不要单独行动。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回答整齐有力。

    “现在马上搬坑木靠煤壁打垛,打斜撑!”辛副矿长激动得咀唇在发抖,大声地嘶喊,声音都变了调。

    像战士们听到了冲锋号声,全体人员立即紧张地行动起来,全身心地投入了抢险的战斗。从这一刻开始,除了闪烁的矿灯、如飞的人影、急促的喘息和一根又一根飞过来的坑木,再也没有人说话。大家的注意力全在那根细细的水线上,每一双眼睛都紧紧地盯住那根直直喷射而出的亮闪闪的水线,和立柱上四处飞溅的水花。

    那不是装点风景的喷泉和礼花,而是已经点燃了的导火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酿成滔天大祸。他们就是要用双手捂住它,掐灭它。在这生与死的紧要关头,没有人说闲话讲条件,而且连恐惧的情绪也没有了,相反,个个情绪激昂,奋力向前,都拼上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性命,为大家,为矿山。这是在矿井下那极端特殊的条件下,人与自然以生命为代价的抗争和较量。

    辛副矿长站在煤壁下面像个大力士,迅速地把一根根沉重的圆木有规律地排列起来,紧紧地压在煤壁上,在顶棚上打好牮,然后再打斜撑。他要用这些木头阻挡不可预见的洪水猛兽。也许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毫无用处,在地下水巨大的冲击压力面前,这些看似坚固的木垛不堪一击,倾刻瓦解,可是在眼前这种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他没有其他可以利用的材料,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能就地取材倾尽自己的心智和全力。

    那怕在别人看来这一切毫无意义,甚至是头脑发傻愚蠢无比他也毫不在乎,该做的他一定要尽力去做,这是他的本分和责任,就是这样。总之,他不能掉头就跑。已经退出坑道的萧博翰等人,迅速的给上面打电话,通知了调度室,很快就听到整个山谷里响起了高音喇叭,让所有开采的人员离开,并停止放炮。

    出了坑道,熊矿长就让几个陪同的下来的矿场管理人员带着萧博翰往山上的矿部撤,自己要留守在这里现场指挥了,萧博翰心里担心起来,对这他不是很懂,但萧博翰还是不能过多的问熊矿长,他怕让矿长分心,只是萧博翰坚持不离开现场,他希望自己也能榜上一点忙。

    熊矿长劝了几句,见他说不通,也没时间多说了,就又交代了几句,自己反身回去了。

    萧博翰就在大家的陪同下,在矿洞的外面远远的等候起来。

    下面坑道的人开始全面撤退了,洞里背靠木垛的辛副矿长正在和几位老一点的工人奋力打着斜撑。那样子似乎是要用脊背顶住所有的压力,堵住即将破壁而出的洪水。这时细直的水线又多了几处,而且也变粗了,洒下来的水把辛副矿长从头到脚都淋湿了,他已经感到危机迫在眉睫,身后的矿壁随时都可能破碎、爆裂。

    他对旁边一个工人说:“赶快去沿巷道呼喊报警挡住他们,疏散人员。快——去!”

    那工人突然明白过来,就一路小跑这在每一个岔路洞口喊起来,便喊边退,辛副矿长声嘶力竭的向围在身边的工人们果断地挥了挥手:“快,全退到上边去,一个也不留。快退!”

    所有人都跑掉了,辛副矿长看大家走了一段路,自己也不敢待慢,转身就跑,忽听背后“叭”地一声巨响,接着“哗”地一声,一股水柱从木垛缝隙中喷射而出。辛副矿长边跑边回头,冲进了想上的巷道。身后又一声更大的巨响发生了,大块矿壁爆裂,巨大狂暴的水柱轰然而出,木垛立时被冲得七零八落。

    萧博翰远远的就听到地下一种似狂风似怒涛般地轰鸣声就越巨大,越强烈,好像是山摧地裂一般,叫人畏惧,叫人胆寒。其他工作面的工人接到通知都不顾一切地向井口狂奔,又过了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萧博翰就看到辛副矿长也从洞口跑了出来,萧博翰也才稍微的轻松了一下,

    却见巷道口矿灯的亮光一闪,那排山倒海般的水便从整个巷道口呼啸着訇然而出,犹如猛龙出海,泥水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沿着大巷狂奔而下,它像一条被囚禁得太久太久了的巨龙,狂暴不已,呼啸着席卷而去,一股高高昂起的水头迅速把大巷吞没了。

    萧博翰看的目瞪口呆的,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也没有想到地下水会是这样的狂暴,有如此巨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当訇然而出的巨大水流瞬间卷来的时候,一切都像一片树叶,一根干草,被水无情地冲击、翻滚、戏弄。

    那洪水哇哇怪叫着从巷口狂喷,响声震耳。

    到下午,矿洞里的水已经慢慢的停止了,这个时候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萧博翰让两个矿长清点了一下人数,还好,一会整理了各队的名单,仔细的算过,这次事故没有人员损失,萧博翰暗自说声侥幸。

    熊矿长和辛副矿长就开始安排抽水,善后等事项,萧博翰他们也就回到了山上的矿部,对萧博翰来说,只要没有死人,矿洞受点损失,那都不算什么了,他也很庆幸自己这次的到来,如果不是自己来矿山,辛副矿长也未必就陪自己再次下井,就算他在井里,但也未必刚好就走进那个坑道,这一切的巧合都注定了这次事故可以幸免人员遇难,这对萧博翰多少还是有点安慰的。

    他带着聂风远等人在矿部办公室等待着下面的消息,矿场的食堂送来的饭菜他一口也没有吃,萧博翰吩咐食堂备好热饭热菜,烧好姜汤,随时准备着沟里忙活的其他人上来一起吃。

    聂风远几个人也都是见过世面的,所以很能随遇而安,萧博翰再三叫他们到矿山临时房去休息,他都没有走,一直低着头坐在不远处。由于生产已经全部停顿了下来,往日车来人往铿铿锵锵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的矿部大院,如今一片空旷和沉寂,不见一部车和一个人影,所有的人都显得无精打采,毫无生气。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