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也没太劝她离开了,自己就进了卫生间,放水冲洗起来。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哗”的水响,小雯也心有所思放慢了手中的事情,她总算有了一种成就感,自己在恒道之后已经慢慢的喜欢上了这里,这里每一个人都对自己客气,礼貌,她们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正常的女孩,没有谁再像过去那样的侮辱她,蔑视她。

    特别是萧博翰,一直对她关怀着,帮助她戒了毒,还给她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把她当作一个平等的人在对待,而自己什么都不会,多想为恒道集团,为萧博翰出点力啊,现在总算有了一个机会,小雯感到了自豪和幸福。

    而一想到萧博翰,小雯的心中就有一股温馨,这是连哥哥都不能带给自己的感觉,小雯就想到了第一次和萧博翰相识的那个夜晚,自己和一个小姐妹要为萧博翰双舞的情景,他是那样的强壮,热烈和兴奋啊,他的气味很好闻,他的皮肤透出丝绸的气息,带柞丝绸的果香味,黄金的气味。

    自己有时候也在嫉妒蒙铃,当然了,仅仅是嫉妒一下,因为蒙铃有那个资格,她虽然每次装的若无其事的,但自己还是能够发现,能够感觉到她身上的那股萧博翰的气息,她们肯定做了,她们疯狂的样子,那该是多好的一种情景啊。

    自己一直都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有什么非分的想法,但是,谁能不渴望呢,萧博翰能吗,他应该也不能,这几个月了,萧博翰都在痛苦着,他没有机会让自己发泄,但自己还是经常可以在帮他收拾床铺的时候,发现他的许多小秘密。

    那床单上的斑块,那裤头上的黏液,这其实也都是在象征着他有这方面的需要,而自己,难道就不能给予他这些吗?

    自己应该在他寂寞的时候,在他需要的时候陪伴他,满足他,因为他是一个值得让自己付出的男人。

    小雯这样想着想着,就脸红起来了,她倏然一惊,赶忙收拾好床铺,关上门,到外面收拾办公室堆积如山的烟灰缸,还有摆满茶几的水杯了。

    萧博翰放开了自己心中的包袱,他酣畅淋漓的用水冲洗着自己强健的身体,热水刺激了身上的这些神经,加速血液流动,同时舒展了萧博翰最近一段时间愁眉苦脸的表情,让他脑筋清醒冷静,理一理纷乱的思绪,他洗了好长时间,等出来之后,也感到疲乏了,上床到头呼呼大睡起来。

    五月的夜晚,是最清新、最美好的时刻。天空象是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雾,蓝晶晶的,又高又远。一轮圆圆的月亮,从东边爬出来,如同一盏大灯笼,把树枝的影投射在窗户上,花花点点,悠悠荡荡,宿鸟在枝头上叫着,小虫子在草棵子里蹦着到处都有万千生命在欢腾着……。

    萧博翰却醒了,他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一点异样,他感觉到自己很热,而这个热却来之身旁的一个光滑细腻,滚烫的**,他一下就完全的醒了过来,夜光下,萧博翰就问:“谁?”

    她翻了身面对着做不好,在月光下她的脸庞是如此的清新动人,长长的秀发映出淡淡的光泽,就像天上的仙女般,是小雯。

    萧博翰刚想说点什么,她伸出手指逗着萧博翰的唇,轻声问他:“你刚才做什么梦了?是不是又梦到了美女。”

    萧博翰已经完全清醒,嘴里忙否认:“我没有,小雯,你怎么躺在这里”。稍微的一动手,萧博翰就触到了小雯那柔软的身体,她什么都没穿,萧博翰赶忙缩回了手。

    “你看,脸都红成这样还说没有,你那已经很烫,很硬了。”她笑着说,接着就仰起头,闭上了双眼。

    萧博翰怀里拥着天仙一般的可人,他完全无法抗拒这种诱惑,他用手掌心的去感受她,一丝丝的温热停留在他的手心。

    他小心的试探着开始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双唇,他轻轻的用唇尖微微碰她的唇,她并没有拒绝,他鼓起勇气让双唇印上她的双唇,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

    后来萧博翰说:“谢谢你小雯。”

    小雯就反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为你带给了我最大的快乐。”萧博翰说。

    小雯抚了一下萧博翰的胸膛,说:“事实上你带给我的快乐更大,但我不准备说谢谢你,因为我欠你太多。”

    萧博翰紧了紧手臂,把小雯搂住说:“为什么要这样想呢,你从来都没有欠过谁什么。”

    “别说了,我累了,睡觉吧。”她小声的说,萧博翰将她拥在怀里,她慢慢闭上眼睛睡了,她们都太累了,没多久迷迷糊糊就睡了。

    黑夜里,有几飘稀稀落落的闪闪发光的星星数不胜数,月亮出现在它们中间,她那圆圆的脸盘上,挂着温柔的笑容,静静地俯视大地,几朵灰色的、薄薄的云萦绕在她的身旁,宛如仙女摆着衣袖翩翩起舞。皎洁的月光洒在床前,有些清凉,却沁人心脾……。

    第二天一早,小雯就和秦寒水,还有林彬几人坐上车离开了柳林市,她们要到到省城去会一会一看的医务室主任余淑凤的儿子,这个主任的儿子随了母亲的姓,叫余青峰,大概是希望长大之后像青山一样挺拔,像峻峰一样伟岸吧。

    不过实话实说嘛,小伙子长得还行,端端正正的,有点腼腆。

    小雯在车上就拿着他的一张放大的照片认真的看着,心里想,这历可豪真还能干,连照片都搞到了,这就方便了很多。

    秦寒水见小雯一直没说话,上车就看照片,他调侃的说:“小雯啊,你看的太认真了,记得萧总的话吗,可不要成了假戏真做了,那有点亏本。”

    小雯一下脸就红了,瞪了秦寒水一眼,哼了一声说:“什么啊,我不认真的看准人,到时候我们认错人了,浪费几天的感情,那才搞笑呢。”

    这一说到提醒了秦寒水,他也刚忙从兜里拿出了照片,也仔细的看了起来,

    小雯就嘻嘻嘻的笑了说:“真傻,难道我见了人不知道问人家姓名吗,你还以为真能搞错。”

    秦寒水一想也是,就哈哈哈的笑了,对开车的那个弟兄说:“小马,速度,速度。”

    这小子一听,也不说话,一脚油门下去,车就像利剑般穿了出去。

    抵达省城的之后,秦寒水就忙活起来了,他让小雯留在酒店,自己带上人,去省城艺术学院探底去了,他这次的工作量也很大,必须摸清这个叫余青峰的动向,按她们在恒道总部预定的规划,小雯应该是和余青峰有一次浪慢的邂逅,这个邂逅还不能发生在学校,毕竟小雯并不像一个青春的学生。

    这就要求秦寒水他们不仅要摸清对方的底细,还要时刻监视对方的行踪,好在秦寒水这次带的几个人都是过去保安公司专做信息的好手,所以对这一套跟人,盯人都很熟套。

    小雯就无所事事了,在酒店开着手机,等着那面的消息,一个人看看电视,玩玩电脑游戏,悠闲的很,至于下一步有机会了,怎么和人家接触,这小雯早就了然于胸,在她来看并不复杂,因为她了解人性,更了解男人。

    远在柳林市的萧博翰也没有闲下来,最近一个阶段事情太烦,加上妹妹萧语凝对自己的不理解,在开学离开了柳林市之后,一直到到现在都没在回来,连五一自己打电话,她都找借口说要旅游,不回柳林市,萧博翰的情绪可想而知。

    现在萧博翰轻松了一点,至少蒙铃的事情有了一个方向,这就让他可以平和许多,再认真的看一看最近的恒道集团,萧博翰就发现由于自己长久没有心思管理,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些若隐若现的问题了,特别是恒道几天收购史正杰矿山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落实下来,不是史正杰不同意,关键是矿产局那一头卡壳了。

    这矿产局萧博翰也是拜访,打点过好多次了,可是总感觉自己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落到实处,矿产局贾局长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每每让萧博翰如遇软棉,用不上力,使不上劲,最近这一旦误,几个月过去了,手续还是没有办成。

    目前这矿山就成了黑采,不出事情就算了,一旦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后患无穷啊。萧博翰就准备最近把这事情好好抓抓,落实下来。

    现在蒙铃也不在,小雯也到了省城,萧博翰就只好自己打电话,让历可豪派人把矿山的相关资料给自己送来,自己要先慢慢研究一下,不一会,这历可豪办公室的以为小妹妹就送来了资料,萧博翰抬头一看,额的个娘啊,这么大一堆资料。

    他就对这个小妹妹说:“这是全部资料?”

    小妹妹客气的笑笑说:“萧总,这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手续都交到矿产局了,要是加起来,还有怎么一大堆呢。”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