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医院?”几个人都异口同声的说。

    “是的,医院,在那个地方我已经观察过了,住院部后面正在修楼,是一片工地,这或者是我们一个上好的机会。”萧博翰思考着说。

    历可豪带着疑惑问:“修楼和蒙铃有什么关系,再一个你的意思是要蒙铃在监狱自残?”

    萧博翰摇下头说:“用不着真的自残,只需要一点点小伤就可以了,最好是手臂脱臼,这点我想蒙铃可以自己做到,而中心医院的住院部刚好很多窗户正对着外面的工地。”

    历可豪还是有点不解的说:“手臂脱臼只怕不需要送到医院去治疗吧?”

    萧博翰也同意他这种说法,但他又说:“当然了,但是如果一看医务室的主任余淑凤说是骨折,或者更严重的情况呢,那是不是就可以顺利的送蒙铃到医院了。”

    历可豪这才知道为什么萧博翰让自己对这个医务室主任如此认真的调查了,看来他要从这个余淑凤主任身上下功夫了,但人家能同意吗?从最近自己对这个女人的了解来看,她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人,想让她低头只怕难度不小啊。

    历可豪还没有说话,秦寒水先说了:“萧总说的这我倒是那天注意过,后面是有一栋在建的楼房,但楼房和住院部的楼房中间还相隔了几十米的距离啊,还有一个问题,住院部也只有靠北边的病房可以看到后面的在建楼房,要是到了南面的病房,只怕见都见不到那栋楼房的。”

    萧博翰微微一笑说:“我们先来确定几个小问题,第一,蒙铃的伤是骨科,那么就只能在四楼病房住。第二,就算她被安排在南面的病房,但4楼的卫生间都在北面,所以这也不成为问题。”

    秦寒水恍然大悟,说:“不错,蒙铃可以要求上卫生间,但就算在卫生间里,她又怎么离开?”

    萧博翰点下头,说:“卫生间有窗户,假如我们提前有人上到了住院部的顶楼,从上面扔下下一条绳子呢,蒙铃只要抓住这绳子,上面的人一用力,她就可以平安的下到后面的工地了,下面如果也有人接应,这机会就大了很多,更重要的是,那个工地晚上绝对没有闲散的人员往来,所以没人会发现病房的窗户上下来一个人。”

    萧博翰这样一说,秦寒水和鬼手等人眼中都流露出了兴奋,但很快历可豪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说:“那么为什么不能让人提前在卫生间动点手脚,把绳子放在卫生间,等着蒙铃去用?”

    萧博翰说:“我看过卫生间了,里面很简单,绳子没有什么地方藏的,更何况,就算藏了,蒙铃进去的时候警察一定也先去检查一下,所以只能从上面。”

    历可豪恨佩服萧博翰观察入微。

    萧博翰又说:“当然了,最好是蒙铃就在北边的病房,那情况就简单的多了,我们在工地安排一个人对她病房观察,她只要走到窗户前,工地的人给住院部顶楼的人发个暗号,上面扔下绳子,事情就解决了。”

    “警察会不会也一直在病房守护?”鬼手终于说了一句话。

    萧博翰点头说:“肯定会的,但警察也是人,她们不可能整个晚上都精神那么好的盯着蒙铃,我想总是会有机会的。”

    “但或许会有手铐?”鬼手又说。

    萧博翰笑笑:“一个胳膊上打了石膏的人,那就最多拷上另一只手,而蒙铃的脱臼她随时可以自己接上,对开手铐那样简单的活,我相信蒙铃也一点都不会感到为难。”

    秦寒水先笑了,说:“那没问题,她学过的。”

    “嗯,现在我们的关键只有一点,那就是蒙铃住院,这就是医务室余淑凤的一句话了,这点才是关键。”

    历可豪也点头说:“这个女人我了解的很透彻啊,拉她下水好像挺难的,她不爱钱,不虚荣,觉悟也很高,我还没有找到她喜爱什么。”

    萧博翰很笃定的说了一句:“她应该爱她的儿子吧?”

    这让历可豪等人一愣,那当然了,谁会不爱自己的儿子呢,天下的父母没有不爱自己的子女的,为了子女,她们是可以牺牲包括自己生命在内的所有一切的,但问题是。

    萧博翰很快的说:“问题是我们需要一个女人到省城去勾引一下她的儿子,然后制造一个像模像样的强~奸,用她儿子的前途和未来,这应该可以换取她的一次配合吧?”

    秦寒水和鬼手都一下笑了,是啊,要是这样的话,就算这个叫余淑凤的很有原则,但她也必须让步。

    萧博翰喝了一口水,说:“大家看看我这个想法能不能实现。”

    几个人就七嘴八舌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总的来说。大家还是恨认可这个方案的。

    萧博翰见大家谈完了自己的看法,就说:“既然大家都认可,那么现在剩下来的就是完善和在细节上的推敲了,比如找谁去勾~引余淑凤的儿子,还有谁去住院部顶楼,怎么把开手铐的工具送到蒙铃的手上,蒙铃出来之后走哪条路撤离等等吧,这还有很多的细节,我们要一一落实,绝不能有点滴的疏忽。”

    萧博翰刚说完,却听到了一直都没说话,坐在远处角落的小雯说话了:“萧总,我去省城”小雯当然不好意思说去省城勾引人家的话,不过大家都已经了解了。

    萧博翰和房子里所有的人都一下转头看着小雯了,有赞赏的,有敬佩的,有肯定的。

    萧博翰眼中也充满了感激,但他海华丝需要思考,这到是个不错的人选,小雯长得又漂亮,老实说她是一个很很艳丽的女孩,蛋型的脸蛋佩上明亮的大眼,还有樱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纤细婀娜多姿,这对男孩很有诱~惑,同时小雯对男女之事也有点经验,特别是她可靠,是恒道的人,这就不会留下后患,问题在于这样会不会伤害的小雯。

    小雯见萧博翰犹豫不决的样子,就站起来,走到了萧博翰的面前说:“萧总,蒙铃姐一直很关心我,为了我的事情没少费心,自从她到里面去了,我每天都会想她,一直恨自己没有能力去帮助她,现在就是一个机会,让我去吧!”

    萧博翰转头又看了看办公室的其他几个人,见大家脸上都露出赞许的目光,萧博翰又想了想,说:“行,那就是你了,但记住,我们只是假戏假做,用不上搭进自己的。”

    小雯一听很兴奋,涨红了小脸,说:“那没问题,稍微的动脑筋想想,就能给他设个局了。”

    萧博翰笑了笑说:“好,这个脑筋也不是你一个人动,这件事情就交给秦寒水来办,他一直在省城生活的,对那里的情况恨了解,让他带人陪着你去,我很放心。”

    秦寒水点头说:“这事情就算过了,办不成我提头来见。”

    办公室的气氛就轻松了下来,大家也都露出了笑容,有的就点上了烟,有的也开始喝起水来了,大家看到了希望。

    在稍微的松弛过后,萧博翰就和他们又详细的商议了整个行动的计划,大到最后蒙铃从哪条路离开,怎么躲过警察的搜捕和沿路的拦截,小到楼顶掉下的绳子用多粗,能不能承受蒙铃的体重,等等吧,大家一直讨论到了晚上。

    最后萧博翰说:“行,方案就这样定下来,明天一早小雯和秦寒水就带人去省城,你们那面有了情况,进展顺利的话,我这就到监狱去见见蒙铃,给她送去开锁的工具,在一个把详细的计划也给她传过去,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鬼手等人都一起摇摇头,今天这个计划已经够完善了,一时半会还看不出有什么漏洞,萧博翰又说:“时间还有几天,你们想到什么了随时和我沟通,没有别的事情那大家就先休息吧。”

    鬼手等人都站了起来,告别了萧博翰。

    萧博翰这才伸个懒腰,他一下轻松了许多,想一想蒙铃要不了多久就能出来了,这对萧博翰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他一扫最近这两个月的伤感的忧愁,有点兴奋的站到了窗前,吹起了口哨,这真是个很稀奇的事情,小雯来恒道总部半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萧博翰竟然也会吹口哨,她就笑着看看萧博翰,摇下头,到里间帮萧博翰收拾床铺了,时间也晚了,她知道萧博翰辛苦了一整天,一定困了。

    现在的萧博翰感到轻松和燥热,虽然只是5月初,但萧博翰的心情畅快,又喝了太多的水,身上就出汗了,萧博翰走进了里屋,对小雯说:“我想洗澡了,你也不用收拾房间了,也早点过去休息吧,对了,萧语凝也走了几个月了,她房间的钥匙你明天走的时候给我留下,最近天气好,我让人帮她把被子晒晒。”

    小雯就答应了一声说:“你先洗吧,我帮你整理床铺,办公室也太乱了,我都整理一下再走,我一点都不困的。”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