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那么多的节目里,就有一个小品是季子强喜欢一点,那是省城的几个演员表演的家庭趣事,演的不错,季子强忍不住开始捧腹大笑,他们表演的惟妙惟肖,妙趣横生,倒是真的让季子强笑了一会。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零点的时候,在两位主持人洪亮的声音中:“这次联欢会圆满结束了”,拌着欢快的歌声,结束了这次联欢会,大家又迎来了新的一年。

    季子强也不由的感慨着自己回忆自己在这一年里的收获,是啊,很多的危机,很多的刺激,想一想真的有点后怕的感觉。

    元旦很快就过去了,但工作依然很忙,春节又有一个大假,这对整个县委和政府的工作也是一个考验,所有的人都要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完,轻轻松松的过一个春节。

    但就在这个时候,冷县长依然没有放过季子强,上次白龙乡大棚种植基地拨款的问题,自己让季子强不动声色的涮了一把,这让冷县长很不舒服,季子强太可恶了,他不仅抢夺了一次对全县干部卖好的机会,还把自己的一辆车给说没了,应该说自己在和季子强的第一次较量中彻底的输了。

    但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他总是有坚韧的顽强的,他也总是认为自己会更强,更聪明,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冷县长就再一次对季子强发起了一次进攻。

    前几天季子强和他商量过一次干部问题,考虑到原来的公安局副局长已经办理了退休手续,准备把公安局刑警队的王队长动一下,升为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个职位对冷县长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一个问题,一个副职而已,当时他是同意了。

    但这个风一放出来,就惊动了一个人,这人就是上次郭局长他们请客的时候,他们公安局的那位女科长向梅,此人不要小看,她的姨夫就是柳林市专职副书记吕旭,这层关系冷县长因为是当地人,他早就知道,但季子强是不知道的,

    当向梅坐进了冷县长的办公室之时,冷县长就灵光一闪,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做点文章了,他笑着招呼了一声:“向科长,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人说三十女人豆腐渣,你怎么就还是豆腐块呢”。

    向梅一听就嘻嘻的笑了起来,这女科长本来就性格开放,再加上到公安局历练了多年,什么人没见,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一点都不怯场,她就靠近了冷县长说:“县长,那你说豆腐渣好还是豆腐块好,你喜欢吃那个”

    这一下反倒让冷县长有点不好意思了,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大胸,他忙退了一步说:“我什么都不吃,我吃的很饱。”

    向梅就笑着说:“你吃什么了,吃的很饱,都是土豆,萝卜吧,嘻嘻嘻。”

    冷县长摇摇头,这样的女人他是有点怯场的,他就对向梅说:“今天怎么想到跑我这来了,你坐,我给你倒水。”

    向梅说是说,但也不能让领导服务,自己也不过是沾了个女性的光,要是一般的科长到县长这里,只怕县长甩都不会甩他的,向梅就连忙抓住了冷县长的手说:“不敢劳你的大驾,我自己来就是了。”

    冷县长一个激灵,他在这样一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的触摸下,就感觉一根神经直通全身,忍不住一颤,忙说:“没关系,没关系,爱护妇女儿童是我们的美德。”

    向梅就只好放开了手,出于礼貌,她也没有坐下,站在冷县长的身边,看着他到水,冷县长就闻到了一股子幽香,他也是心神一荡,差点把水洒在了手上,站起来看着向梅腰是腰,胸是胸,胯是胯,那成熟和风韵让他就呆了一呆。向梅也觉察到了冷县长的变换,心里一笑,感觉事情是有点门了,就款款的接过了水杯,那小手漫不经心的又一次摸着了冷县长那老手。

    冷县长有点慌乱,也有点不自然的说:“最近你们工作繁重吧,要过年了,治安是个重要环节,一定要多加强这方面的力度。”

    向梅说:“工作都安排好了,不过就那样一回事,对了。郭局长升县长了,副局又退了,现在局里没人管事,都在瞎混呢。”

    冷县长眉头皱了一下说:“郭副县长还是兼任的公安局局长啊。”

    向梅撇一下嘴说:“他一天忙的,县上工作一大堆,有多少时间到局里去。”

    冷县长想想也是,就说:“不过也快了,最近你们局里要动一下。”

    他有意的抛出了这个信息,其实这消息向梅也听说了,今天来就是为了攻关的,但消息归消息,县长说出来了,那就是绝对的事实了。

    她忙问:“听说你们已经内定了,给我透个底吧,冷县长。”

    冷县长沉吟了片刻,他要好好的想想,到底应该怎么把这个文章做的更好,他说:“暂时已经有人选了,但都还没有确定,怎么难道小向也有意角逐一番。”

    向梅一听冷县长这话,心里一阵的狂喜,她从冷县长的话中已经听出了一种可能性,要是真的确定了,冷县长怎么会由此一问,她就忙说:“冷县长啊,你看我有这个资格争取一次进步吗”

    冷县长笑笑说:“能,但是难”

    他需要给向梅一点勇气,让她参与进来,但还要让她有所准备,必须拿出一些特殊的手段才有可能获得这一位置。

    向梅就喜忧参半了,从冷县长的话中,她看到了希望,但难度也是毫无疑问的存在,就她听到的消息,好像是华书记已经有意把这个位置给刑警队的王队长了,这也是她今天先来找冷县长探听消息的一个原因,对华书记她还不是太熟悉,两人仅仅是吃过几次饭而已。

    向梅就小心的问:“冷县长,那你看难点在什么地方。”

    冷县长这次没有犹豫了,他已经在刚才全盘想好了这个问题,他就说:“一个呢,在常委会要获得提名才有可能,另一个,就算有个别人提名,只怕力度也有限,最好上面的领导也关注一下,那就好说一点。”

    向梅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从冷县长身上下手,她妩媚的笑笑说:“冷县长,我们交往也时间不短了,你就帮一下我吧。”

    说着话,就站起来,走到了冷县长的办公桌旁,端上了冷县长的茶杯,走了过来,递给了冷县长,但冷县长接过水杯后,向梅却并不离开,靠近冷县长也坐了下来。

    冷县长有点紧张了,这是办公室,一点来人看到这个样子,自己就难以解释,他忙放下水杯,站起来准备保持一点距离,向梅曳这媚眼,带着诱惑的说:“冷县长,你很害怕我怕我这豆腐渣噎着你了。”

    冷县长很尴尬的站那,离开也不好,不离开也不好,他就说:“我怕你做什么,只是你这问题有点复杂。”

    向梅也站起来说:“我知道肯定是很很复杂,谁也不能保证能成,我也不会赖上你,看你紧张的,晚上我请你一起唱个歌,怎么样”

    冷县长心里一动,再看看眼前这风韵万千的女人,想象自己老婆,那真不再一个级别了,他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晚上啊,晚上再联系吧。对了,最近市委吕书记那里你去过吗”

    向梅就笑笑,她已经领会到了冷县长的意图,她说:“我姨夫那里我经常去的,上次还说到你,就说什么时候你到市里去,他陪你吃个饭。”

    冷县长不置可否的笑笑说:“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过吕书记的声音了,他讲话还是很有水平的。”

    向梅嘻嘻的说:“不说他了,晚上我和你联系,不见不散。”

    说完,她就转身的离开了冷县长的办公室,留下冷县长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想入非非。

    到快下班的时候,冷县长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冷县长接上一听,神情就变得很恭敬起来说:“你好啊,吕书记,我是冷旭辉。”

    吕副书记就在那面说:“冷县长,最近你没到市里来过啊,我听向梅说,你对她工作的支持和帮助很大,什么时候来市里了过来一起坐坐。”

    冷县长连忙客气的说:“最近工作忙,我也一直都想去看望一下你的,向梅是个好同志啊,在吕书记你的熏陶下已经很成熟,我准备在适当的时候给她身上加一点担子,年轻人有压力才有动力。”

    吕书记就呵呵的笑笑说:“她的每一点进步都和你的领导分不开,呵呵,不说她的事情,她在洋河县我很放心的。”

    冷县长就讨好的说:“有我在洋河县,吕书记你就不用多费心的,向梅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一定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吕副书记就哈哈哈的笑了几声说:“那就拜托冷县长了。”

    两人又随便的说了几句,吕书记才收了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