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历可豪也说:“不可否认,我也感觉这些方案并不太合适,但除了这些我们也实在是想不出出什么更好的方式了,难啊。”

    萧博翰深有同感的说:“是难,其实你们的思路都不错,但就是在很多细节上有些问题,要么会出现太大的风险,要么就会有可能让蒙铃受伤,这都不妥啊,我既不能让蒙铃受到伤害,更不能让行动过于冒险,听起来似乎很矛盾,本来我们是在冒险,但有个前提,那就是要值得冒险,至少我们冒险的代价会换来蒙铃的安全和自由。”

    沙发上几个人都很认同萧博翰这种观点,但他们一时有没有太好的创意和构想,鬼手用力的揪这自己的头发说:“哎,我这几天都为这事情想疯了,但好像所有的计划都难以完善,要不就按我昨天提的那一条方法来,我们直接等蒙铃转狱的时候劫囚车,来硬的,我来组织人手和购买枪支,历经理和秦经理负责落实转狱的时间,路线,最后我带人下手。”

    萧博翰就笑了,他为了缓解一下现场的气氛,就开玩笑说:“呵呵,我们鬼手今天能一次说这么长一段话,难得啊难得。”

    这几个人都苦笑起来,鬼手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笑了笑,萧博翰说:“这方法昨天我不赞成,今天我依然不同意,首先这样做会让事态更加扩大化,在一个,说不上为救蒙铃还要赔上其他的好多兄弟,那样不行,大家在想想,不过今天我到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个细节麻烦。”

    历可豪她们几个都一起看着萧博翰,等他说说。

    萧博翰喝了一口水之后,就把一看王所长来要钱,自己获得探视蒙铃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有了这个机会,我想至少我们可以在行动前和蒙铃获得一次沟通,这很难得,也很重要。”

    鬼手几人都露出了一点兴奋,历可豪说:“不错,不错,这样就更能起到里外配合的效果,行动就多了一份成功的希望了。”

    萧博翰也很满意的说:“现在我们就抓紧时间,争取想到一个好的行动方案来。”

    萧博翰一说到这个问题,他们几个瞬间脸色都黯淡了下来,这个问题大家已经想了好多天了,方案也定了十几个,但毫不客气的说,每一个方案都并不完善。

    几个人就都低下头,苦思冥想起来。

    办公室就没有人说话了,连萧博翰也思考起具体的方案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蒙铃的判决快下来了,一但判决下来,她就要转到监狱去,比起看守所来说,监狱的管理和警戒更严格,不要说把她转到外地监狱,就是在柳林市的监狱,想要从那个地方救蒙铃出来,也比看守所也难上几倍了。

    看守所也有高墙和铁丝网,不过它的高度要比起监狱就算矮了很多,墙头上也没有通道和岗楼,也没有来回在上面行走的荷枪实弹的武警,所以要救蒙铃,就只能在看守所完成。

    后来还是萧博翰打破了沉寂,说:“可豪啊,对看守所你们做过详细的摸底了吗?”

    历可豪忙说:“这已经都了解的很详细了,那里有一个中队的武警,墙高4米,上面有铁丝网,院子分两部分,蒙铃她们住在后面,里面还有几个车间,还有一个医疗室,还有。”

    “停。”萧博翰突然打断了历可豪的叙述,凝神想了起来。

    办公室的几个人都一下子不说话了,一起看着萧博翰,他们知道萧博翰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问题开始思考了,就见萧博翰眯着眼,拿出了一根香烟,若有所思的在手上来回翻转着,又慢慢的站了起来,在办公室来回的走动。

    走了几步,萧博翰停住了脚,说:“可豪,你说说医疗室的情况。”

    历可豪说:“医疗室情况比较简单,总共三个大夫,一个女主任,主任40来岁,大夫都是年轻人,有两个还是实习生。”

    萧博翰继续追问:“这个女主任家里什么情况?”

    历可豪愣住了,这他还真没认真的调查过,他犹豫了一下说:“我马上给你了解清楚。”

    “嗯,要快,越详细越好。”萧博翰又扫了一眼几个人说:“我们现在就去医院转转,历可豪就不要去了,你去调查那个主任。”

    一面说,萧博翰就一面穿上了外套,这房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起跟上萧博翰下楼了。

    他们到楼下的院子里坐上汽车,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医院,走进大厅之后,萧博翰就很认真的对每一层做了详细的勘探,特别是住院部大楼,萧博翰更是反复认真的看了很长时间,鬼手她们也不知道萧博翰到底要看什么,都跟着一起瞎晃悠,见萧博翰连卫生间都要去看看,显然的,萧博翰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行动的计划,而且应该是和这医院有关了。

    对蒙铃来说,看守所的日子过得很慢,但她也已经完全适应了看守所的生活,很多人对看守所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以为是和监狱一样的。

    其实看守所和监狱是两个系统,前者是公安部门,后者是司法部门。看守所是属于临时羁押犯人的地方,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逮捕后,开庭前,都会被羁押在看守所。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以下,或者余刑在一年以下,不便送往劳动改造场所执行的罪犯,也可以由看守所监管。这里的犯人少的呆几天就保释了,有的要等开庭再等下判决,会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而有些大案子可能几年都不能结案。

    蒙铃现在的看守所内监仓分为四类,第一类是过渡仓,这类监仓主要是学习《监规》和《三字经》以及看守所里的生活规矩;第二类是刑拘仓,这类监仓管理最为严格,在柳林市看守所,有个著名的“魔鬼仓”就是111仓,这个仓因为管理严格,曾经连续26个星期受到鸡腿奖励;还有个恐怖的“变态仓”就是107仓,这个仓曾经发生过强迫在押人员生吃大便的事件,另外凡是从这个仓转到逮捕仓的在押人员,无一不是全身“挂彩”,这77仓和64仓都属于刑拘仓;第三类是逮捕仓,这类监仓关押的一般是已经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的在押人员;第四类是已决仓,顾名思义,这类监仓关押的一般都是已经判决的罪犯,所以已决仓的管理最为宽松。

    蒙铃住的就是过渡仓,这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柳林市看守所的管理还算是严格规范的,该所一共有32个监仓,包括3个女仓和1个未成年仓。

    每个监仓大概关押30个人。看守所规定,每个星期进行一次内务评比,对前五名的监仓,每个在押人员可以获得一条鸡腿,这些监仓的主管管教可以获得800元的人民币奖励;相反,对在每周的内务评比中排在后三名的监仓予以四停,停放风、停购物、停通信、停会见,主管管教在当月奖金中扣除500元人民币,每周的例会站着开(别的管教坐着开),同时当场做深刻的自我批评。看守所为了防止在押人员打架斗殴,基本剥夺了在押人员的全部时间。

    早上6点起床,上午10点半吃饭,11点半午睡,14:30起床,17点吃饭,19点必须集中看新闻联播,22点睡觉。

    这之间的其它时间都是学习和静坐,所谓学习就是学习党和政府的政策,学习法律知识。而所谓静坐,顾名思义,就是像和尚坐禅一样,一坐就是30分钟,整个过程中身体的任何部位一点都不能动,包括眼珠,因为眼睛必须目视前方,夏天有蚊子飞来叮在脸上,必须等它喝饱了自己飞走。

    静坐是内务评比项目,直接影响主管管教的工资,如果有人动了怎么办,不用说大家都应该清楚的。

    30分钟坐下来,你的双腿犹如灌了铅似的,好像已经不是你的一样,不听使唤。不信你试试,静坐30分钟,一丝不动,除非在监狱或者军队,否则很少人能坐下来。

    这天傍晚,蒙铃就见到监仓来了一位特殊的在押人员,该人骨瘦如柴却重镣加身,这副镣铐重达20斤。

    戴镣一般是限制在押人员的自由活动,看守所一般只给三种人上戴镣,第一种是已经被法院判处死刑的罪犯,第二种是在里面惹事生非或者企图自杀影响监管安全的危险分子,第三种就是极有可能被判处死刑的在押人员。

    这位大姐究竟是哪一种呢,一时间却没有人敢去问她,因为她那苍白的脸上却充满着一脸傻气……。

    “蒙铃姐,新来了一个”,蒙铃的思绪被空姐马小玲的话拽了回来,她在耳边小声告诉蒙铃。

    蒙铃点下头表示自己也看到了,看见管教领进来了蒙铃看到的那位特殊重镣加身的女人。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