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所长一下就愣了,哎呦,就这公司,他们还挺懂法的,他就说:“我来见见萧总不成吗?你们可不要后悔了,我走了不要紧,在我一看会有人急的。”

    这几个弟兄一听话不对,在看看那警车,的确是看守所的,几个人对视一下,心想蒙铃就在人家那里蹲着的,这不能马虎了,其中一个就说:“行,那我带你上去。”

    所长哼了一声,就随着他一起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萧博翰正在打电话,和历可豪讨论着什么,听到了敲门,就喊了一声“进来,”一边还想和历可豪再说几句,但见进来的还有一个警察,萧博翰就说:“可豪,我这来客人了,一会再给你打过去。”

    说完挂断了电话,就听那个弟兄说:“萧总,他说是一看的,要见你。”

    萧博翰还没听懂“一看’是什么意思,嘴里重复了一句:“一看?”

    这所长很是搓气,自己那看守所在柳林市大名鼎鼎的,你一个半黑半白的企业,你竟然不知道老子那名头,他有点气愤的说:“第一看守所。”

    萧博翰“哦”了一声,哈哈的笑着说:“这小子,说话也不说清楚,有的简称是不能用的。”

    记得自己听过一个相声,说有人吧“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办公室”简称“社精办”,把"人才流动中心"简称“人流办”,还有把上海吊车厂叫成“上吊的”;把上海测量研究所叫成“上厕(测)所”一;怀来县运输公司变成了“怀孕(运)”;自贡县杀虫剂厂成了“自杀”等。

    上次自己给一个女同学打电话问她在做什么,她在电话里说:“我和小王在重婚!”

    自己吃了一惊:“什么?那你什么时候闲一点啊?”

    那女同学说:“我啊,呆会还要陪小王去上床呢,你别等我了,我闲了给你打电话。”

    萧博翰当时就急了:“你不但要重婚,还这么急着上床,你怎么回事啊!”

    女同学一听这是误会了,赶紧解释:“什么呀,我们同事小王要结婚了,我陪她上街,现在正在重庆婚纱专卖店,等一会还要去上海床上用品商店购物呢。”

    萧博翰想想的就好笑,但在仔细的一想,对方是看守所的,那就和蒙铃有关系了,他赶忙让座,客气的问:“请问你是?”

    这所长就很随便的说:“我是一看的所长,今天是受蒙铃的委托,来找你谈点事情。”

    萧博翰一听真的是为蒙铃而来,就说:“好好,先喝点水吧,小雯,来给所长泡杯茶。”

    一面挥手让那个站在门口的笑弟兄先离开,又问:“所长贵姓?”

    “我姓王,萧总看上去挺年轻的的吗,你们这里有个历律师我倒是见过两次。”王所长说。

    小雯也从旁边房间过来了,给王所长泡上了茶水,王所长也不客气,端起来喝了几口,才说:“蒙铃前几天违反了看守所的规定,和人打架,关了几天禁闭。”

    萧博翰吃了一惊,说:“她没什么事情吧?受伤没有?”

    这王所长就感觉萧博翰很是关心蒙铃,看来今天有点门,他摇下头说:“他到没有受伤,但被她打的人受伤很重啊,最少要化三万元的医疗费,这个钱呢,化了蒙铃就没什么事情了,不化我怕对方会老是告状,最后加重了蒙铃的刑期啊,所以萧总你看看方便吗?”

    萧博翰没有很快的回答,他已经感觉到这王所长的意思了,什么打个架就要三万元钱,真的要严重的话,那早就给恒道和历可豪下通知了,怎么会今天就你一个所长前来处理呢?

    萧博翰就淡淡的一笑说:“钱没问题,三万元到不是个大数字,不过?”

    那王所长有点一惊一喜的,忙说:“不过什么?”

    萧博翰并不理他,在桌上拿起了纸和笔,很快就写了一张便条,对呆在旁边的小雯说:“你去楼下财务室,领点现金来。”

    小雯接过了纸条,就先出去了。

    萧博翰这才对王所长说:“钱我可以出,不过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这王所长心里有点激动起来,妈的,老子刚才说少了,这恒道老板挺爽快的吗,说三万连价都不还,比起有的犯人家属来,真还不错,他就说:“什么要求啊,萧总,违规的就不要提了,提也没用。”

    萧博翰笑笑说:“要求很简单,我想见一下蒙铃?这不算过分吧?”

    这王所长就睁大了眼睛说:“没判的一律不能探监,这是规矩啊,萧总这要求我没办法答应。”

    萧博翰也不多说什么,脸上就少了刚才的谦和,有点凌然的冷峻,默不作声的拿起了桌上的香烟,递了一根给王所长,自己也叼上一根,这王所长还指望萧博翰帮他点烟,哪想萧博翰自己点上后,放下了打火机。

    他只好自己掏出来给自己点上,心里骂了一句。

    两人都不再说话,抽了几口烟,这王所长到底是忍不住,想到自己再稍微的努力一下,那三万元钱就到手了,他说:“萧总,这要求真有点出格了,你换点别的吧,要不我给蒙铃提个管事犯“召集”怎么样,让她轻轻松松的在里面呆着,没人欺负。”

    萧博翰摇下头说:“你也知道,她那事情没几天就要判了,当个管事的也当不了几天,你王所长真会做生意啊。”

    那王所长也是嘿嘿的一笑说:“要不是看她快转了,就这点钱那也是当不上管事犯的,萧总你就给个痛快话吧,这医药费你出不出?”

    萧博翰刚要说话,小雯就拿着一个大信封走了进来,递给萧博翰说:“五万都在里面。”

    萧博翰就点下头,说:“嗯,好,你先忙别的吧。”

    说完萧博翰就把信封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五万元崭新的票子来,这王所长眼睛就放出了一缕亮光来。

    萧博翰从这叠钱中拿出了三万,说:“这是医药费,你收下,这两万是我和她见面的钱,我也就是和她见个面,她那案情已经基本明了,马上就要判了,你说我们又不串供什么的,有什么担心的。”

    所长开始犹豫起来了,说:“萧总啊,你这是在为难我啊。”说话中,他的两只眼睛却依然盯着那面的两万元钱。

    萧博翰很不屑的说:“我就不懂你们这规定是怎么订的,要是你担心,你可以在旁边看着我们会面啊,有你这样一个老革命在旁边,我还能把她怎么样。”

    王所长接过了那三万元钱,但眼睛离不开桌上那两万元了,他紧张的思考起来,一般不让未决犯见人,主要就是怕串供,但那也是个形式,人家真要串的话,律师早就帮忙串了,还用的着家属去忙,看来这老总和蒙铃一定是关系暧昧,一个是英俊潇洒,一个是美丽温柔,嗯,肯定是有一腿,那见就见一面吧,见一面两万元,你别说,以后老子还可以把这个业务开拓一下吗。

    王所长犹豫了一会,自己伸手拿起了桌上的两万元说:“见可以,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安排好,时间不超过15分钟,这不带讲价的。”

    萧博翰笑了笑,说:“行,就按所长的意思来,过两天我给所长打电话。”

    王所长也就不耽误了,拉好皮包的拉链,站起来,点下头就走了。

    萧博翰从窗口看着他开车离开,自己又想了想,坐了下来,他有了一种恨紧迫的感觉,立即给历可豪和鬼手,秦寒水去了电话,叫他们来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小雯走了进来,她也大概的估计到王所长是来做什么的,她说:“你接受了他的敲诈?”

    “我还有选择吗?蒙铃在她们手上。”

    小雯叹口气:“唉,什么世道啊,全都乱套了,坐个牢都要花钱。”

    萧博翰杨了一下眉毛说:“有什么办法呢?这年头,教授摇唇鼓舌,四处赚钱,越来越像商人;商人现身讲坛,著书立说,越来越像教授。医生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越来越像杀手;杀手出手麻利,不留后患,越来越像医生。警察横行霸道,欺软怕硬,越来越像地痞;地痞各霸一方,敢做敢当,越来越像警察。已经是乱套了,我还能怎么样?”

    小雯就嘻嘻的笑了起来说:“是啊,这年头,老婆像小灵通经济实惠但限本地使用,二奶像中国电信安全固定但带不出门,小蜜像中国移动使用方便但话费太贵。""像中国联通优雅新潮但常不在服务区!看起来确实有点乱了。”

    两人互相看看,最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萧博翰又等了一会,鬼手,秦寒水和历可豪都走了进来,萧博翰示意小雯给他们泡茶,自己就拿起了抽屉中的一份报告,对他们说:“你们这几种方案我都看了。”

    秦寒水赶忙问:“萧总感到哪个方案可行?”

    萧博翰摇摇头,缓缓的把那报告放在桌上说:“都不理想啊。”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