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几个月来,萧博翰一直都是恨矛盾的,他崇尚的那种净洁和理想状态也可能因为这次的事情彻底的毁坏了,他痛苦的徘徊在理想和现实之间,

    古往今来,至王侯将相,下至平民百姓,高到博士教授,低到盲白痴,无不在演绎着同样的理想与现实的故事,都免不了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徘徊。!

    理想与现实是世人皆知的两个境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都有自己的奋斗目标,所谓的没有理想的人是不存在的,连成天浑浑噩噩度日的地痞也有自己的理想,他首先要为自己的肚子去打斗和找寻,一个地痞垃圾要想生存,他必须正视他的现实,他身处正义和法制的社会,他要想找到一口饭吃,他必须考虑他要为非作歹的地方,是不是能够得逞,会不会被群起而攻之,象过街的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需要一种适合自己的土壤。

    不管是高级的人还是低级的人,都在追随自己的理想,为自己的理想去奋斗,去争取,但是谁也脱离不了现实,每个人都生活在现实。

    萧博翰在自我与社会的无休止碰撞,在心魂与**的永恒纠缠,在理想与现实的绝对冲突,他一度是极端茫然、极度痛苦,甚至绝望?怀着这种挥之不去,遣之却瞬间重又泛起的心情,在昨天晚,他决定了,决定放弃了在矛盾的徘徊,不愿意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再浪费时间。

    他豁出去了,他要救蒙铃出来,代价不管有多大,他都要那样去做,当这个决定做出来之后,萧博翰反而轻松了起来,他的心平静了。

    但萧博翰又不能很鲁莽的把这当成一次赌博,他希望每一个细节都合情合理,更希望完成最终的目的,至少,要救出蒙铃,这才算成功,从战略可以拼一把,但战术要谨慎小心。

    这样他又继续的想了很长的时间,几乎整个一天都没有走出过办公室,而小雯也很乖巧的把一些前来寻找萧博翰办事的人员都做出了合理的安排,给萧博翰腾出了一片安静,让他可以更好的对这件事情做出周密的规划。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而在这几天里,蒙铃也在思考着,她已经从次历可豪和自己见面感觉到了自己可能受到的惩罚,不过想想她也没有太多的怨言了,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杀了人,这一点已经是不能更改的事实了。

    今天一早,起床哨一响,大家爬起来穿衣叠被,然后在铺板坐的整整齐齐,等着开饭,蒙铃发现,空姐那被子叠的见棱见角,很见功力。

    蒙铃好的问:“嗨,小玲,你被子怎么折的这样好看?”

    空姐马小玲说:“我们入职时都到部队受过军训,这属于内务,是基本功。”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阵的报数声,那是在给前面的监室开饭,不会儿,到了她们这儿,大家报完数,蒙铃帮空姐马小玲从打饭师傅那要了一个塑料饭盆和塑料勺子,今天是小米粥,咸萝卜条,旁边的人都边吹着气边呲牙咧嘴地往下咽,可空姐马小玲一点食欲也没有,端详了半天,勉强吃几口放下了。

    蒙铃知道她还没有适应过来这里的生活,像自己刚来时候一样。午没什么事,蒙铃教马小玲背监规,所有新犯人都必须在一个星期内熟记监规和看守所里的一些制度,监规挂在墙壁的正央,一米见方的大小,主要有十二条,如要认真学习提高认识、要老实交待罪行、积极检举揭发他人、不准串供、绝食、自杀等等,还包括一些关于生活、作息、卫生方面的内容。

    背着背着,马小玲问蒙铃:“蒙姐,你是什么案子进来的?”

    蒙铃告诉她:“杀人。”

    “为什么呀。”马小玲吃了一惊。

    蒙铃看看她,摇摇头,说:“一言难尽,”便把自己的案子大概的讲了一下。

    马小玲惊讶地张大了嘴,说:“天哪!你真勇敢”。

    蒙铃苦涩的笑笑说:“这没什么勇敢可言的,我必须那样做。”

    到了下午,又是大家盼望已久的洗浴时间,男人婆身体不爽,留在监室,蒙铃带着马小玲还有其他人去洗漱间,照例又是一番争抢,马小玲的动作慢,蒙铃都洗完了,她才脱光了进去。

    蒙铃发现,她的身材可真好,四肢修长,脚踝纤细,体态凹凸有致,皮肤白皙滑~腻,全身下没有一点瑕疵,真是个美人坯子,但是,马小玲的出现引起了不少女犯的围观。

    蒙铃说:“你动作快点,我在外面等你。”

    可过了一会,忽听见里面有哭喊声,还夹杂着哄笑和叫好,蒙铃感觉不妙,急忙跑回去,一看,又是那几个老女人棒子,把马小玲围在地当间,七八个爪子在她的身乱摸一气,作着极其下流的动作。

    那是那个大个子女人,正准备把马小玲的头按下去,帮她舔~阴~门。

    蒙铃脑袋一热,冲去二话不说飞起一脚,正踹在一个大个子女人的屁股,那人根本没有防备,再加地滑,摔了个狗啃泥,跌得满嘴是血。

    蒙铃拉住马小玲往外走,另一个个子稍矮的女犯冲来抱住她的腰,正想把她按倒,蒙铃扣紧腰间的那双手,猛地下蹲,一个美人入怀,坐在女犯的膝盖,只听哎呀一声,那人疼得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剩下的几个面面相觑,都被蒙铃的气势给震住了,不敢过来,在这时,闻讯赶到的女狱警跑了进来,看到这个场面大吃一惊,问清事由,直接给蒙铃了铐子,带到办公室,请示过所长后,把她关了紧闭。

    男人婆在监室里听完马小玲的哭诉后,一连声地叹道:“完了!完了!她怎么这么冲动,这回算是完了!”

    马小玲仍心存侥幸,说:“她是为了救我呀,是见义勇为。”

    男人婆啐她一口,骂道:“放你妈个屁,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还见义勇为?你知不知道,在那个小黑屋里,能把人憋疯!那里死过人的,有个女犯因为嫌菜汤里有虫子,一气之下,把汤泼在了狱警脸,被关到小黑屋了。那人被关了七天,在里面不知道白天黑夜,最后一天她疯了,咬断自己的动脉,血流了一地,其实再过几个小时她能出来了”。

    “天啊!”马小玲惊叫一声,眼泪又下来了,内心充满了忧虑和自责。

    看守所的禁闭室是个小黑屋,其实说它是“屋”都有点夸大其词。它只有两平方米大小,宽一米长两米,高一米五,里面什么也没有,象个活棺材。这种空间的极度压缩能让人产生难以忍受的的压抑感,时间和空间仿佛都离你面去,只有黑暗和恐惧从四面八方向你压来。据说,关禁闭给人带来的精神创伤,只有和地震被困在坍塌楼层,数天后才被找到的幸存者,可以与之相。

    第一天,蒙铃还能够正常的思维,胡思乱想自己的事情,在里面想躺躺,想卧卧,困了睡一觉,那感觉在监室里打坐还要自在,可是第二天,这种持续的黑暗和寂静,让她开始感到害怕和惊恐。

    蒙铃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闭着眼睛时,人是不怕黑的,可睁着眼睛面对黑暗却会让心充满了焦虑,因为这种黑暗是自己无法控制的,黑暗的后面是未知的世界,因为未知,所以恐怖,发明黑屋禁闭的初衷,可能是为了摧毁犯人的意志。

    等到了第三天,蒙铃感觉自己真得快要死了,她觉得自己的思维不能集,意识开始紊乱,那是一种世界末日般的心理感受。她浑身麻木,呼吸急促,包裹着她的黑暗仿佛成了有重量的物质,向她挤压下来,那种窒息的感觉十分强烈。

    她张大了嘴巴,拼命的吸气,仿佛有一个肺叶已被人抽走,剩下的那一个也被压迫的不能正常工作。她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走出禁闭室,黑暗,蒙铃少有的泪流满面。

    当天的傍晚,禁闭室的小门被狱警打开了一道缝,扔进来一块黑布条,让她自己把眼睛蒙,告诉她不蒙的话,瞳孔见光急剧收缩会损伤视膜使人失明,又呆了半个小时,慢慢适应了射进来的光线,蒙铃这才心虚气短、两腿打颤地从禁闭室走出来。

    当她抬眼看到高天流云,感受到阳光轻风,她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永远也不要再走进这间黑屋子,那一刻,她真有两世为人的感觉。

    一个女狱警把她带到二楼的所长室,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看守所的所长,所长长得挺富态,五官端正,面颊丰润,稀疏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等到女管教走后,他让蒙铃坐在椅子,还给她倒了一杯水,说:你来的时候,有朋友为你的事打过招呼,我也给了他面子,这几个月,过得还算可以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