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科长说他老婆摘除子宫都二年了,夫妻生活很不和谐,信誓旦旦说要跟老婆离婚,娶空姐为妻。!

    在一起一年多时间里,空姐为他打了两次胎,其一次是宫外孕,大出血,差点死了。这还不算,他说想活动到市公安局任实职,陆陆续续在她这儿借了二三十万,一张借条都没打。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找到了科长在柳林市的住处,在他们家门口亲眼看到人家两口子亲亲热热,他老婆又白又胖滋润的不行,什么摘除子宫纯属骗人,说她有两个子宫都有人信。

    空姐马小玲这才明白自己被人骗财骗色,回到家里大哭一场,觉得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叫着自己的表弟还有他一个同学,找到这个科长要他还钱,科长自觉理亏,答应给钱,写一张欠条,说是连本带利还30万。

    然后第二天打电话给空姐,说:“钱准备好了,你们来拿吧。”

    空姐带着表弟还有同学到了宾馆,刚进房间,钱的影子还没看到,一大帮警察冲了进来,原来那个科长早报了案,说空姐敲诈勒索,说起经过,他更是颠倒黑白,说是空姐设计勾引他,等他钩后便实施敲诈。

    公安局的预审员根本不听她辩解,拿一张早写好的笔录让她签字,现在他们已经将案件移送到检察院,正在准备起诉。

    空姐一边哭一边说:“那个科长以前跟她讲过,公检法都归他管,我哪还有一点希望啊。反正我也想好了,只要法院判我有罪,我不活了。”

    大家忙劝她,说:“千万别想不开,你要是死了,岂不正那坏家伙的下怀。先不说案子还没有审,是判了,你也要活下去,活着才有可能报仇。”

    男人婆也气得呼哧呼哧的,没心思过堂立规矩了,这可怜见的个小人儿还捉弄她干嘛,便一挥手,让她坐下来歇着,自己则翻楞着眼睛想心事。

    那一宿,男人婆再也没说一句话,外面管教的寝哨一响,钻被窝里睡觉了。

    蒙铃既同情又喜欢马小玲,特地安排她睡在自己旁边,并帮着出主意,怎么找一个好律师。

    马小玲说:“我自己受冤屈不说,现在连累了我表弟和他的同学,这不是要我的命一样吗,我哪还有脸活下去呀。”

    蒙铃这边安慰着她,可自己心里也难受的厉害,自己也不知道要判多少年啊,想着想着,听见马小玲那边鼻息间已有轻微的鼾声,知道她这些天一定折腾乏了,便不再言语,翻身也睡了。

    恒道集团总部的萧博翰却还没有睡,他正抽着烟,看着自己面前的历可豪,说:“法官和检察院那面都疏通了?”

    历可豪坐在萧博翰的对面,也一直有点抑郁寡欢的样子,他抬头说:“疏通了,可以按防卫过判决,但这至少也要判35年啊。”

    萧博翰站起来,走到了窗口,看着沉沉的夜色说:“35年,这对蒙铃意味着什么呢?她的青春,她的自由都要在那个铁笼子里消耗掉。”

    历可豪也长叹一口气说:“是啊,但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

    萧博翰没有回身,他久久的看着窗外,说:“判决下来之后,她会关在什么地方?”

    历可豪说:“这不好说,有在本地监狱的可能,也有关在外省的可能。”

    “嗯,一旦在外省,我们很少能有机会经常去探视她了,她一个人在里面多孤单啊,想到这我伤心。”萧博翰喃喃自语的说。

    历可豪理解萧博翰的心情,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萧博翰,他自己的心情其实也是很伤感的,想到每次来萧博翰这里,蒙铃那俊雅的模样,历可豪不忍去想以后蒙铃在监狱该怎么度过那漫长的岁月。

    萧博翰在没有说什么话了,他一直那样站在窗前,历可豪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也没多注意,他的思绪已经飞到了柳林市的一看,那看守所高大的墙,还有一圈圈的铁丝,老是在萧博翰的眼前晃动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

    第二天,萧博翰是让外面办公室窸窸窣窣的响动惊醒的,他恍惚以为是蒙铃在外面,他连外套都没有穿,跳下床去,拉开了房门,可惜,他看到的是小雯,她正在做着过去蒙铃每天做的工作,看的出来,小雯也是心情沉重的,她低着头,使劲的擦着萧博翰的办公桌。

    听到响声,小雯抬起了头,她有点惊讶的看着萧博翰,为什么他没穿外套出来呢?

    萧博翰也愣了一下,才说:“嗯,小雯啊,你起来这么早啊。”

    小雯忙说:“我是不是影响到你休息了,我还以为。”

    萧博翰赶忙说:“没有,没有,我也早醒了。”他低头看看腕的手表,才发现早过了班时间,自己昨晚睡的太晚了,他又说:“你看都8点多了,我再不起来成懒蛋了。”

    小雯呡嘴笑笑说:“那你洗漱一下,我帮你把早点端来,你小心感冒了。”

    萧博翰嗯了一声,缩回了头,过去穿戴,洗漱了。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小雯正在帮自己收拾床,萧博翰连声说:“床你不用管,我自己来,自己来。”

    小雯低头折被子,嘴里说:“这有什么关系,你先喝点茶,刚泡的,我这马好。”

    萧博翰还想说什么,但来不及了,自己昨晚换下来的裤头已经让小雯发现了,她眼睛盯着那裤头,也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来,不过她的脸是红了一些,心里想:这男人怎么这样啊,裤头糊的乱七八糟的。

    她拿着裤头到了卫生间,放水,先泡了起来。

    萧博翰也不好说什么,到了外面,喝了几口差,见小雯出来,萧博翰说:“你马把秦寒水,鬼手还有历可豪叫一下。”

    小雯说:“你先吃饭吧?”

    “没关系,叫他们来,我们边吃边聊。”萧博翰放下水杯说。

    小雯答应了一身,赶忙出去叫人,端萧博翰的早点去了。

    萧博翰一脸沉思的点起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想着心事,等小雯把早点端来,他开始吃的时候,秦寒水,历可豪和鬼手也都先后来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他们一一的坐下,并不想打扰萧博翰用餐,小雯给鬼手他们都泡好了茶水,自己到里间去帮萧博翰洗裤头了。

    萧博翰吃了两口,停住了,他没有放下筷子,平淡的说:“我最近想了很多问题,而所有的问题都会让我联想起蒙铃,她从小孤单,到我们这里来了之后,一直兢兢业业的,这次也是为了维护恒道的安全,为了我的安全,才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你们说我怎么才可以平心静气的看着她在监狱度过那么好几年时间呢?”

    萧博翰说的很慢,也很清晰,可以体会到这都是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话,但即使是这样平淡的口吻,依然让包括鬼手这样的人都涑然惊心,因为他们和萧博翰在一起的时间够长,对萧博翰的说法方式和思路也都很熟悉,他们听出了萧博翰话的含义,也看出了他对这件事情的坚决和难以更改的意志。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他们都需要认真的思考过后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回答,它关系重大,它的后果也很严重,对恒道集团来说,这将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在沉默的这许久,萧博翰又低头开始吃饭了,在他吃下第二个煎蛋的时候,秦寒水说话了:“萧总,这需要一次详细的策划,我建议我们成立一个专门的小组,对这件事情系统的做一个考虑。”

    萧博翰又看了看鬼手和历可豪,说:“你们两人的意思呢?”

    历可豪和鬼手都点点头,历可豪说:“也不要涉及的人员过多,我们三人可以了,我们下去好好筹划一下。”

    萧博翰放下了筷子说:“但我不想勉强谁,这次事情我不是以一个大哥的身份要求你们做,你们可以再考虑一下。”

    他们三人都一起摇摇头,鬼手说:“请萧总放心,我们会毫无怨言的做这件事情。”

    历可豪也说:“或者这是我们唯一可以为蒙铃做的事情。”

    秦寒水什么都没说,但他脸的表情已经告诉了萧博翰,他会为蒙铃起牺牲自己,他和蒙铃一起从小长大,蒙铃的出事,他其实一点都不萧博翰好受多少。

    萧博翰平静的点了一下头说:“在判决下来之前,在蒙铃转到监狱之前,必须要采取行动。”

    秦寒水几人都凝重的点下头,萧博翰挥挥手,他们都一起站起来离开了萧博翰的办公室。

    萧博翰在她们走后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也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不能眼看着事态继续发展下去了,自己不能用蒙铃的自我牺牲来换取恒道集团的安宁,哪怕是为了蒙铃会让恒道集团重新走向衰败,萧博翰也决心要这样做,否则,在未来的一生,萧博翰都会背负着感情的枷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