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男人婆嘴角一撇,自负地笑了,说:“她们到是想,可老娘是谁?柔道七段!男人都不是我对手,别说她们几个小家雀。 我来先把那个咋乎最欢的号长给净了身,摔她个七荤八素,她再也不敢跟我提这档子事了。”

    蒙铃听明白了,这里奉行的是丛林法则,适者生存,强者统治,正常社会的道德规范在这里屁也不是,那这样说来,自己刚才那一手也算是碰巧对路了,要不然今天自己有的苦吃,别的不说,往自己下面再摸风油精,那难受死了。

    所以啊,进了看守所,你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因为没有人把你当回事,没有人在乎你的感受,你是死是活,和人家一毛钱关系有没有,只有靠自己的能力混了。

    这样呆到了晚十点钟,外面响起两声尖锐的哨声,男人婆告诉她:“这是寝哨,不吹不能睡,吹了必须睡。”

    大家七手八脚地铺好被褥,麻溜钻进里面,走廊响起夜班管教巡视的脚步声,时不时的还间杂着几句喝斥,这一夜,蒙铃躺在火车硬卧宽不了多少的地铺,她双手抱在胸前,想了一会萧博翰,又想起自己不知道会被判多少年,估计枪毙是不会,但10年,8年的,恐怕是跑不掉了。

    这样想了一会,虽然监号屋顶的白炽灯明亮炫目,她还是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从第二天起,这漫长的拘役生活这样开始了,蒙铃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是听课、学习、看新闻、放风,还要被提讯、谈话,反复的交代当时枪杀耿容的动机,心态和过程等等,空闲时间做做零活,没有固定的劳动内容,今天扎灯笼,明天缝扣子,后天可能是打扫卫生,如果赶这天没活干,大家谈案情,这本来是禁止的,但也控制不住。

    号子里的姐妹们也问了她为什么会杀人?而且还是用枪,这不像是一个姑娘家会犯的案子。

    当蒙铃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恒道集团萧总的秘书,还说起了自己杀的是耿容的时候,牢房里所有人都傻了,连男人婆也是张大了嘴,好久说不出话来,乖乖,原来是恒道集团的人,难怪身手如此了得,杀的还是名扬整个柳林市的独角杀手耿容,那更可怕了,大家对蒙铃都不由的肃然起敬。

    监室里大多数是未决犯,还在审查阶段,一旦谁把自己的案情一说,大家七嘴八舌帮她分析,看能定个什么罪,最少判几年,一个个引章据典的,法理法条倍熟,都象法官似的,时间长了,蒙铃也知道了不少狱友的案情。

    那个质彬彬的眼镜,竟是一家国外公司的高级白领,年薪十几万,探亲假满,准备启程回美国时,竟然在机场的自动取款机,用别人忘在面的**,冒取了人家的五千元人民币。

    结果失主突然想起回来寻找,发现卡的钱被人冒领,立马报了案,根据监控录像,按图索驹,在她拿着机票准备登机的时候,被警察逮住,这下可好,在亲戚朋友面前丢人现眼不说,工作也没了,绿卡也废了,还被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拘役六个月。

    一时贪念萌生,半世清誉尽毁,她怎能不以泪洗面,痛彻心扉。

    那个整天神神道道的老女人,原来在柳林市一家星级酒店里当保洁,因为在一天傍晚,一个常她这收破烂的老乡在她当班的时候,把酒店里的电器藏在架子车偷走了,而她恰巧又热心肠地帮这个老乡把车推到了门口。

    结果这个打着收破烂名义进行偷窃的惯盗被跟踪而至的警察抓了个现行,而她被当作同案犯关了进来,她像祥林嫂一样,整天一遍又一遍地不停的诉说着她的倒霉和冤屈,颠三倒四的,都有点魔怔了。

    还有那个自己岁数还小的小姑娘,是一个毒贩子,可据她讲,她是和男朋友来柳林市旅游,那包东西根本不知道是谁的,更不晓得是怎么塞进她的旅行包里,当时下车后两人吵架,男朋友一赌气走了,她打算回家,可在火车站的安检机被警察发现这包东西,她混身是嘴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扔在这里快一年了,也没给她一个准确的定罪。

    牢房剩下的不是盗窃,是卖淫,还有一个农村妇女是重婚。

    唯独男人婆的案情没人知道,她只说自己是酒驾撞人,可撞人为啥关了一年多还没有审判,别人弄不明白了。

    蒙铃的日子这么一天一天地往下过,蒙铃也是成天盼着赶快判决下来,好有一个探视的机会,因为她相信萧博翰一定会来看她的,她也急切希望听到外部世界的信息,但她还在受审阶段,探监根本不可能的,只有到了判决之后,她每月才有两次的探视机会。

    不过好的一点是,蒙铃可以和律师见面,而蒙铃的律师当然是历可豪了,虽然见不着萧博翰,但从历可豪口可以听到一些萧博翰的消息,那也是好的,今天一大早,一个管教过来把她带到一个房间,蒙铃一眼便看到历可豪。

    历可豪也看到了她,急忙站起来,冲她点点头,在蒙铃的对面坐下,旁边一个警察站在房间的角落,监视着她们,见到历可豪,蒙铃突然觉得满腹委屈,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监管民警立刻走到她的面前,厉声命令她不准哭,否则,马取消会见。

    蒙铃顿时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地坐在那里抹眼泪。

    看着这一幕,历可豪的鼻子一酸,眼圈也红了,这个从来都性格倔强的女孩子,在这情绪失控的当口竟能令行禁止,这里管教的严厉可见一斑。

    历可豪问她:“吃得好吗?”

    蒙铃轻轻地摇摇头。

    历可豪又问:“挨打没?”

    蒙铃又摇摇头。

    历可豪放心了,只要不挨打,其他的都能克服,他告诉蒙铃,萧博翰让自己给她带来的香肠、火腿都被扣下了,不准带进来,说是涉及到安全因素,只准往犯人的生活卡存钱,说是一般的生活用品和食品,都可以在看守所内的小商店内买到,所以自己已经给蒙铃卡打了好多钱了,让蒙铃买点好吃的。

    蒙铃愤愤地小声“呸!”了一口,说:“那里的东西质次价高,全是伪劣商品,火腿肠连个商标都没有,方便面全是碎的,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说完,她猛然想起萧博翰当时昏倒了,忙问:“萧总没什么事情吧?”

    历可豪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说:“萧总没事,只是现在每天都不怎么说话,整个人都闷闷不乐的,每次见我一句话,早点把你弄出去。”

    蒙铃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一阵心潮起伏,莫名感动起来,萧博翰是她现在唯一的亲人了,看来他对自己也是有情有意,自己真没看错人。

    可一想到萧博翰那愁眉不展的样子,蒙铃又觉得心里难受,她又眼圈红红的了。

    后来历可豪和她又谈了很多关于案情的事情,历可豪说:“蒙铃啊,我知道你当时心里紧张,没有看到警察已经全部位,耿容也反抗激烈,所以你一不小心枪走火了。”

    蒙铃明白这是历可豪在暗示自己,她点点头说:“嗯,最近几次审讯我一直头疼,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起来,所以说的很含糊,现在我已经慢慢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了。”

    历可豪点点头说:“是啊,也可以理解,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场面,你心里紧张也是情有可原的,手枪那玩意啊,有时候人太紧张了,肌肉收缩,很有可能误扣扳机的,唉,这事情搞的。”

    蒙铃也心领神会的说:“我也没想到会那样。”

    她已经从历可豪的眼看到了一点希望,或者这件事情真的可以办成防卫过当,那么自己出去的时候应该还不会太老吧,不知道那个时候萧博翰还会记得自己吗?

    想到这,蒙铃又伤感起来,她感觉自己最近的情绪很不稳定,或喜或悲,她深吸一口气,对历可豪说:“情你带话给萧总,我在这里还行,让他不要牵挂。”

    历可豪看着她,深沉的点点头说:“话我会带到,但大家都在惦记你,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们都会尽力的,你放心。”

    这时,一个管教过来宣布,会见时间到了,让历可豪请回,蒙铃站起来,说:“别忘了,带我给大家问好”。

    说完,一步三回头地被管教带走了。

    在回监室的路,蒙铃来时的兴奋已被悲哀所替换,眼睛只盯着脚尖,一副落寞的表情。坐在铺板也无精打采,什么话也不想说。

    但日子还得过啊,在这看守所的生活伙食极差,差到什么程度?那个犯重婚罪的农村大嫂,有一天端起饭盆哭了,问她为啥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