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就说:“你吹,你就吹吧。 ”

    季子强一本正经的说:“真的啊,叶书记表扬我,我实在不要意思了,我对叶书记说:书记,你不要这样在表扬我了,这样会让我骄傲的。”

    华悦莲就忍不住了,一下笑成了一团,歪在了季子强的怀里。

    季子强就又说了很多今天卖酒的事情,听的华悦莲一阵阵的发笑,两人嘻嘻哈哈了一会。

    等季子强和华悦莲笑过以后,那对面的高挑女人和那个猥琐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季子强想想就笑,怎么自己有时候像个色郎一样,对美女总是会有一种关注。

    吃完饭,两人快乐的相拥着往回走,每次站在夜色中,季子强总是会获得一些恍惚的暗示,他是城市中一个习惯倾听的人,他总是喜欢仰望寂寞的天空,看到有飞鸟寂寞的身影斜斜地从自己眼前消散在这个时候,他的思想绵延整个世界,布拉格的第一场雪,布鲁塞尔喧嚣而空洞的机场,上海昏黄的天空和外滩发黄的外墙,拉萨甚蓝色的湖水,苏州深远悠扬的暮鼓晨钟,丽江古老的青石板路。

    在很多的时候,季子强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也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沉默,他摇下头,把那些想象都抛在脑后,手上加点劲,拥着华悦莲在寒风中慢行着,在市委家属院附近,季子强放开了手,对华悦莲说:“你先进去吧,我买包烟。”

    他是担心人别人看到自己和华悦莲这么晚了还在一起,对华悦莲影响不好。

    华悦莲也看出了季子强的顾虑,她调皮的一笑说:“我家还有好多烟哩,不用买了,给你几条。”

    说完她就揶揄的看着季子强抓耳捞腮的,她憋着笑,很正经的说:“真的,都是好烟,不用在花钱了。”

    季子强只好说:“我怕抽不管别的牌子烟,你先进去,我一会就到。”

    华悦莲就放声的笑了出来说:“好,我先进去了,你慢慢的买。”

    季子强不好意思的站住了脚,看着华悦莲走进了家属院,他掏出了一支烟,点上火,在外面抽了起来。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季子强才走进了家属院大门,看门老头正在那专心的看着一个什么京剧,也没怎么注意季子强。

    季子强到了华悦莲的家门外,敲开了门,好多天不见了,他想她了,心急与性急并重,无法分清哪一种心情更为迫切一些。

    季子强也从她柔情蜜意的微笑里,窥见了思念点燃的**之光,他以少有的冲动,拥抱她时就把手伸进她的内衣, 华悦莲嫣然一笑,把胸脯挺高,任凭他的夸张动作继续下去。

    “想没想我”季子强面带嬉笑的神情,又问。

    她不能不回答。把额头顶住他的下巴,轻声说:“想的,哪里都想。”

    他们接吻,由于站立姿势不稳,他拽着她,她扑向他,一块倒向门。门板发出刺耳的响声,他们警觉一下,旋即更为疯狂地拥抱与深吻。

    季子强的嘴唇从她的嘴唇移开,顺着下巴滑落到颈项,手忙脚乱地脱她的外衣。

    “进屋。客厅冷。”她喘着气说。

    他们像两个小学生,伸长脖子伸长嘴,拥吻着往卧室挪动碎步,来到床边,他把她放倒在床上,她在积极地回应中,右手就在摸索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

    他和她仰躺着,两脚垂地,他匍匐在她的身上,她打开了空调,一堆衣服散落在脚边。。

    现在他们已经静静的躺下了,两人都挥霍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移动也不想动,先前,他觉得浑身燥热,此刻激情过后,他感到阵阵发冷,冷得直打哆嗦,他们一块躺在枕头上,她拉出被子覆盖在他身上。然后,她安静地躺在他身边,面带惬意的微笑,静静地凝视着他。

    “你不擦擦”稍事休息,季子强问。

    “不”她含情脉脉地回答。

    他笑了笑,又将她搂在臂弯里,继续抚摸她的丰满白体,更想激发自己第二次欲念。

    “洗洗,我还想来一次。”他说。

    她顺从他的意,起身跑进卫生间,多听话、多温柔,一个难得的美女。

    她回来时,光着身子蹑手蹑脚,拿了一卷纸。她还是那么遮羞、那么有意思,她一弓身钻进被窝,从被窝里伸出手臂,递给他一卷纸。

    “放在你那边。”她柔声说。

    屋内温度已经上升到摄氏26度,房间开始暖和起来。

    季子强感到自己又可以战斗了,先前依靠本能,随后凭借心神意念。

    “亲亲我”他对她说。她挪动一下身体,送上她的嘴唇。她从他的额头吻起,沿着鼻梁滑到嘴唇,接着移到下巴、脖子、胸脯,滑向他的心窝。

    他收紧肌肉,僵硬身体。他的目光紧盯着她的额头和嘴唇,透过蓬松的发间,偶尔可以窥见她那鲜红的蠕动的舌尖。

    他在细心体会与感受中,开始紧张,身体扭动,呼吸加重。仿佛血液一股脑地灌向头顶,鼓胀起血脉。

    他按捺不住地搂紧她,与她再次重叠在了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他怀里动了一下,用她的手掌在他的胸口慢慢磨娑。他也一声不吭地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

    突然她张开眼抬起下巴看着他说:“你很爱我吗”

    他用手指拨开她盖住脸颊的头发说:“傻孩子,我当然爱你,而且是很爱你。”

    他也问她:“你爱我吗”他也知道自己问的似乎是傻话。。

    华悦莲脸上马上浮现出孩子般的笑容:“我爱你,因为你很幽默,很细心,很宽容,而且你懂得很多。”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那我们结婚吧”。

    季子强就很温柔的看着她说:“我也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家人能不能同意,因为华书记对我应该很有看法。”

    华悦莲叹口气也说:“他们现在都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等过春节我到省城以后,和老爸老妈好好的谈谈。”

    季子强点点头,对这个问题他真的一直很有顾虑的,华悦莲不知道自己和华书记到底有多深的纠葛。

    她抱着他,紧紧地贴着他,生怕他突然会消失,她轻轻的说:“我会说服他们的,你放心好了”。。

    他们就这样在床上,聊了很久,很温馨也很开心,一直到他们困得睁不开眼睛。

    这次的柳林市之行,让洋河县酒厂起死回生,季子强回到了洋河县,少不得又有很多人来赞叹和吹捧他了一番,季子强嘻嘻哈哈的接受着大家的马屁,他心里也清楚这都市逗他玩呢,全不能当真。

    生活还要继续,工作还要继续,季子强又开始了工作,元旦还有几天就到了,季子强不得不打起精神事无巨细的安排和检查起来,所有的工地他都去看看,各个部门也去转转,年底的会议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工作总结会,表彰会,明年的工作计划会,他整个人就在这会海中给淹没了。

    过元旦的时候,他也没有回的去柳林市,县上搞了几个活动,都邀请他参加,烟厂也是厂长带队,几个厂领导盯在季子强的办公室,硬是把他请到了厂里,烟厂最近两年还有点效益,他们专门市里和省城请来了一些三,四,五流的演员,准备了一场庆元旦的表演会。

    12月31日晚上季子强就到了烟厂,同来的还有几个县上局级领导,整个礼堂是焕然一新,电灯上挂满了闪闪发亮的彩条,两面墙壁上还贴的有一些表示吉祥的画,最上方写着“元旦联欢会”几个字。

    季子强被安排在了烟厂大礼堂的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前面还放了一个小茶几,堆满了瓜子水果的,他们听说季子强喜欢和铁观音,就特意买了一点好的,给季子强泡上。

    季子强也难得享受一下这个待遇,虽然听说演员不怎么得,但这个排场和待遇还是不错,烟就更不用说了,烟厂你想下,那没有印刷商标的烟直接就用一个盛菜的盘子装上,防盗茶几上,你随便的抽,哪怕你一次接三根都由你。

    元旦联欢会开始,两位主持人宣布联欢会开始时,广播中发出了新年祝辞,大家听了后都不约而同高兴的鼓起了掌。

    本来预定的有一个季子强的讲话,但最后作为季子强出席的条件,让他给砍了,一年四季都在讲话,今天也让自己休息一下,那些工人师傅也是一年四季的听领导讲话,今天也让他们清闲一点。

    一会就开始表演节目了,第一个节目是市里歌剧团几个人跳了个什么舞,季子强也不大看得懂,反正感觉人家跳的很卖力的,他也就不断的鼓掌,他一带领,那掌声就相当的大了,大家也都热情高涨的看了起来,人家华书记都喜欢,这节目一定很有深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