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历可豪有点为难的看着萧博翰,他理解萧博翰此刻的心情,也没有辩解什么,说:“行,我会竭尽全力处理这件事情的,萧总你就好好休息,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给你汇报的。”

    萧博翰点下头,人也逐渐冷静了一点,虽然他不是学法律的,但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他不禁又开始为蒙铃担心起来了。

    此刻的蒙铃已经受过审坐在囚车上了,一路上囚车都拉着刺耳的警笛,呼啸着从蒙铃熟悉的街道上驶过,她透过囚车的铁窗往外看,就见行人悠闲的在漫步,在店铺诱人的招牌下,还有一对恋人在路口等红灯时在亲昵,几个孩子在街道上奔跑嬉戏,那些再平常不过的场景,在此刻的蒙铃看来,是多么的让人神往。

    不过一想到可以让萧博翰摆脱耿容的威胁,蒙铃的心里还是又了一点安慰,她一直都很冷静的面对这件事情,也一点都没有后悔,哪怕自己永远都关在里面,蒙铃也无怨无悔。

    囚车过了柳林大桥,拐上一条僻静的小路,不到二十分钟,便到了柳林市市第一看守所,这座始建于建国初期的大院,四周连一棵树也没有,空空荡荡。

    半个多世纪了,这里依然是铁门萧索,壁垒阴森,让所有走进它的人不寒而栗,囚车直接驶进有门卫值班的第一道大门,一个急刹,停在有持枪武警站岗的第二道大铁门前的黄色警戒线外,押车的警察把门锁打开,命令她下车,蒙铃跳了下来,她举目四望,铁门、铁窗、铁锁;电网、高墙、刺刀,这就是柳林市第一看守所留给蒙铃的第一印象。

    不一会,大铁门上的一个小门打开了,她被松开手铐押了进去,又走了二十多米,来到了第三道铁门前,门口办公桌后坐着一位老警察,进到屋里,蒙铃照例被要求蹲在地上,双手报头。

    老警察侧过头用锥子似的目光,在蒙铃的脸上扫视了一番后,开始做例行的登记,从姓名、籍贯、年龄、住址等问题一个个问完后,他用对讲机喊来一个女警,指着蒙铃的登记低声说了些什么,那女警点了点头,便让她站起来,带着她到隔壁进行身体检查。

    两个穿着囚服的女人仔细搜查了她的身体和衣服,用老虎钳子拧断蒙铃苹果牌牛仔裤上的拉链和扣锁,连标牌也扯了下来,说是这些东西会成为自残的工具,最后,她在一张暂扣物品的登记上签完字,换上印着柳林市一看的桔红色马夹,穿上拖鞋,女警让她走在前面,穿过一条长长的过道,被单独送到最靠里边的一间监室。

    在过道上,她听见那个女警象是在自言自语:“你的事情有人关照了,不用怕,那里的号长会罩着你。记住,你自己也得精神点,有眼力见,会做人。”

    蒙铃听明白了,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呢,但她没有回头,只是稍稍偏过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心想一定是萧博翰让历可豪上下都打点过了。

    到了监室外面,隔着铁门上一张a4纸大小的窗口,蒙铃可以看见地上是一溜大通铺,七八个女犯都梳着短发,个个挺胸抬头双手放在双膝上,在铺板上坐成了一条直线,高低胖瘦黑白俊丑神色各异,一个个都目光炯炯地望着门口。

    打开铁门,女警拍拍她的肩头,说:“今天先将就一下,明天我再帮你买床单垫子和生活用品,进号吧!”说完,轻轻一推,蒙铃就不知不觉地进来了。

    铁门在她身后哐当一声关上,接着又是咔嚓一声,落了锁。

    等女警走后,坐在头铺上的一个女人,对站在地当间的蒙铃说:“过来!”

    蒙铃闻声向她看去,一怔,这哪里是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男人婆,肥硕粗壮,虎背熊腰,坐在铺板上象一座肉山。她心想,八成这就是号长了,虽然蒙铃从来都没有坐过监狱,这里面的程序和犯人的级别她还是知道一点,毕竟在恒道集团里,很多兄弟平常总会津津乐道的讲诉自己蹲号子时候的光辉事迹。

    所以蒙铃知道,一个号头在这个房间里是有绝对的权威,不过蒙铃想到女警方才的交待,她心里有了底,于是,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男人婆眄斜着眼睛上下翻楞着蒙铃,粗声大嗓地说:“虽说上头对你有过交待,但进监的手续还得办,是吧,不然乱了规距,还怎么管理。说吧,什么案子?”蒙铃小脖一梗,说:“杀人。”

    嗬,小样,你敢杀人?我还真就没看出来!男人婆一脸不屑:“说具体点,怎么杀的?杀得是谁?”

    蒙铃心情本来不好,就算知道号长在这里是很牛的,但作为一个江湖中人,她并不太惧怕,就懒散的说:“还能怎么杀?当然是枪杀,杀的也是坏人了。”

    男人婆一听蒙铃口气恨拽,说:“嘿,***,你还挺横啊!”

    蒙铃瞟了她一眼,懒得吱声了,心想:“这家伙什么意思呀,不是说好要关照自己吗!她没完没了的,想干嘛?”

    见她半晌不吭声,男人婆的面子也点挂不住了,她脸一沉,一挺身,站了起来,那块头足有一米七五多。

    她嘴里骂骂咧咧地说:“到这儿你还敢玩横的,真是活人惯的!我不收拾收拾你,你是不知道天老大,地老二!”

    说着,扬起大手,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蒙铃是谁啊,从她一起身就早有防备,准备可能让她就扇上耳瓜子呢?蒙铃一低头躲过攻击,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关节,大姆指向上,转身拧腰,将她的胳膊反关节后制服了她,一使劲,一个背摔吧男人婆撂倒在地上,等男人婆狼狈不堪地从地板上爬起来,蒙铃又是一个抱腿摔把她扔出去老远,后脑勺磕在地板上,眼前一片金星,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只见蒙铃灵巧地向前一跳,戏谑地用食指勾向自己,说“再来!”

    监室里的其他人,都一下子傻眼了。

    男人婆坐在地上,泪花闪闪,她心里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个新人的对手,和她角力,那是以卵击石。

    正在这时,只听咣当一声,铁门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个严厉的声音从监视口传来:“闹什么闹,都不想吃饭了是不是,都坐回去。”

    蒙铃心中一喜,心说这下可好了。她急忙说:“我们号头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

    “那你站在那干什么?”女警不相信地看着蒙铃。蒙铃一脸无辜地说道:“我这不是想过去扶她吗,都是一个号子里的难友,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吗。”

    女警犹疑地望着她俩,目光扫来扫去,也没看出个究竟,于是,她大喝一声:“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蒙铃,你要在一个星期之内,背熟十二条监规,还有监号里的规章制度,不得违犯。明白吗?”

    “明白!”蒙铃大声回答。

    哗啦一声,女警将监视口的铁页子拉上,脚步声橐橐地远了。

    男人婆脸上露出了了一丝惧怕来,这个新人确实太厉害了,何况上面都打过招呼了,看来只能和平相处,她冲着蒙铃一歪脑袋,说:“行,看来是个角色,来,你就睡姐边上。”

    她让一个带眼镜的女犯把自己的被褥让出来,让她和别人挤一宿,惹得那女人一肚子不高兴,但她也只能有腹非,人还得乖乖站起身坐到一边去了。

    蒙铃瞅了瞅男人婆那张满是痤疮的大脸,心里好不情愿,但一想人家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和抬举,那二铺也不是谁想睡就睡的,按牢房的规矩,铺位从上到下的排列开,头铺是号头,二铺就算二头了,以此类推,睡在最下面靠马桶的,那就是地位最低的一个了,自己初来乍到,能睡二铺已经不错了,所以蒙铃也就没再说什么。

    住在那个地方,要不了多久,蒙铃就和男人婆说起了话,都是一个房的,谁也躲不开谁,所以想记仇也难啊。

    男人婆后来解释说,她当时真的没有难为她的意思,完全是例行公事,可没想到她这么强横,甚至还敢和自己动手。

    她告诉蒙铃:“其他的女犯进来时,我们都要给她净身。古今中外,号子里就是这规矩,杀威棒总是要打的。”

    蒙铃问:“什么是净身。”

    男人婆邪邪地一笑,说:“让她们给你说。”

    那个戴眼镜的女犯看了一眼男人婆,仍心有余悸地说:“我进来的时候,一屋子的人先把我扛在肩上,然后一松手给我摔到地板上,来回三次,差点没把我摔死。缓了好一会,刚想坐起来,又被按住,褪下裤子往下体上抹风油精,蛰得我火烧火燎一夜都没睡。那就是净身,残暴至极。”她小声嘟囔了一句。

    听完了,蒙铃转过脸问男人婆:“那你进来时被净过身吗?”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