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街上货物琳琅满目,购物者是多之又多,一些女士们正在商店选购“新年礼服”呢,周围围着一群可爱的“小天使”,笑嘻嘻地吵着闹着要买新衣服、新玩具,这些妈妈被吵得没办法,只好放下手中已看好的衣物,先带“宝贝们”一阵狂购后,再来为自己添置。

    “对不起,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这时突然传来一句道歉。原来一位大伯刚买完鱼出来,不小心将正在购买年画的几位小姑娘的衣服弄脏了。

    “没关系!”小姑娘笑嘻嘻地拿着刚选好的年画又走进了另一家商店。

    这位大伯也笑哈哈地走了,“哈哈哈……”那边又传来了一阵阵笑声……。

    萧博翰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他带着大家,从大街转到小巷,又从小巷转到商场,萧博翰特意带上了很多钱,只要是她们看上的东西,不管贵贱,也不去还价,都帮大家买上,让蒙铃和几个保镖都乐滋滋的,手里提满了礼物。

    不过至始至终,萧语凝都没有怎么情绪好转的迹象,她很不情愿的走在萧博翰的旁边,心里一直在嘀咕着,为什么耿容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给自己来过电话或者短消息呢?难道他真的遵守了哥哥提出的那个条件,要等到半年之后才和自己联系吗?

    想到这,萧语凝又烦躁起来,在她们走到一个街道中心花坛旁边的时候,她说:“我们回去吧,没什么意思。”

    萧博翰就停住了脚步,本来想劝妹妹两句,但看看她的表情,就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迁就的笑笑说:“行,那今天我们就先转到这里吧,改天谁想出来,我陪她。”

    几个人都笑笑,准备转生离开,但这个时候,萧博翰眼睛就眯了起来,他的神情也很快严峻了,他看到了耿容,看到他阴冷的走向了自己,而那揣在衣服下面的手上,分明是拿着东西,应该是枪。

    萧博翰这一愣神的功夫,蒙铃和秦寒水也发现了危机,她们两人不约而同的踏上一步,站在了萧博翰的面前,挡住了耿容,耿容也站住了,他们相隔有3到4米的样子,耿容眼睛却眨都不眨的看着萧博翰,对挡在面前的蒙铃和秦寒水他望都不望一眼,从兜里从容的掏出了手枪。

    萧博翰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用力的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蒙铃和秦寒水,说:“耿容,你不想活了,这是大街,快把枪收起来。”

    耿容满面倦容的冷笑一声说:“我是不想活了,我也活不起了。”

    萧博翰不无担心的说:“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昨晚已经定好了条件,你应该遵守那个承诺才对。”

    耿容就哈哈的大笑起来,有点疯狂的喊:“我们还有条件吗,还有承诺吗。”

    萧博翰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想不通耿容为什么会这样,他淡淡的说:“当然,难道连半年你都坚持不下来,那还妄谈什么给语凝快乐,幸福呢?”

    耿容惨然一笑,说:“你装吧,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过去一直把你看着一个像样的大哥,原来你也不过如此,不过还好,昨晚上你们还给我留了一条命,虽然是废了我,但今天用你的命来偿还,应该还是合算的。”

    这个时候,萧博翰才注意到,在耿容每次说话的时候,他都要吸口凉气,而他的脸色也很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瘦削的脸颊上,两个颧骨像两座小山似的突出在那里,一双悲凉的眼睛无神地望着自己,那一双蜡球似的眼睛充满了绝望。

    萧博翰就想到了刚才出来的时候自己问过鬼手,秦寒水说睡觉了,看来着确实有点问题。

    萧博翰就说了声:“秦寒水,到底怎么回事?”

    秦寒水没有回头看萧博翰,只是平静的说:“昨晚我和鬼手带人找过他,我们劝他离开,他口气很硬,所以我们就对他做了一点手术,以便他永远断绝那个妄想。”

    萧博翰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昨晚上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他愣了下,秦寒水口中的“对他做了一点手术,以便他永远断绝那个妄想还没开口,”这是什么意思?

    耿容脸色枯萎如同一张干瘪的黄菜叶,他费力的把自己靠在花坛的水泥柱上,摇着头说:“萧博翰,你不要装了,难道他们不是受你指使?”

    说完就瞄准了萧博翰,他脸上也开始了无须的抽搐,眼中也闪出死亡的气息了,空气一下就凝固起来了,所有人都是一惊。

    “耿容!你疯了。”萧语凝大喊一声。

    耿容手一抖,他看到萧语凝一步就跨在了萧博翰的面前,看着他说:“收起枪吧,他是我哥哥,就算真是他指使的,你也不能这样对他。”

    耿容看着萧语凝,眼中很快就充满了戚喪,他明白,萧语凝并不理解昨天鬼手等人对自己做过了什么,她肯定无法理解,也听不懂,昨晚上鬼手带着人强行的摁住了自己,他们割掉了自己作为男人的凭证,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废人了,一个太监了,永远都不可能在和萧语凝双宿双飞,就算萧语凝可以不计较自己的缺陷,自己也不会在和她呆在一起了,那样自己会很自鄙,自己的心会流血。

    耿容看着萧语凝,嗓音沙哑的说:“你让开吧,我和他的帐我们来算,我们是男人。”

    他第一次对男人这个词有了一种别样的体会。

    萧语凝也确实没有听出秦寒水对萧博翰说的话,因为她还是个小姑娘,她也一直在震惊中没有缓过神来,所以她不知道耿容为什么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怕暴露,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一定要来找哥哥报仇,就算是让鬼手他们打一顿,那又如何呢,难道为此就要把哥哥杀掉吗?

    萧语凝说:“你赶快走吧,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你等着我,现在赶快跑吧,很多人都已经看到你的枪了。”

    耿容真正的伤心,此刻他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的,他压抑到想死,想解脱,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他始终掉不出一滴眼泪,他心中就想着走,离开这个世界,走到哪里都一样,哪怕是去月球,那里空气稀薄,自己的泪滴不湿枕头,藏在棉花里,左眼微笑,右眼流泪。

    他开始请求萧语凝了:“语凝,你让开啊,我手在颤抖,我怕伤到你,求你了,你走吧。”

    他真的手已经发抖了,但他扣住扳机的那根手指头,却开始渐渐的用上了力气,扳机在一点点向后移动。

    “举起手来,耿容,你跑不掉了,放下枪。”

    “放下枪。”

    “放下枪。”

    这时候四周就响起了很多声音,很多支枪对准了耿容,今天因为过年,街上巡查的警察很多,当耿容那会刚把枪露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看到,并报警了,但这似乎都是在耿容预料之中的,他本来也没有打算在活着离开这里了。

    所以他没有在乎远处四周的警察,他只是看着萧博翰,他移动着枪,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想伤害到萧语凝,但他有那么一点点的犹豫,因为他伤痛很疼,他的手有点抖,他怕自己无法像平常那样准确的瞄准,并让子弹越过萧语凝的肩头,击中萧博翰的脑袋。

    但他还是开枪了,子弹呼啸着飞出了枪膛。

    ————对于很多高手来说,耿容这一点点的犹豫就够了,蒙铃无声无息的飞出了手心一直藏着的飞刀,这一刀像一道闪电,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偏差,就贯进了耿容的手腕,在枪响的那一刹那,耿容的枪也偏离了目标,子弹击中了远处的一个路灯。

    耿容拿不住枪了,这把刀虽然很小,但却贯穿了他整个手腕,枪往地上掉了下去,不过一只手却接住了枪,并且用一个很干净利落的扫荡腿把他掀翻在地,蒙铃用膝盖压住了他,用枪顶在了他的头上。

    萧博翰也在枪响的那一瞬间一把搂住了妹妹,一个转身,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萧语凝,在枪响的那一刻,萧博翰就感觉自己的头在嗡嗡着想,他没有看到身后发生的那快如闪电的一幕,他在等着自己身上中弹后的疼痛,但没有感受到,那枪响的回音没有消失之前,四周也没有了其他的什么声音,萧博翰费力的转过了头,他看到了蒙铃和耿容。

    萧博翰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发现就在刚才,他的整个后背汗水都涌了出来,现在突然感觉到了有点冷,他打了个寒颤。

    萧语凝也把头从萧博翰的怀里探了出来,她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她悲哀的叫了一声:“耿容。”

    她知道,他已经不会侥幸了,警察从远处开始小心的靠近了,连警察也为刚才的险情在后怕,可是街上人太多,她们一直也不敢轻易的向耿容开火,怕误伤到路人。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