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盯着耿容,目不转睛的看了他许久,不过还是没有去让他对自己做出保证和承诺,萧博翰知道就算做了,那也是枉然,他推开了窗户,对外面大院喊了一声:“叫鬼手进来。”

    院子里执勤的弟兄就答应了一声,没过三分钟,鬼手就走进了萧博翰的办公室,鬼手脸上有一点红晕,但他很稳定,很清醒,在走进来突然看到耿容也坐在这里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有惊讶的表情,好像这个地方本来就应该是耿容呆的地方一样,他看着萧博翰说:“萧总,有什么指示。”

    萧博翰呡了一下嘴唇,说:“送他从大门出去吧,我不希望我们的墙头老是有人翻上跳下的。”

    鬼手就点了一下头,对耿容说:“走吧。”

    耿容又看了萧博翰和萧语凝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站起来跟着鬼手走了,萧语凝也愣了一下,追了出去,而萧博翰把头低下,用额头支在了桌面上,感到心里一阵的空虚和沮丧,在这件事情上萧博翰明显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和无助。

    这个时候,院子里的人发现了一个陌生的人跟在鬼手的身后,大家都很奇怪,特别是那些警卫的人员,他们更是感觉事态严重,这个陌生人是怎么进去的,他又怎么会和鬼手一起出来,他们都开始惶恐起来,历可豪也远远的看到了这个情况,他一直都很关心萧语凝,有萧语凝的地方,他都会多看两眼,现在他看到了萧语凝和一个男子走在一起,他就有了一种预感,等他走过来了的时候,鬼手已经锁上了大门,正在对几个巡夜的兄弟训话。

    萧语凝也离开了大门,从历可豪的身边走过,历可豪就问了一句:“语凝,那个人是谁?”

    萧语凝白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自己上楼了。

    历可豪有点无趣的笑笑,就听到了身后蒙铃冷冷的说:“那是耿容。”

    历可豪吃了一惊,他转过头呆看了蒙铃一眼,才说:“是耿容,那怎么就这样让他离开了。”

    蒙铃摇下头说:“这你可就要问萧总了,我也回答不出来。”

    说完,蒙铃就进了办公大楼,历可豪也跟着一起到了萧博翰的房间,萧博翰还低着头在那发呆呢,她们进来的人都不声不响的坐在了沙发上,都不愿意首先说话,来打破萧博翰的沉默,

    萧博翰也没有说话,办公室就这样静默了好久。

    接着又进来了好几个人,雷刚唐可可也都来了,全叔的脚步也响了起来,萧博翰一直都没有抬头,这时候不得不做出反应,自己只有先放下心中的苦楚,他抬起了头,掩饰着落寞,笑笑说:“全叔你也来了,打扰你们喝酒了?”

    全叔很能理解萧博翰此时的心情,他过来拍了下萧博翰的肩膀,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历可豪憋了好久了,现在见萧博翰说话了,他看了一眼萧博翰,说:“他来求你了吗?想带语凝走?”

    萧博翰自嘲的笑笑,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一把子弹说:“用这个来求我的,好在他太轻视我了,以为我真的喝醉了,不然啊,呵呵,今天我可是要丢人显眼了。”

    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惊,虽然萧博翰说的如此平淡,但他们都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情况一定很紧张,雷刚气愤的骂了一句:“妈的,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能让他站着出去。”

    蒙铃也很是后怕的说:“看来我们总部的防务还要加强一点,今天真出事了,那才不得了。”

    全叔说:“我刚才骂过几个值班的弟兄了,一会我重新调整一下,多派一些弟兄。”

    萧博翰摇下手说:“不用小题大做,过年了,让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看淡一点,也不要责怪弟兄们了。”

    历可豪问了一句:“萧总,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萧博翰苦笑一下说:“我能准备处理?”

    大家也都感慨起来,都明白萧博翰左右为难的处境,他既不能对妹妹做出什么严厉的惩罚,也不可能永远把妹妹关在恒道,明明知道自己所有的行为其实都于事无补,但他还在勉力的挣扎着,希望可以改变妹妹的想法,难啊。

    鬼手和秦寒水也来了,他们进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话,都在默默的听着,听着大家的叹息,也看着萧博翰无力和疲倦的神情,房子里的所有人都很无奈,这种家务事情最难处理,最后大家只好安慰了一会萧博翰,也都陆续的散去了。

    走出了萧博翰的办公室,鬼手和秦寒水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两人就到了花园的一个角落站住了,秦寒水很尊重鬼手,他掏出了香烟,给鬼手发了一根之后说:“萧总真的很为难啊。”

    鬼手使劲的吸了一口烟,又用力的吐出了口中的烟雾,看着烟雾在寒冷的夜色中形成了一片白雾,才低沉的说:“跟的住他吗?”

    秦寒水点下头说:“你刚才在院子里一说,我就让林彬从后面墙上出去了,林彬的特长就是跟踪,盯梢,应该不会跟丢。”

    鬼手就点下头说:“我们今天就不要休息了,你把手机盯好,随时等待林彬的的回信。”

    “你的意思是。”秦寒水谨慎的说。

    鬼手点点头:“既然我们不能让他停止继续骚扰萧总,也不能让他老在柳林市待着,给我们留下威胁,那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出手了。”

    秦寒水:“我们出手?”

    鬼手说:“是的,我们强迫他离开柳林市。”

    “他要是不照办呢?”

    鬼手的眼睛就在黑夜里闪出了一种冷光来,说:“那他就永远不要离开柳林市吧。”

    秦寒水微微一震,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要先给萧总汇报一下。”

    摇摇头,鬼手扔掉手中的半截香烟,用脚使劲的把它踏住,又来回的碾了一遍,坚定的说:“算了,那样我们就是给萧总出难题,有什么后果和惩罚我来承担就是了。”

    秦寒水看看鬼手,他其实也感觉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让萧博翰从左右为难中解脱出来,他的眼中也泛起了一丝寒意,说:“行,你等着,那面有消息了我告诉你,不过这事情也算我一份,我陪你去。”

    鬼手想了想,点了点头,就没再说什么了,他们又回到了餐厅,里面还有很多的弟兄继续喝酒,一会有的弟兄家属要回家了,院子里就吵吵嚷嚷起来,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等所有的声音都渐渐的平息,那些喝酒的弟兄也实在喝不下去,靠在了酒桌上呼呼大睡的时候,鬼手和秦寒水却离开了总部,他们要去会一会耿容了。

    天亮了,在爆竹声中,柳林市的人们迎来了中国人最盛大的节曰——春节,家家喜气洋洋,挂上红红的灯笼,贴上红红的春联,忙忙碌碌,对所有恒道集团的人来说,正月初一,又是一个快乐的曰子。

    萧博翰起的很早,他极想闻闻那香气扑鼻的爆竹烟味儿,院子里一串串鞭炮在恒道的弟兄们手中点燃,声音真大,四处飞溅,仿佛要把每一个祝福送到千家万户,一阵阵爆竹声接连不断,噼里啪啦的,热闹非凡。

    对于众多孩子来说,春节的到来是令人高兴的,他们唱歌,他们跳舞,以庆祝他们的喜庆节曰,但对于萧博翰来说,春节没有这么好,春节的到来,却不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喜悦。

    不过就算如此,萧博翰还是没有去扫大家的兴,在吃过早饭后,萧博翰就带上几个兄弟,还有秦寒水和蒙铃,萧语凝等几个人一起走出了恒道的大院子,萧博翰要陪着她们在外面走走,以驱散每个人都有的那些不快,缓解一下自己和妹妹僵持的局面。

    看到鬼手没有出现,萧博翰就问了一句:“寒水,鬼手呢?”

    秦寒水说:“他昨天值班了,现在可能还没起来吧。”

    萧博翰“唔”了一声,说:“辛苦他了,那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

    萧博翰又转头看看萧语凝,今天的她显的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话也很少,好像在一夜之间变了性格,脸上也总是一副忧心忡忡,若有所思的表情。

    萧博翰没话找话的逗着她高兴,但一点效果都没有,她还是闷闷不乐的,萧博翰也可以理解此刻妹妹的心情,就拉着她的手,一面说着笑话,一面到街上闲逛起来。

    街上点燃的爆竹在地上开出了美丽的花,漂亮极了,满大街人很多,玩的吃的样样俱全,不过看到的大多数是一些小孩,街道的两边,不管是商户,还是住家,她们家家户户都把房子打扮得别具一格,各有各的个性,买来的年货放得满地都地,买来的年画怎么贴法,那就各有自己的风格和喜好了,有的正着贴,有的倒着贴,还有的歪着贴,家家备有鞭炮,人们穿上新衣服。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