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脚步声并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一个人,但显然的,人是往自己办公室而来,萧博翰就从椅子上转过了身门被推开了,来人并没有敲门,这已经有点反常的,只要是恒道集团的,没有谁可以这样无理的踏进萧博翰的办公室,就算资格最老的全叔,每次来找他,都会先敲门的,萧博翰在这一刹那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不速之客。

    没等他想完,敞开的门口就看到了一个人,萧博翰头皮一麻,知道自己的烦恼来了,门口站着的是耿容,不错,就是他,他冷漠的看着萧博翰,而且他的手中还有一柄手枪,他也看到了萧博翰,就用手枪的抢管竖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的:“嘘”了一声,说:“萧总最好不要叫人,这对你,对我都好。”说着话,他反手关上了门,他的眼光始终是圈定着萧博翰。

    萧博翰心中叹口气,没想到这事情来的如此之快,快的连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下一步对妹妹该怎么处置,耿容竟然就来了,而且,看的出来,这是来者不善啊。

    萧博翰睁大了有点迷糊的双眼,带着酒气说:“你你来做什么?你怎怎么么进来的?”

    耿容一笑,说:“这样一个小小的铁大门似乎拦不住我们这样的人吧?”

    “嗯,那倒也是也是,你想做什么呢?”萧博翰脸上还是酒红的模样,口里也是酒气冲天。

    耿容就邹了一下眉头,说:“你喝的太多了萧总,这样不好,不利于我们正常的交流,你也知道,我来找你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哈哈哈,你要和我交流?交流什么?让我同意你带走我妹妹吗?”萧博翰用手支撑着桌子,让自己站了起来,但看他应该是头还晕,身子有点软,脚下也是轻飘飘的,他试探了几下,后来放弃了,又坐了下来。

    耿容就走近了两步,在离萧博翰不远的地方站住了,他抬了抬手中的枪口,说:“难道我没有资格那样做吗?”显然,他在展示着自己有枪的优势。

    萧博翰不屑的笑笑,喷着酒气说:“在这个问题上,你真没资格,虽然你手里有枪,哪有如何,你总不能因为我不同意而开枪吧,那样你就算带走语凝,她会和你幸福吗,何况开枪了你就更带不走她了,这院子里至少有上百名和你一样有勇气的人。”

    耿容摇下头,用另一只手扇了扇萧博翰冲人的酒气,皱下眉头说:“萧总,你这样想就错了,假如有必要的话,我会开枪的,我这次也是豁出命了,就算为语凝拼掉我自己,我也在所不惜。”

    耿容在说这话的时候,萧博翰就看到耿容很平静,萧博翰心里很快就明白了,耿容说的是真话,他是这样准备的,这恨危险啊,萧博翰摇头晃脑的说:“那么你想如何?”

    “劫持你,让你同意我带走语凝,并且需要你陪同我们走一段,这样我们谁都不会受到伤害,我还是会叫你一声萧总,或者大哥的。”耿容好整以暇的说,但他开始怀疑起来,萧博翰醉的成了这个样子,自己能不能和他说清楚,能不能带走他呢?

    萧博翰长吸了一口气,说:“这就是你今天的目的?”

    耿容笃定的说:“是的,就怎么简单。”

    萧博翰冷笑起来:“如果我不配合,你就开枪?”

    “是的,当然了,我会挑地方打的,腿上的可能性要大一点的。”耿容冷静的说。

    萧博翰摇摇头说:“谢谢你不会要我的命,但我还是不会答应你的要求,因为我和你一样,也爱语凝,我要为她的幸福着想。”

    这个时候,走廊里又传来了脚步声,萧博翰听出来,那是妹妹的脚步声,但让萧博翰有点惊讶的是,妹妹那脚步很稳定,并非自己在餐厅看到了妹妹已经喝醉了的样子。

    萧语凝推开门,走了进来,她有点惭愧的看看萧博翰,嘴里轻声的说:“对不起啊,哥哥。”

    萧博翰笑笑,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看来你也学会了演戏,在餐厅你装的挺像的,我还担心你醉了难受呢?”

    萧语凝更有点难为情了,他看着萧博翰说:“你就放我们走吧,我自己的道路应该是我来做出选择。”

    萧博翰眼中就有了寂寞和孤单,他看着萧语凝,有点痛惜的,有点黯然神伤的说:“我没想到你会对他痴迷到这种境地,哎,算了,这样吧,我可以做出妥协,你们两人分开半年,要是半年后耿容依然没有出事,而且能有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我就同意你们在一起。”

    不错,萧博翰不能对妹妹永远看押,要是她的心飞走了,自己又怎么能够栓的住她的人呢,她为了配合耿容,已经都学会演戏了,自己也算尽力了,唯一的一点希望就是在半年中妹妹会看清这件事情的实质,主动的提出和耿容分手。

    至于耿容,萧博翰一点都没有报什么希望,就算他半年后不出事,就算他真的可以脱离了黑道,但结果还是一样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这是铁定的规律。

    萧语凝诧异的看着萧博翰说:“你真的这样想?”

    萧博翰打了一个酒嗝,表现的很无奈的点点头说:“我没有其他办法了,并不是因为他的枪在指着我,那对我一点威胁都没有,只是我不可能一辈子把你关起来。”

    说完,萧博翰突然的站了起来,他没有了丝毫的醉意,他的脚步已经很稳定了,他的神色也变得凌厉起来,说:“你认为我醉了,你认为你手上有枪就可以对付我,你判断错了,从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你的枪没有打开保险,因为你根本就不敢开枪,而我却可以在任何时候夺下你手中的枪。”

    说话中,萧博翰就猛然的跨进一步,靠近耿容,在耿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萧博翰已经抓住了耿容拿枪的那只手腕,一用力,耿容就咧开嘴叫了一声,而萧博翰的另一只手就快如闪电般的夺下了耿容的手枪。

    耿容和萧语凝都傻了,萧博翰后退俩步,又坐回了原处,耿容一动都不动,他并不吃惊萧博翰夺枪的身手,他惊讶的是萧博翰刚才连站都站不稳,为什么现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其实并没有醉的那么厉害,他一直在和自己装,等他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萧博翰把枪口对准了他,并且用拇指打开了保险。、

    耿容叹口气说:“萧总和传说中的一样啊,果然功夫了得,我认栽了,你随便处置吧,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话,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都会想办法来带走萧语凝的,这一点谁都动摇不了我的决心。”

    萧博翰就眯起了眼睛,局面自己是已经控制住了,但这事情太过麻烦,自己该怎么办呢,打死他,显然不可能,自己手上不会沾血,而且也不能让妹妹这一生都怨恨自己,那么放掉他,但他老是这样阴魂不散的纠缠妹妹,也是麻烦,而且一旦警方发现了他,抓住了他,自己过去窝藏他的事情万一他因恨为仇,交代了出来,自己麻烦更大。

    萧语凝早就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哥哥这样轻易的就破解了自己和耿容处心积虑商量了好久的这个万无一失的计划,现在的主动权已经到了哥哥的手里,她犹豫着说:“哥哥,你不要为难他,这主意是我出的。”

    萧博翰沉吟了片刻说:“你们两个坐下,坐沙发上。”

    看着她们都迟迟疑疑的坐了下去,萧博翰又说:“我还是刚才那个条件,给你们半年的时间,如果到那个时候你们依然相爱,耿容也没有出事,我就不再反对你们,怎么样?这合情合理吧。”

    说话中,萧博翰手指稍微移动了几下,就把手枪弹夹拿出,把子弹退出倒在了桌上,看了一眼耿容,把枪扔了回去。

    萧博翰其实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他只能做出这样的让步,希望可以在半年中想出一个妥善的方法。

    耿容就迟疑起来,他肯定不想答应萧博翰这个提议,但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了讲条件的实力,自己手里没有了枪的优势,萧博翰可以轻松的对付自己,更何况在这个大院里,还有众多的高手在,耿容看了一眼萧语凝,说:“语凝,你说呢?”

    萧语凝也明白目前的状况,她很快的对耿容眨了一下眼睛,暗示说:“现在我们也只能接受这个条件了。”

    但她还是没有骗过萧博翰的眼睛,萧博翰理解妹妹说出这话的言不由衷,她一定还会有什么鬼点子,她也绝不会遵守自己和她们的约定的,这一点,萧博翰已经很清楚了,但清楚了又能怎么样,他对妹妹实在没有太多可以使用的好方法。

    耿容也理解了萧语凝那眨眼的意思,那是让自己先答应下来,安全离开这里以后,在想其他的方法,耿容就抬头看着萧博翰说:“行,萧总,我答应你。”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