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语凝马上就晃动了胳膊,想要摆脱萧博翰的控制,但萧博翰抓的很牢,并对旁边的两个弟兄使个眼色,他们也都早在进来之前受到了秦寒水的吩咐,所以不等萧博翰第二次表示,就上前一人抓住萧语凝的一支胳膊,把她提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耿容一下就慌神了,他真的扣动了扳机,但只有撞针发出了一点响声,但这个举动还是让萧博翰眉头皱了一下,心里想,这个家伙真是有点疯了,他真的敢开枪,要是里面有子弹,自己的人受伤不说,警察也会闻讯赶来的,看来着小子是铁了心了。

    萧博翰就淡淡的看了鬼手和秦寒水一眼,转身跟着出了门,身后就听到几下沉闷的拳脚声,跟着鬼手和秦寒水就也走了出来,显然,耿容已经让他们放翻了,没有枪的耿容根本都不配恒道集团这两大高手联合进攻,不过今天的情况特殊,所以他受到了这个礼遇。

    秦寒水出来后,还恨小心的关上了两扇门,再四处看看。

    而萧语凝虽然是挣脱不开两个彪形大汉的控制,但她的双脚在来回的踢腾,嘴里在乱喊着:“萧博翰,你是个混蛋,萧博翰,我跟你没完,萧博翰”

    萧博翰眉头一邹,这样很麻烦的,要是路人看到了还以为是绑架,这个城市自己并不熟悉,万一招来了警察他就低沉的喊了句:“等下。”

    说完快步走近萧语凝,那两个兄弟也停住了脚步,等着他过来,萧博翰看着萧语凝说:“耿容是通缉犯,你这样闹着,招来了警察,我保证他很快就完蛋,你可不要后悔。”

    说完萧博翰就带头走了,萧语凝愣了愣,她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做的确有可能招来警察的,要是那样,后果自然很严重了,她停住了大喊大叫,在两个兄弟的控制下,上了萧博翰的车,和萧博翰一起坐在了后排,而前面,鬼手也坐了进去,他们不等萧博翰发话,车子就加速奔驰起来,往柳林市赶了回去。

    这一路萧博翰都和妹妹萧语凝坐在后排,为了防止萧语凝中途逃跑,萧博翰也是煞费苦心,来的一路他一直眯着,但回去这一路他一点都不敢大意,萧语凝的一举一动,他都全程的关注,鬼手坐在前排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半道里又什么差池。

    在路上,萧语凝还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明显是耿容打来的,从萧语凝吱吱唔唔的语态中,萧博翰就完全可以感觉到这一点,但萧博翰没有去制止他们,毕竟萧语凝也不是小孩了,自己只是一个哥哥,在很多事情上不能管的太过。

    电话之后萧语凝好像情绪好了许多,她开始和萧博翰说起了话:“哥哥,你知道现在什么什么时代了吗?你今天的举动很野蛮。”

    萧博翰咧咧嘴,一笑说:“嗯,我承认,我这种做法是很武断,但你要体会到我的苦心,我知道你会记恨我的,但我还是要这样做,你以后会理解我。”

    “理解你?只怕很难了,我想说的是,你留得住我的人,却未必可以留得住我的心。”

    “人是关键,没有人了,心有何用,我还是选择看住你的人。”萧博翰微洒着说。

    萧语凝撅着嘴,说:“但从目前来说,哥哥你也是黑道中人,你未必就比耿容好多少,为什么你可以进黑道,我却不能和他接触,这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萧博翰沉吟了片刻说:“你讲的不错,我的确未必比耿容强多少,但有一点你要明白,我现在还是自由的,他已经被通缉了,你能和他走多远,走多久呢?”

    “哪怕就是一周,一月,一年,只要我们拥有过,那就是幸福。”萧语凝无限憧憬的说。

    萧博翰真有点想笑了,这样幼稚的话也说的出来,但他还是忍住没让自己笑出来,只是淡淡的说:“你或者这样想也没错,但作为你的哥哥,我不会让你为了一周,一月的幸福而葬送你整个人生,所以忘记他,必须这样。”

    萧语凝不想再和萧博翰辩论这件事情了,她知道萧博翰不会明白自己的心情,因为萧博翰好像连一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有谈过,她其实太不了解自己的哥哥了,萧博翰有太多的情感和伤心,萧博翰的爱也不比她少多少。

    后来她们就很少聊天了,车一直跑着,萧博翰也一直警惕着,倒是萧语凝后来累了,困了,靠在后座上睡着了,看着妹妹香甜的睡相,萧博翰感觉自己很幸运,没有让妹妹走的太远,他拿起了一条毛毯,轻轻的盖在了萧语凝的身上。

    夜色降临了,小车在黑夜里孤单的行走,整个路上,车很少,到处都是一片深冬的萧瑟,看着车窗外这样的景色,萧博翰的心情当然不会太好了,他又想到了苏曼倩,他的心又开始流血了。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它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

    萧博翰一夜都没有闭眼,他在整个夜晚思考了很多东西,而第一缕阳光照射进车里的时候,萧博翰轻声吟道: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萧语凝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萧博翰关注的目光,她微微的笑了一下,说:“睡的真香,你没睡吗?是不是怕我逃跑啊?”

    萧博翰看着她,微笑着说:“是的,我当然有这个担心了。”

    “唉,我其实蛮理解你的,但你不觉得这样毫无意义吗?你能看的住我一辈子吗?”

    萧博翰摇摇头说:“看不住的,但我还是要尽人事,听天命,该做的和能做到的我都会去努力,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我也没把握,只是希望你能想通这个道理,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萧语凝也沉默了,她看出了萧博翰的无奈,但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在说什么。

    萧博翰看着妹妹,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到妹妹这种表现和反应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大对劲,但到底是那一点不对劲,萧博翰还不好说,不过总觉得耿容的那个电话之后,妹妹有了改变,她们谈了什么?

    萧博翰思索着答案,后来他还是叹口气,暂停了这个思索,不管怎么说吧,第一步自己已经做好了,下面的事情回去慢慢想,总能找到一条解决的路径。

    再走一会,就到北江省的地界,这离柳林市就不是很远了,萧博翰也松了一口气,拍拍鬼手的肩头,对鬼手说:“前面找个地方,大家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鬼手点头说:“行,前面应该有高速路的服务站,就在那里吃吧?”

    萧博翰明白鬼手的担心,这一路鬼手都没让在城市停过车,也是为了防止萧语凝半道开溜,萧博翰就笑笑说:“好,那样清静。”

    跑了没多久,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高速路的服务站,大家下车方便,吃饭,抽烟,这样耽误了个把小时的时间,萧博翰和鬼手,秦寒水等人也都心照不宣的对萧语凝关注着,就连她去上厕所,远远的在厕所的几个方向都有一名弟兄在警戒。

    对这些萧语凝当然是看的出来,她冷笑一下,并不当这是一回事情,该吃吃,该喝喝,也绝无偷跑闹事的迹象,让大家轻松了不少。

    两辆车总算回到了柳林市恒道集团总部,家里也是提前得到了消息,蒙铃,小雯,还有全叔等人都一起迎接住了萧博翰他们,大家都很亲热,绝口不提萧语凝和耿容的话头,都不断的招呼她们上楼喝水,吃饭。

    蒙铃也是亲热的把萧语凝看来看去,说她漂亮了,人也比过去苗条了。

    萧语凝情绪不高,她也并不怎么领情,她知道大部分人关心的是萧博翰,自己不过是一个附属品而已,对自己客气那都是为了讨好哥哥,所以她稍微应付了几句,说自己太困了,昨天在车上没休息好,就一个人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萧博翰回到办公室,水都没喝一口,就叫来了鬼手,蒙铃和小雯几人,对她们说:“从今天起,你们三个人就负责对语凝的警戒,对她要做到24小时不间断的关注,给手下门卫和巡场的所有兄弟都打哥招呼,决不能让她跑掉,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带回。”

    几人都点头了,但蒙铃还是说:“萧总,这也不是个办法啊,你总不能过完春节连学都不让她去上了吧。”

    鬼手也深有同感的说:“萧总,我总感觉语凝的反应不大对头,她上车之后太冷静了一点,只怕这事情没完啊。”

    没等萧博翰说话,蒙铃又说:“就是,我们总有放松的时候,就算我们不放松,但她心没回来,迟早还是要和耿容跑的,萧总,要有个办法啊。”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