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摇摇头,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她怎么会做早点了?自己和老爹可是从来都没吃过一顿他做的饭啊,这人一谈上了恋爱,真是心性大变,都成了家懒外面勤,稀饭胀死人的状况了。

    想到这,萧博翰又为一会面对妹妹的时候担心起来,自己能不能顺利的带走妹妹呢?现在还不好说啊。

    耿容就在卫生间里答话:“嗯,好好,我也马上就好了,辛苦你了,还有早点吃。”

    萧语凝说:“稍假惺惺的客气,赶快帮我把桌子收拾好。”

    “好好,马上就好。”说话中,耿容就搭着一条毛巾走了出来,在卫生间侧面的鬼手因为有门挡着,他并没有发现,但才走了两步,他就惊恐的站住了,他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萧博翰,也看到了房间里另外三个占据着几个有利位置的彪形大汉,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眯起了眼睛。

    耿容首先是惶恐,但这并没有维持几秒,他就感到庆幸,还好,来的是萧博翰,要是来的警察,那么会是什么样一个结果呢?

    他又联想到会不会是萧语凝带他们带来的,但很快的,他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感觉到自己很龌蹉,怎么能这样想萧语凝呢,自己从她的脸上和表情中应该早就看出了她对自己的钟情和爱意,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耿容在责怪完自己之后,也镇定了下来,他露出了一点点微笑,好像是对自己未来的大舅子想要客气一下,说:“萧总,你来了。”

    萧博翰点下头说:“是的,我来了。”

    厨房里的萧语凝就在里面大声说:“你说什么?”

    耿容没有回答,但萧博翰回了一句:“他说你来了。”

    萧语凝一下就脸色发白了,萧博翰的声调她太熟悉,太渴望听到,但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听到萧博翰的声音,她却是感到震惊,她一下就冲出了厨房,不错,是哥哥,他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出一支香烟,放在唇上,但他的眼光是阴沉的,早已经没有了自己习惯看到的笑容和亲切,这个时候的萧博翰,真的有一种黑道大哥的派头了。

    “哥哥,你你怎么来了?”萧语凝脸色发白的说。

    萧博翰吐了一口烟,装上了打火机说:“我怎么就不能来,我想念我的妹妹,我来看看她。”

    “你跟踪我?”萧语凝埋怨的说。

    “当然了,否则怎么能知道你和谁在一起。”萧博翰不紧不慢的说。

    “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私人事情,你这样做有点”说到这里,萧语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萧博翰好整以暇的说:“我有点什么了?有点太关心你,太爱护你了,是吗?语凝,我不是一个保守或者不讲道理的哥哥,但你现在还小,还不明白很多事情。”

    “我还小吗?我好像已经到了法定成人的年龄。”

    “嗯,不错,你是到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什么都明白,你知道你面前这个人是什么情况吗,你知道他手上有多少条人命吗,你这是对自己不付责任。”萧博翰平和的说,接着他弹了弹手中香烟的烟灰,又说:“离开他,你和任何人谈恋爱我都不会约束你,但他不行。”

    耿容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她们兄妹两人的对话,现在他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萧博翰是来制止自己和萧语凝,他不愿意萧语凝和自己来往,那么自己的梦想,自己和萧语凝想要长相厮守的憧憬就这样结束了吧?当然不能,自己从来都没有爱过一个女孩,萧语凝既是自己的初恋,也是自己的永远,就算萧博翰是萧语凝的哥哥,就算萧博翰是柳林市的以为大哥,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必须抗争。

    何况他从头至尾都感受到了萧博翰对他的不屑,在自己住的地方,在自己面前,萧博翰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似乎这件事情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只是一个听凭他摆弄的小玩具,这让耿容开始有了愤怒。

    他冷冷的说话了:“萧总,好像你并没有让语凝离开谁的那个权利,虽然你是他哥哥,但你还是没有这样的权利。”

    萧博翰一下就转过了头来,恶狠狠的看着耿容说:“我有没有这个权利不是你可以评价的,至少在目前我能够做到让你们分开,你懂吗?”

    耿容脸涨的通红,他知道萧博翰这话的意思,要是自己不给与配合,萧博翰是可以用武力来让自己妥协的,耿容冷笑一声,说:“萧总你太过于自信了一点。”

    说完,耿容就很不经意的把肩头上的毛巾拿了下来,擦擦头,移动了一下脚步,靠近了床头,在大家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下就躺在了床上,手一伸,摸到了手枪,等他挺身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打开了抢栓的保险,露出了微笑。

    他上前两步,看着萧博翰说:“现在我们应该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吧,萧总?”

    萧博翰看着他,很认真的看着他说:“我一直在坐着,倒是你很忙,那就谈谈吧。”

    显然,耿容认为自己手中的枪已经起到了震慑的效果,他在床尾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萧语凝,萧语凝在看到他手里的枪的时候,眼中就有了惊恐,她很快的站到了萧博翰的面前,对耿容说:“你不要拿枪对着我哥哥。”

    耿容微微一笑,杨了一下眉头,说:“行。”

    他调转了枪口,对着秦寒水,这个时候他一下又看到了鬼手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耿容惊慌的喊了声:“你和他站在一起。”

    他用枪指了指秦寒水,他就看到鬼手的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鬼手走到了秦寒水的旁边,本来鬼手是想在背后拿下耿容的,但他看到了萧博翰的眼神,知道萧博翰不准备那样做,萧博翰真的想要和耿容谈谈,而且耿容枪里也没有了子弹,所以鬼手也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萧博翰也是临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想当着妹妹的面,和耿容好好谈谈,让妹妹明白自己的苦心,不至于在将来妹妹怨恨自己。

    萧博翰用手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萧语凝,看着耿容,说:“耿容,我一直并不排斥你,有时候也挺欣赏你的,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很不容易。”

    耿容也对萧博翰保持着适当的恭敬,说:“谢谢萧总的赞誉。”

    萧博翰说:“但是,欣赏归欣赏,我却不能让萧语凝和你在一起,什么原因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问你一句,以你现在的状况,你能给萧语凝带来幸福吗?”

    耿容脸上有了一种愧疚,但萧语凝却接着说:“能,这几天我很幸福,是我着一生中最为幸福的时刻。”

    萧博翰不去看萧语凝,依然盯住耿容说:“你能吗,耿容,带来长久的幸福?”萧博翰把‘长久’两个字咬的很重,也拖得很长。

    耿容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但他咬咬牙说:“能!我可以为语凝放弃过去的一切。”

    萧博翰叹口气说:“你放弃了又能有什么作用呢?那些血不是你洗干净手就可以消失的,你既然爱语凝,就应该为她好好想想,一个人下地狱难道还不够,还要再带上她?”

    耿容下意思的摇了摇头说:“我们可以隐名埋姓的好好生活,我可以退出江湖,这样难道也不行。”

    “不行,说真话,那样的话你结束的可以更快,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更不能活在想象中,我们走到任何地方都要吃饭,都要抛头露面,你以为真的可以学古代那些隐士们一样住在深山老林,永世不见人吗?呵呵,那是故事,你受不了那种生活,萧语凝也受不了,我们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

    耿容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说不过萧博翰,这已经不用在一次实验了,但他还是固执的认为自己可以给萧语凝带来风光和幸福,自己在香港那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多少帮派都在自己的面前诚服了,自己用一杆枪,打出了一片江山,现在应该是自己最为辉煌的时刻,也是自己从小到大梦想的真正实现,所以一定要带上萧语凝离开,这才能让自己的设想更为完美。

    萧博翰冷冷的看着耿容,他自己没有站起来,只是抬高了一点头,以便继续看着耿容的连,他说:“耿容,放手吧。”

    耿容握紧了手中的枪,毅然摇头,斩钉截铁的说:“不管是谁,想从这里带走萧语凝,我都会开枪,包括你萧总在内。”

    萧博翰很无奈的站了起来,嘴角微微一翘,画出了一点笑容,鼻孔里“嗯”了一声说:“耿容,第一你不敢在这里开枪,因为枪一响就会招来警察,你现在正被两地通缉,第二,你的枪里并没有子弹,否则他们几个能让你这样一直拿枪指着我吗,所以我明确的告诉你,萧语凝我现在就要带走了。”

    说完萧博翰就抓住了萧语凝的一支胳膊说:“我们走。”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