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觉得她好辛苦啊!在凛冽寒风中,一直站着,吆喝着,萧博翰跑到大妈身边,大妈立刻就像见到雨后阳光一样,心情由阴转晴,问道:“要不要来一点?”

    萧博翰点点头说:“来碗豆浆,再来几根油条吧”。

    大妈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忙着给萧博翰他们装油条,打豆浆。

    萧博翰问大妈:“你卖这些东西有多长时间了?”

    “几年了吧!”大妈一面忙,一面说。

    “几年?您可以开小店呀!”

    大妈说:“唉,小店成本高,我现在只要去菜场买点东西就能做生意。”

    萧博翰奥了一声,又问:“那你孩子呢?”

    “我孩子都去打工了,工资不多,我只求能养活他们自己就行了!”

    “啊!多么伟大的母爱啊!”萧博翰心想着。

    萧博翰等人吃的很快,都怕耽误了时间,吃完早点,秦寒水翻开皮夹,拿出了一张50元的钱,这让卖小吃的大妈很为难了,她刚开张没多久,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零钱来找,她说:“要不你们在凑凑吧,看有没有零钱。”

    有几个兄弟就准备翻翻口袋看看自己有没有零钱,但萧博翰却说:“不用找了,先放你着,明天我们还要吃的。”

    说完也不等大妈说话,萧博翰就走了,其他人也赶忙跟上他的脚步。

    时间不长,换去吃饭的鬼手也回来了,但萧博翰她们还是没有看到萧语凝,鬼手就说:“要不我进去找找。”

    萧博翰摇摇:“在等一个小时,等不住你在进去找。”

    外面很冷,他们都回到了车里,打开车上的暖风,眼巴巴的一起看着大学的校门。

    在寒冷的冬季里,阳光象褪色的彩带那样懒洋洋地披在大地上,学校的宿舍里面,萧语凝感到时光开始慢慢的清晰,对萧语凝来说,冬季是一年中的灾难,剌骨寒风中,体型再好的女人在这个季节里也会大打折扣,不得不穿的厚厚的,掩盖着了婀娜多姿的体形,所以她很讨厌这个季节,非常讨厌,她甚至觉得自己完全有理由在这个季节里冬眠,一觉睡到明年的春天再醒来。

    架势可以这样,日子过得还能有滋有味些,可是今天,她却一定要早点起来了,那面的耿容一定也在盼望着见到自己,自己也很想早点见到他,对了,自己还要帮他做点好吃的。

    萧语凝就起床收拾起来,学校已经放假了,几个室友也走了,就剩下她和另外一个室友了,不过那家户喜欢睡懒觉,还没起来呢。

    她嘴里哼着小调,给自己好好的装扮了一番,看看确实没什么差池了,看着镜子中自己娇俏的脸蛋,萧语凝自负的一笑,现在的自己美丽又自信,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怯懦的萧语凝了,她发誓要做个全新的美丽女子,她站起来转动了一下身体,又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才离开了学生住宿楼。

    萧语凝走出了学校的大门,还没招手,一辆的士就开到了她的面前,萧语凝几乎没有做什么停留的就上了的士,指点了一下路径,的士就开动了。

    而在远处一直都观察着校门的萧博翰等人,都紧张起来,鬼手没等萧博翰说话,就启动了汽车,在那辆的士开动的同时,萧博翰她们的两辆车也跟着开动了起来。

    还好,清晨的车并不太多,又恰逢今天是个周末,这就免去了鬼手等人很多麻烦,不然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们能不能跟上一辆熟练的的士,那很成问题。

    鬼手他们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和车速,就一直跟了好一会,当萧语凝的车在一个小巷口停住之时,鬼手也及时的刹住了车,一直等到的士离开,他们才把车开到了小巷路口,看着萧语凝走进了一个平房小院子。

    这个过程中,萧博翰是最为紧张的,他很担心自己的预感真的成为现实,而且从目前的状况看,这样的现实应该可能性是很大的,毋庸置疑的说,萧语凝肯定是来和人约会的,但她会不会真得是和耿容约会呢?这就让萧博翰大费脑筋了。

    万一妹妹只是和一个其他人在相会,自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会是一个什么状况,自己该怎么对她解释自己的行为呢?

    萧博翰在小巷路口的车上踌躇不定起来,他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搞错后,面对妹妹的尴尬局面。

    秦寒水昨天已经大概的从鬼手那里知道了这个情况,所以他看出了萧博翰的为难,他主动的说:“萧总,我去看看,我看过耿容的照片。”

    萧博翰一想,这或者是是一个办法,要是妹妹并没有和耿容在一起,自己就不用露面了,可以偷偷的溜走了,想了想萧博翰说:“你和鬼手一起去,鬼手见过耿容真人,千万不要搞错了。”

    鬼手和秦寒水都一起点头,秦寒水又反身回到他坐的车里,从里面拿出了几样很小巧的工具,萧博翰知道那是开门溜锁的兵器。

    接着,鬼手和秦寒水就一前一后的朝小巷子走去,而另外的一个兄弟,就打开了小车的引擎盖,装着在路面收拾小车,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耿容还没有起床,他听到了门响,迷迷糊糊之中,他从枕头下摸出了手枪,但随即,耿容就笑了笑,把抢放在了枕头下,因为他看到了一名娇俏的女子,顶着一头飘逸的长发,走了进来。

    “语凝,你来的这么早啊,怎么不多休息一下?”耿容一脸的笑容和宠溺,快速地爬离床,大步地走向萧语凝的身边,一把将她抱起。

    “呀,你没有穿衣服,我不要你抱我!”萧语凝脸上浮现一丝绯红,噘起俏唇撒娇着。

    耿容闻言赶紧放下她,讪讪的笑笑,走向床边,套上衣服,再转身回来搂着萧语凝,还在她的脸上留下深情的一吻。

    “大懒虫,现在还没起床,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萧语凝娇语着。

    “我昨天睡的很香,多睡了一会。”耿容大手仍爱恋地抚弄着她的长发。

    “哼,我要不来,估计你还不起来。”萧语凝冷哼一声。

    “但我一直都在想你,睡梦中也全是梦到的你。”耿容深情款款地说着,一双眼眸直盯着萧语凝,仿佛他说的话是他一生的誓言。

    “真的?”萧语凝娇笑地望着他,一双和耿容一样的眼神,很陶醉的闪着光亮。

    “我愿以我的名字发誓。”耿容的神情庄严而盛重。

    “好,我相信你了,嘻嘻嘻。”萧语凝娇笑地偎在耿容的怀里,露出了一抹灿如温阳的笑。

    而此刻最紧张的就是萧博翰了,他在车旁焦躁不安的来回走着,他反反复复的在心里念叨,妹妹千万不要是和耿容在一起,但很快的,理智又告诉他,语凝这样反常的表现,极有可能就是和耿容在一起的。

    他在很短的一点时间里,已经抽掉了两支香烟了,还好,鬼手和秦寒水并没有让他等待太长的时间,他们就回到了萧博翰的面前。

    鬼手看了萧博翰一眼,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说:“是他。”

    萧博翰皱起了眉头:“你确定?”

    鬼手说:“确定!”

    秦寒水也点了一下头说:“我们进院子之后,我在窗户上和鬼手都看到了,耿容的相貌很好辨别。”

    萧博翰就不能在有其他幻想了,他扔掉手中的香烟,用脚使劲的碾碎烟蒂,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带几个弟兄,我们进去。”

    秦寒水就过去,点了两个兄弟,加上鬼手和萧博翰,他们五人就一起往小巷里走去,走了几步,萧博翰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停顿了一下说:“你们几个多注意,估计他身上有枪,大家防备一点。”

    鬼手一翻腕,手心中一把小刀赫然在目,他对萧博翰说:“放心,他没有什么机会。”

    秦寒水也冷然的点了点头说:“我们也这样估计的,不会让他掏出抢来。”

    萧博翰才深吸了一口气说:“走。”

    房间里的耿容和萧语凝已经分开了,耿容在卫生间里刷牙,洗脸。

    萧语凝开始进了厨房,收拾起早点了,好像在炕着鸡蛋什么的,反正是吧锅里搞的“次啦啦”着响,她做的很认真,从她那笨手苯脚,手忙脚乱的动作中就可以看出,她实在并不擅长于这种工作。

    房间的门,在秦寒水毫不费力的几下拨弄中就轻轻的打开了,萧博翰等人无声无息的走了进去,进去后的萧博翰缓缓的坐在了沙发上,而鬼手和秦寒水则快速的检视了一圈房里的布局和结构,秦寒水到了床前,很简单的就把枕头下面的耿容的手枪拿了起来,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就退下了弹夹,把里面的子弹全部倒入了另一只手心,然后装起子弹,把弹夹还原,抢又放回了枕头之下。

    鬼手则移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稍微一张望,给大家做个手势,表明耿容就在里面,他也没有进去,在卫生间门口靠墙的地方屏气凝神的贴墙站住。

    萧博翰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了妹妹萧语凝的叫声:“耿容,你快点洗啊,我早点马上就成功了。”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