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装着没有发现季子强的犹豫,又问了一句:“要是洋河县工作忙,那就先回去吧。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工作第一。”

    她想要给季子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不要让他为难,或者他已经厌倦了自己,也或者他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么自己就给他自由,放飞他的心灵和身体吧。

    季子强听到叶眉这样一说,就忙回答:“那面到是没什么太急的事情,只是今天我已经和别人约好了,我担心失约。”

    叶眉就强颜欢笑的说:“呵呵,是不是女朋友,告诉大姐,我帮你参谋一下。”

    季子强是不能说出华悦莲的,叶眉和华书记的关系,让季子强有点担心,他吱吱唔唔的说:“嗯,一个朋友。”

    什么都不用问了,什么也不用说了,叶眉完全的感受到了寂寞和伤感,她抑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那你赶快去吧,迟了让人家久等,我这还有几个文件要看看。”

    季子强没有发现叶眉的变化,也没有感觉到叶眉的心情,在叶眉又一次催促他离开的时候,他就欢欢喜喜的离开了。

    看着季子强离开的背阴,叶眉眼中的泪水流了下来,叶眉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自己是个有勇气的人,但现在才发现,自己也很难飞跃过那茫茫的沧海。

    闭上眼,叶眉以为自己能忘记,但流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她现在明白了,有时,爱也是种伤害,残忍的人,选择伤害别人,善良的人,选择伤害自己。

    很多的时候,正是为了爱才悄悄躲开,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却是那份默默的情怀。

    很多那曾经的快乐回忆就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论自己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这一天还是来了,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这一天是她最难忘的一天。

    一个做女人的痛苦,当她和她所爱的男人有了关系以后,她就很自然地把这种关系视为一种永远,但男人却可以不同,他们可能只会觉得那是生存方式的又一种演绎。正如书上说的,男女之间,在没有婚姻的承诺前,还是保持简单的关系为好,否则,真的没有岁月可以回头

    叶眉又想,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著,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

    季子强对叶眉的伤感却一无所知,他高高兴兴的联系了华悦莲。

    华悦莲下午哪都没去,她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已,一早刚做过美容,鼻翼和脸颊处泛着釉瓷般的光泽,那张粉朴朴的脸越发姣好了。又怕看不太清楚,她欠起身,往镜子前凑了凑,盯着镜面上的那张脸。这一回她试图把自已当作一个旁观者,目光是审视的,挑剔的,想发现那张脸上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失误。

    眉形修剪得那么妥贴,自然地弯着,在眼角处猛地收住了;睫毛蓬松地翘着,衬得那双黑亮的眼睛更大了。

    嗯,不错,还不错,华悦莲满意地点了点头。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欣赏自已,怪不得同事们老说自已是美人坯子呢。

    这样静静地端详了一会儿,她又拿起一面小镜子,反观着自己的后背,头发瀑布般地从肩头垂下,顺顺的滑滑的,让人不由地想起了那句广告词。正这样自我陶醉着,蓦地发现长长的发梢间有一缕头发调皮地上翘着,她伸出左手压了压,却怎么也压不下去。不行,得赶紧把头发洗一洗,绝不能让季子强看出任何的不和谐。

    想着,华悦莲匆匆地进了卫生间,仔细把头发洗了一遍,洗过后,她又轻轻地回到自已的卧室,对着镜子梳理粘到一块儿的长发,她想尽快把它们弄干,她梳一会儿,化一会儿妆,也是那么轻轻地,慢慢地,一边化着,一边欣赏着自已。

    她己熟记了那位化妆师的动作,两手的中指和无名指,由内向外一圈一圈地推进,旋转,一层一层地涂抹着摆在眼前的水、霜、膏之类的化妆品。

    一切都做好后,天色也已经很黑了,看着窗外那漆黑的夜空,华悦莲叹口气,季子强太忙了,而自己就像是一个深闺中的小姐,这样期待着和情人的见面。

    柔和的灯光射下来,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她拉上了窗帘,来到厨房,在液化灶上坐了一壶水,她打算先开一点水,再煎两颗荷包蛋,今天为了等季子强一起吃饭,自己已经饿了一个下午了。

    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那壶水烧开,一想到一会就可以见到亲爱的季子强,她的心就灌了蜜似地甜,嘴角微微向上一翘,无声地笑了。

    于是,在这个微笑的夜晚里,房间里一直弥漫着温暖如阳光的氛围。总算是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华悦莲说自己还没吃饭,季子强有点心疼的说:“那你快点收拾,我等你。”

    华悦莲想到外面那寒冷的夜色,就说:“你不要等我了,你先到南小巷那家小火锅去吧,占个桌子,我收拾一下,打的过去。”

    季子强知道女士们只要说是收拾一下,只怕没有半个小时,一个钟头的出不来,他就答应说:“那我直接过去了,先把锅烧上,你一来就吃。”

    华悦莲就咯咯的笑了,好像自己见他就是为了吃一顿火锅一样。

    华悦莲刚忙换好衣服,再照照镜子,确保自己没有什么地方有错,就走到门口招过一辆出租车,坐上后直奔约会的地点。

    这样做既为了赶时间,又避免碰到熟人,出门时她就觉得今天的打扮有些过头,鲜红的羊绒大衣,紧身的束腿马裤,乳白色的长筒皮靴,她怕人们看见了会说些什么。

    其实她本来不喜欢这种俗气的红色,但季子强好像对红色有着特殊的喜好,想想女为悦己者容这个道理,她也就花了两千五百元买了一件,这可是她一个月的工资加值班费啊。

    想着很快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季子强,她又掏出小镜子仔细照了照,末了还往身上洒了点香水,季子强说他喜欢打扮得一丝不苟的女子,也喜欢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喜欢就让你闻个够。

    想着,她不由地笑出声来。

    司机从反光镜里盯着她,是那种很放肆很张狂的眼神,华悦莲很快就感觉到了这一点。漾在脸上的笑刹那间凝固了,风化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心想,人家一定以为我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了,她不敢再傻笑了,静静地坐在那里。

    季子强很快就到了那家小火锅店,今天的人不少,他就找到一张空台子坐下,点了两个小锅,也没让上菜,就等待这华悦莲的到来。

    抽着烟,季子强玩弄着打火机陷入了深思,也许他的深思来得太认真,他的眼神就呆呆的望着邻桌的一个高佻女人。

    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他被暴露了,那细尖眉毛女人发现了季子强在看着她,她好强地用眼光回敬着季子强,季子强才恍然清醒,赶忙躲过了对方的眼神。

    华悦莲还没有到,季子强再叫了一瓶啤酒,然后开始想华悦莲迟到的原因。

    一会他的眼光又不由的看到了对面那穿高跟鞋女人,她正夹着一条青菜往红唇里送,动作缓慢,先是咬住青菜的一头,然后一点一点往里吸进去,一红一绿相映成趣,煞是好看,季子强有点都看呆了,猛然间,她用眼角瞟了季子强一眼,惊了季子强一下,他赶紧拿起酒杯往嘴里送,以求对刚才的失态作出一点补救。

    要命的是,到了嘴边季子强才发现手里拿的不是酒杯,而是烟灰盅。

    高佻女人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又细双尖的眉毛高高扬了起来,象被风拂起的柳枝。

    季子强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看着对方那柳枝般的眉毛优雅地扬起。

    突然季子强收住了笑容,因为他看到了和高佻女人一起的一个那个男人正用敌意的眼光瞧着自己。

    于是,季子强自嘲的笑笑,收回了眼光,萎琐男人也收回了眼光,高佻女人也收回了眼光,他们又回到了十分钟以前的状态。

    “到了”司机很不友好的声音提醒华悦莲下车,华悦莲也顾不得和他计较,从车里钻出来,付过钱后急匆匆地奔向小店。这地方远离市中心,安静,她压抑着心跳快速走进里面时,她一眼就看到了季子强坐在那里,两人就一起招手,招呼着对方。

    坐下以后,他们就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他们一面点菜,一面谈了好多好多话,华悦莲就问他:“子强,叶书记没批评你吧”

    季子强呵呵呵的笑着说:“你怎么不说点好听的,我表现这么好的,叶书记怎么会批评我,光对我表扬了,表扬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