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再次抬头看他的时候,却见他将鱼肉吃得干干净净,温柔地对着她笑,像一个孩子在讨赏邀功般的说:“我今天比平时多吃了很多,跟妳在一起的时候,胃口也好了很多。”

    \t“那以后我每天都陪你吃饭好了。”萧语凝将这句话脱口而出,随即又觉得有些暧昧,低着头继续吃着碗里的饭。

    \t耿容笔挺地坐着,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的发旋,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可伸到一半,又将手伸了回来,却总心里觉得暖暖的,两人其实也不怎么说话,更多的时候只是安静地坐着,萧语凝其实话也不是很多,见耿容不说话,就这么默默坐着,如同一幅安静的画;她不想打扰他,就那么时不时地瞥上他一眼。

    \t他们两人还喝了好多酒,都是默默无言的自己喝,偶尔的时候,两人会碰一下杯子,但大多情况她们都是自己喝自己的,因为她们心里都很快乐。

    \t最后萧语凝感觉到自己在某个人的怀里,意识才恢复了一些,虽然很想看清楚是什么,可因为酒醉的原因,眼睛睁开却是一片迷蒙,可她熟悉这个怀抱,一点也不排斥这种安全感。

    \t萧语凝很瘦也轻,可对于耿容来说,一点都不费力气,他轻易的就可以将萧语凝抱起来。

    \t耿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帕,将她脸上的汗擦了个干净,然后将手帕折好,放回口袋,依旧一丝不苟,他将萧语凝抱到里间,将她放到床上,他坐在床头,轻喘了一口气,平日里的她未施脂粉,学生气息很浓,因为喝了些酒,象牙白的脸色带着些红色,娇媚之态尽显,唇畔上的唇蜜粉嫩嫩的,闪着诱人的光泽。

    \t耿容眼眸深暗,禁不住地伸出手来,抚着她细腻的肌肤,看着她耳后细细的绒毛,几乎有些忍不住地将头凑了过去,他想要吻她,这种感觉很强烈,可他的吻还没有落下,萧语凝已经翻了一个身,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

    \t喝醉酒了的萧语凝,是一点儿知觉都没有,自然也不会明白耿容的苦心,还在不住地挣扎着,因为难受着、喊着热,想要脱下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等到耿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胸前的钮扣都已经被她自己解开,衬衫大大地敞开着,粉色的内衣曝露在他的眼前,脖颈处也是粉粉红红的,皮肤细腻而光滑。

    \t耿容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见到这个场面:一时之间,一团火从他的下身开始往上窜上来,轰地瀰漫了他的周身,他自己都无法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又兴奋又激动,又憋得难受。耿容顾不得理会自己的感觉,捏了一下她的脸颊,起身去倒白开水。

    \t刚开始,耿容还希望可以帮她吧衣服穿好,可是很快地,手按在她身上那柔软的地方,心思一顿,眼睛看过去,就再也转移不开来了,她的皮肤被温热的水蒸得瑰丽一片,很是漂亮。耿容他细细地看着她,她身上的皮肤很好,雪白滑腻。

    \t没有想到,她瘦小的身体,身材也是极有料的,他的眼睛一路扫下去,接着又带着些微罪恶感,将现实撇到一边去了,他的心里在打鼓,矛盾得很,视线总是在远处和她的身上游移着。

    \t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突然地,耿容顿住,他慢慢站起来,耿容希望把这一刻留在香港的婚礼上,他真怕自己会伤害到她。

    \t对妹妹和耿容的相遇,萧博翰是绝对无法预料的,打完电话的萧博翰还是很忙,他一会要到好几家企业去,年底的会很多,萧博翰希望自己能够每一个都参加,这样才能让下面的员工有一种被重视的归宿感。

    \t吃过早餐,萧博翰上来休息了一下,就对着门口叫了两声:“蒙铃,蒙铃,过来一下。”

    \t蒙铃却没有答应,萧博翰只好喝点水,又等了一会,蒙铃才走了进来,萧博翰问:“跑哪去了?”

    \t“还能上哪去,帮你拿报子了,有事啊?”

    \t“嗯,一会我们到下面几个公司去,你安排车,你也陪我一块去。”萧博翰一面随手接过报子胡乱的翻动着,一面给蒙铃说。

    \t蒙铃点点头,帮萧博翰又添上了一点水,说:“我刚才都安排好了,有个车去加油了,稍等一下,你再喝点水,免得出去讲话口渴。”

    \t“嘿,到哪里都有水的,还能把我渴着。”

    \t“那不一样,这可是我帮你泡的,能一样吗?”

    \t“奥,奥,对对,是不一样,不一样,我多喝一点。”萧博翰说着,真的端起杯子,一口气就喝掉了半杯水,蒙铃看的嘻嘻嘻只笑。

    \t放下杯子,萧博翰又说:“来,翠花,添上。”

    \t蒙铃就呵呵呵笑着又帮他添上了,还问:“萧总,你昨天说过年的时候要到省城去一趟,去看望萧大伯,我也陪你去吧,让我也去缅怀一下那些往事。”

    \t但萧博翰没有说话,蒙铃又说:“哎,哎,老大,你说句话啊。”

    \t萧博翰还是没有说话,蒙铃就很奇怪了,她看到了萧博翰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来,象是沉思,又象是惊诧,还有一种气愤和沮丧,这让蒙铃就吓了一跳,她很少见到萧博翰有这样的表情,特别是这几个月来,恒道很顺,萧博翰的笑容要不过去任何的时候都多,但现在他怎么了。

    \t蒙铃就走近了萧博翰,萧博翰还是那份表情,一动不动的,蒙铃轻轻的把手放在了萧博翰的肩头,这时候,萧博翰有了一点反应,他抬手抓住了蒙铃的手,使劲的捏着,让蒙铃不得不使出一点功力,才能忍受他的力量。

    \t蒙铃还发现,萧博翰的手出汗了,微微的有点颤抖。

    \t蒙铃心也一下揪了起来,她不知道萧博翰为什么会这样,她仔细的看着萧博翰,顺着他的目光就看到了办公桌上的一张报子,蒙铃看着,看着,就慢慢的明白了,在报子上有一条新闻,上面说香港的**团伙大哥耿容近日可能已经偷渡到了大陆,香港和大陆的警察正在联手通缉该犯,该犯身负多条命案,并请知情人给予举报和协助。

    \t蒙铃也沉默,这个消息对恒道集团和萧博翰来说,的确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毕竟,耿容和恒道集团有那么一点联系的,万一耿容落网,恒道集团就难逃包庇的罪责,以现在恒道的发展趋势和未来看,这很不利。

    \t可是蒙铃并没真正的理解到萧博翰的恐惧原因,直到萧博翰轻声的说了句:“语凝说她不回来过年了,说学校实习。”

    \t蒙铃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萧博翰开始担心起妹妹来了,他是不是联想到妹妹已经和耿容见面了,所谓的学校实习,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真正的语凝应该是在陪伴耿容。

    \t这个想法一点出现,连蒙铃都感到了恐惧,并且蒙铃也很快的认同了萧博翰的疑虑,就算是实习,也不会放在春节啊,春节实习有点太牵强了。

    \t所以蒙铃就说:“你在担心?”

    \t“是,我有种预感,或许现在语凝已经和耿容在一起了。”

    \t“那你打电话在问问语凝。”

    \t萧博翰摇下头说:“问也是枉然的,她不会对我说,一但恋爱了,人的理智和智商几乎归零。”

    \t蒙铃对萧博翰这话有点好笑,但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她说:“那怎么办呢?”

    \t萧博翰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办公室疾走两步,又停了下来,说:“你马上通知秦寒水和鬼手到办公室来。”

    \t蒙铃知道萧博翰要采取措施了,赶忙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给鬼手和秦寒水都做了通知,放下电话对萧博翰说:“他们两人现在都在总部,马上就到。”

    \t萧博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他继续在办公室来回走动,像一只在岩石上徘徊的雄狮。

    \t没等多长时间,鬼手和秦寒水就来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过春节的气氛已经很浓郁了,连鬼手的脸上都常挂着一丝笑意,他们一进来,还没有坐下,萧博翰就对他们说:“我准备到清花市去一趟,你们两人做点准备,陪我一起去。”

    \t鬼手忙问:“是今天吗,坐什么去?飞机还是火车。”

    \t萧博翰犹豫了一下,转而很坚定的说:“开车去。”

    \t“开车?那有上千公里的路啊,要跑10多个小时的。”鬼手很诧异的说。

    \t萧博翰无可奈何的说:“是,我知道,但没有办法,因为我们或者要强行的带回语凝,所以火车,飞机都不行。”

    \t“你是说起接语凝?”鬼手很不明白萧博翰是什么意思,接语凝回来为什么叫强行带回。

    \t萧博翰看了他和秦寒水一眼,把桌上的报子拿起来,缓缓的递给了鬼手,指了指上面刊登耿容的那一则消息,对鬼手说:“语凝昨天说她要实习,不回柳林市过春节了。”

    \t鬼手低头看了几句,什么都明白了,他站了起来,说:“我马上安排车辆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