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耿容实在整惨了她!她要坦诚自己已经爱上了他,也不想对他若即若离,她只想……只想就这么静静的让他抱着,他的力气大得惊人,她根本就挣脱不开,她发现被他拥抱的这一刻,居然是那么美妙,整颗心都在不安份地乱跳。

    \t她不想否认自己想他,闭着双眼,慢慢地伸出手来环住他的腰身,轻嗅着他身上的淡雅气息,她也很想他呢!这又说明了什么?在这将近二十年的日子里,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t萧语凝月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突然间就成了耿容的女朋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恋爱了,可是这种感觉令她觉得很美好,也感觉很幸福,她晕乎乎的,整个人像是踩到了棉花上,全身都裹了蜜糖似的。

    \t“我必须告诉你一句话,语凝。”耿容的嗓音富有魔力的传来,她顿时晕眩,他竟连对她的称呼都改变了,他的声音又是那么温柔。

    \t“我在听着。”萧语凝陶醉着,一迳将头埋在他怀里。

    \t耿容诚恳的说:“我回来是冒了很大风险的,但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就算是死亡,我还是要带你走。”

    \t他的声音近在耳畔,她柔顺的轻点头,此刻的她完全是个小女人,他轻含住她的红唇,接着便炽热而放肆的堵住她的双唇,在她一颗心无力得紊率乱如麻时,他加深了这个吻,并且收紧手臂,搂紧了她柔软的身躯。

    \t他只吻了一会儿就放开了她,接着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漂亮的红晕,唇边的笑容带着浓浓的幸福,这一刻的他,很美,让萧语凝看得呆住了。

    \t她发现耿容那种眼神与平时完全不同,一点都不是平日的那种温柔淡漠,其中带着一股浓浓的炽热情感;萧语凝有些不好意思,将自己埋入他的胸膛里,眼中似乎含着眼泪,星眸点点灿光。

    \t“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吗?”耿容搂紧了他,低哑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t萧语凝害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埋在他的怀中,嘤咛了一声,耿容开心地轻笑起来,捧起她的脸,蹭了蹭她的鼻子:“这样子是不是觉得很好玩?”

    \t萧语凝仍是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t“是不是,害羞的语凝?”耿容不依不饶地问她,用鼻子轻蹭着她的鼻子。

    \t“嗯……”在耿容的逼问下,萧语凝轻轻地应了一声,表示同意。

    \t“我会慢慢教你的,这样子会觉得很开心,真的!”男人对于这方面总是学得比较快,明明他也是第一次尝试,可是就是能够很快地熟练起来,并有自信教导自己心爱的女人。

    \t萧语凝听罢,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才好了。

    \t等他情愿放开她时,萧语凝已潮红似火的喘息着将无助的头颅停在他的胸膛上,静默中,耿容还紧搂着她的身躯,适才的亲密接吻缓和了他们之间紧张的气氛,她的武装瓦解了,萧语凝一点都不想离开耿容。

    \t在后来,她还是回到了学校,在晚上,她给哥哥萧博翰发去了短信息,她已经决定了,决定跟耿容走了,她也知道不能给哥哥说清楚这件事情,说清了他一定不会同意的,这是她的直觉,她希望在自己和耿容结婚之后在回来告诉哥哥。

    \t晚上熄灯之后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居然睡不着,很想找一个人好好说几句话,她睁着大眼看向天花板,对室友说:“苏苏,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也说喜欢我,你说,我要不要喜欢他?”

    \t“当然要喜欢啊!两情相悦的话,自然要喜欢的。”

    \t萧语凝不无担心的说:“可是家里人也不不同意呢?”

    \t“是你喜欢他,不是你家里喜欢他,所以家里的看法可以忽略不计。”

    \t萧语凝在暗夜里点点头说:“我真的可以自己做主,包括结婚吗?”

    \t“当然了,都解放怎么多年了,你还怀着旧社会的妇女心态,睡吧,睡吧。”睡得迷迷糊糊的苏苏,没空跟她探讨爱情,随意回了几句话,转身就睡过去了,还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t但他的回答却无疑为萧语凝奠定了和耿容在一起的更为坚实的想法。

    \t一早起来,萧语凝就准备过去给耿容好好的弄点吃的,要说做饭她也毫无经验的,但她还是决定到超市去买点东西,亲手给他做一次饭。

    \t他们预计着再有几天就会离开这个城市到香港去,昨天耿容告诉她,他们不能一起走,萧语凝可以申请处境证,但自己必须偷渡。

    \t可是萧语凝不同意这个方式,她感觉自己要回去办出境证那需要很长时间,而且还能难不被哥哥发现,所以她坚持要和耿容一起偷渡,并且她认为这样或者就是患难与共的最好证明。

    \t耿容最后也同意了,因为对他来说,偷渡好像并不太困难,只是这就需要等待几天,需要联系一个可靠的蛇头,还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偷渡并不是随时随地像进超市那样简单。

    \t萧语凝是到了超市,她转了好大一圈,认真,细致的挑好了菜,买了很多,离开超市之后,萧语凝又来到了昨天来过的这个房子,

    \t耿容好像也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有一束花,他又觉得送花这件事情有些不好意思,迟迟没有送出手的意思,苍白的脸上倒浮现出一层可疑的红晕。

    \t萧语凝见耿容说话心不在焉的,时不时地看着手上捧着的这束花,不由打趣道:“这花很漂亮,是送给我的吗?”

    \t“是送给妳的。”耿容哼唧了一声,一点的圈子也不兜,直接将花放入她的怀里,冷静地看向别处,脸色却略略有些红:“妳喜欢吗?”

    \t“喜欢,谢谢你。”萧语凝开心地将花束抱在怀里,心里有一种暖暖的快乐,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开始打喷嚏,鼻涕、眼泪不止。

    \t“妳怎么了?”耿容恨担心的看着萧语凝。

    \t萧语凝见瞒不过去,才唔了一声:“我的鼻子对香味太重的花……会有点过敏,唔,就一点点!不碍事的。”

    \t耿容又开始懊恼了,他第一次送女孩子东西,居然就碰到了这种情况,一开始他就应该问清楚了才对;耿容心里不爽起来!想着,他就想将她手里的花扔掉,可是萧语凝却抱得紧紧的,脸上笑得很欢快,道:“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收到的花呢!我很喜欢,我回去把它插在花**里,不去碰它就好了,真的谢谢你!”

    \t耿容轻咳了一声,面带喜意,却还是不自在地说道:“妳喜欢就好,下次我送妳其它的东西吧!”

    \t萧语凝插上花之后,开始忙活起来,耿容静静地看着她,她似乎很开心,脸上的笑容如同天上的太阳一般,那么温暖,她还在哼着歌,看起来是那么快乐。然而,他却很少这么快乐过,在他的记忆中,他总是孤孤单单的,孤独一个人,他低垂着脸,睫毛显得很长,微风轻抚着他略微凌乱的发丝,他突然就有些倦了、有些不耐烦了,点起了一支香烟,他抬起头来,眼神宁静悠远,望着远处,唇紧紧地抿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t萧语凝抬起头来看他,却被他这一刻的神情迷得神魂颠倒,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只看到他含笑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她只好低下头去,红着脸不再说话。

    \t耿容从来都知道,自己是受女孩子喜欢的,每次自己走到那里,总是有各色各样的女孩子盯着他看、黏着他,可他都是十分排斥的;如今被萧语凝这么盯着,心里居然产生一种无与伦比的欢快。

    \t“你喜欢吃什么?”萧语凝询问耿容的时候,耿容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只回答:“妳喜欢的我都喜欢。”

    \t萧语凝再一次红了脸,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掏出面纸仔细地擦干净,才让他坐下来,“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帮你拿饭菜。”

    \t“谢谢。”他对着她说的时候,眼中居然有几分不好意思,本来这种事情是男人应该做的才对,他心想,以后将这种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

    \t萧语凝端来了菜,坐了下来,轻轻地喘了一口气,将她最喜欢的几样菜推到他的面前,害羞地笑了起来,眼眸盈满真诚:“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如果不喜欢,下次我做点其它的。”

    \t“喜欢,妳喜欢的我都喜欢。”他迷起眼睛笑,眼中带着灿烂的笑意,听到萧语凝说“下次”这个词,耿容觉得非常美好。

    \t他很瘦,平日里胃口也不大好,每次面对美味的饭菜,都只吃上一点点,食物对他来说,只是填饱肚子的东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突然觉得胃口很好,甚至吃了大半碗饭。

    \t“你吃得太少了!”萧语凝见他吃了一半就放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也不勉强他,顺手又帮他挟了一些鱼肉,随即又觉得这样子不卫生,怕他不高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