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几朵在大院里风中盛开得骄傲硕大的月季,枝干笔直,粉粉嫩嫩却不胜凉风,有那么一瓣两瓣三瓣……凌空飞扬纷落,如一场花瓣雨,如一场香凝雪,美不胜收,醉舞人间。冬日,添了些沉静与苍凉,那是生命的隐忍与退让,希望的沉淀与积蓄,从容,淡泊,静谧,安祥,适合指尖轻触的时光静静流淌。

    萧博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那是蒙铃的脚步,特点很明显的,轻快,急促,每到门口时,就会变得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了自己,萧博翰就回过头来,看到了蒙铃。

    “萧总,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昨天休息的好吗?”

    萧博翰答道:“嗯,昨天应该算是休息的最好的一次了,上床没两分钟我就睡着了,看来过去过的太悠闲,只有好好的劳累一天,晚上才能睡的香甜。”

    蒙铃灿烂的笑着,说:“所以说辛勤的人们睡的最美,像你这样喜欢搞阴谋诡计的人,失眠才是正常的。”

    “你这话说的,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一个人,怎么能用阴谋诡计那样的贬义词。”萧博翰笑着说。

    蒙铃一笑,就忙着收拾起桌子,茶缸,烟灰缸什么的,也不在开玩笑了,萧博翰倒是想起了昨晚上妹妹发来的消息,忙拿起电话,又犹豫了一下,怕太早了,妹妹会不会还没醒来,想了想,还是吧电话打了过去,还好,在几声振铃后,电话接通了:“语凝,你过年怎么回不来了。奥,实习啊,真会挑时间,过年人家制片厂不休息啊好好,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懂,我老土行了吧,要不我去你那看你吧忙啊,哎,那行吧,等你闲了我过去看你。”

    放下了电话,萧博翰心里多少有了一点遗憾,现在就自己和妹妹两人相依为命了,自己每天又总是太忙,很少能真真切切的关心到妹妹,有时候忙忘了电话也是好几天才打一个,这太不像话了,过完年一定要抽时间过去看望一下妹妹。

    其实萧语凝也和萧博翰的心情是一样的,她也很想念自己的哥哥,从小到大,哥哥都是她唯一可以倾述和依赖的对象,比起老爹来,哥哥更容易交流和理解自己,但这次她不得不留下来,因为就在昨天她走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人,那就是耿容。

    昨天下午,她好好的收拾了一下,穿上咖啡色色皮上衣和同色系的窄皮裤将她修长有致的曲线衬托得潇洒绰约;足下的名牌短靴为她增添了三分帅气及野性;她的发丝染成枫红般自然的颜色,而散乱的发型则呈现出野性脱轨的美感,为她深邃的轮廓画下完美的句点。

    她无视于过往那些男同学,或者是登徒子的爱慕眼光,迳自昂首阔步的往前走去,将那一干望着她都快七魂出窍的男人甩在脑后,她从校门翩然而出,却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还是柳林市的口音。

    这让萧语凝感到意外,她自言自语:“怎么可能……”

    她停住了脚步,仔细看了一遍身后,没有,在看来看周围,她就突然在校门旁边那花坛的树荫下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目光,是他,不错,是耿容。

    那是一张极富个性的脸庞,灼灼的黑眸犀利又坦荡,挺直好看的鼻梁下是薄唇,唇角上扬中有一丝笑容,那笑容很值得玩味。耿容的外表和神情都有一股亦正亦邪的气质,在英雄气概之外,却又有一股温柔的男人味,是那种……那种带着阳刚魅力的标准坏男人。

    “萧语凝,还记得我吗?”耿容开口了,声音缓慢,带着些低沉的磁性。

    萧语凝当然是忘不掉他的,在上次自己回到柳林市,得知他已经离开之后,萧语凝很是伤心,虽然她没有让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没有让萧博翰等人看出她的伤感,但她自己是知道的,自己很牵挂这个男孩。

    萧语凝低沉的说:“怎么能忘记你呢,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耿容说:“我那个时候走的很仓促,没有办法联系你,也没有你的电话,好在我还记住了你的学校,我已经在着等了两个小时了。”

    萧语凝:“你一直都在这等我?”

    “是的,现在你跟我走吧。”说完耿容就警惕的看看四周,低头走了。

    这令萧语凝相当懊恼,她瞪视着耿容的背影,这男人简直太难捉摸,她自恃相当会猜测他人的心理,这下子却丝毫猜不透他的在想些什么,他很复杂,看起来玩世不恭,但城府一定相当深,若不是见过太多世面和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绝不会有他那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个。

    但她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追上他,一起往前走了,他一直低头走的很快,直到把萧语凝带进了一个小巷子尽头的一户门口,他才停住了脚步,打开门,带萧语凝走了进去,这一路他什么都没有说,萧语凝不管问什么,他都并不回答,进门后,耿容才说:“对不起,我不是想冷落你,我不希望别人看到我,认出我。”

    萧语凝疑惑的看着他说:“警察在找你?”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说:“坐。”他像相主人似的招呼她,顺便走到酒柜前倒酒,递一杯给她。她迅速的绽露出从容的淡淡笑意,她感觉自己必须镇定、沉着、冷静、有方寸,再加上有方寸、冷静、沉着、镇定……。

    自己面前这个人是个逃犯,自己也应该表现的淡定才能匹配:“你从那里来,为什么会在这租了一套房子?”

    “我这次来就是特意来找你的,而且还想把你带到香港去,你愿意跟我走吗?”耿容小声的说。

    萧语凝有点意外:“带我去,为什么?”

    耿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悠悠的说:“因为我一直忘不了你,我希望和你在一起,这是一个道上朋友的房子,我借住几天。”

    萧语凝听着耿容这样平平淡淡的对自己表白着爱意,她一下就有了一种腾云驾雾般的幸福感觉,她有点不相信的看着耿容,看了好长时间。

    耿容也在看她,好久之后才说:“从我绑架你的那个夜晚,我就发现我爱上了你,但那个时候我很自鄙,没有勇气表达,也感到那种场合也不适宜表达吧。”

    萧语凝:“所以最后你同意了我哥哥的建议,一起离开了那里?”

    “是的,因为我没有办法去真真的伤害你,所以在那样的对峙中我已经提前输了。”耿容平静的说,象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萧语凝:“现在你为什么有了说出来的勇气,有了找我的勇气。”

    “因为我已经成功了,我在香港有自己的帮会,我是一个大哥,我有钱,有人,我感觉我能配的上你了。”耿容喃喃的自语着,他的脸上也升起了自豪,他未经同意就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以一种欣赏有加的眼光看着她。

    耿容嘴角衔着一抹堪称绅士的笑容,而萧语凝也注意到了,今天的他非常不一样,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穿西装,深蓝色两排扣式西装充分表现出高堤洗练沉稳的男性魅力,此刻的他像一个游戏贵族,而长发随意的绑起则让他带着点轻狂和不羁的性感。

    萧语凝不能否认,也很难否认西装革履的他的确具有另一种吸引力。

    但他的话还是让萧语凝的心猛地一震,极力强装无动于衷的说:“这算一种迟来的表白吗?”

    “希望我的表白不会来得太晚。”耿容先打量了她几秒后,才说。

    然后他就是这么大胆的将她搂着怀里。

    “耿容——”她微微挣脱他的怀抱,不自在的想要抗议,但是扪心自问,其实更令她不自在的是那份蠢蠢骚动的情潮,在他调侃微眯却又闪着锐利光芒的注视下,她感到招架无力而唇颊生嫣。

    耿容沉默了半晌,只是把她抱着,并没有吻她,说:“或许我们该考虑结婚。”

    萧语凝错愕的愣了愣,讶异于他说出的话,结婚……这遥远的两个字,她连想都没想过。

    “为什么提到结婚?”萧语凝咬咬嘴唇,心中掠过一阵不安:“你确定你想要一个固定的婚姻生活?”

    “那不重要。”耿容淡淡一笑,他沉稳的说:“结婚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你喜欢的话,我们也可以生个孩子,这么一来,我们更不会分开。”

    刹那间为什么她会觉得心好痛?他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他们结婚,尔后他们生子,共同组织一个家庭……可笑的是,这些蓝图却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突然的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萧语凝看着他,神情躁虑的开口了:“我想我们该先弄清楚一件事,我们真的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地步了吗,我说的是感情。”

    耿容盯着她微愠中难掩窘意的美丽容颜,他倏地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萧语凝瞬间被他紧紧圈在宽大的胸膛中,她不可思议着自己竟是完全不想反抗又如此迷醉。她不由自主地伸出微颤的手环住他的腰,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压抑多时的感觉了,这份若有似无的感情着实令她苦恼了,她从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竟是这样强烈的想要耿容,想要依偎在他的怀里、想要亲近他,想要他的爱、想要他的吻、想要得到他的人!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