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坐在萧博翰下手的那位财政局女科长就不行了,她的弱点很快暴露出来,长时间不糊牌她开始极其急躁,李行长估计经常和她打牌,发现了她的这个弱点,针对他的这个弱点,每次和她同桌打牌的时候,前一阶段李行长会极其坚决地不做大牌,所有的目标就是尽快糊牌;如果没有自己糊的机会就用一切方法阻碍她听牌,甚至还有折了牌去碰的几次。

    在连续受挫后,这个女科长开始气急败坏,一般来说,这一整个晚上她的牌运就算是废掉了,之后李行长也就可以从容做牌了。

    在牌桌上银监局的的刘雅很是镇定自若,萧博翰见她做出了自己见过的最大的一付牌:双豪华硬七对,做牌的时候她一直谈笑风生,神色不变,抓牌去牌,毫不犹豫,当她最后摸到那张决定性的红中时,还转头对萧博翰莞尔一笑,然后笑眯眯对众人说:“你们这回可惨了。”

    萧博翰今天打的很无聊,也很从容,看见有人悔牌多会笑笑说:“下不为例哦。”

    但两个女人却不这样,她们看到对方有悔牌之意会一把按住那张牌说:“要注意牌风。”

    萧博翰在打牌无聊的时候,他一直就盯着身边两个女人微露的胸,这样萧博翰就可以熬过着无趣的活动,其实他并不喜欢打牌。

    这样要心不在焉的最终结果,那就是萧博翰一直从袋里往外掏钱,直到上万元钱掏光为止,但萧博翰一点都没有在乎,因为今天的打牌他本来也是打定了主意要输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算今天自己不让她们,一样是打不过人家的,说到底,萧博翰还是很少打牌,这几个人那都是天天练的老手了,他不输才怪。

    这样几局下来之后,萧博翰是有了困意,萧博翰作为东道主,当然是不好意思提出散摊子,李行长那是赢的精神焕发,根本就没有歇手的意思,萧博翰就只有希望坐在自己上手,或者下手的两哥女科长提出了,她们虽然没有大赢,但有萧博翰这样一个铜匠送钱,她们也多多少少有所斩获。

    萧博翰就用脚轻轻的碰了碰旁边的刘雅,说:“你精神真好。”

    那刘雅让萧博翰这脚一碰,又联想到萧博翰整个晚上不住的盯着自己的胸看,她就脸一红,会错了意思,以为萧博翰是在对自己做什么暗示呢,嘴里说着:“萧总看上去也不错啊。”

    但两只脚就伸出来,把萧博翰的脚夹住了,夹住就夹住吧,她还回来的磨蹭,眼神中也飘出了一片朦朦胧胧的味道来,这还得了,要不了几下,萧博翰就有了反应。

    但萧博翰有反应也不好有所表示,再说了,他也只是一种男人本性的冲动,和这个女科长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和感情基础,冲动也到不了忘乎所以的地步。

    但萧博翰很快还是明白了,这个女科长是会错了自己的意思,他没有其他办法,看来自己不提出散摊,她们能打到明天去,萧博翰只好憨憨的笑笑说:“我越打越迷糊了,你们都厉害啊。”

    这话说的有点清楚了,李行长就吧眼神从自己的牌上移到了萧博翰的脸上,恍然大悟说:“哈哈哈,萧老弟是不是顶不住了,那行,今天就打到这里吧,这盘玩了就结束,怎么样?两位美女?”

    两个女科长看看面前的钱,还不错,高度涨了不少,堆头也大了,就说:“行,那就这一把结束。”

    刘雅又看看萧博翰,脚下加了一点力度,嘴里说:“萧总这么晚了还会去吗,干脆就在这附近开个房间休息吧。”

    李行长看看刘雅说:“你也太关心他了吧,怎么不问我晚上睡哪啊。”

    刘雅脸一红说:“你有家有口的,能睡哪,还不是睡你老婆肚子上,真是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李行长摇头说:“这女流氓啊,难道你家里那位局长天天睡你肚子上,你托的起他吗?”

    那个财政局的女科长接口说:“行长,你不懂了吧,人家说我们女人是:’端的起个碗,就有那么大个眼,端的起个盆,就能托个人。‘她家那位,就是天天在刘科长肚子上吃饭,也一点没问题的。”

    这话一说,又是一阵大笑,萧博翰就摇摇头,这些个老女人啊,说起浑话来,一般的男人都不是对手。说话中,刘雅又胡了,大家都给了钱,一起站起来,所有人都很高兴,三捆一,她们当然心情很好,萧博翰输是输了,但也心情不错,能和李行长吧关系拉近到这一步,很不容易。

    几个人就走了出来,互相客气的道别,李行长也对萧博翰说:“以后萧老弟用的上哥哥的地方,只管说。”

    财政局那女科长也说了:“萧总,以后到财政局来办事,记着来看我啊。”

    萧博翰都一一的答应了,把他们送上了车,倒是刘雅没带车,萧博翰就问:“刘科长住哪的,我送你回去吧。”

    刘雅看看萧博翰那两个车上都是人,也知道今天肯定是没法快活了,就说:“算了,我打的,你先走吧。”

    萧博翰自然是不能让她自己打的,说:“我送你先回,走吧,上我车。”

    说完就拉了一把这女科长,刘雅也不推了,就和萧博翰上车,说:“太平路,银行家属楼。”

    司机一脚油门,车就启动了。

    刘雅和萧博翰坐在后排,两人一时也都无话可说,走了一会,车一摇晃,刘雅就靠在了萧博翰的身上,萧博翰也不好推人家,就挺直了腰杆,把她抗住,刘雅转头笑笑说:“萧总,怎么你没有找女朋友,改天大姐帮你找一个吧。”

    萧博翰在她软绵绵的冲撞中,已经有点心猿意马了,听她说话,忙回答说:“我每天忙,还顾不得呢。”

    “嘿,再忙也不能不找女朋友啊,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谢谢,谢谢刘科长,以后再说吧,我现在真没那个想法。”萧博翰连忙推脱,怕这刘雅真的哪天给自己带来几个女孩,那才麻烦。

    刘雅就转头看看萧博翰说:“不会吧,还有你这样的男人,你你该不是有什么问题吧。嘻嘻嘻。”

    萧博翰苦笑着说:“我正常的很。”

    “我不信。”说着话,刘雅就有意无意的顺着车的摇晃,手一伸,按在了现在的要害部位,这不按还好,一按连刘雅都吓了一跳,隔着裤子就可以感觉到萧博翰那本来应该是小小鸟的玩意,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头大鸟了,硬~棒棒的,又粗又壮,让刘雅惊吓不已。

    萧博翰也很不好意思的笑笑,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不能把那大鸟变成小鸟,也不能去吧刘雅的手拨开,很有点尴尬。

    刘雅也一时没有拿开手,在鸟头上反复的按了好几下,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手,说:“是挺正常,嘻嘻嘻。”

    萧博翰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装着没听到。

    好在晚上路上行人很少,车速很快,尴尬了那么一小会,就到了刘雅住的地方,两人客气了几句,这刘雅很是剜了萧博翰几眼,才分手道别。

    这时候萧博翰在车上才算是放松了下来,一路回到恒道总部,萧博翰都在摇头,现在这女人,一个字:猛!

    回去后萧博翰就洗漱了一下,准备睡觉了,掏出手机,却见上面有条短信息,可能是打牌时候吵,自己没有听到提示,调出来一看,是妹妹萧语凝的,她说自己过年可能回不来,学校要到一个制片场实习。

    萧博翰感到很遗憾的,自己本来还想过不了几天就可以见到妹妹了,没想到她们还要去实习,这一耽误,又要很久才能见到妹妹,萧博翰叹口气想回个电话问问情况,可是看看时间也太晚了,估计妹妹已经休息了,就收起了电话,准备明天白天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

    这今天一整天的折腾,真是太累了,萧博翰到头下去,没多久就呼呼睡了过去。

    清晨,一缕清幽的光在眼前渐次明亮,推开窗寒风满袖,冬天的寒冷以破茧而出急不可待之势来到了萧博翰的面前。

    是鸟儿声声叽喳的歌唱把他唤醒,如声声心灵的回响串入耳朵,心中闪过丝丝惊喜,这是寒意幽深的冬晨难得的欢快,它应该属于春意盎然,或是夏花灿烂,或是秋意缠绵,晨雾,朦朦胧胧,渺渺茫茫,悠悠漫天,袅袅腾空,簇涌着升上天空,晕开无尽的迷蒙,若轻盈的舞步,若频频的回眸,与地同,与天接。这云缠雾绕的纠缠,有着永远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和依恋,只感觉那样的纠缠里透着无尽的温婉柔和。

    渐渐地,云开雾散,唯有风儿仍在千里万里地追逐,树叶在空中急速地震颤和激荡,忽左忽右,忽高忽低,有些慌乱,有些无措,是否片片凌乱中藏着阵阵心疼?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