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爱丽也没有多问了,知道问也白问,在有的事情上,这个江哥是嘴很严的。

    爱丽没用多长时间就吃完了饭,江副局长搂着爱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正上演着最近风靡一时的警匪片。看着屏幕上警察和**惊心动魄的殊死博斗,有警察壮烈牺牲的镜头,江副局长眼睛有点湿,他知道这样的场景不知那一天就会在自己身上上演。

    他很有感慨的说:“爱丽,其实我们这些当警察的每天也是脑袋别在腰上的,不知那一天就壮烈了!今天我和你坐在这里,明天就说不准命就交给上帝了。”

    爱丽听了这话心里好难受。她知道江副局长在工作上是个拼命的人,凡事身先士卒,第一个冲上去,柳林市的老百姓都知道公安局有一个爱玩命的局长,因此也颇受老百姓的赞扬。

    她情不自禁伸出小手捂住江副局长的嘴说道,“不许瞎说!你一定会好好的,平安无事的。菩萨会保佑好人的。”

    江副局长握住爱丽的手说道,“其实我也知足了。为国家上过前线,立过功。为民除过害。保一方安宁。现在又有你在我身边,给了我那么多的快乐。我还图啥?我知足。就是明天死了我也是笑着死的!”

    爱丽心情这会很复杂他对也是那么的体贴,爱惜,他的这一席话在她心里也涌起了波澜,她伸出双臂,搂住江副局长,把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江副局长看着这一张完美的面容,他的心境已经不能保持平静了,那如冬雪春融般的清秀睫眉之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深邃而透着神秘光采,犹如漆黑夜空之上的点点繁星,显得格外明亮却又同时是那样的亲切、柔和,充满着一种语言无法描述的神韵。

    眼睛之下,那秀气的琼瑶小鼻如天然雕塑般精致挺直,弧度优美却又性感红润的柔嫩樱唇,玉致的下巴微微上翘,更加衬托出那张嘟起的小嘴儿散发着无限的风情!

    江副局长的心在“仆仆仆仆”地跳个不停,他的喉咙有点干燥,一双魔爪正在蠢蠢欲动。

    她有点不好意思,羞涩地转了一圈,说道:“好看吗?”

    江副局长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来赞美这样完美的女人,只是一味如小鸡啄米般点着头。

    看到江副局长竟然对自己这么着迷,爱丽她心里泛着糖蜜,甜滋滋地回到沙发上,在江副局长还没来得及回神之时便再次伏在他的怀中。

    过了两天,中午的时分,一辆警车开到了恒道公司想要开发的那个村子,把村长押上了警车,罪名是,聚众赌博。

    这是真真实实的事情,据说村长竟然在家里找了好几个人打牌,还打的不小,一把都是几十元钱的锅,这还了得,你一个国家干部,嗯,村长应该也算干部,你这不是知法犯法吗,关你几天没商量。

    雷刚等人也在第三天风尘仆仆的从外地赶了回柳林市,当天晚上深夜,雷刚带了四个人把车开到了村子外面,从车的后备箱抬出两包沉甸甸的麻袋,麻袋里有东西在蠕动,一个弟兄好奇打开麻袋口看了一下,当时脸吓的惨白-------麻袋里装的全是蛇!

    第二天清晨,当村子里大多人还在熟睡的时候,随着一家院子里传出的尖叫声,没多久,家家户户的人都乱了套,整个村子炸开了锅!

    只见院子里,房梁上,屋子里,大街上,到处都有爬行的蛇,把一村子的人吓的目瞪口呆,人人胆战心惊。随及全村的人开始了捕蛇运动。

    蛇是雷刚从邻省的一个养蛇场买来的,都是无毒的菜花蛇,是专门为各大餐厅提供蛇宴用的,吓人但不会要人命,本来现在这蛇已经该冬眠了,但在车上窝了几个小时,一暖和,都闹腾起来了。

    在村长被抓后,村里没了领头的,再加之莫名其妙的蛇灾搞得家家户户人心慌慌,担惊受怕,连续一个星期无人敢入睡。整个村子乱成一锅粥。

    雷刚又通过熟人找到这几家当初闹的比较凶的富裕户后,连威胁带恐吓,再许与甜头,可以给他们几家人单独的,适当的加一点,他们也都乖乖地接受了雷刚他们提出的条件。

    当雷刚第二次带了几十个人开到村里,拿出早以拟定好的合同让村民们签的时候,在那几家富裕户带头签约下,村里的其他人也都痛快的签了字,对他们来说,早一点离开这个担惊受怕的地方,还能拿上几十万元钱,是再好不过的事。

    不到半个月,雷刚就把这件让孙亚俊焦头烂额的事办得干净利索。

    转眼就到了春节,和往常一样,萧博翰提前给大家发放了奖金,也挨个的给柳林市那些掌权者们送去了红包,今年萧博翰拜访的人很多了,除了政府系统的领导们,他还要给银行的领导们拜年,因为在今年的恒道集团发展中,萧博翰已经越来越感到银行对自己企业的重要性,就比如洋河的生态园,没有银行的支持,肯定就会有资金上面的问题。

    今天他特意请了柳林市工行的李晓行长,时间就定在了晚上6点,白天萧博翰还跑了几个单位,忙活了一下午,萧博翰对蒙铃说道,“蒙铃啊,今天你也辛苦了,成绩不小,该送的红包也送的差不多了。晚上和我一起去酒店,我们请市工行的李行长吃饭,你可要好好表现哟,这是很关键的一次见面。”

    蒙铃忙说:“我喝酒可是不行呀萧总。”

    萧博翰主要看蒙铃最近也辛苦,想犒劳一下蒙铃,喝酒也不指望她,就说:“喝葡萄酒呢?”

    蒙铃说:“葡萄酒还能喝点。”

    “那就行了!关键是能让李行长多喝点才显出你的本事!”

    “我想我这点本事还会有。”蒙铃自信地说。

    萧博翰笑着说:“好啊,今晚就看你的啦!”

    6点不到,萧博翰就带上蒙铃和历可豪到了酒店的包间来等待李行长了,几个人坐在餐桌前喝茶等着李行长,喝了一会,萧博翰看蒙铃和历可豪都有点不耐烦起来,就说道:“我给你俩讲个笑话吧,消磨一下时间。”

    蒙铃拍拍手:“好呀好呀,我最喜欢听笑话了。”

    萧博翰道:“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

    蒙铃一撇嘴:“切,又是老一套。能来点新鲜的不?”

    萧博翰笑道:“你别急嘛,听我慢慢道来,话说龟爸、龟妈及龟儿子一家决定去郊游,他们带了一个山东大饼和两罐海底鸡,便出发到阳明山去了。苦爬十年,终于到了!他们席地而坐,卸下装备准备吃饭。结果,却发现没带开罐器!

    龟儿子:“……那我回去拿好了。”

    龟爸爸:“乖儿子!快!爸妈等你回来一起开饭,快去快回!”

    龟儿子:“一定要等我回来!不可食言喔!”

    于是龟儿子踏上归途………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已过了20年,龟儿子却尚未出现。

    龟妈妈说:“老伴……要先开饭不?我超饿说……”

    龟爸爸说:“不行!我们答应儿子的!嗯……再等他五年,不来就不管他了!”

    转眼就是五年,龟儿子仍未见踪迹。龟龟爸妈不管了!二老决定开动,拿出大饼正准备开吃……突然,龟儿子从树后探出头来。

    龟儿子说:“靠!我就知道你们会偷吃!骗我回去拿开罐器?我等了二十五年,终于被我等到了吧!我最恨人家骗我了!”

    萧博翰话音刚落,蒙铃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站起来叉着小腰摆着手说:“哎哟,我笑的不行了。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历可豪也在一旁嘿嘿地笑着。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萧博翰赶紧对,蒙铃喊道:“别傻乐了,客人到了!”

    蒙铃赶紧回到坐位上,拿起桌前的餐巾纸擦擦笑出来的泪花。

    历可豪上前去拉开了门,就见李行长带着两个女人走了进来。

    萧博翰忙迎上去,李行长对萧博翰说道:“这两位美女一个是银监局的刘科长,一个是财政局的张科长,萧总啊,你们多亲近一下,对你有好处呢。”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李行长又把萧博翰给两个女人做了介绍,不过这两个女人也是拽拽的,只是客气了几句,就坐了下来,萧博翰也把历可豪和蒙铃做了介绍。

    蒙铃站起来微微颌首,微笑着说:“欢迎领导光临。我们萧总听说你们要来,高兴得合不拢嘴,平时对我们可严肃呢。”

    李行长哈哈大笑,站起来和蒙铃握手,边握着蒙铃的手边扭头对萧博翰说道:“萧总,你有这么能干漂亮的属下,你舍得发火吗?”

    萧博翰也随便的应付了两句,说道:“谢谢你们几位的光临。能认识大家是我们的荣幸。以后还请领导多关照。”

    蒙铃就在萧博翰说话的时候,让服务员拿茅台酒过来,她亲自转圈给每个人倒酒。

    李行长看着蒙铃纤细的小手给他们倒酒,心里美滋滋的,心里嘀咕:“萧博翰这家伙在哪物色到这么一位尤物,真有运气,看来他是财色双收呀。”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