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说句良心话,这园区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地方,现在到处都是民工,都是机械,风一吹,漫天的灰土,连一座像样的房子都还没有建起,唯独那临时指挥部是用钢结构组装的,还算完整,其他都是工地。

    但萧博翰等人既然来了,不看看也是说不过去的,在唐可可的陪同下,这里指指,奥,那是以后的葡萄园,那里指指,奥,这是以后的鲜果地,大家纸谈兵,夸夸其谈的一路聊着,萧博翰还不时的说几句最近在看到的关于种植方面的专业术语,搞的跟真的一样。

    这样一圈子转下来快到吃饭的时候了,唐可可在县城已经安排了两桌子,大家车到县城去,唐可可也让萧博翰叫了过来,和自己坐在一辆车,路萧博翰想想说:“可可啊,要不你给那个季子强联系一下吧,看能不能见个面,一起聊聊”。

    唐可可很遗憾的说:“我一大早联系过的,本来也想让你们见个面,但他说自己在省城去了,可能要过了年才能回来。”

    萧博翰也很遗憾的说:“奥,可惜了,这个人我还真想见见。”

    “是啊,他也说相见你呢。”

    萧博翰怪的问:“这还没放假,他离开洋河了。”

    “听很多人传啊,这次人家是去结婚的,女朋友在省电视台是一个节目主持人。”

    “这样啊。”萧博翰有点后悔起来,为什么早点自己没来,至少在人家结婚的时候可以表示一下,拉近一点彼此的关系。

    唐可可象是理解他的想法一样,说:“整个县城都只是这样传言,并没有谁知道确凿的消息,我还问过一个副县长,连他都不能肯定是不是真的。”

    萧博翰点下头说:“看来这个任书记很低调啊,这样的领导少有。”

    唐可可也赞同的说:“那是啊,很多领导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大家都来给自己送礼呢,有的领导过生日都是一年过两次,阳历过了过阴历,还不是为了收礼。”

    萧博翰也暗自点头,对季子强这样的领导心生出了许多敬佩来。

    这顿饭没说的,都是恒道内部的人员,萧博翰首当其冲的成了第一目标了,敬酒那是必不可少,喝醉那是在所难免,等吃完饭的时候,萧博翰已经是晕晕乎乎的了,车是一场好觉,一直睡到了恒道的总部,要不是蒙铃费力的把他叫醒,恐怕他能一直睡到天亮。

    回到楼的办公室,萧博翰反到没有了睡意,他站在窗前,看着夜色,今夜无风,一轮明月挂在半空,散漫地洒下微弱朦胧的白光。那无限的倦意,倒与萧博翰此刻的心情颇为契合。他想起了小学时,语老师说过的一句话:“同学们,有谁知道哪个季节的月最明?”

    大家都毫不犹豫地回答:“八月十五”。

    老师笑了笑:“是冬天,冬天的月最明”

    萧博翰一直不能理解老师的答案。现在总算明白了,老师一定也是感受了这样的夜晚。

    “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在这凄美的月夜,是否还能勾起浪漫的情怀,事过境迁,往事如烟,想起小时候月夜和伙伴们一起捉迷藏,想起在大学月夜和同学一起散步,大家都神彩飞扬,高谈阔论,描叙着自己的未来,那时的纯洁与浪漫如今只能是心永远的回忆。

    第二天,萧博翰的麻烦来了,这个麻烦是恒道集团的建筑公司老总孙亚俊带来的,这一段时间里,孙亚俊烦得要命,愁谁都觉得不顺眼,原因是他在西郊千辛万苦拿了一块地,整整一百亩,有山有水,可以盖一片很棒的别墅小区。

    这几个月来,三通一平的什么都准备好了,可是让一个小村子挡住了去路,村子不大,100来户人。但在拆迁的问题卡壳了,村民要的拆迁费高得离谱,本来征地花了一笔很大的费用,再答应他们的要求,公司别挣钱了!他用尽各种方法,无奈这些人是油盐不进,不答应条件是不挪窝,眼瞅着再有10来天过年了,如果这时人马,工具,准备工作再没进展,过完年把无法正常施工,把大好的春天白白浪费了。

    这还不说,更主要的是银行贷款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最近恒道的大部分资金都到了洋河县的生态园,他这里每拖一天,是大把的银子哗哗流走,孙亚俊是愁得看见天飞过去的鸟都想骂一句-------老子都烦死了,你还那么自在的飞,一头撞墙摔死才好呢。

    无奈之他给历可豪打了个电话,他想问问历可豪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历可豪在听了他说的详细情况后,问道:“你公司定的拆迁费一户多少万?”

    孙亚俊答道,“30万左右。”

    “那他们的要求呢?”

    “他妈的,他们要60万,整整高了一倍!”孙亚俊骂道。

    “高出这么多啊!”历可豪邹着眉头说道。

    “是呀,这不要人命嘛,这个项目公司才能挣多少钱?还有银行利息。”孙亚俊忿忿道。

    历可豪道:“你别太着急,我好好想一想。过两个小时我给你打电话。”

    “拜托了,一定帮我想个办法啊。”孙亚俊大声说道。

    历可豪坐在沙发静静思考了一会,他还是来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想给他先汇报一下。

    萧博翰也是刚起来不久,见历可豪进来招呼了一声,问:“大清早的,怎么我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

    历可豪说:“遇麻烦了,所以来和你商量一下。”

    “奥,说说,有什么麻烦能把我们大律师都难住。”萧博翰调侃了一句。

    历可豪可是没有心情开玩笑,他把建筑公司那面的情况详细的给萧博翰说了一遍,萧博翰过去也是断断续续的听到过几次,但一直没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因为他相信孙亚俊等人能处理好这些问题,现在一听,这还麻烦大了。

    历可豪建议说:“萧总,我的意思是叫雷刚他们去处理这事呢?现在遇到这钉子户是最难缠的,一个个的漫天要价,都按他们的要求来,只怕这个项目做成了还要赔钱。”

    萧博翰一听历可豪这话,知道他一定是相拥强制手段了,萧博翰有点担心起来说:“雷刚他们去不太妥当吧?”

    “但现在没有其他什么好办法了,我也想过这件事情,我们总不能按他们的要求陪钱做这个项目吧。”

    萧博翰想想也是没有其他好办法,默许了历可豪这个建议。

    他给雷刚打了个电话,让雷刚到萧博翰的办公室来一下,有急事和他商量。

    雷刚在外面正巡街呢,接到电话,坐车回来了,到了萧博翰办公室,几个人打过招呼,历可豪说:“刚子啊,最近公司的事情多,但柳林市倒是风平浪静的,你想不想动动”。

    雷刚最近确实闲的无聊,好像现在的柳林市里,大家都在规规矩矩的做生意,自己没有了用武之地,现在听历可豪这样一说,忙问:“说说,什么事情,我洗耳恭听。”

    历可豪把孙亚俊的事情和他遇到的难题讲给雷刚听了。

    雷刚道:“那我们能做什么”

    “你去把这件事接过来!不管想什么办法让那些村民答应公司的条件,马搬迁。这算是为公司立了大功一件,怎么样,有兴趣吗?”

    雷刚一听,知道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但想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答应了。

    不过萧博翰还是不无担忧的对雷刚说:“记住一点,不能用暴力,算暂时办不成这件事情,也绝对不能用那种办法。”

    雷刚有点为难的看看萧博翰,又看看历可豪,最后说:“那我先试一下吧,看看情况在说。”

    历可豪立刻给孙亚俊打了个电话,电话一通,听见孙亚俊急切的声音:“怎么样历经理?想出什么好办法没?这么一阵我头发白了一撮。你要再没辙,我估计明天我变白毛女她哥------白毛男啦!”

    历可豪笑呵呵的说:“放心吧,我已经帮你说好了,让雷刚他们去试试。”

    孙亚俊听说总部雷刚出面,心里也多了几分希望,连声的感谢。

    第二天,雷刚找来几个手下的头目商量起这事情了,一个小头目说道:“西郊的那个村我知道。民风较强悍,也较难缠。这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不过要想把这事办成,虽然难度很大,但办法总会有的。”

    另一个叫黑子的说道:“雷大哥,办法你们想。我和我那帮兄弟听指挥办事行!打打杀杀咱也不怕。”

    雷刚说道:“这事还不能靠打打杀杀。惹出人命来不但吃官司?而且萧总专门叮嘱过,不能用极端的手段,所以要想办法智取。我想是这样,咱们三个先去这个村子摸一下情况。多少男的,多少女的,困难户有多少,富裕户有多少,村长是谁?有没有可能通过熟人和他联系,最难缠的是那几户?这些问题都要搞清楚我们才能决定下一步行动计划。总之了解的情况越多,我们才能越有把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