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老大颔首笑了起来,他决定先稳住,也拖段时间,既然女儿已经看出了萧博翰的想法,反正现在恒道许多地盘在自己手,应该着急的是他萧博翰,等他急的时候,或者会出错。

    苏老大轻松了起来,拍拍苏曼倩的肩头,大为满意。

    但这个轻松没有持续几分钟,一个急促的电话打破了苏老大刚刚获得的一点点平静,出事了,颜永打来了电话,公安局对永鼎公司的好些弟兄在刚才动手了,颜永手下那个叫老三的得力助手还让警察在腿灌了一枪,他那一队大概50多人,几乎全部落,看来这完全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

    苏老大放下电话的时候,情绪一下低落了,这个行动让他一下联想到了萧博翰,不错,有消息说过,萧博翰在前段时间专门宴请过江副局长,而且在此后的不长时间里,恒道被抓的兄弟也都陆陆续续的保释出来了,而自己的很多兄弟现在还在里面出不来呢。

    今天的行动会不会是萧博翰一手策划的呢?

    这个想法的出现,彻底粉碎了苏老大刚才的所有想法,他又开始不自信,又开始对刚才自己和苏曼倩的判断产生了怀疑,现在对萧博翰无疑是一个机会,他可以一面借助公安对付自己,一面联合潘飞瑞发起攻势,对了,刚才不是还没有找到他说动潘飞瑞的理由吗?

    现在应该有了,单单是今天晚萧博翰能够让公安局发出的这一招,可以让潘飞瑞放心大胆的跳出来帮助萧博翰,难怪他们今天会如此高兴,一起吃饭,洗浴,原来都是为了庆祝这件事情啊。

    苏老大彻底晕了,他要从新的再一次考虑下目前的局势,还要仔细的评估一下未来几天可能出现的麻烦,并要紧急的做出对萧博翰采取的策略,这个夜晚对苏老大有点恼火啊,他整整的在别墅的客厅里又走了好几个小时。

    永鼎公司偃旗息鼓了,他开始有条不紊的放弃了很多恒道集团的地盘,因为他的人手不够了,而且其他地方也太过薄弱,他不得不做出这个调整。

    萧博翰是在几天之后得到的这个消息,这对萧博翰来说,既有喜悦,又在意料之,本来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让苏老大退兵,但柳林市的公安局帮了他一个大忙,江副局长为了爱丽小姐的雷厉风行,让萧博翰知道,苏老大该收手了,所以萧博翰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派出了雷刚等人,顺利的回收了那些过去让苏老大抢占的地盘。

    于是,柳林市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去了,那些大小帮派们,也都突然的发现,原来恒道集团是如此强悍,可以让苏老大都无可奈何,这为恒道集团的威望更增添了一些难以超越的想象空间。

    一些二流,三流的团伙和帮派,自觉和不自觉的靠近了恒道集团,他们或者会送来一些礼物,以便借机认识一下萧博翰,或者会邀请萧博翰参加他们的宴请,在好多人来说,都以能够认识萧博翰,能够和他吃一顿饭而得意洋洋。

    而那些不能有缘认识和接近萧博翰的人,也都在羡慕,嫉妒着,也都在挖空心思想着办法,去给自己创造机会,接近萧博翰。

    这难为了萧博翰,他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还要应付这来之四面八方的朝拜和邀请,这确实有点烦,但还不能搪塞与拒绝,你不知道那一天说不会用他们,何况萧博翰也希望结交更多的朋友。

    他最近几乎是每天都有应酬,连蒙铃都笑着说:“我们萧总真是好口服啊,每天海吃胡喝的,也不怕肚子难受呢。”

    萧博翰总是笑笑对他说:“牙好,胃口好。”

    这样的情况很持续了一段时间,天气也慢慢更冷了,柳林市这几个月的平静给了萧博翰一个极大的机遇,在这几个月里,恒道连续开了三个工地项目,收购史正杰的矿山也早正常运转了,每天都有大把的银子回到恒道的账,萧博翰什么都不去管了,一门心思扑在管理,为恒道集团在年底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鬼手的伤也恢复了,雷刚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蒙铃把代管的那一摊子事情交还给了鬼手,又回归到了天天伴随萧博翰的状况,本来萧博翰还打算给蒙铃肩头多挑点重担,但蒙铃委婉的拒绝了,她喜欢呆在萧博翰的身边,看着萧博翰,这或者是她最大的满足。

    现在的萧博翰身边人多了,每次出去,不仅蒙铃跟着,聂风远和鬼手也轮换着跟,在办公室,还有孙亚俊的妹妹小雯,每天过来端茶递水,伺候着萧博翰,让萧博翰这小日子过的杠杠的好。

    保安公司也扩大了规模,从过去单一的业务发展成为一个还兼容了武术训练的综合公司,很多对武术有爱好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的聚居在了那个地方,因为这里除了可以学到本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是这里可以给他们一条未来的业出路,每一个前来报名学习的年轻人,他们都可以在毕业之后获得恒道集团优先招聘,安置,这对现今业率不高的柳林市来说,肯定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所以人越来越多。

    而洋河县的生态园也如火如荼的修建着,萧博翰决定抽时间过去看看,当然了,他并不想声张,不想闹的声势过大,在快过年的时候,他带历可豪,聂风远和蒙铃,到了洋河县。

    一路风都“呼呼”地吹着,用它那粗大的手指,蛮横地乱抓行人的头发,针一般地刺着行人的肌肤,行人万般无奈,只得将冬衣扣得严严实实的,把手揣在衣兜里,缩着脖子,疾步前行,而大路两旁的松柏,却精神抖擞地挺立着,傲迎风霜雨雪,激励着人们勇敢地前进。

    萧博翰一路情绪很好,不断的和坐在前面的蒙铃说着话,给她讲自己小时候在冬天的一些故事,蒙铃听的很认真,她喜欢听萧博翰说他的事情,不管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有趣,但蒙铃都很喜欢。

    萧博翰一边给蒙铃讲述,自己也在慢慢的回忆着,童年似一杯浓浓的咖啡,暖到了自己的心窝,回想那一件件儿时不起眼的事儿来,事虽然小,但那些回忆是那样觉得感动,童年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只有回忆起那点点滴滴的事,只有积累更多的经验,这路才能走得更远更宽。

    但萧博翰在回忆,总是会触及到自己的父亲,他总也忘不掉父亲的微笑,一想到父亲,萧博翰的心也慢慢的忧伤起来,快两年了,萧博翰费尽了心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和方法,但到今天为止,父亲的遇刺犹如海市蜃楼般的迷幻,所有的线索都在那个晚戛然而止,不管是公安局方面,还是全叔,秦寒水他们,都一筹莫展。

    萧博翰长吁了一口气,看着窗外的荒野,开始沉默了。

    蒙铃听的正带劲,却发现萧博翰的情绪低落下去了,知道一定是他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为了让他不再这样忧愁,蒙铃没话找话的说:“哎,萧总啊,你语凝妹妹也快放假了,她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萧博翰打住了对父亲的回忆,说:“前天她来电话了,说这几天学校放假了,应该快回来了吧?”

    蒙铃说:“你再打电话的时候问清楚一点,什么时候回来我提前帮她把房子收拾一下,好久她没住了,里面一定灰大的很。”

    萧博翰笑了笑,想到妹妹,他情绪好了许多,开玩笑说:“嗯,不错,这才有点大呵呵呵,大什么的样子啊。”

    蒙铃脸一红,转身拧了萧博翰一把说:“胡说什么,大什么?你说。你说。”

    萧博翰连连讨饶,说:“是大姐,不是大嫂,你不要多心啊。”

    蒙铃更是羞涩起来,使劲的拧了萧博翰两下,不过心里还是很幸福的,特别是那个苏曼倩和萧博翰决裂之后,蒙铃感到自己的生活快乐了许多。

    两人在车开着玩笑,司机一个人偷着乐,最后还是让萧博翰给发现了,敲了他一个爆栗,说:“好好开车,乐什么呢?”

    几个人笑着一团,看看也到了洋河县了。

    萧博翰没有让车在城区停留,直接开到了郊外生态园区,这里的唐可可早接到了电话,在园区等候这萧博翰一行的到来,老远见了萧博翰的车,她跑过来了。

    “萧总,你总算亲自来了,我以为你不管这呢?”见面唐可可抱怨起来。

    萧博翰呵呵呵的笑着说:“有你在这里,我放心的很,来不来都是那回事情,今天不过是没其他事情,所以来看看你是目的。”

    唐可可撇撇嘴:“嘿,真会说话。”

    接着唐可可又和蒙铃,历可豪等人一一招呼了一圈,带着大家进了园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