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说:“知道你嫌弃,就没给你多带,让你尝下,今天想找你帮忙。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张景龙看看那酒说:“烂酒你拿走,有事麻利说。”

    季子强就把县上酒厂的销售不畅给他讲了讲,知道他们年底要去看退休干部,企业职工等等,用酒的地方多,想让他买一些送,也算是个宣传。

    张景龙感到这事不大,就当下同意了,季子强就又随便的说想到政府门口的广场摆点酒,便宜卖给政府的一般人员,张景龙感到这事也不大,就也答应了。

    一出政府大门,季子强就马上忙了起来,从那大车上卸下些七零八数的东西,时间不长,一个销售摊位摆了起来,后面是成箱的酒,前面一个红色大横幅,上面写着:“洋河政府年底优惠专供酒”。可那洋河两字季子强让卷到了后面,不注意的人一看上面写的就成了:“政府年底优惠专供酒”。

    门卫一来认识他,再听说张景龙也答应了,就没人来干涉。

    往来政府办事的人,一看这是政府优惠专供酒就三三两两的站下来看看,也有人就掏钱买几瓶。

    到了下午,那人来买的越来越多,连市里其他机关的也都赶了过来,看看价也不高,年底正好要用,就整箱整箱的买,门口那小广场多少年也没这样热闹过了。

    把个马厂长高兴的,串上串下,看看酒不多了,赶快打电话安排厂里送酒过来,季子强一看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准备到叶眉那去报个到,去了一问,人不在,下县城里去了。

    市长韦俊海刚才听到秘书说季子强拉了几车酒在政府门口卖,感到好笑,就知道这小子一定是帮他洋河酒厂来推销酒的,让秘书给他打个电话,到自己这来下。

    季子强接到电话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该来柳林市,他是有点不想见这个市长的,想到当初自己拿洋河工业那事情埋汰人家韦市长,季子强就后心里发凉,没办法就硬着头皮过去了,走的时候带了两瓶水河大曲。

    敲门进去,见市长韦俊海正在看东西,他也不敢打扰,自己坐在了沙发上,刚坐下,想想不对,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拽,就又赶忙站起来给韦俊海把水添上。

    韦俊海这时抬起头来说:“酒卖的如何啊,怎么不给我带2瓶尝尝。”

    季子强笑笑指着沙发旁边说:“给你带了2瓶。”想了一下又说:“刚才就想过来,看下你们市政府年底要不要买点酒,我们这酒又好喝,又便宜,很实惠”。

    市长韦俊海说:“你还把生意做到我这来了,你这次带来了多少酒。”

    季子强说:“带了3车,快卖完了,厂里晚上还要送几车,给你们市政府也留些吧。”

    市长韦俊海却一下转了话题:“留点就留点,一会再说,现在说点工作上面的问题”。

    季子强就只好耐心的给韦市长做了个汇报,但感觉韦市长并不是真的很想听,只是要让他汇报一下罢了,或者就是在他面前展示一下他的权威,让季子强知道,自己是他的顶头上司。

    等季子强汇报完了,韦市长才做了几个指示,还告诉他:“洋河县能不能在明年搞上去,对柳林市的关系很大,希望你有所准备和设想,还有你们一些过去遗留的项目,工程什么的,你也要心里有数,要有个解决的思路,不要什么事情都推到市里来,那就失去你们基层干部的意义了。”

    季子强听出来了,这是韦市长对自己的一次严重的警告,再要拿那些过去的烂事来做文章,就不要怪人家对不起了。

    季子强只能装着听不懂,唯唯诺诺点头,答应,又说了很多保证啊,努力啊的话,韦市长才把他放掉了。

    下午的酒卖的更好,一车车的货都被抢购了,很多从其他地方赶来的单位,都交了定金,季子强高兴,马厂长更高兴的很,下午吃完饭又来了几车酒,季子强给马厂长交代,叮嘱了一番准备和华悦莲约会去,两人今天已经通了好几个电话了,就等着季子强这面一忙完,两人就来个悶得迷。

    季子强刚要走,人还没离开,叶眉的电话就来了,让他去她的办公室,她说自己刚从下面县上刚回来,看到他们酒厂在政府门口,知道只有他才有这个胆子敢把摊子铺到政府来。

    季子强连忙答应了,又边走,边给华悦莲打了个电话,说叶眉书记要和自己谈话,过一会再和她联系,华悦莲听说柳林市老大要和季子强谈话,也赶忙说:“你今天忙了一天,把你身上灰土也收拾干净,收拾整整齐齐的去叶书记,免得人家说你邋遢。”

    季子强答应了,装上手机,就把自己上下左右的拍了几下,整了整西服,到了市委叶眉的办公室。

    好久没见叶眉了,她还是那样的成熟和风韵,房间的空调很暖和,叶眉今天她穿着一件漂亮带暗花的紧身的毛衣,没有了西服的遮掩,就让她的身材显的更且魅力,高挺的胸脯,纤细柔和的腰身,整个曲线恰到好处的显示出了叶眉的婀娜多姿,她的整个身体都蕴蓄着美的想象和一种诱惑。

    叶眉笑着招呼季子强,她很久没有看到他,现在就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还有那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欣赏完了季子强,叶眉给他倒了杯水,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季子强把这一阶段的工作,给她做了详细的汇报,包括自己在洋河县目前的处境,以及对副书记齐阳良,县长冷旭辉的担忧,都原原本本的给叶眉讲了一遍。

    对季子强在洋河县的行为和表现,叶眉其实也是多少听到了一些,她有很多的其他渠道,总的来说,她对季子强还是比较满意的,叶眉的心里也是感到欣慰的,毕竟这个人是自己发现并且一手提携,自己就像是一个伯乐,在一万马丛中找到了一匹千里马。

    这样的喜悦是一个伯乐最大的快乐,和满足,当然了作为千里马,它是感受不到的这份快乐的。叶眉听他说完,沉吟着说:“子强,对于过去那些反对和排挤你的势力,你还是要多点忍让,你要知道,我们两人都是刚刚上来,在很多事情上,我们还必须妥协,权利的构架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的人有名无权,有的人有权无名,这一切都有个过程。”

    对于这一点,季子强也是深有体会的,他知道,在目前环境中,就算对方真的对自己和叶眉发起了进攻,他们也只能暂时的回避,在错综复杂的柳林市,和洋河县,他们的势力还不足以轻松对付这些人,何况自己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对付谁。

    季子强就说:“谢谢叶书记的教诲,我明白其中的利害,我会小心谨慎的处理这些关系,请叶市长放心。”

    叶眉满意的点点头,她也是相信季子强会很好的理解局势,他也一定能恰当的处理这些问题,洋河县由他统帅,自己应该可以放心,不像有的县,华派势力集中坐大,自己一时也不好插手和控制,只有假以时日,慢慢的渗透。

    摇摇头,叶眉甩掉了最近一些工作中的不快,语气变得温柔起来对季子强说:“子强,晚上就不走了吧,住下来。”

    季子强感觉到叶眉的意思,她是希望自己今天陪她一下,但华悦莲怎么办,她还在那么眼巴巴的等着自己,自己难道能去欺骗她吗

    而且,在最近的这一阶段和华悦莲的恋爱中,季子强内心深处有了一种专注和坦诚的情愫,他也不想再像往常那样放任自己,他渴望自己能够找到一种心心相印又可以地老天长的爱情。他有点犹豫起来。

    作为一个女人,叶眉有敏感和细腻的感情,她很快的就感觉到了季子强的犹豫不决,她的心就开始收缩起来,她感到了一种失落。

    在失落的同时,叶眉还有一种对自己的哀怜,她有良好的气质,而且气质是不能投机取巧移植复制,也不能一蹴而就,必须有岁月的积淀才会在举手投足间不经意的流露,自己初嫁时满脸娇差,后来经过这些年的淬炼,褪却了青涩,也逐渐的有了过人的气度。

    但再出色的女人如果身边空空就使人觉的凄凉,自己的感情是一地清冷月光,没有温暧的感情,只有些许的悲哀。

    过去叶眉有时只是觉得季子强是个孩子,她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心态平和,处事不惊。

    叶眉知道自己应当算是成熟的女人了,再棘手的事情也能理得清,再大的挫折也能直面,她知道成熟的女人应该内敛,忌讳张张杨处世,心态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圆润成熟的处世哲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