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少虎看来对这里是熟门熟路。带着他们直接来到大厅的西侧,有个电梯门。

    “这里是直通贵宾间的。”李少虎笑着对潘飞瑞说。

    穿着一身红西装的服务员殷勤的把他们带进电梯,一阵子腾云驾雾,乐天昏头昏脑地跟着李少虎上到12楼。过道很幽暗,看不到人。厚厚的地毯踩上去软软的,潘飞瑞有点上酒了,觉得腿软,在车上让风吹了一下,这会头晕的历害,光是懵懵懂懂地走着,很快就被几个小姐给包围了。

    这一夜,是潘飞瑞疯狂的一夜,但他实在想不通,萧博翰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毫无疑问的,这晚上的洗浴也一定是萧博翰让李少虎安排的,但他为什么就突然之间对自己这样好呢?

    他想不通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萧博翰本来也就没有想过让他也想通,只要苏老大想通就可以了。

    苏老大想得通吗?应该没问题,这不是苏老大比潘飞瑞聪明的原因,而是苏老大和潘飞瑞在对待萧博翰这件事情上的出发点不一样,关注度也不一样。

    苏老大一直都没有间断的派人留意,监视着萧博翰的一举一动,对萧博翰最近很多奇怪的举动,他很纳闷,第一点,为什么萧博翰在收拾了吕剑强和史正杰之后就再无动作,他难道不着急收回他的地盘吗,他难道不需要在士气高涨的时候来一次反扑吗?

    本来这都是应该做的,但萧博翰却什么都没有做,每天像一个无事人一样瞎晃悠,这不得不让苏老大疑惑,不解。

    苏老大在别墅的客厅已经坐了很长时间了,苏曼倩一直陪着他,见他深思,见他脸上阴晴不断的变化着,苏曼倩知道,老爹一定在想很复杂的问题,否则他不会这样,这一点都不像他平时那种淡定从容的表情。

    作为苏老大个人来说,他在混迹江湖的这些年里,从来就没有靠过别人,求过别人,向来就独来独往,却凭着聪明绝顶的头脑、歹毒凶狠的手段与深不可测的城府自立一方天地,如同传奇般的在柳林市占据了这些年的大哥位置,不得不说,他有很多长处。

    但人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动物,优点在另外的一些时候又会转化为缺点,苏老大也是一样的,他深不可测的城府,同样会让他变得小心翼翼,疑虑重重,就像现在一样,他纠结在萧博翰这些反常的行动上,老是不能让自己轻松起来。

    他点上了一直雪茄,静静的抽了几口,才抬头看看苏曼倩说:“时间不早你,你去休息吧。”

    苏曼倩很怜惜的看看他说:“我陪你再坐一会。”

    苏老大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说:“我上岁数了,瞌睡少,你困了就先睡去。”

    苏曼倩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苏老大也没有在勉强女儿了,他又继续起了刚才那个恼人的思绪,萧博翰为什么会这样反常呢?联想到其他的几个汇报,苏老大更是有点忧心忡忡起来,据自己派去监视恒道集团的人说,最近萧博翰到过潘飞瑞那里去了好几次,而今天晚上,听说萧博翰不仅去找了潘飞瑞,他们还一起去吃饭,后来据说还请潘飞瑞去浴城了,他们的关系难道真有这样好?

    苏老大用没拿雪茄的那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让自己清醒一下,继续的想,有没有一种可能,萧博翰想要和潘飞瑞联手对付自己?这个可能性很小啊,潘飞瑞应该不会轻易的来趟这趟浑水的,他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等待自己和萧博翰的两败俱伤。

    可是问题在于萧博翰,他所有这些反常的表现也许就是一种等待,他在等待什么?等待找到新的联手人?

    萧博翰太反常了,他和潘飞瑞也走的太近了,这一点太过蹊跷,自己可以推算出潘飞瑞所有的想法,但自己却无法推测到萧博翰的想法和动作,这个小子总是会弄出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从他到柳林市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斗倒过史正杰,逼退过潘飞瑞,还帮自己设计了治安大队的张队长,但最后又让潘飞瑞金蝉脱壳,他每走出的那一步步,都是无法估计的,所以他对潘飞瑞最近少有的亲近,背后的企图一定很不单纯。

    假如他用一种潘飞瑞不得不配合的方式胁迫了潘飞瑞,自己这面就会压力大增,同时对付他们两家,就算能赢,只怕也会损失惨重,那样的情况自己绝不能接受的,两败俱伤并不是自己所要的目的。

    苏老大很费力的想着这些问题,其实他内心也很矛盾,他既想一鼓作气灭掉恒道集团,但又顾虑重重,怕中了萧博翰的诡计,这样的选择的确太难了,他站起来,在客厅里走动着。

    苏曼倩知道老爹陷入了很矛盾的境地,她就想要帮帮老爹,或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也说不定的。

    苏曼倩就在苏老大走动中问了一句:“老爹,你是不是在考虑恒道集团的事情。”

    苏老大停住了脚步,看着苏曼倩,在考虑着是不是可以告诉她,因为他怕提起恒道集团,就会让女儿联想到萧博翰,想到萧博翰,她就会伤心,别人看不出来,但作为老爹的苏老大确实看的清清楚楚,自己女儿最近消沉了许多,但在这个问题上,苏老大显得有点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该自己劝慰女儿。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苏老大还是决定不去顾忌那么许多,他说:“是啊,老爹是在考虑和恒道集团的事情,你能理解我们现在的处境吗?”

    苏曼倩轻轻的说:“能理解,现在你看恒道集团,就像实在看着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想打又怕,是这样吗?”

    苏老大很诧异的盯住了苏曼倩,说:“真是难得,难得,你开始学会分析和考虑问题了,这很好,真的很好。”

    苏曼倩一笑说:“我一直都在考虑问题,可是过去你从来都不问我。”

    苏老大哈哈一笑,弯腰放下了手中已经熄灭的雪茄,说:“这怪我啊,我一直还把你当作一个孩子在对待,你已经长大了,学会了独立思考问题,这很好,我很欣慰,那么要是你不忌讳的话,我们现在谈谈恒道集团。”

    苏曼倩眼中掠过一丝寂寞,但很快她就又笑了起来说:“我们还是直接谈谈萧博翰吧,不用绕弯子。”

    苏老大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曼倩说:“行,就谈谈他,你认为最近萧博翰一直按兵不动,不急不躁的是为什么?”

    苏曼倩就认真的想了想说:“无外乎两种可能,其一,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反击,其二,他还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来和我们正面对抗。”

    苏老大赞许的点点头说:“你更倾向于他那种情况。”

    苏曼倩毫不迟疑的说:“我选择其二,他应该是还没有想出好的办法。”

    苏老大眯了一下眼,问:“为什么你没有选择第一种,没有认为他在等待最好的时机反击?”

    苏曼倩深吸了一口气说:“因为我了解他,或者比他自己都了解他。”

    苏老大有点不解的说:“奥,是吗?”

    苏曼倩一笑:“嗯,是的,我们公正的说吧,在这不涉及他的其他的问题的前提下,就说说他的性格,他实际上和你们这些传统的大哥是有区别的。”

    苏老大不置可否的“唔”了一声。

    苏曼倩接着说:“在他所有的和别人争斗中,你们都没有发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都是被迫的,他不得已之下才进行反击,这一点很重要,这就注定了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主动进攻的人,他现在所有的想法应该都是怎么和我们握手言和。”

    苏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曼倩:“你这样认为?”

    苏曼倩很肯定的说:“这才是他的性格,你们在对他的推断中,都沿用了自己的一些个性,所以往往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他的动机。”

    苏老大沉默了,苏曼倩的话犹如醍醐灌顶般的让他头脑清楚了许多,不错,这是萧博翰的性格,他好像和自己这些从七,八十年代拼过来的大哥不一样,他没有那种强烈的暴力倾向,他更崇尚智慧,机巧和平衡,或者自己的推断真的有点问题。

    苏老大自言自语的说:“那么假如我现在就开始对他攻击他会怎么样呢?”

    苏曼倩摇摇头说:“你不会那样做的,要做你早就做了,因为就算现在的他,我们也未必能够一口吃掉,而且在战役灵活度上,我们都比不过他。”

    苏老大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要是真的开始攻击了,萧博翰一定会使出自己最怕的那一招,他会放弃地盘,找自己防卫薄弱的地方下手的。

    “曼倩,那你认为这个鸡肋我应该怎么处理?”

    “我们和他用一样的方式,也等待。”苏曼倩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萧博翰可以拖,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拖呢,机会是均等的,准确的说,现在对永鼎公司更为有利。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