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听了潘飞瑞的话,沉默了几秒,然后哈哈哈的朗声大笑起来说:“看你紧张的,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现在这种局面我怎么会拉你下水呢,今天之谈风花雪月,不谈这些烂事。”

    潘飞瑞听萧博翰这样一说,才算是放下了心,但他还是很怪萧博翰最近这一些对自己的反常举动,以自己和他的关系来讲,似乎还没有走的如此亲近,他问:“你真没其他事情?我有点让你搞迷混了,说吧,到底想在我这获得什么?”

    萧博翰很诧异的看看他说:“真没什么,是来看看你,你想啊,现在柳林市里,我是朋友都没有了,不管是史正杰还是吕剑强,让我都得罪完了,剩下你还算是朋友,我不来看你,那我看谁。”

    潘飞瑞眉头一点斗没有因为萧博翰这话而展开,妈的,这小子到底想做什么呢?

    想了想,他说:“你是不是担心我和苏老大联盟对付你?”

    “呵呵,这个问题我一点都没有担心过,以你潘总的睿智,怎么会苏老大的道,在说了,要联盟你们早联盟了,还能等到现在。”萧博翰说。

    潘飞瑞点头:“嗯,也是这话,不过当初苏老大是来找过我的,让我推了。”

    “那真是感谢潘总了,这样说来,我不想请你吃饭都难了,要是苏老大当初再加你,我只怕早玩完。”说是这样说,但萧博翰心里却对潘飞瑞的话嗤之以鼻,你潘飞瑞这两面三刀,摇摆不定的性格,苏老大才不敢来拉你呢,他怕关键时候你再像对付飞龙会那样在背后给他来一刀。

    “吃饭啊,今天算了,改天吧,改天我一定去。”潘飞瑞并不想和萧博翰走的太近,这个人太危险了,稍微的大意一下,可能他的套。

    “潘总,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了,刚来的时候你还说你很闲的,怎么?怕我现在背,连累了你?”萧博翰激将了一句。

    潘飞瑞“且”了一声说:“有什么连累的,问题是。”

    “不要找借口了,一起坐坐,我不会让你为难,更不会提出什么条件的,你放120个心吧。”萧博翰很固执的邀请着潘飞瑞。

    潘飞瑞迟疑着,最后也实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拒绝萧博翰,只好答应了,不管怎么说,潘飞瑞还是不想在目前自己实力并没有恢复之际和萧博翰把关系搞的过于紧张。

    他们一同到了酒店,坐下之后,萧博翰看看潘飞瑞说:“我们两个人有点太过清淡了一点,我在叫几个朋友一起陪你喝酒。”

    潘飞瑞一直很保持高度警惕的,怕了萧博翰的圈套,问:“还叫谁?”

    萧博翰说:“都是道的朋友,王皓和李少虎你也熟悉吧?”

    潘飞瑞一听是这两个,倒也没有怎么太过在意了,这都是二流的大哥,对自己不足于构成威胁。

    萧博翰的电话打过,一会的功夫,李少虎,王皓屁颠屁颠的赶了过来,还有一两个名气一般的小大哥,这些人都是靠在萧博翰地盘混的,所以萧博翰的话很管用,他们几个人稍微的客气一番,给萧博翰和潘飞瑞问过好,坐下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是酒桌最热闹的时刻,打击酒意微醺,大脑飘然,酒话赶着酒话,笑声连着笑声。桌的几个人都是柳林市黑道人物,也是酒场的老手,特别是李少虎,今天更是谈笑风生,插科打浑,活跃着场的气氛。此刻他摇晃着站起来,挥着手说:“你们先别说,听我给你们说个段子”。

    萧博翰知道他那嘴里肯定是没什么好话了,也不在意,随便他乱说。

    没等他说完,众人笑喷,萧博翰更是笑的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今天吃饭人少,萧博翰把蒙铃也留下坐在身边的,蒙铃嗔怪地拉拉萧博翰的袖子,说:“大哥,注意点形像。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酒桌都这样?”

    萧博翰捏捏她的手,“朋友们开心闹嘛,你只管吃菜行。”

    潘飞瑞了酒桌,要不了多久也放松了警惕,喝的多了起来,这时候他见蒙铃和萧博翰在说着悄悄话,端起一杯酒走到蒙铃面前说道,“萧总的恒道集团能财源茂盛,离不开漂亮能干的蒙秘书啊,我敬你一杯。祝你永远这么年轻漂亮!”

    蒙铃看一眼萧博翰,忙站起来说道,“我不会喝酒,潘总的心意我领了。我以茶代酒吧。”

    “那不行。”潘飞瑞两只眼睛专注地盯着蒙铃道,“我是诚心城意敬你这杯酒。你不喝我这么一直端着。”

    周围的人起哄道,“要喝,要喝。”

    蒙铃无奈地看了萧博翰一眼,萧博翰笑着说,“喝吧。潘总敬的酒是要喝的。”

    蒙铃只好接过酒杯皱着秀眉把酒喝了下去。脸立时粉如桃花。

    这时其它的人纷纷站起来七嘴八舌说道,“潘总的酒喝了,我们也要敬蒙小姐一杯。要不也太不公平了。”

    酒桌的男人们好像看到有漂亮女士在座仿佛都很兴奋。都尽量献自己的殷勤。而蒙铃的美丽早已使在座的男人心锦摇动,赞赏有加。他们更有一种男人的卑劣心理,想看看漂亮的女人喝醉酒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看着端到面前的好几个酒杯,蒙铃摆着双手急急地说,“不行不行。我真不会喝酒。”

    众人齐道:“那不行,潘总的要喝我们的也要喝。是不是蒙小姐看不起我们?”

    蒙铃急的胀红脸道,“不是这样的。我真的不能喝。”

    这时萧博翰赶忙站起来,“她是真不会喝。这样,这酒我都代了!朋友们的心意我替她领了。”

    对蒙铃这样的女人,李少虎是吃过苦头的,也不敢造次,笑嗬嗬地站起来打圆场道,“让萧总代酒吧。这么一位漂亮女士,喝醉了我们也无趣啦。”

    这时潘飞瑞喊道,“萧总代酒也行。要每杯加罚一杯。好事成双嘛。”

    众人齐说行。

    萧博翰一咬牙道,“好!我喝双份的,难得今天高兴。”

    看着萧博翰一杯又一杯的直着脖子往下喝,蒙铃心一疼一疼地,她也不是完全不能喝酒,但她的任务是什么她很清楚,她要绝对的保持清醒,以应对万一出现的不测之事。

    这一通酒喝下来,萧博翰可是肚里热浪翻滚,大脑如云,两眼发直,歪在椅子扑扑吐着气,蒙铃急的拿着餐巾纸擦着萧博翰脑门的汗,一边说,“行不行?不行别喝了。”

    萧博翰摆摆手,舌头大着说,“没没事。再来一**也是小小菜一碟。”

    气得蒙铃在他大腿狠狠掐了一把。

    这时李少虎不动声色出去把单买了,转回来道,“今天哥几个吃的是酒足饭饱,时间还早,我请哥几个去在洗浴心洗澡怎么样?好好解解乏。”

    “好嘛,那地方可是个神仙地。”几个人叫起好来。

    萧博翰说道,“今天我喝多了,我不去了。”

    潘飞瑞说道:“那怎么行?我们哥几个有福同享。要开心一起开心嘛。你说是不是萧总?”

    萧博翰愣愣的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说道,“我也想有福同享啊。但”,他说着话,靠在了蒙铃的肩膀了,蒙铃架着萧博翰的胳膊说:“各位大哥,你看萧总已经醉了,我们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吧。”

    这时的场面有些尴尬。其它人也不吭声,都看着潘飞瑞。

    潘飞瑞醉是醉了一点,但他酒量很好的,今天又一直在担心萧博翰会对他提出什么条件,让他帮忙,好歹次萧博翰解了他的围,不帮也不好,帮了更麻烦,现在一见萧博翰醉了,那自然是很高兴了,不管他萧博翰今天有没有什么条件,反正现在说不成了,说了自己也装醉,给他胡扯。

    他不去也好,免得一会酒醒了再提条件,潘飞瑞说:“既然萧总不胜酒力,我看让他先回去休息吧,我们几个去玩。”

    这李少虎几人见潘飞瑞这一说了,那没什么好反驳的了,人家潘飞瑞可是喝萧博翰起名的大哥,这说出来的话也是必须听,大家一起点头,说:“行,那我们先送萧总下去。”

    一行人把萧博翰送到了楼下,恒道的保镖早等候在下面了,一起搀扶萧博翰坐车,先返回去了。

    这几人陪着潘飞瑞来到了一座洗浴心,看起来这地方不错古色古香的建筑掩映在绿树丛,青石板的路两侧是精巧的路灯,门前的音乐喷泉在乐曲声忽高忽低,闪着七彩的水柱,舞着炫丽的光芒。大门两侧是法国古典主义画派让一多米尼克安格尔的著名画作的雕像。有水从浴女肩的花**细细流出。有着浓浓的艺术氛围。

    潘飞瑞一行人进得大厅,金碧辉煌的装饰犹如皇家的宫殿,豪华奢靡的不是一般,王皓还是第一次来,但他知道这个地方,消费贵的令人咂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