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此刻的她却有些后悔了。手机端 如果不干这舞厅的小姐,她也许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那怕只是在餐厅当个服务员,生活是不是会平静安定许多?夜总会这种地方如一只发酵发霉的染缸,多少艳丽的花儿在这里腐烂成泥,侵蚀着这个社会的肌体。最后如残枝败叶,淹没在风尘里。

    正胡思乱想着,只听见房间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有脚步声走到床前。旋即传来浓浓的酒味和粗粗地喘气声,爱丽吓地身子紧缩成一团。

    “嗬嗬,老子好久没开荤啦,今天你这小美人可得让老子好好解解馋。”说着两只粗野的手把她的大~腿~分开两边,并用绳索牢牢地固定在床角。

    “老子可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老子是狼,是虎。哈哈哈哈。”老三今天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了,他很少这样喝醉过。

    爱丽只是惊恐地尖叫着,一张清丽的脸因为恐惧而扭变了型。

    随着狂野的笑声她身的衣物被撕的粉碎,爱丽拼命地扭动身体想躲开这疯狂的魔爪。

    老三喃喃自语:“多么美的身子呀,说:是不是李少虎也过你的身子?”

    爱丽忙说:“没,没有。”爱丽惧怕地已语不成调了。

    “胡说!”随着一声呵斥,一道皮鞭呼啸着甩了下来,爱丽洁白细腻的身子马印一道紫红的痕迹。

    爱丽疼痛地惊叫连声,身子也如弓一般地绷紧弹起。

    “这叫声多动听呀!哈哈哈,再给老子多叫几声。”一道鞭影又落了下来。

    看着爱丽洁白身子纵横交错的鞭纹,老三有点变态地狂吼乱叫,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亢奋,他撕去自己的衣服,像恶虎一般地扑在爱丽身,正要美美饱餐一顿嘴里的美餐,这时放在茶几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

    “他妈滴这是谁这么不长眼,偏在这时来电话。”他骂骂咧咧地走过去拿起电话。

    “是老三吗?”

    老三一听这话声音,马酒醒了一半:“是啊,奥,颜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呀?”

    颜永冷冷的说:“听说你绑了个红玫瑰舞厅的小姐?”

    “是呀,怎么了?”老三暗自骂了一句,谁他妈的嘴这么快啊,这是也给颜永汇报了。

    颜永在那头说:“这个小姐你不能动,放了她!”颜永他也是刚刚接到手下的汇报,隐隐约约的有人说这个小姐有点背景的,颜永可不希望在这个关头出什么事情。

    “放了?”

    “这么给你说吧。这小姐有点背景。”颜永不得不认真的说,他怕老三影响到了整个公司,给公司带来更大的麻烦。

    老三还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这是哪里的神仙?为什么我动不得”

    “你不要问了,马放人。”颜永冷冷的说。

    老三不敢在固执了,颜永的话那是不能随便违背的,他听出了颜永的不耐烦:“知道了,颜大哥!这小妞我马放她回去。”

    放下电话,老三恨恨地走到床前,看着爱丽那娇艳欲滴的身子,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这小女子到底是什么背景?还惊动了颜永亲自为她奔波?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给爱丽解开了绳索,找了几件衣物扔到爱丽的身:“算你这小妞运气好。回去后你要敢说出这里的情景,我下次找你不客气了!”

    红玫瑰舞厅最豪华的包厢里,李少虎正在安慰刚刚被送回来的爱丽,爱丽哭的梨花带雨。身穿着男人宽大的衣裤,显得更加弱小可怜,让人痛惜。

    看到爱丽的这般模样,李少虎第一个念头是------坏啦,爱丽一定被那个老三给糟蹋了。

    他心里头感到一阵自责,自己也算是一个大哥级别的人,连自家的小姐都保护不了,还做什么大哥?其它的小姐看到这种情况,难保不寒心。这舞厅还怎么办下去?他感到自己太软弱了!在这尔虞我诈的黑道你不吃掉别人,别人会吃掉你!他心里隐隐涌动着一种愤怒和冲动,我要以牙还牙,报这个让人屈辱的仇!

    他想起了萧博翰,这个柳林市的黑道大哥真不错,自己是给他去了个电话,你看看,人家能让对方把人送回来,这次多亏他出手帮忙,要回了爱丽,否则红玫瑰在这场面还怎么存在下去?

    想要报老三今天的仇,非萧博翰不可!想到这,他给萧博翰又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萧博翰很冷静的声音,他已经喝完酒回到办公室了:“怎么李老板,还有事情?”

    “多谢萧总的援手,人已经送回来了,哎呀,今天要不送回来,我自己都不知怎么收场呢。”看来他是认定这次是萧博翰帮忙的结果。

    萧博翰也是一愣,怎么送回去了,他不及多想,模棱两可的说“我们不要客气了。”

    李少虎又说:“萧总啊,我有些想法想和你沟通一下。能过来一趟吗我备最好的酒恭请萧总的到来。”

    “嗬嗬,自家弟兄客气什么?”

    “不是客气啊,是有事相求,请萧总务必赏个脸。”李少虎很诚恳的说。

    萧博翰深思了一下,说:“行,我马过来。”

    这边李少虎安顿爱丽道:“别哭了。我一定给你报这个仇!一会这萧总要来。你这次能脱险,还是萧总出面帮的忙。一会你要好好谢谢人家呢。”

    爱丽默默地点点头,这样的事情她也是无可奈何的。

    不过十分钟,包厢的门铃响了,李少虎打开门,看到萧博翰和他的四个保镖站在门口,李少虎赶忙招呼萧博翰坐下,又让服务员端来了啤酒和水果,瓜子等。

    “这是爱丽小姐吧?让你受委屈了。”萧博翰一进门看到缩在沙发角落里的爱丽,萧博翰和蔼地问候道。

    “谢谢萧总。要不是你即时解救,爱丽活不过明天了!”说罢爱丽又嘤嘤地哭泣起来,看很快的,她抬头注视起萧博翰来,她想到了那天在白金大酒店的宴会了,是他,没错。

    “好啦,人回来好。这个老三我看也是活的不耐烦呢!”萧博翰淡然的说。

    “是呀,我抬出你的名头告诫他,他根本不当一回事。反而更嚣张了呢。”李少虎不失时机的插话,挑拨了一句。

    “嗬嗬,让他蹦哒几天吧。早晚要收拾他!”萧博翰心里什么不清楚,那个时候你李少虎敢提我的名字,你丫骗谁啊

    这时爱丽抬起泪汪汪的脸说道:“李老板,萧总,谢谢你们对我的援救。出了这事,舞厅我也无法待下去了。我想明天回家。”

    李少虎和萧博翰对视一眼,萧博翰朝爱丽的方向努努嘴,李少虎知道萧博翰的意思是让他好好劝一下爱丽,李少虎刚要开口,猛听到萧博翰大声说道:“聂风远,进来!”

    一直在门外站着的聂风远闻声进来:“萧总,什么事”

    萧博翰指了指爱丽说:“你马去到外面的商场按爱丽的身材买几身衣服!要最好的。”

    “好的。我马去办!”

    爱丽闻听马站起来摇着双手道,“不用不用,萧总,我衣服有。”

    李少虎马接道:“你看萧总多关心你。我觉得回家之事你先不要着急。先好好休息几天,缓缓身子。你是为舞厅出的事,这个月的工资奖金我加倍补偿你。而且这事不能算完。这个仇一定得报!你也不能白白受了污辱对不对?”

    萧博翰也劝了起来:“好啦爱丽。这事我看你听你们老板的。先休息几天。回家事我们下来再说好不好?”

    爱丽只好点点头答应下来。

    送走爱丽回房间休息之后,李少虎对萧博翰急切地说道:“萧总,这事你要给我想办法出口气。花多少钱我不在乎。否则今天走个爱丽,明天走个小丽的,我这舞厅也办不下去。”

    萧博翰好整以暇的说:“嗬嗬,李老板别急。来的路我已经有了主意。”

    “快说说。”李少虎殷勤地把酒给萧博翰倒。

    “这事我出面有难度的,你也知道我们最近和苏老大正在开战,而且黑道有的事情不是打打杀杀能解决的,你要做生意啊,对方后台又那么硬的,你今天把他收拾了一顿,可他没多久又缓过气来给你争斗,你这生意还做不做啊。”萧博翰循循善诱的说。

    “那怎么办?这么看他嚣张下去?”李少虎愤愤不平。

    萧博翰淡淡的说:“别急。你知道黑道最怕什么?不是什么张三李四。大家怕的是白道,也是公安!那是政府,代表国家机器。任你在黑道再历害,再不可一世,只要政府想收拾你,你屁也不是!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有些人到死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那依你的意见?”李少虎不由不佩服萧博翰的清醒和老谋深算。

    “我看是这样,你可以把爱丽这件事捅给江副局长,让他知道。”萧博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