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我会常来的。”老三说着一只大手在爱丽的大腿根上捏了一把。

    爱丽皱了一下眉头,忙借口要给老三点歌起身来到点歌器旁:“老板喜欢唱什么歌?我给你点。”

    “就给我点那首。”老三一扬脖喝了一杯酒,手里摇晃着酒杯指着屏幕大声说道。

    当爱丽帮他点好了歌,随着那熟悉的旋律响起,老三吼了起来:

    妹妹你坐床头,

    哥哥我床上游,

    恩恩爱爱,

    床身晃悠悠。

    这唱的是什么啊,实在是不堪入耳的调子,爱丽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庞,老三看她这样,更是得意的大笑起来。

    爱丽这会儿的心情很烦闷。虽然在这种场合她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她也知道自己在人们眼中只不过是个舞厅小姐,自己的青春周旋于这风月场合之中,但对于那些素质低下粗俗不堪的人她还是厌恶。

    “来来来,爱丽小姐,哥哥我今天高兴,来陪我多喝几杯!”老三摇晃着站起来,一把拉住爱丽把他摁在自己的大腿上坐下。

    爱丽刚想挣扎着站起来,只觉搂住自己腰间的大手像铁箍一样紧紧扣着她,差点让她气都喘不上来。

    “怎么,不愿意?”老三用手托住爱丽的脸一把扭过面对着自己,一双眼中闪出冷冷的光。

    望着老三凶狠的目光,爱丽心里一阵颤栗,她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呀,老板。人家想给你唱首歌听呢。你这样让我气都喘不上来。”爱丽嗔怪滴飞了老三一眼。

    老三转怒为喜:“哈哈哈,好!你就给我唱首情歌吧。就坐在我大腿上唱!”

    爱丽无奈只好拿着麦克幽怨地唱起来:

    十五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

    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在等待美丽的姑娘哟,

    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喂当她唱到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到来哟的时候,老三笑道:“我可没那个耐心,我今晚就想要你!”说着一只手已伸进爱丽的胸内,一把抓住爱丽的乳。

    爱丽突如其来的让他来了这么一把,就下意思的叫了一声,外面正在舞厅巡视的保安头目吓了一跳,平日里在舞厅转的时候也会听到尖叫声。那是年青人蹦迪时狂乱的喊声,可今天这叫声不对。

    这个头目听出这声音好像来自于8号包厢,就急匆匆赶了过去。听到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这保安也是责任心强,就赶忙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屋里的男人动作停了下来,爱丽衣衫不整的在哭泣。

    这保安头目也没看清人,刚要开口,对面一盏明晃晃的酒杯已朝他的脸飞过来!

    “t***,你算哪根葱?来搅老子的场子?”老三手中的杯子砸到墙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时听到动静的舞厅当班经理也匆忙赶来,李少虎也来了,见状眉头一皱,说到:“三哥息怒。”

    老三翻着大白眼珠说道,“你这舞厅的小姐是千金小姐还是皇亲国戚?碰不得,摸不得?”

    李少虎虽然心里恨滴牙痒痒的,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陪着笑脸说,“这姑娘如果不合三哥的意,我给你换个小姐好啦。”

    谁知老三一听,说:“今晚这姑娘我要定了!而且人我还要带走出台!”

    李少虎一听这话不对劲,忙说道,“这不太合适吧?反正你也不喜欢她,三哥如没玩尽兴,我再叫几个小姐过来陪你一起玩可好?”

    “你少啰嗦,人我今天是带走了。”说完老三从兜里掏出一把票子往茶几上一甩:“这些钱够了吧?”

    李少虎急忙上前把钱收起塞回到老三手里:“钱不钱的不说了,今晚这的消费算我请客。三哥给个面子,就让爱丽陪你好好唱歌跳舞你看行不,她情况特殊,不出台的。”

    “呵呵,看来这位爱丽是你的宝贝嘛,别人动不得那我今晚非要把她带走呢?”老三点着一根烟似笑非笑地望着李少虎。

    “三哥你说笑话了。是这样,这爱丽来我这之前都说好的,不出台,我也答应过她,所以三哥就给我一个面子,怎么样?。”李少虎不好说爱丽是江副局长喜欢的人,但万一出了啥漏子他也没法给江副局长交待,但又不能把这层关系摆到桌面上来。

    “哈哈,什么不出台?我今天还就不信邪啦!至于你的面子,我当然要给,所以我可以多出一点钱啊。”说完老三把手指放进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口哨。

    倾刻间他的手下呼啦啦涌进来一大群。

    老三恶狠狠的说:“弟兄们把这小妞给我带车上去。老子今晚要快活一宿。谁要敢拦着把这舞厅给我砸了!”

    只见他手下的人一拥而上,几个人架着爱丽就走,也不管李少虎等人说什么。

    老三把烟往地上一扔,用脚狠狠踩灭说道:“李老板后会有期。”

    李少虎自然是不敢对这样一号人物动手了,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帮人如狼似虎地架着小丽绝尘而去,他很恼火,这老三虽然是永鼎公司的重要人物,但现在这是自己的地盘,这一两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公开场合挑战他的权威。

    他手里缓缓转动着两只铮亮的钢球,脑子在急速的旋转,片刻,他已有了主意,自己干脆找恒道萧博翰说说,看能不能借他的手帮自己出了这口恶气,反正他们现在已经和苏老大撕破脸了。

    李少虎就一个电话挂到了萧博翰的手机上,萧博翰正在和矿产局的几位正副局长喝酒,请他们帮着解决自己收购史正杰款山的一些过户问题,听到了振铃声,萧博翰就给几个局长打了哥招呼,出了包间,在过道接通了手机:“为喂,李少虎啊,什么事情?”

    在接到李少虎电话这一刻,萧博翰心里还是有点厌恶的,这个李少虎,过去这一年多自己没少关照他,但自己和苏老大情势这么紧张,他都没有过来主动的问问自己,需要不需要帮忙,虽然自己从来也没有打算让他援手,但这是个礼貌吧。

    李少虎才不在乎这些呢,他脸厚的很,电话一接通,他就哒哒哒的把事情说了,最后说:“萧总啊,这个爱丽是江副局长的人,你看就让苏老大的人这样抢去了,以后我不好交代啊,请萧总帮帮忙。”

    萧博翰一愣,就想到了前些天在白金大酒店见的那个女孩了,当时冷可梅说那是江副局长的"",自己还多留意了一下,吃饭中也客气的和她碰了酒。

    这个人出了事情,嗯,自己是应该出手一次吧,不管怎么说,江副局长这几天正在给自己帮忙,好些个手下的弟兄也陆陆续续的被保释出来了,救回爱丽小姐,也算给江副局长套个人情。

    萧博翰就准备答应了,但就在他刚好说话的那一霎那,萧博翰又有了一个另外的想法,他嘴里就说:“嗯,嗯,好的,我现在就派人过去堵一下,看能不能截住他们。”

    那面李少虎千恩万谢的说了好多感激的话,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萧博翰装上电话,略一思考,又如无其事的又返回包间,陪着几个局长继续喝了起来。

    爱丽此刻想死的心都有,她还从来没有在柳林市受过如此的虐待,过去自己在舞厅那是很骄傲的一个人,按自己的话那就是卖艺不卖身,除了和江副局长之外,其他人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用强过。现在被几个人生拉扯拽的拖到车上后,旋即眼睛就被蒙上了黑布,两只手也被反绑在身后。狭窄的车厢空间里充满了酒气的味道。

    她不知怎样可怕的局面在等待着她?一定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她怕,惊猝中她小便失禁了,这更让她感到耻辱,她无奈悲泣地哭出声来。

    “哭什么哭?让我们老大看上是你的荣幸呢!”一个粗暴的声音呵斥道。

    “咱老大今晚要享艳福了。瞧这妞多嫩,多水灵。”一个声音桀桀地怪笑起来。

    黑暗中有一双手在她的胸部肆意的摸索,她不由惊叫出声。

    “你们别***乱占便宜。让老大知道剁了你们的手!”前面付驾驶位置上的人回头狠狠滴骂了一句。

    那双肆意的手悠地抽了回去。

    车子行驶了大约三十分钟,停到一个院子里。

    黑暗中爱丽跌跌撞撞地被人推进一间房子里,接着被人揽脚抱头的扔在一张床上,随着房间屋门的一声脆响,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听见房间空调发出嗡嗡的响声。

    爱丽就那么卷缩着待在床上,像一条被搁置在案板上待宰的鱼,“谁能救救我?”爱丽喃喃地""道。泪水打湿了她清丽的脸庞。

    她想起家里卧病在床的父亲,想起在高中上学的成绩优异的弟弟,想起为这一家子至今仍在田里耕作的母亲。为了这个家,她来到这个城市干起这个不为人耻的营生。就是为了多挣点钱,为这个家添一把微微的篝火,让这个贫寒的家温暖延续的久长一点。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