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初在菜市场买了个摊位,操起卖肉的营生,老三只想安分守己的挣两个钱贴补家里,让年老的父母不在辛劳,也给自己攒够娶媳妇的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没成想这年头做点小生意也是如此的艰难。难的不是货源和顾客,猪有其它几个兄弟到各村去收。

    在买卖老三也是童叟无欺,从不短斤缺量。没多久在这市场拥有良好的口碑。让他火的是那些名目繁多的各种税收和地方管员的刁难和仗势欺人。尤其是市场管委会的马主任,隔三差五的总要在他这挑最好的精肉拿回家,每次却都总说忘带钱了,让他先记着。开始老三还忍着。他知道得罪不起这种人。然次数多了,挣的那点钱还不够马主任拿的,老三不干了!

    一次马主任派手下的人到他这要抗走半扇猪肉,说是儿子要结婚用。老三只闷头说了一句:掏钱拿肉。再没搭理来人。

    几个霸扈惯了的市场管理人员哪听这个?掀起半扇猪肉要往车搬,嘴里还骂骂咧咧说道:“主任儿子大婚,要你的猪肉是看得起你。”

    老三闻言只是把杀猪刀往猪肉身一插,说:“你们再不停手这刀不知会插到谁身了!”

    看着老三那阴冷的目光,那几个人知道老三不是说着玩的。放下猪肉只说了一句:“你小子有种。”回头走掉了。

    没过几天,一纸罚单送到老三面前。说老三卖的肉是注水肉,还有死猪肉。违反了国家卫生食品法,罚款五千元并吊销营业执照。

    老三不言语。只是扛起半扇猪来到马主任居住的家门口院内,把猪肉往地一搁,操起剔骨刀不紧不慢滴一刀一刀剁,从午剁到晚,生生把半扇猪剁成了饺子馅。

    第二天马主任派人收回了罚单还回了执照。还带话说他以后尽管好好做生意。连管理费都免了。

    此事一经传出,老三声名鹊起。很多市场被管理人员欺负过的人纷纷找到老三。老三也只是让大家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生意,别偷秤减料,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但白吃白拿是不行的。他会为大家出头找管委会讨个说法。

    此以后这市场乱七八糟的事少了许多。管理人员很少再白拿白沾,从业人员也照章询事,少了坑蒙拐骗,市场眼见的日益繁荣。

    如果后来不是又发生了一件事,老三或许还做他的卖肉生意。但这件事却让他一战成名,进而发展成黑道赫赫有名的人物。

    那应该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在城南头的王皓是这块地盘的黑道老大,虽然只是二流帮派,但在那一片也是有名的,他圆圆胖胖的脸一双眼睛眼白多,眼黑少。当他盯着看你的时候,如患了白内障的人眼神一样,会让你很不舒服。

    王皓早已看好的一块肥肉。几百家摊铺的经营若能强行收取保护费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且城里的另几位黑道老大手还没伸过来,若下手晚了,免不了又是一番争斗。想了几天,他有了主意。先去拜访了管委会马主任,送一笔不菲的酬金。软硬兼施的说出他的想法。逼认马主任默许了他的强势。然后又派手下的喽啰去挨家挨户的通知,告知他们的规定。若有不从者,轻则派人堵在你的摊子前不许任何人买你的东西。重则砸了你的摊子连人一块修理。没几天把整个菜市场闹的人心慌慌,鸡犬不宁。

    受害的摊主们纷纷找到老三,让他想个主意,来想法保证这个市场的安宁。

    老三这几天也是冷眼看着这帮人的胡作非为。虽然慑于他的威名这些人还没找他事。但左邻右舍的朋友一再门诉说,还是让他心里愤怒难平。他知道王皓早晚有一天会找到他头。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愤而还击。他起草了一份联名协议书让每家每户签名,告知王皓这个市场他们可以自己做主,不用别人来保护。然后派人把这协议书给王皓送去。

    老三在铺子里天天呆着,他知道王皓会找门来。

    没过几天王皓派人来请他到一家叫顺风的餐厅见面,说是要和他好好谈谈。

    得知消息的摊户们拥来不少人,要陪他一起去。老三笑笑说:不用。人多了万一闹起事来会是大事。诸位大都是拖家带口的,有个闪失他也没法向他们的亲人交待。

    众人感激他的仗义,有几个死活都要陪他一起去。老三斩钉截铁地说道:“放心。我是搭这条命也要保证我们大家的利益。更何况他们也怕死。必竟还有政府。量他们也不敢胡来。你们各自守好自己的摊子,相互照应。去一个人望望风行。如果我没有出来,去报警好了。”

    说完老三操起一把杀猪刀斜斜地插进怀里,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呦黑的刀把。一个人大步生风的前去赴约去了。

    顺风餐厅的大包厢里,王皓和他的一帮兄弟围席而坐。正七口八舌的说着老三这个人。

    “老大,这老三也是个人物。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家五兄弟也不好惹。”

    “是呀,听说管委会的马主任见他也打怵呢。”有人把老三整治马主任的事眉飞色舞地说了一遍。

    “呵呵,看来还真是个人物!不过我贺虎专门爱收拾这样的人物!”王皓怪笑两声。

    “那是。在这地盘谁不服老大还能有好果子吃?”下面人恭维道。

    这时王皓手下的一个小喽啰急急进门报告说:“老大,他来了!”

    “来了多少人?”为了能摆平这事,王皓把他所有的人马都调动了,包厢里的十几个弟兄再加餐厅里外的几十个弟兄,他有把握摆平这件事。毕竟老三不是城里黑道的大哥。菜市场那一群人也是乌合之众,和他手下打打杀杀惯的兄弟们相,还差的远。

    “他一个人!”小喽啰怯怯地说道。

    “一个人?这老三果然够胆量。”王皓不由得钦佩起这个人来。若能把他收为手下,无疑为他添虎助翼,他心里有了新的主意。

    老三一踏进餐厅大门,原来嘈杂喧闹的大厅突然一下静了下来。四面八方的眼睛都聚在老三的身,眼神有的惊,有的嘲讽,有的恶毒,有的阴冷。那无言的静默聚成一股隐隐的杀气,汹涌着一股股向石老三身迫来。。

    而石老三只是把他锋利阴鹫的眼神四处一扫,像一股冷风吹灭忽闪着的蜡烛,眼见的一个个光点暗淡了下去。

    “你们老大在哪?”老三收回眼神微笑着问了一声。

    “在包厢里等您呐。”一个小喽喽毕恭毕敬的引了老三向包厢走去。

    “哈哈,你是那个把管委会马主任吓的三天不敢出门的老三呀?久仰久仰。”王皓夸张的伸开双手握住老三的手一阵猛摇,然后牵住老三的手把他请到座位。

    老三没有坐。只是直直的站着,说:“老大请我来是有话要说吧?那请直言。我还有生意要做呢。”

    “哈哈哈,你那点生意耽误不了。耽误你多少我加倍赔偿你多少。先坐下说话嘛。”王皓友好地摁着老三的肩膀想叫他坐下来。

    老三不为所动,还是硬硬地站着。说:“有事你说吧!我天天站着卖肉习惯了。”其是他心里一直在提防着。坐下来万一有了冲突他会来不及出手。而站着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他都能最快地做出反应。

    “好好好,老三果然是条硬汉子。那我挑明了说吧,那个菜市场现在人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而且是在咱这城南的地盘。光靠管委会那几个鸟人根本管不过来。况且我听说城里的几个黑道的人物也盯了这里。你我都是一个地盘的人,有责任保护这个市场不受外人侵犯,以保证大家的利益。所以我想派一些弟兄把这个市场保护起来。你看如何?”说完他那双像白内障一样的大眼珠子紧紧盯着老三。

    看着那双怪森森的眼睛,老三心里突然感到很不舒服,像吃了一条大白蛆似的感觉。但他还是毫不畏惧地把眼光迎了去。

    “这几天我也听说这件事了。感谢老大的好意。不过我们这些摊户都是做小本生意的人,也都是安分守己的人。大家都相处的很好。市场也风平浪静,好像暂时还不需要人来保护!”老三不卑不亢地说道。

    “嗬嗬嗬,你这人真有意思,真有意思。”王皓喝了一口酒,然后低头去夹菜,眼睛并不看着老三说:“如果我想让你做我的副手,把这个市场管起来。一个月的收入是你现在的十几倍。你干不干?”

    “谢谢老大的关照。可我是一个小小的卖肉的,凭良心挣几个钱养家护口。没那么大的野心,也没那么大的本事。还是做我老本行的好。”

    “哦,那是说你不想和我合作?”王皓抬起头来又用那双眼睛盯着老三。而这次的眼神里却聚起了杀气。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