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宽厚的笑了笑,他摇摇头说:“你今天老说错话,有时候,一个人的份量自己是不知道的,对了,我有个小小的问题?”

    唐可可说:“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 ”

    季子强说:“今天看样子你们集团的萧总并没有来?”

    唐可可本来以为是什么大问题,现在一听很轻松的回答说:“总公司来了几个人,但萧总没有来。”

    季子强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这样一个重要的工程,这样一个盛大的典礼他都没来?”

    唐可可当然不能说萧博翰正在柳林市全力以赴的应对苏老大的攻击,所以她叹口气说:“我一早也问过他同样的这个问题。”

    季子强点点头,他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人没有亲临现场。

    唐可可的情绪显然低落了下来,她很落寞的,淡淡的说:“他说今天天气不错,适合钓鱼。”

    季子强睁大了眼睛,他呆呆的看着唐可可,好像这话并不是从她嘴里说出,“今天适合钓鱼”,仅仅是因为适合钓鱼,他可以不来,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他的洒脱和看破世情的超越,还有那一份淡定和自信到底是从何而来?季子强犹如胸口重重的被击打了一锤,他明白,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叫萧博翰的男人。

    在后来整个的仪式,季子强一直都若有所思,唐可可还搞了一个规模很大,档次很高的招待宴会,但这还是没有提起季子强多大的情绪,他给在座的领导敬酒,陪着领导说笑,穿梭在喧嚣的酒宴,此刻,唐可可更漂亮,妩媚,而且,自带一股娇柔和成熟的气质,属于那种迷死人不费劲的女人。

    整个庆典和招待都很圆满,这让唐可可真正的有了一次满足和自豪,自己可以为恒道集团做出这样的贡献,可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倘如在两年前,自己绝不会相信自己具有这样的能力,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还应该继续努力一下,把季子强这个独霸一方的诸侯拉到一个可以永远帮助恒道的位置来呢,唐可可动起了季子强的心思。

    后来唐可可真的有点醉了,在送走了一拨拨客人之后,她留住了季子强:“季书记,关于这个生态园我还有很多事情想给你做出汇报呢?”

    季子强眉头一皱,这个唐可可自己已经领教过多次了,不过凭良心说,萧博翰并不讨厌她,这或者是基于季子强本来天生的怜香惜玉吧?

    “汇报,今天算了吧,我感觉你喝的不少。”

    “既然书记看出来我喝的不少,难道不能做一次护花使者,送我回去吗?”这个唐可可调笑着说。

    季子强摇下头,问:“今天轮不到我做护花使者吧,你不是带来了很多人吗?”

    “但你曾今说过,我们是朋友。”不错,唐可可在前段时间帮过季子强一次,季子强是自己这样说的。

    季子强眼皮都没眨的问:“既然是朋友,那不要为难我了,好吗?”

    “这算什么为难?你不会是怕我吧?”

    唐可可此刻的神态让季子强彻底无语了,他自嘲的笑笑说:“行,我送你回去。”

    唐可可狡默的笑笑,坐了季子强的专车,他们斗坐在后排,唐可可很快象是醉了一样,慵懒的开在了季子强肩头睡着了,那阵阵的体温和香味,开始不断的对季子强进行着侵扰,季子强心里扑通一跳,这个唐可可咋这么性感,这么诱惑人呢,他都忍不住要咬一口,刚有这个想法,季子强便感觉某个地方突然硬了起来,他赶忙吸气,呼气,深呼吸。

    总算送到了地方,帮她打开门,季子强又扶着她到了床边,他扶着唐可可腰部的手,感觉很柔软,她也温柔的偎了过去,那一身香水味和女人的肉香味,真使人陶醉极了,她向他依偎得更近了,季子强已感觉到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加重了。

    她微微地闭着媚眼,线条美好而带着野性的红唇,展露眼前距离自己只有数寸,他真想痛痛快快、亲亲热热的猛吻她一阵,想到此处,不禁使他脸红耳赤起来了。

    可是,季子强不能这样做,他已经为自己的风流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学会克制和忍耐。

    “你为何脸红耳赤,全身发抖呀?是不是你也喝醉了?”她吹气如兰的轻声问他,似乎是有意在挖苦他。

    季子强只好说:“是啊,今天我也喝的不少!”

    “那你也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不担心的,嘻嘻。”

    季子强感到血液在升高,他极力要掩饰自已的窘态,说:“您休息吧,房间真热”。

    “该不是刚才喝多了酒的缘因吧!让我试试你的体温看。”她说着时,假借试试他的体温,竟把俏脸贴了过来,季子强只觉得一团热气迫来,因为她此时的粉脸亦是热情如火呢!试过之后,她不但不把粉脸收同去,反而将全身依偎在他的怀抱。

    俗话说:“异性相吸,磨擦生电”,季子强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顿被这样娇媚的美女引诱得欲火攻心。

    唐可可并没有真的醉,她是希望用自己的这些动作,来告诉季子强,自己心甘情愿、毫无条件的任凭季子强对自己的处置。

    但季子强还是放开了手,他不愿意在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女人这里获得什么艳遇,他没有在意唐可可那幽怨是失望的眼神,他坚定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回到了县委的大院,季子强躺在床,想着自己这几年来走过的路,心不知觉地有些害怕与孤单,勇气已经在岁月不声的消失了.在每一个寂寞的夜里,一次次的想起往日的那些感情,收起一路疲惫的心,俯身拾起,自己遗落在岁月的字,还有故事,收起淡淡的思绪,丝丝缕缕。

    季子强也想到了唐可可,看来这个女人绝非等闲之辈,而自己还差一点和她有了**的关系,这很危险,至少自己应该对她做个了解,除了了为理解,还要为洋河县负责,她到洋河来投资,当然是好事,但她的身份和底细是什么,自己应该弄清楚。

    季子强总是感觉这个恒道集团很不寻常,他们在洋河县的落脚,会不会给将来的洋河县带来隐患呢?自己作为地方的最高首长,对这样的事情一定要防患于未然。

    同一时间的柳林市里,萧博翰也久久难以入眠,他到没有想季子强,因为季子强并没有对他形成一点点的威胁,到是苏老大还一直占据着恒道的很多地盘,这才是萧博翰最为忧虑的事情,他想到过很多种驱逐苏老大的办法,也想要主动的和他摊牌,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他希望自己的另一步棋可以起到作用,那是让蒙铃给潘飞瑞送东西。

    但这个效果会不会很快的显现出来,现在还不好说,苏老大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混弄的人,他有极高的智商和冷静,自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但长久的让自己的地盘在人家手掌控,这绝对不是一个舒服的事情,每一天,萧博翰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都会心情低落。

    但人算不如天算,机会却在几天之后突然的出现了.......。

    作为永鼎公司的兄弟们,最近却显得有点烦躁和无所事事了,吕剑强和史正杰的易帜,对永鼎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苏老大不得不停止了对恒道集团进一步的打击,他首先要摸清恒道实力大增的原因,据苏老大的推算,是恒道集团加秦寒水的保安公司,其实力也不足以让史正杰在一夜之间崩溃,那么还有一股力量是怎么来的,这一点是必须要搞清楚的。

    当然了,萧博翰是不会轻易的让他看透自己对民工的武装,当那天晚对史正杰的攻击完成之后,萧博翰带回了那些刚刚成为主力的民工,让他们混淆在恒道总部的其他属下,外人很难和他们接近,虽然在恒道周围苏老大还是派了很多的眼线在监视,观察着这里每天发生的一切,但常闭的大门让他们所获有限。

    而一旦停止了对萧博翰的攻击,让永鼎公司所有打手们心烦意乱起来,他们也似乎感觉到自己最为辉煌的一次攻击有夭折的可能,感到了这点,他们的心情很不爽,但又没有办法来改变苏老大的这个决定,这些喜欢厮杀的人混身的不自在,大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

    而颜永手下的一个叫老三头目更是如此,他是颜永得力的一员悍将,长得很丑陋,但一双眼睛是锋利阴鹫,那眼神如一把杀人的刀,落到谁的脸都会使你感到微微的寒意。

    老三没出道前,是菜市场一个卖肉的,家里穷的叮当乱响。弟兄五个,在贫寒的生活喝风见长,一个个出落成威猛的小伙子,抱团同心,方圆数十里到也无人敢惹,而老三是弟兄当最倔的一个。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