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诗摸了摸萧博翰的胳膊,笑道:“你居然这样多愁善感,对了,好像你和冷总很熟悉。 (w w w . )”

    “嗯,我们是朋友,她一直对我很照顾。”

    “嘻嘻,我看好像不止是朋友吧,那会冷总可是帮你说了不少的话,还帮你向葛副市长提出了你手下保释的问题呢。”

    “奥,葛副市长怎么说?”萧博翰很想知道。

    “他老狐狸般的,怎么可能回答什么,不过有了刚才那女孩,估计事情能成。”

    萧博翰突然之间升起了一种不知道是悲哀还是伤感的情绪,毫无疑问的,那个女孩是因为自己而受到了这般的苦难,自己这样做算什么呢?

    林诗象是也感受到了萧博翰的情绪,她脸也有了一点点伤感,她靠近了一点萧博翰,用自己柔软的细腻的腿架住了萧博翰的脚,说:“我们都只是普通人,有的事情我们自己也无能为力,不要在想那么多了。”

    萧博翰张口刚要说话,老远见葛副市长对林诗和自己招招手说:“嘿,你们怎么跑那去了,我还到处找你们呢,来,快过来,对了,萧总,大家一起泡吧?”

    萧博翰只好站了起来,拉了一把林诗,两人一起到了葛副市长他们那个大池子里,葛副市长看看林诗说:“怎么,你认识萧总?”

    林诗妩媚的笑笑说:“不是刚刚一起吃过饭吗,这算不算认识啊。”

    葛副市长一愣,哈哈的大笑着说:“算,算,这当然算了。”

    说完话,葛副市长有转头对江副局长说:“江局啊,这萧总人还是挺不错的。”

    江副局长闻声,笑笑说:“嗯,是啊,很大气嘛。”

    萧博翰说:“以后还请两位领导多多提携,教诲啊。”

    葛副市长说:“客气什么,都是朋友了,什么事情都好说。”说道这,他转头看看江副局长又说:“江局,你说对不对?”

    江副局长心领神会的说:“那是当然了,萧总啊,明天你让人到局里去吧,今天我们不谈公事了,大家一起好好休闲轻松一下。”

    萧博翰忙笑着说:“是,是,今天不谈公事了。”

    几个人说起了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但萧博翰知道今天这事情算是办成了,可是他的心里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一会,一个妹妹叫了起来,她好像是江副局长带来的朋友,她说她抓住了一条泥鳅,大家都笑了,只有贾副局长有点难为情的在她身边呲牙咧嘴,好像什么东西让人家给掐住了。

    最后在他们走了之后,萧博翰到前台去结账,一算下来7万多,萧博翰明白这其还有那个女孩的血泪钱,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全部结账,刚要走,却看到冷可梅笑呤呤的走了过来,说:“怎么,事情应该没问题了吧?”

    萧博翰不知道是应该感谢冷可梅,还是应该埋怨冷可梅今天的安排,他淡淡的点了点头说:“嗯,应该能成。”

    冷可梅眯起了眼,看了看萧博翰说:“你心里不畅快?”

    “没有,可能是酒喝多了一点吧。”

    “不,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你还在为那件事情内疚?”冷可梅准确无误的说出了萧博翰的心思。

    萧博翰也不想否认什么,他不置可否的说:“谢谢给我的帮助,我先走了。”

    冷可梅有点诧异的看看萧博翰说:“你现在走,也不陪我聊聊?”

    “我怕打扰你休息,天已经很晚了。”

    “但你还没有结账。”

    萧博翰抖了抖手的银行卡说:“刚结过了。”

    “我不是说这个帐,这是经济帐,但我们的感情帐呢?”

    萧博翰无语了,冷可梅柔媚的笑笑,挽起了萧博翰的胳膊,说:“走吧,为什么要这样认真,人生太杂乱,世界太疯狂,再歌舞一回,再狂欢一场,别忘了好景不长。”

    萧博翰懵懵懂懂的跟着冷可梅了电梯,到了一个豪华的包间,冷可梅拉住萧博翰在沙发坐了下来,她今天应该也喝了不少的酒,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对萧博翰柔柔娇娇地说:今天我为你这事情真没少操心,站的腿都有点疼,您看看是不是有点浮肿了。

    萧博翰心一跳,目光向冷可梅的大腿看去,那白净的膝盖方,是一双结实的年轻女人的大腿,萧博翰只觉得心头一热,似乎所有的血都涌了脑袋。

    他的酒也一下子涌了头,感觉自己今天似乎压抑了太久,自己需要一次真正的爆发,来缓解整个晚的沮丧。

    冷可梅细心的看着萧博翰的脸表情变化,她注意到萧博翰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咬着嘴唇,昵声问:博翰,我的腿是不是很浮肿了?

    萧博翰已经有点神魂颠倒了,清瘦的脸庞泛起了红晕,他抬起头,正迎冷可梅的娇媚眼神,不由呼吸一窒,颤声道:没……没……有。

    冷可梅扑哧一笑,俏脸笑盈盈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她扭动着小腰肢走到萧博翰面前,勇敢大胆地逼视着他,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

    萧博翰的心是有一些渴望,可是他感觉今天提不劲来,脑海总是有餐厅那个女孩的容颜在晃动,但冷可梅却娇吟一声,扑到了他的怀里,说:博翰,博翰,不要拒绝我了,我爱你,抱紧我,抱紧我,我知道你今天情绪不好,那让我来帮你排遣吧……。

    她的话象是有催眠作用,萧博翰已经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的细腰,呼着热气的嘴在她脸寻找着,温湿的唇终于碰她的嘴......。

    忽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冷可梅吓了一跳,身体整个都绷紧了,她抬起香汗淋漓的俏脸,急急地说:“快,快出来,有电话来了。”

    萧博翰说:“你接你的,我不出来。”

    “不……不,不行呀,这打不成电话。”

    这时电话又响起来,她无奈地抓过床头柜的手机,强自平息呼吸,问:”喂,您好,哪位?”

    她的身子忽然一突,啊了一声,道:“是葛市长啊。嗯,好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她一边强自抑制自已的呼吸,生怕因过于急促而被对方疑心,她说:”呃,好的,我会安排好的,葛市长放心。那拜拜了。”

    “啪“地摞下电话,然后对萧博翰说:“你不能停一下啊,让他听出来麻烦了。”

    “呵呵,他又给你送生意了吧?”

    “是啊,说明天省要来人,让我像今天这样安排一下。”

    萧博翰被冷可梅又一次的提起了今天的事情,他的情绪快速的跌落下去了,他停止了。

    冷可梅也感觉到了这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但话已出口,也无法挽回,她默不作声的自己动了起来.....。

    萧博翰回到恒道集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回去之后的萧博翰久久没有睡去,他的心情很难平复下来,一闭眼,能看到酒店餐桌那女孩无助的目光。

    天快亮的时候,萧博翰才迷迷糊糊的睡去,等他被办公室的响动惊醒的时候,已经8.9点了,起床还没有洗漱,他先看了看外面,历可豪和蒙铃都坐在沙发,小声的说着什么。

    见他开了里间的门,蒙铃说:“萧总,历经理来了好久了,想找你汇报事情。”

    但看看萧博翰一副毫无修饰的样子,又笑笑说:“你先洗漱吧。”

    历可豪也说:“是,我不急在一时。”

    萧博翰说:“没事,你简单说说,有什么事情啊。”

    历可豪说:“今天洋河县那面生态种植园搞奠基仪式呢,我请全叔过去了,我这有点事情走不脱。”

    萧博翰点点头说:“嗯,行,全叔和唐可可在没问题了,我们不去关系不大。”

    萧博翰刚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昨天江副局长说的话,也顾不得洗漱,对历可豪说:“这样,你也不要急着说别的事情,带点钱,到公安局去找江副局长,把我们的人先保释出来。”

    历可豪赶忙站起来,很欣喜的说:“嘿,老总出马是不一样,这一顿酒把问题解决了,佩服,佩服。”

    萧博翰不想再提昨天的事情,挥挥手说:“你快去吧,早点把他们弄出来,我早点安心。”

    历可豪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萧博翰这才回到里间,洗漱一番,收拾整齐。

    宽敞的办公室,萧博翰坐在了宽大的办公桌前,屁股下是柔软的椅子,不过房间装修却很简单的,颜色只有简单的黑白色,右边靠墙摆着一套沙发,看去很古朴的样子。

    墙角放着一盆万年青,桌子放着一抬电脑,桌面早被蒙铃收拾的干干净净,没什么要清理签字的件之类的。桌放好了一杯刚刚沏的茶水,萧博翰每天起来第一件事情是要喝几杯茶水,然后才有胃口吃饭,这或者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